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92章 真愛(18-12-17)      第3488章 虛無體(18-12-17)      第3487章 古之體術(18-12-17)     

第2158章 狐假虎威

  當年狂庭道統斬了天德真神之後,也斬了不少修練“狂魔血噬”的弟子,以清理門戶,畢竟在這個時候狂庭道統也必須自保,否則的話狂庭道統被人滅掉那是遲早的事情。雜@[email protected]
  在狂庭道統上下同心之下,終於保住了整個道統,化解了這一場危機,從此之後,“狂魔血噬”這門功法被焚燒掉,同時狂庭道統下達了鐵令,狂庭道統之內的任何弟子都不得修練“狂魔血噬”,否則重罰,從此之後“狂魔血噬”被視為狂庭道統的禁術,沒有任何弟子敢提這門功法,更加不敢去修練這一門功法。
  也正是因為這一場風波,整個狂庭道統是岌岌可危,在諸多道統的聯合之下,整個狂庭道統都差點被滅掉,在當時萬統的諸多道統已經是攻打到了皇庭之外了。
  狂庭道統花費了無數心血,最終這才化解了這一場危機,從此之後,狂庭道統封閉了整個道統的山門,這不止是不允許道統中的任何弟子走出狂庭道統,同時也斷絕了狂庭道統與萬統界所有道統的往來與聯係。
  狂庭道統這樣做,一來是預防還有修練了“狂魔血噬”的弟子偷偷逃到外麵去為非作歹,為害其他道統的修士或凡人,若再發生這樣的事情,這對於狂庭道統的聲譽產生了極大的衝擊!
  二來也是因為經曆了這一次風波之後,萬統界的其他道統已經是對狂庭道統十分不滿了,不少道統甚至有瓜分狂庭道統的打算,所以狂庭道統借著這一次時機,封掉了所有山門,斷絕了與萬統界的任何道統往來,這也算是一種防禦,以免被萬統界的其他道統攻打入狂庭道統!
  狂庭道統也借這一次封閉山門的機會讓子孫後代能養精蓄銳,以待他日能等來狂庭道統的中興。
  關於狂庭道統這一段往事,特別是有關於天德真神的事跡,在狂庭道統中的很多人都不願意提起,所以今日談到了這一段往事的時候,楊勝平也不由輕輕地歎息一聲,心麵有些悵然。
  “天德真神被斬於此?”聽到楊勝平的這一席話之後,朱思靜不由輕輕地問道。
  “是的。”楊勝平說道,在這個時候他才想起一件事,說道:“傳說當年天德真神被戰天老祖宗斬於此的時候,是十分的不甘心,怒吼不止,曾揚言說他總有一天會卷土再來。”
  說到這,他都不由多看了朱思靜一眼,在一開始朱思靜說聽到了這麵有人怒吼他都不相信,認為朱思靜是聽錯了。
  現在仔細想想,或許有可能就是天德真神臨死之前不甘的怒吼之聲。想到這,楊勝平不由為之動容,因為他以前不明白默咒族與其他的種族有什麼不一樣的地方,現在看來,默咒族的確是有著其他種族所沒有天賦,難怪李七夜會把朱思靜留在身邊。
  現在看來作為先祖的李七夜,的確是有著他們這些晚輩所沒有的遠見,很多東西這遠遠不是他們這些後輩所能企及的。
  想到這楊勝平都不由心麵鬆了一口氣,跟隨著李七夜,這的確是他們大劍門最明智的選擇。
  “這被人動過。”在楊勝平心麵心回百轉的時候,李七夜淡淡地說道。
  “動過,怎麼動過?”聽到李七夜這樣的話,楊勝平不由心麵吃驚,低聲地說道:“這,這不可能吧,這個地方平日很少弟子到來,道統甚至不允許任何人拜祭,否則被發現了會很嚴重。”
  天德真神當年的確是為狂庭道統立下了赫赫戰功,他們一脈在狂庭道統中有著舉足輕重的影響力,雖然後來天德真神是身死道消了,但他的後人在心麵依然會銘記這樣的一位無敵的祖先。
  也正是因為如此,狂庭道統禁止任何人來祭拜天德真神,因為狂庭道統也怕當年的事情重演,怕魔道死而複燃,讓狂庭道統又再一次墜入魔道之中。
  “有人修練了’狂魔血噬’。”李七夜平淡地說道。
  “不可能吧”聽到這樣的話,楊勝平不由為之駭然,臉色發白,雙腿都為之發軟,因為當年“狂庭血噬”的狂潮席卷整個狂庭道統之時,狂庭道統的多少強者、多少老祖走上了瘋狂的道路。
  試想一下,當你苦苦修練十年的時候,功力的進展和實力的提升卻不如狂飽一頓鮮血來得快,這樣的情景對於任何一個修士、任何一個強者來說都是一種十分強烈的衝擊。
