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55章 太弱了(18-11-21)      第3454章 一招都沒用(18-11-21)      第3450章 青石是誰(18-11-21)     

第2204章 神秘老人

  驕橫商行,三仙界最大的商行,雖然說狂庭道統的驕橫商行不是最大的一個賣場,但在這依然可以買得到一切你所想要的東西,那怕現在這驕橫商行之中沒有現貨,隻要你付得起錢,驕橫商行依然可以在最短的時間之內為你拿到一切你所想要的商品。↑雜』誌』蟲↑
  這就是驕橫商行最大的底蘊,如果說世間有什麼東西驕橫商行都沒得賣,那麼在其他的地方或其他的商行你也別想買得到,這樣的東西那也就意味著不是用錢能買得到的。
  也正是在以前李七夜向馬夫所說的那樣,他要買一尊真仙,那麼驕橫商行沒得賣,其他地方也一樣沒得賣,這也不是能用錢能解決的事情。
  在驕橫商行曾經流傳著這樣的一句話,用錢能解決的事情,那不是事情,隻要你有錢就行!
  這話說的是有道理,對於驕橫商行來說,能用錢解決的事情,那的確不是事情,隻要你能出得起這個錢,那麼他們都沒得買賣,那就真的不是錢的事情了。
  走入驕橫商行,朱思靜感覺自己就像是進入了一個浩瀚無比的世界一樣,一件件珍寶、一件件仙物,那是看得朱思靜眼花繚亂,一時之間她都感覺自己的一雙眼睛是看不過來。
  當然,驕橫商行什麼寶物、什麼仙珍、什麼你所想要的一切,都有得賣,但是,價格也是嚇人無比,至於對於朱思靜而言,這麵每一件商品的價值,那都是一個天文數字,如此高昂的價值,那怕是她一輩子都是買不起的,不要說是她,就算是他們整個大劍門都付不起如此昂貴的價格。
  對於驕橫商行的很多珍寶兵器,李七夜是沒有多少的興趣,他隻是隨便看了幾眼而已,沒有多少去留意。
  李七夜來到了驕橫商行之後,第一個要去的就是藥鋪。而驕橫商行的藥鋪可以說是整個狂庭道統中藥材最齊全的鋪子了,可以說在這藥鋪之中可以買到你所想要的一切藥材,那怕是極為罕見的仙藥,你也有機會買得到,當然前提是你出得起這個價錢。
  李七夜所買的並不是什麼仙藥神草,他買了很多比較普通的藥材,買了一份又一份,而且每一份都是不一樣的。
  當然,在李七夜買下這一份又一份的藥材之後,不用他說話,妝扮成小廝的王涵立即為他付帳。
  “公子買這麼多藥材幹什麼呢?”朱思靜為李七夜收拾好這大包小包的藥材,不由好奇地說道。
  雖然說李七夜是狂庭道統的複活先祖,但是這些日子朱思靜侍候著李七夜,覺得李七夜並不像想象中的那麼高高在上,很多時候他為人隨和,朱思靜喜歡侍候著這樣的主子。
  “煉藥。”李七夜隨意地說道。
  “公子要煉的是長生丹?”比起朱思靜和楊勝平來,作為皇後的王涵見識更廣,看李七夜所買下的藥材,她隱隱猜到李七夜要幹什麼了。
  “是的,正好有空,煉上幾爐。”李七夜笑著說道。當然,李七夜並不是想煉什麼仙人級別的長生丹,他暫時是想練練手,更重要的是,他想研究一下長生丹,他想從這煉長生丹之中窺得這背後的一些端倪,畢竟,在這一方麵他有著豐富無比的經驗,這絕對是難有人能與之相匹的。
  “公子欲長生?”王涵都為之好奇,她對於這個複活的先祖,心麵充滿著好奇,充滿著渴望,充滿著向望,她也想知道這樣的一個男人究竟是經曆過怎麼樣波瀾壯闊的人生。
  “煉來玩玩而已,隨手煉一二爐。”李七夜隨意地說道。
  “呃”聽到這樣的話,楊勝平不由一下子被噎住了,雖然說三仙界有著種種的丹藥,但是長生丹是代表著丹道的最高成就,甚至連有人成為了真帝之後,也一直苦苦尋求著長生丹的丹道,甚至有真帝不惜砸下重金求購長生丹。
  不知道有多少的煉丹師以煉出好的長生丹為傲,現在李七夜卻隨口說煉出來玩玩而已,這樣的話實在是霸氣十足,絕世無雙!或許也隻有作為狂庭道統的先祖才能說出如此霸氣的話來。
  就在他們說話之間,李七夜突然停止了腳步,目光落在了街道的拐角處。
  在驕橫商行,除了驕橫商行本身自己的店鋪之外,也有一些散落的小販在驕橫商行內做一些小買賣,或者有一些修士也會在驕橫商行中做一些以物易物的交易,當然,這些交易都能得到驕橫商行的考驗。
