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51章 獨吞(18-11-19)      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9)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9)     

第2217章 銀狐

  “啪、啪、啪……”一陣陣清脆響亮的耳光之聲回蕩於客棧之中,所有人都不由呆呆地看著眼前這一幕,不少人都抽了一口冷氣。ω雜●誌●蟲ω
  “這樣做得太狠了吧,這簡直就是與彭家莊徹底的撕破了臉皮,這是要與彭家莊誓不兩立,這甚至是與上部為敵。”有人看到彭威錦被抽耳光,不由抽了一口冷氣,喃喃地說道。
  彭家莊與上部陳家的關係極為親蜜,曾是世代聯婚,今日楊勝平如此當著眾人的麵狠抽彭威錦的耳光,這簡直就是直接抽了彭家莊的耳光,也是抽了上部陳家的耳光。
  “這個人是誰?”在場之中沒有人認識李七夜,不由心麵發毛,敢與彭家莊撕破臉皮,敢與上部為敵,那絕對不應該是一個小人物。
  但是,沒有人能看出李七夜究竟是何來曆,也沒有人能看得出來李七夜是何方的神聖。
  “抽得好。”就在楊勝平掌嘴的時候,在這一刻響起了鼓掌之聲,隻見有一個人從外麵走了進來,大笑地說道:“狗仗人勢,以為攀上了上部,就可以為所欲為了,這樣的無知小輩,應該好好教訓!”
  這個從外麵走進來的人看起來很年輕,穿著一身緊身衣,整個人看起來十分的利索,披著銀色的披風,一頭白發,散披在肩上,這讓他整個人看起來有著一種說不出來的韻律。
  一個年輕人,卻滿頭白發,他一雙目眼閃動著淩厲的目光,宛如是盯上了獵物的老鷹一樣。
  “銀狐”看到眼前這個年輕男子,客棧中的許多修士都大吃一驚,不論是世家弟子,還是宗門長老,都紛紛站了起來,向這位輕年致敬。
  “聖院北境的銀狐!”聽到這個名字,不少世家弟子、宗門長老,心麵都發毛。
  聖院是狂庭道統四大勢力之一,而北境更是聖院中兩派之一,整個北境擁有著十分強大的實力,有著許多大教世家都投於北境的門下。
  眼前這個青年在狂庭道統中更是威名赫赫,銀狐徐智傑,這是聖院的年輕天才,更是北境的代表人物。
  徐智傑他擁有著一支鐵律營,他作為聖院的中流砥柱,在狂庭道統之中擁有著一定的督察大權,所以銀狐徐智傑在狂庭道統之中稱得上是位高權重,整個狂庭道統中的不少門派世家都會給銀狐徐智傑三分情麵。
  而且徐智傑為人圓滑老辣,目光十分毒辣,也正是因為如此,在狂庭道統的很多門派世家都願意與徐智傑拉好關係。
  徐智傑走進來之後,客棧中的世家弟子、門派長老都紛紛站起來向他致敬,大家都有意向徐智傑示好。
  因為自從當今皇帝駕崩之後,狂庭道統各方勢力對於狂庭道統的權柄都是虎視眈眈,雖然說狂庭道統的權柄暫且由皇後王涵掌執,但是新的皇帝遲早會誕生,遲早會有新的皇帝登上寶座。
  在狂庭道統中目前有機會登上皇位,掌執皇權的人有好幾個,其中銀狐徐智傑就是其中的一個。
  所以說,如果萬一真的讓銀狐登上了皇位,掌執權柄,如果能趁現在搞好關係,那就完全不一樣了。
  此時李七夜手指一彈,“砰”的一聲,被鎮壓的老者瞬間被彈飛出去,隨之他向楊勝平擺了擺手。
  狠抽彭威錦的楊勝平這才停了下來,放了彭威錦,徐徐地說道:“彭少主,走吧,命隻有一條,你好自為之吧。”
  楊勝平這句話本來就是一句好心的話,這是提醒彭威錦以後不要再來招惹李七夜,若是下一次,那就隻怕不僅僅掌嘴那麼簡單了!隻怕會把自己的小命都搭進去。
  但是,此時彭威錦被抽得滿口都是鮮血,兩次被楊勝平如此當眾抽耳光,這對於他來說實在是奇恥大辱,心麵充滿了惡毒無比的怨恨。
  “姓楊的,你給我記著,本大爺不止要踏滅你們大劍門,本大爺還要讓你們生不如死,讓你們永不得超生,本大爺要一刀一刀割下你們的肉,你們給我等著……”彭威錦十分的狼狽,連滾帶爬逃出了客棧,但臨走之前依然怨恨無比,擱下了惡毒無比的狠話。
  對於彭威錦這樣的德性,銀狐徐智傑笑了笑,搖頭,說道:“蠢物,丟盡了彭家莊的顏臉!”
  說完,銀狐徐智傑快步上前,向李七夜一鞠首,說道:“在下徐智傑,乃是狂庭道統的弟子,尊駕一定是李道兄。”
