《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51章 獨吞(18-11-19)      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9)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9)     

第2223章 為何而來

  楚青淩一開始就修練了楚狂真帝最深奧最強大的心法,而楚青淩也的確不負他們楚營的諸老所望,她的天賦的確是夠高,夠強大,在年紀很小的時候道行就已經是超越了同齡人了,成為了同代弟子的第一人。雜+誌+蟲
  這也不能說楚營的老祖們短視,事實上,很多道統的做法都是如此,沒有幾個人願意從最基礎的功法修練起,畢竟誰願意抱著金玉去搬磚頭的呢,能做這樣事情的人,那是需要多大的魄力,這是需要十分富有遠見的長輩為之作主。
  這就好像一座礦山一樣,隻怕很多人都知道這一座礦山很有可能能煉出大量的黃金,但是,對於更多的人來說,去煉這樣的一座礦山,不如從地上撿到幾塊金磚來得更實際。
  這就好像楚青淩一樣,一開始他們楚營的老祖們也就是先撿了地上的金磚,讓楚青淩修練楚狂真帝最強大最深奧的功法。
  但走到一定程度之後,當楚青淩實力強大之後,楚營的老祖們對於她就有著更大的期望,這就想去挖掘一座礦山!
  畢竟,楚狂真帝終究也隻是真帝,與始祖相比起來,還是有著不小的距離!
  所以楚營的老祖們也希望楚青淩從楚狂帝的大道走向狂祖的大道,事實上,以楚青淩的天賦、悟性各方麵來說,這都是不成問題的事情。
  畢竟楚狂帝的大道也是從狂祖的大道衍生而來,這是完全可以相互包容的大道,這就好像是江河走向大海一樣,這樣也算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但問題就是出在於,楚青淩從楚狂真帝的大道過渡到狂祖的大道之時,這個渡過的駁接過程並不是十分的順利,畢竟世間也沒有什麼十全十美的事情。
  如果說楚青淩僅僅是成為一尊強大無比的真神,這隻怕是不成問題,但想成為一尊無敵的真帝,甚至是通往至高無上的始祖道路,那就顯得困難多了,在這一條道路上,一旦出現了微小的問題,都有可能是全盤崩裂。
  楚青淩出現這樣的問題,這個秘密很少人知道,除了她自己之外,也隻有楚營幾位地位最高的老祖才知道,現在卻被李七夜一口道破,這怎麼不讓楚青淩大吃一驚。
  “你,你是怎麼知道的!”此時楚青淩為之大吃一驚,不可思議地看著李七夜。
  李七夜淡淡地一笑,說道:“在我眼中,又有什麼秘密可言,一看便知。大道的駁接,哪有十全十美,你的問題不算大,也不算小,需要溫養,需要滋潤!隻有溫養滋潤才能讓你大道中的小創傷愈合,所以你需要血參,千萬年的血參最好!這就是你來缺牙山的目的!”
  聽到李七夜這樣的話,楚青淩心麵為之駭然,在這那之間,也感覺自己站在李七夜麵前一點秘密都沒有,在李七夜的目光之下,她似乎是全身赤裸裸一般,沒有任何事情能瞞得過李七夜的雙眼,這讓她不由毛骨悚然,下意識地後退了好幾步。
  “大家來缺牙山,誰不是為了血參!”楚青淩輕哼一聲,說出這樣的話之時她心麵都不由有些心虛,有點是欲蓋彌漫彰的味道。
  李七夜不由笑了起來,點頭說道:“是的,你這話又說得沒錯,不少門派長老、世家弟子來缺牙山,的確是衝著那株出世的血參而來的,你也是衝著血參而來的,隻不過,你對於血參的要求又與他們不一樣。但,也有些人並不是衝著血參而來的,不然的話,你們所謂的上部、聖院、楚營為何會把軍團拉到這缺牙山來,為了如此一株血參,用得著這麼的大張旗鼓嗎?”
  “不是為血參而來?”一聽到李七夜這樣的話,一直站在身後不敢多說話的楊勝平也不由大吃一驚。
  雖然說,在此之前他也覺得氣氛有些不對,畢竟為了一株血參,用得著把一支支軍團拉來嗎?這簡直就有開戰的架勢,似乎所有人都在提防著什麼一樣。
  不論是上部,還是聖院,他們似乎都是要把重兵紮守在這,而且都是直接聽領於他們的私軍,這些軍團都是出自於他們本身門派世家的弟子,是效忠於他們的,是他們完全可以調令的!
  可以說,上部也好,聖院也罷,有絲毫不確定性的隊伍,他們都不會拉到缺牙山來紮營,能被他們拉到缺牙山來的軍團,那都是百分之百可靠的軍團!
