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55章 太弱了(18-11-21)      第3454章 一招都沒用(18-11-21)      第3450章 青石是誰(18-11-21)     

第2200章 重開《體書》

  聽到王涵的話,在場的元老都不由相視了一眼,皇帝道崩,對於他們王府一脈而言本就不利,若是錯過了這樣的機會,他們王府一脈很有可能是退出了狂庭道統的權力中心。∮雜誌蟲∮
  狂庭道統傳承了億萬年之久,曾經更替了一個又一個的朝代,這漫長的歲月之中掌執狂庭道統的王朝不知道是更換了多少,也不知道有多少曾經是強大無比的宗門最終也是隨之衰落,最後化作了旁支,或者成為了整個道統的枝末。
  在當今狂庭道統的這片天地之中,門派多如牛毛,也有實力強大的宗門,但它們多數是狂庭道統的旁支,是狂庭道統這株參天大樹上的枝葉而已。
  當今狂庭道統,真正能左右天下大勢的也就隻有四大勢力,他們王府就是其中之一。
  當今狂庭道統中的這四大勢力分別是:王府、上部、聖院、楚營。
  他們四大勢力是狂庭道統眾多傳承之中實力最強大的四大脈,他們這四大脈都曾經出過真帝,甚至有大脈不止出過一位真帝,當然他們四大脈所出過的真帝,都未曾超越狂祖。
  王府能走到今天,能成為左右狂庭道統大勢的一大脈,他們也擁有很強大的實力,他們能走到今天,也實屬不易。
  但是,在狂庭道統之中,不知道有多少傳承對於狂庭道統的權柄是虎視眈眈,如果他們王府一步走錯,說不定會衰落,甚至是從此遠離權柄。
  “但,此事也不能過於冒險。”一位元老徐徐地說道:“如果這是一位假冒的先祖,特別是對我們道源有所企圖的冒牌貨的話,那麼這隻怕會危及到道源,到了那一步,隻怕我們王府一脈,不僅僅是成為罪人,對不起列祖列宗,甚至有可能會因此而被放逐,再也沒有翻身的機會。”
  這位元老的話,讓在場的其他元老都不由為之沉默起來,說到被放逐,大劍門就是一個例子,在以前大劍門也曾經是很強大,後來衰落,又因犯了大錯,便被放逐到了狂庭道統最偏遠的地方去。
  如果他們王府真的有那麼的一天,那真的是永遠翻身之日。
  “請道源的老祖一辨真假如何?”此時王涵有了一個想法,說道:“若要真的能辨真假,非是守道源的老祖莫屬。”
  王涵的話讓在場的元老不由相視了一眼,毫無疑問,在狂庭道統之中最古老最強大的老祖當是屬於守護道源的老祖了,守護道源的老祖不但是強大,而且在狂庭道統之中擁有著舉足輕重的地位,若是能得到守護道祖的老祖認同,那麼這位複活的先祖完全就不成問題。
  “守護道源的老祖,那可不一定站在我們王府這一邊。”另一位元老徐徐地說道。
  被這位元老一點醒,其他的元老心麵都一下子明透,如果說這位複活的先祖是真的,那就太了不得了,未來必振興狂庭道統。
  如此一位先祖,那絕對是一塊肥肉,未來何止是掌執狂庭道統的大權,甚至有可能影響著狂庭道統的好幾個時代。如此的一位先祖,他們王府當然要攀附,要巴結了,當然要好好地圍在他的身邊,絕對不能讓其他的勢力搶先了。
  所以,若是這樣一位先祖如果是真的,他們王府又怎麼會讓給別人,他們都好先巴結起來,先攀上這棵大樹再說。
  “先請我們老祖宗來辨別一下。”最後這位元老有了意義,說道:“我們的老祖宗可是一尊真神,見識非同小可!他比我們更能辨別真假!隻要我們老祖宗辨得真假。若是真的,那麼這位先祖就是我們王府最大的靠山,以後我們王府全力支持。如果是假的,我們也能封鎖消失,把他殺了,這樣的話,神不知鬼不覺。”
  聽到這樣的話,王涵不由為之沉默,這無疑是最妥當的方法,但直覺告訴她,她相信李七夜,她絕對認為李七夜是複活的先祖,無條件去信任和支持李七夜。
  “這位先祖,暫且先好好供奉著,不得失禮數,照顧好,畢竟人家地位尊貴,但也不可泄露消息,斷定了身份之後,再作決定。”最後王府的元老們都一致作出了決定。
  王涵隻好輕輕地歎息一聲,她隻好同意了,畢竟憑她一個人無法左右整個大勢,憑她一個人無法說服王府的所有老祖,更別說是聖院、楚營、上部這三大勢力了。