  此時這個街道的拐角處蹲坐著一個人,這是一個穿著大棉袱的老人,戴著厚厚的冬帽,不止是遮住了自己的一雙耳朵,都快把整張臉給遮住了。
  這個老人雙手縮入了衣袖之中,好像很冷一樣,時不時著氣。
  這個老人是沒有什麼特別的地方,但是,他麵前隨便擺著三件東西那就是十分的特別了,這三件東西都是寶光閃閃,讓人一看便知道是十分了不起的寶物。
  最吸引人注意的是,不僅僅是這位老人麵前的三件寶物,還有老人麵前擺著的一個大紙牌,隻見紙牌上歪歪扭扭地寫著一行字,上麵寫著:“隻要你能打動我,便送你一件寶物。”
  看著擺在地上寶光閃閃的三件寶物,又看到這紙牌上寫著的這一行字,立即吸引了周邊的很多人,大家都紛紛地圍了過去。
  “打動你就送一件寶物,真的假的?”看到這紙牌上的一行字,一時之間有人不由提出懷疑地說道。
  “真的。”聽到這樣的質疑,這位老人低著頭,應了一聲說道,他甚至沒有抬頭去看其他的人,眼皮垂夯著,好像是有氣沒力一樣。
  “怎麼樣才能算是打動你呢?”又有旁觀的人忍不住問道。
  對於這樣的問題,老人沒有回答,也沒有理會,依然是靜靜地坐在那,夯著一雙眼睛,好像是睡著了一樣。
  一時之間,圍過來看熱鬧的人都你看我,我看你的,大家都不知道該如何才能打動眼前這位老頭。
  “不會是耍我們吧?”有人也忍不住說道:“誰知道怎麼樣才能打動你呢?”
  但是,老人依然不說話,好像是沒有聽到他們的話一樣,老人靜靜地坐在那,不再理會其他人的質疑。
  “這真的嗎?”有人都忍不住再追問一句,但老人就是不再回答。
  “應該假不了吧,也不可能耍我們,畢竟這是驕橫商行,有驕橫商行作保證,那可是金字招牌,如果真的是作假,驕橫商行一定會幹涉。”有一個老修士說道。
  圍過為看熱鬧的人聽到這樣的話,也都不由覺得這是個道理,畢竟這是驕橫商行,有驕橫商行作保證,那是大可以放心。
  在這個時候,大家你看我,我看你的,大家都不知道該如何去做好,誰都不知道該如何去打動眼前這個老人。
  “啪”的一聲響起,就在很多看熱鬧的修士都不知道該如何去打動這個老人好,一個中年漢子模樣的小修士是雙膝重重地跪在了地上了,大叫道:“爹,我來看你老人家了!”
  這突然一個中年漢子跪下,這讓很多人傻了一下,接著,很多人回過神來都不由哄然大笑,說道:“你這倒想得美,就這樣撿到一個便宜的老爹。”
  一時之間,圍觀的很多修士都大笑起來,也都覺得這個中年漢子有意思,當然這個中年漢子老臉也發燙,但是,他隻是一個小修士而已,出身於草根,所以他也豁得開,跪都跪了,還有什麼可以丟人的,再說了,跪在地上叫上一聲“爹”他也沒有什麼損失,萬一成功了,他豈不是撿到一件寶物。
  但是,老人依然是低著頭,看都沒有多看他一眼。
  “爹,孩兒命苦,賜一件寶物如何?”這個中年漢子跪都跪了,反正都豁出去了,所以他給這個老人磕頭說道。
  但是老人依然沒有反應,依然是低著頭,一句話都不說。
  “你應該叫上一聲爺爺,說不定人家就答應了。”有人開玩笑地說道。
  “對,叫一聲爺爺,說不定就成了。”一時之間哄笑聲響了起來,很多圍觀的修士起哄地說道。
  “爺爺”這個中年漢子也一咬牙,反正都做了,也不怕被人笑,直接磕頭說道:“乖孫子給你磕頭了。”
  但是老人依然不為所動,依然是垂著頭,依然像是睡著了樣。
  “哈,哈,哈,看來你想給人當孫子,但人家不認你這個乖孫子。”一時之間所有人都笑了起來。
  這樣的一幕,讓沒見過什麼世麵的朱思靜都看得目瞪口呆,她從來沒有見過如此搞怪的事情。
  最後跪在那的中年漢子也隻好是灰溜溜地走了。
  這是驕橫商行,如果這個老人不肯給,也沒有人敢去強搶,否則的話,會被驕橫商行滅掉。
  見這個中年漢子這樣認爹認爺都不行,大家都不由相視了一眼,都不知道該怎麼樣去打動這個老人。
  畢竟這三件寶物就擺在眼前,誰都不願意錯過。
  

Snap Time:2018-11-22 01:58:05  ExecTime:0.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