  這樣的舉動,的確是有著戰爭的味道,這些軍團都是他們的中堅力量,都是絕對效忠於他們!似乎銀狐他們在這缺牙山中圖謀什麼一樣。
  “你是為血參而來,但是,上部、聖院他們不是為血參而來。”李七夜淡淡地一笑,悠閑地說道:“如果我沒猜錯的話,他們是為了狂祖的一件真器而來!”
  “始器!”聽到李七夜這樣的話,楊勝平不由抽一口冷氣,心麵不由為之駭然。
  始器,那的確是一件震撼人心的兵器,在狂庭道統,出過好幾位真帝,而且狂庭道統擁有的真帝之器也不少,就像楚營,他們就擁有著楚狂帝所留下來的真帝之器。
  至於祖器,楊勝平就不知道了,因為時間太久遠了,很多事情是楊勝平這樣的小角色無法接觸的,楊勝平也不是很清楚狂祖是不是留下兵器,但他聽到過一些傳聞,傳言說,狂祖有可能留下一件兵器,至於這個傳說是真是假,楊勝平也不知道,就算真的留有一件始器,他也沒有那個資格接觸。
  “捕風捉影!”李七夜這話讓楚青淩冷哼一聲,否認地說道。
  “啪”的一聲響起,此時李七夜一巴掌狠狠地抽在了楚青淩的香臀之上,說道:“丫頭,在我麵前說謊,不是一件好事。
  “你”楚青淩尖叫一聲,就像被踩到尾巴的貓一樣,一下子跳了起來,滿臉通紅,怒視李七夜,氣得咬牙切齒。
  “你信不信下次再給我說謊,我把你全身剝光,扔到大街上去。”李七夜氣定神閑,徐徐地說道。
  “你”楚青淩氣得吐血,滿臉通紅,誰敢如此跟她說話,但偏偏眼前這個男人卻是說得理直氣壯,說得是那麼的從容自然。
  “我說的是實話。”李七夜平淡地說道,完全無視楚青淩的怒氣,淡淡地說道:“狂祖的確是給子孫後代留了一件極為逆天的兵器,可惜,後來你們弄丟了,至於你們是怎麼樣弄丟的,我就不去說了,但,這件兵器還在狂庭道統之內,就在缺牙山之中,所以這一次不僅僅是血參出世那麼簡單!”
  聽到李七夜這樣的一席話,這讓楚青淩驚疑未定,這件事情知道的人並不多,至少在目前是如此,能知道的都是聖院、上部、楚營、王府這四大勢力之中地位很高的人。
  但李七夜卻知道得一清二楚,所以一時之間楚青淩驚疑未定,看著李七夜說道:“是皇後娘娘告訴你的?”
  這件事情皇後王涵應該知道,或許隻有王涵把這件事情告訴了李七夜。
  “隻怕我知道這件事情之時,你們都還不知道缺牙山究竟發生什麼事情。”李七夜不由笑了起來。
  李七夜承載了老頭的所有記憶,掌握了老頭的一切法則,在這狂庭道統之中,有什麼事情能逃得過他的雙眼嗎?
  這樣的事情又何需王涵告訴他呢?當李七夜知道的時候,別人還不知道呢。
  至於站在一旁的楊勝平,完全被這樣的消息所震驚了,傳說狂庭道統的確是有一件祖器,沒有想到這個傳說竟然是真的,更震撼人心的是,狂庭道統竟然把這件祖器弄丟了,而且這件祖器現在就在缺牙山之中。
  祖器呀,這絕對是震撼人心的東西,如果讓人知道,那絕對是讓狂庭道統無數人為之瘋狂的東西,現在就在缺牙山中,在這一刻楊勝平完全明白為什麼聖院、上部他們都把軍團直接拉過來駐守的原因了。
  這將是要變天的節奏呀,當祖器出現的時候,這隻怕會殺到天崩地裂,隻怕整座缺牙山會成為最恐怖的戰場,任何一個門派、任何一個傳承都會為之爭得頭破血流。
  不論是上部還是聖院又或者是楚營,隻要有一個門派傳承擁有了這樣的一件祖器,那就徹底的改變整個狂庭道統的格局,入主皇庭,那隻怕不是什麼難事吧!
  一時之間,楊勝平心麵也發毛,聖院、上部、楚營都來了,現在就缺王府了,就不知道作為皇後的王涵能否重新掌執王府的大權,如果王涵失勢,那情況的確是很嚴重。
  就算是楚青淩,也是十分吃驚地看著李七夜,她吃驚的不是祖器,而是因為李七夜掌握著一切,似乎一切都逃脫不了他的一雙眼睛一樣,似乎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
  看著李七夜胸有成竹的模樣,就在這那之間,楚青淩都有一種錯覺,好像整個狂庭道統就握在他的手中一樣,在這狂庭道統中他就是至高無上的存在一樣。
  

Snap Time:2018-11-19 19:17:40  ExecTime:0.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