  如果說有一條捷徑擺在你麵前,可以以最快的速度、最小的代價讓你走上成功,換作是你,你會不會走上這一條道路?隻怕很多人都會選擇這樣的一條道路,畢竟真正能守住自己道心的人是寥寥無幾。
  “這,這不可能吧?”楊勝平都不敢相信,因為這些年來狂庭道統把這件事情管得很嚴格,把所有有關於“狂魔血噬”的東西都毀掉了,任何與“狂魔血噬”有關的東西都被封禁掉,絕對不允許任何人去修練“狂魔血噬”,在狂庭道統如此的高壓之下,這也使得任何弟子不敢去觸及這一條底線。
  如果說,真的如李七夜所說的那樣,真的有人修練了“狂魔血噬”,那麼這將會多麼可怕的事情,說不定當年的狂潮會席卷整個狂庭道統,到時候,整個狂庭道統隻怕又是岌岌可危。
  “狂庭道統的權柄危矣。”李七夜收回了目光,淡淡地說道。
  聽到李七夜下了如此的斷言,楊勝平不由為之毛骨悚然,如果在狂庭道統真的是有人偷偷修練“狂魔血噬”,那麼當年的狂潮必定會再一次席卷整個狂庭道統,真的到了那一步,那麼他們必將會奪權,他們必須重新掌握狂庭道統的大權。
  如果真的是如此,那麼現在掌握著狂庭道統權柄的王府將會受到衝擊,第一個受到衝擊的也將會是王涵,因為現在代表著狂庭道統權柄的符印還在王涵的手中。
  所以,在這一刻楊勝平才真正感受到了暗流湧動,狂庭道統之下所潛伏著的危機,比他想象中還要嚴重很多很多。
  “喝人血,真的能讓功力大增嗎?”朱思靜倒沒有像楊勝平那樣想得那麼多,她不由奇怪地說道,喝人血練功,讓人想一想都感覺是毛骨悚然。
  “有什麼不可能?”李七夜不由笑著說道:“我們以凶獸猛禽熬煉膏藥,以仙藥靈草去煉製寶丹,其實原理都是一樣的。我們人的體內也一樣像這些凶獸猛禽一樣蘊養著天地精華,特別是修士的血,那就更加珍貴了,就像我們的壽血,那可是蘊藏著生命種子,蘊藏著大量的生命力量……”
  “……毫不誇張地說,當你強大到一定程度,你的鮮血比任何東西都寶貴,這也為什麼說帝血那麼珍貴呢,一滴帝血,還是無價之寶呢。隻不過,不食同類,這也是天地法則之下,如果同類相食,那就是淪入魔道。這樣的事情,萬古以來沒有少發生過,甚至一直都在發生,吞食天地,吞食生命,過去未能絕跡,現在未能絕跡,將來也不會絕跡。”
  說到這,李七夜的目光無比深邃,看得很遠,隻不過朱思靜並不知道,生飲鮮血,那隻不過是入門級別的而已,在古老無比的年代,甚至有人吞噬天地,一口吞下了億萬生靈,這就好像當年的輪回荒祖一樣!
  “這話說得太妙了,太深刻了,同類相食,乃是魔道!”此時一聲讚歎之聲響起,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有人站在了那。
  那是一個老人,這個老人穿著葛衣,背著一把古劍,兩鬢發白,看不出他的年紀,按推測,年紀應該很大,但是依然精神矍爍,精采奕奕。
  突然冒出一個老人來,無聲無息,這讓楊勝平都嚇了一大跳,他好歹也是一個真豪,道行不算是有多強,但好歹也算是一個人物,但是有著這麼一個人離自己如此之近,自己竟然沒有發現,如此的事情仔細一想,都讓人為之毛骨悚然。
  “不知道道友如何稱呼?”此時這個老人上前,向李七夜抱拳地說道。
  李七夜隻是平淡地看了他一眼,徐徐地說道:“李七夜,說了你也不知道。”
  老人仔細一想,他還真沒有聽過李七夜這個名字,但他看了楊勝平和朱思靜一樣,他們兩個人一看便知道是出身於狂庭道統。
  但是眼前這個李七夜卻讓人看不出是怎麼樣的來曆,甚至是讓人感受不到他身上的氣息,盡管是如此,他依然不敢掉於輕心,沒有絲毫輕視李七夜之意。
  老人從李七夜收回目光,也像李七夜那樣看了看石碑,最後輕輕地歎息一聲,說道:“看來依然有人心不死!”說到這,他一雙老眼瞬間銳利起來,如同一把神劍一樣,可以斬殺一切。
  片刻之後,老人抬起頭來,看著李七夜,徐徐地說道:“道友,登臨棄骨山,又是為何而來?僅為此峰的風景嗎?”
  

Snap Time:2018-12-17 18:06:50  ExecTime:0.0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