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39章 吳中天(18-11-12)      第3435章 不可多問(18-11-12)      第3434章 無知(18-11-12)     

第2218章 狐假虎威

  看到去而複返的彭威錦,在場的不少人都有點佩服他,就在剛剛他還被楊勝平狠狠地掌嘴,沒有想到他不僅沒有吸引教訓,但短短的時間之內又搬來了救兵,而且還活蹦亂跳。Ψ雜&誌&蟲Ψ
  看到彭威錦此時依然是盛氣淩人,這都還讓人為之佩服,這不知道是無知,還是夠狂傲,被人如此狠揍了之後,還能有著如此氣勢,都讓人不得不承認彭威錦還真的是有一顆強壯的心髒,換作其他的人,被人當場掌嘴,隻怕早在心麵有了陰影,見到李七夜他們早就躲得遠遠的。
  “小子,今天你死定了!”這一次彭威錦搬來了救兵之後,氣勢淩人,更加的囂張,好像他已經望了剛才被楊勝平掌嘴的事情了。
  “少保,這小子就是王府的走狗,快殺了他。”此時彭威錦趾高氣揚地說道。
  此時在場的人都望向彭威錦身邊的年輕人,這個年輕人穿著一身錦衣,整個人有著說不出來的貴氣,一看他就知道他是生於貴胄世家,他長得很英俊,更吸引人的不是他英俊的容貌,而是他身上的貴氣,這個年輕人身上散發出來的貴氣讓人不由在心麵為之敬畏,不敢怠慢。
  “陳家少主,京師少保,陳舒偉!”看到這個貴不可言的年輕人,有門派的長老心麵不由為之一凜,低聲地說道。
  上部的陳家,貴不可言,上部作為狂庭道統的四大勢力之一,而陳家則是上部的主心骨,是上部的棟梁。
  上部有著很多強人,但多數的強人都是出身於陳家,更何況陳家也曾經出過真帝!
  眼前這位年輕人便是陳家的少主,也是狂庭道統的京師少保,他掌握著皇庭的不少兵馬,實力十分的強悍。
  陳舒偉,京師少保,他的實力和出身絲毫不遜色於銀狐徐智傑,他們兩個人都是小境真皇的強者。
  而且,作為京師少保的陳舒偉與銀狐徐智傑一樣,他們兩個人都是下一代皇帝的人選,他們兩個人都是有資格竟爭皇位的。
  所以當看到京師少保陳舒偉的時候,不少人心麵抽了一口冷氣,在場的不少世家弟子、門派長老都紛紛站起來,以向這位京師少保致敬。
  “威錦,休得吵鬧,不得無禮。”就在彭威錦指著李七夜叫囂的時候,陳舒偉徐徐地說道。
  彭威錦是心不甘情不願,但也隻好恨恨地站在了一旁,雙目怨毒無比地盯著李七夜和楊勝平,他此時一點都不怕李七夜他們,不管李七夜他們有怎麼樣的靠山,他都不怕!因為他的靠山一樣強大,甚至可以說是比王府隻強不弱!
  “徐兄也在此呀,實在是巧了。”陳舒偉看到銀狐徐智傑也在場,不由露出笑容,笑著說道。
  銀狐徐智傑含笑,淡淡地說道:“的確是巧,不過這古鎮也就那麼大,能在這湊個巧也是常情。”
  銀狐徐智傑本來被李七夜的一句話嗆住,下不了台階,現在被彭威錦如此一鬧,反而是緩解了他的尷尬,讓他下了台階。
  陳舒偉向徐智傑打過招呼之後,向李七夜一抱拳,說道:“小弟陳舒偉,久聞李兄大名,李兄在皇庭的時候,小弟未能盡地主之誼,實在是抱歉,還請李兄見諒。”
  突然之間,陳舒偉向李七夜示好,這讓在場的所有人都為之意外,這是讓在場的許多世家弟子、門派長老是想象不到的事情。
  陳舒偉突然向李七夜示好,事實上他的用心與銀狐徐智傑是一樣的,他也從王府中打聽到了一些消息,皇後王涵被王府的元老彈劾,甚至將會被廢黜,其中有一個原因就是因為這個李七夜,聽說皇後王涵特別的器重李七夜,甚至要在王府之中力保李七夜。
  對於這樣的消息,陳舒偉也是特別的好奇,一個外人,為何皇後王涵如此的器重,這個叫李七夜的人究竟是有怎麼樣的魅力或者是他究竟有什麼本事,又或者他手中握著別人不知道的秘密。
  所以,不論什麼原因,陳舒偉都想把李七夜招攬到自己這一邊,不論李七夜是自願也好,把他活捉也罷,他都必須把李七夜弄到手!
  畢竟,皇後王涵不是什麼簡單的人,駕崩的皇帝當年不也是一個外姓小子,但王涵依然是嫁給了他,把她推上皇位!可以說,王涵是一個有能力有智慧的女子,她能器重一個無名小子,必定是有著天大的原因!