  對於狂庭道統的人是怎麼樣決定的,李七夜一點都不在意,也懶得去過問,如果他真心想掌執狂庭道統的大權,對於他而言,那是輕而易舉的事情,這根本就沒有什麼難度可言,而且在這個時候,李七夜對於這種權勢也沒有什麼興趣。
  李七夜居住在思憶宮的日子,他平時更多的時間用於修練,此時沃土之中的道芽已經生長成一棵樹了。
  此時這棵樹還不算參天大樹,但也很高大,整棵大樹枝葉搖曳,充滿了生機活力,彌漫著鬱悶不散的氣息。
  李七夜把這棵樹取名為太初樹,也可以稱之為大道樹,這棵太初樹所散發出來的氣息,李七夜稱之為太初之氣。
  因為太初之氣包括了一切,它包括了天地混沌,萬道之力,七情六欲……所有的一切都起源於此,所以李七夜稱之為太初!
  太初之氣越是濃鬱,太初樹就是越生機勃勃,隻要當太初樹生長到一定程度之時,它就必定會成熟,結得道果,到瓜熟蒂落之是地,便是證得大道。
  李七夜所走的道路,是前人未曾走過的道路,可以說,他所走的道路是前所未有的。
  在李七夜參悟完了自己的大道之後,他緩緩取出了一本古書,這便是曾讓世人垂涎三尺的九大天書之一體書!
  此時《體書》是太初之氣彌漫,在這個時候《體書》已經成為了一體,它沒有任何書頁,沒有任何文字,整本《體書》看起來宛如是一塊磚頭一樣。
  《體書》在李七夜手中會變成這樣,那是因為李七夜已經開創了一個全新的修練係統,所以《體書》在李七夜手中變得重新歸源,若是李七夜強行翻開一頁,那麼《體書》將會衍化全新的功法,不再是以前的六字體術!
  如果說,李七夜大道大成那一天,那就是一個全新的修練係統完成,整個世界就將被強行翻開了一個全新的紀元!
  “嗡”的一聲響起,李七夜大手拈住了《體書》,但《體書》渾然一體,沒有任何書頁,根本就是無法翻開。
  “開”李七夜沉喝一聲,在這那之間,他全身是太初之氣彌漫,在這一刻他整個人宛如化作了亙古,在這一刻,李七夜宛如是化作了一尊開天辟地的始祖,在此時無窮無盡的太初之氣滾滾而來,聽到“滋、滋、滋”的聲音響起,太初之氣淹沒了《體書》。
  同時《體書》也瘋狂地吸收著這源源不斷的太初之氣,宛如是海綿一般,似乎是要把所有的太初之氣吸幹一般。
  就在太初之氣被《體書》源源不斷地吸收之時,沃土之上的太初樹枝葉搖曳,太初之氣彌漫不止,無窮無盡的散發出來,似乎這是一切的起源,擁有著永世不竭的太初之氣。
  當《體書》吸收到了足夠多的太初之氣後,它停止了吸收,似乎在這一刻它變得飽滿無比。
  “嗡”的一聲,在這那之間太初樹泛起了光芒,浮現了符文,這是一種全新的符文,但它似乎又是那麼的古老,似乎遠在天地初開的時候它就已經存在了。
  如此很古老的符文卻是有那麼的嶄新,因為它所擁有的氣息是那麼的磅,那麼的充滿了活力,就好像是一個新生命一樣。
  這符文從太初樹浮現之時,流淌到李七夜的全身,聽到“鐺、鐺、鐺”的聲音響起,所有的符文交織在了一起,化作了法則,全新的法則好像是剛剛出爐一樣,但卻彌漫著亙古初始的力量,彌漫著太初氣息。
  在這那之間,全新的法則流淌著,流淌到了李七夜的手臂,慢慢地從李七夜的指尖流淌入了《體書》。
  當這樣的一道道全新的法則流淌入了《體書》之時,隻見《體書》開始散發出了光澤,這樣的光澤在整本《體書》之內流淌著,似乎它在《體書》之中銘刻下了一個又一個的文字,似乎這是書寫著一本上古的神書一樣。
  “開”當光澤彌漫著整本《體書》之時,李七夜沉喝一聲,太初之力浩瀚,在這那之間李七夜如同脫離了這個空間一樣,他開創了一個全新的世界。
  在這一開始沒有任何的東西,隻要李七夜念頭一動,便有日月星辰誕生,下一刻便是有銀河天宇環繞,有著眾生誕生。
  “嘩啦”的一聲,在這全新的世界之中,李七夜主宰了一切,沒有什麼東西、沒有什麼存在可以抵擋他的意誌,在這那之間,《體書》響起了翻頁的聲音,這樣的一個聲音傳遍了全新宇宙的每一個角落,形成了亙古的聲音。
  請大家關注蕭生的微信公眾號“蕭府軍團”!
  

Snap Time:2018-11-22 01:58:50  ExecTime:0.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