  看來徐智傑在來的時候便已經打聽到李七夜的一些消息了,隻不過他還不知道李七夜的來曆,在這一方麵不論是王涵還是王府都還未向外界透露李七夜的身份。
  “嗯。”李七夜隻是點了點頭,沒有太多的表態,繼續喝著自己的美酒。
  “此客棧人多嘴雜,地小不便,不知道李道兄有無興趣到我營中一住。”徐智傑笑著對李七夜說道:“我也正好一盡地主之誼。”
  看到徐智傑如此的向李七夜示好,這讓在場的不少世家弟子和門派長老都覺得很奇怪,他們都紛紛望著李七夜,他們都不由對李七夜的身份充滿了好奇,大家都好奇眼前這個看起來並不起眼的小子究竟是何來曆呢。
  “沒興趣”李七夜平淡地說道。
  被李七夜如此一口拒絕,這讓徐智傑神態有些尷尬,他不由抱拳說道:“李道兄,當今乃是風雲湧動,世道不平,李道兄在我營中一住又何妨呢?靜觀雲卷雲舒,是愜意之舉。”
  見徐智傑有心拉攏李七夜,大家都很好奇,這個小子究竟是何來曆,竟然能讓徐智傑如此給情麵,畢竟徐智傑在狂庭道統也是位高權重的人。
  徐智傑如此拉攏李七夜,那也是有他的道理的。雖然他並不知道李七夜的來曆,但是他從皇宮中得到的消息來看,皇後王涵十分重視這個來曆不明的小子。
  皇後王涵能如此重視一個人,那這背後絕對是有著道理的,畢竟王涵不是一個無能之輩,她能讓皇帝坐穩皇位,她是有著過人的本事。
  皇後王涵不可能無緣無故對一個人好,也不可能沒有理由如此器重一個來曆不明的人。這個人能讓皇後王涵如此看重,要麼他手中掌握了某些秘密,要麼是他本身就有著不為人知道來曆。
  正是因為發此,徐智傑想拉攏李七夜,想拿李七夜來作一個缺口,借此擊敗王府。
  畢竟現在狂庭道統的權力之爭已經進入了白熱化了,都已經是擺在台麵上的事情了,隻不過是大家沒有撕破臉皮而已。
  作為最有希望成為下一代皇帝的人選,徐智傑雖然看起來不動聲色,但他心麵也是著急,對於他而言,王府無疑是個對手。
  他想成為下一代的皇帝,要麼是擊敗王府,要麼是拉攏王府,讓王府站在他這一邊,支持他當皇帝。
  但是,最近王府風聲很緊,王府上下都被封閉,潑水不進,也正是因為如此,徐智傑十分需要李七夜這樣的一個條件,他想借李七夜打開王府的缺口。
  不論是打敗王府,還是把王府拉攏過來,他都必須先撬動李七夜,看李七夜究竟是擁有什麼值得皇後王涵如此去重視的。
  “沒興趣,不要打擾我喝酒!”對於徐智傑的話,李七夜連眼皮都沒有撩一下,平淡地說道,根本就懶得去理會徐智傑!
  見李七夜油鹽不進,徐智傑還是厚著臉皮一笑,抱拳說道:“既然是如此,那我也不勉強李道兄,那我陪李道兄喝一杯如何?”
  “不是誰都有資格陪我喝酒的。”李七夜淡淡地說道。
  李七夜這話一說出來,頓時讓整個客棧的氣氛一下子凝固了,就是徐智傑都臉色不由為之一變。
  銀狐徐智傑是什麼樣的人物?聖院的中流砥柱,北境的代表人物,他本身還是一位小境真皇,實力強大,而且是位高權重。
  像他這樣的人,在狂庭道統之中沒有幾個人不給銀狐徐智傑幾分情麵,甚至對於一些世家弟子、門派長老而言,能和徐智傑一同喝酒,那是一種榮幸。
  但是,現在李七夜倒好,直接說徐智傑沒有那個資格與他同桌喝酒,這簡直就是一個耳光抽在了徐智傑的臉上。
  這就算徐智傑個人的修養再好,被李七夜這樣的一句話扇在臉上,也有不由為之難堪,這話實在是太不給情麵了。
  一時之間徐智傑都有些騎虎難下,當著眾人的麵,被李七夜一句話扇在臉上,他還笑臉相陪的話,那就實在讓他有點難於樹立威嚴了。
  “轟”的一聲響起,就在徐智傑有些騎虎難下的時候,客棧之外突然有大隊人馬包圍了整座客棧!
  在這個時候,客棧之外走進一行人來,為首的年輕人,一走進來,就狠狠地指著李七夜說道:“少保,就是這個小子,請你為我報仇!”
  這個狠狠指著李七夜說話的年輕人不是別人,正是在剛才被狠狠掌嘴的彭威錦,讓人沒有想到的是彭威錦才剛剛離開,就如此之快搬來了救兵了!
  

Snap Time:2018-11-20 07:56:40  ExecTime:0.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