  對於陳舒偉的客套話,李七夜理都懶得理會,依然喝著灑,吃著小炒,朱思靜在旁邊侍候著,一邊斟酒,一邊夾菜放入李七夜口中。
  看到李七夜如此的架勢,在場的門派長老、世家弟子都不由麵麵相覷,在京師少保陳舒偉、銀狐徐智傑麵前,這個小子依然是高高在上,而且在婢女的侍候下,喝著美酒,吃著小炒,而且連菜都要婢女夾到嘴邊來喂。
  如此的架勢,實在不是一般的囂張,甚至視陳舒偉和徐智傑無物,這樣霸道狂妄的行徑,隻怕在整個狂庭道統之中沒有任何一個年輕一輩能做得出來。
  如果有哪一個年輕一輩敢在陳舒偉和徐智傑麵前擺出如此大的架子,隻怕以後在狂庭道統是不用混了。
  “這未免太過於囂張了吧。”有世家弟子都不由嘀咕說道:“這也太不給人情麵了,就算揣架子,也不能這樣離譜呀。”
  此時在場的不少世家子弟都覺得眼前這個小子太過於狂妄了,遲早要出事。
  李七夜理都不理自己,這讓陳舒偉神態有些尷尬,他幹笑了一聲,說道:“在皇庭未能一盡地主之誼,在這缺牙山,小弟正打了幾道野味,有丹膳開胃,請李兄移趾,到營地嚐一嚐如何?”
  銀狐徐智傑想搶走李七夜,而京師少保陳舒偉又何嚐不是想搶走李七夜呢!
  “不要擾了我的雅興!”此時李七夜這才冷冷地看了他們一眼,徐徐地說道:“從哪來,就回哪去,這話我不再說第二遍,滾吧!”
  李七夜這樣的話,頓時這在場的所有人都抽了一口冷氣,一時之間,所有人都麵麵相覷,大家心麵都發毛,大家一時之間都說不出話來。
  大家心麵都發怵,這個小子一開始先是把銀狐徐智傑給得罪了,現在連京師少保陳舒偉也給得罪了,一下子就把狂庭道統的兩個巨頭都得罪了,這簡直就是不想在狂庭道統混了。
  這小子如此的無法無天,狂妄霸道,先後得罪了銀狐徐智傑、京師少保陳舒偉,他要麼是瘋了,要麼就是真有那樣的實力,的確是目中無人!
  李七夜這話一出,頓時讓陳舒偉臉色有些難看,他作為京師少保,可以說是重權在握,平日多少人是看他的臉色行事。
  今日他隻不過是想先禮後兵而已,以免給人落得個口實,然而李七夜卻一點情麵都不給,直接讓他們滾,這樣的態度讓陳舒偉在心麵也不由冒起了怒火,畢竟他陳舒偉也是高高在上的大人物,被一個無名小輩如此斥喝,他也難於咽得下這口氣。
  至於銀狐徐智傑,他則是站在一旁,似笑非笑地看著這一幕,因為在剛才他也一樣是吃了一個閉門羹,現在他索性站在一旁看熱鬧,他倒要看一看陳舒偉該如何收場。
  彭威錦雖然是草包了一點,但也算是懂得觀顏察色,此時一見陳舒偉臉色變得難看,頓時知道機會來了。
  “無知小畜生,敬酒不吃吃罰酒!不知識抬舉的東西!少保,且讓我替你教訓教訓他!”彭威錦立即站了出來,厲喝一聲。
  此時彭威錦大喝,手中短戈“嗡”的一聲吞吐著寒光,銳利無比,向李七夜喉嚨刺去。
  當然,彭威錦更多的是裝腔作勢的份兒,他知道自己不是李七夜的對手,但是這沒關係,陳舒偉就在他的身邊,隻要李七夜敢出手,陳舒偉便會出手收拾他,這也正好給了陳舒偉出手斬殺李七夜的借口。
  “砰”的一聲,彭威錦的短戈還沒有刺到李七夜的喉嚨,就被李七夜隻手折斷,在李七夜的手中,這短戈就像樹枝那麼的脆弱,不堪一折。
  “呃”在這那之間,彭威錦已經落入了李七夜的手中,大手瞬間卡住了彭威錦的脖子。
  李七夜看著彭威錦,淡淡地說道:“你還真的不知長進,一次又一次掌嘴,還不長記性,這是你自尋死路,莫怪我手辣!”
  “少,少保,救我!”被李七夜隻手卡著脖子,彭威錦被嚇得魂都飛了起來,嚇得尖叫一聲。
  “休得行凶!”陳舒偉就是等這個機會,不論是用禮還是用武,他都要把李七夜弄到手,請來也好,活捉也罷,他絕對不地讓李七夜落入其他人的手中。
  所以,一見彭威錦落入了李七夜手中,他立即大喝一聲,出手相救,大手如山嶽,向李七夜麵前橫去。
  “喀嚓”的一聲響起,但陳舒偉還來不及救下彭威錦,李七夜五指一扭,就硬生生地把彭威錦的脖子扭斷了。
  

Snap Time:2018-11-13 03:58:43  ExecTime:0.2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