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7)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7)      第3445章 神石嶺(18-11-17)     

第2199章 狂祖的私藏

  不知道為什麼,當聽到“殺無赦”這話的時候,王涵打了一個冷顫,她感覺到一股恐怖的殺意在她心麵彌漫,她話都不敢多說,然後快步離開了。#雜ㄨ誌ㄨ蟲#
  思憶宮,已經很破舊了,雖然說王涵吩咐下去以最快的速度收拾好,但依然是很破舊,她還擔心李七夜不滿意,但是,李七夜一點都不在乎,就住了進去了。
  李七夜住進思憶宮之後,就遣走了其他的人,一個人靜靜地盤坐在室內,閉目養神。
  當年狂祖在這取名為思憶宮,除了平日他曾在此靜思悟道之後,他取這個名字還有另外一個原因,那就是思憶他紀元中的親人、故友等等,畢竟狂祖也是不屬於這個世界的人,他有著自己的紀元。
  李七夜住入思憶宮,當然不是因為要像狂祖那樣去思憶故人,他住入思憶宮,他是有著另外一個不為人知的原因。
  李七夜靜靜地盤坐在了室內,他就好像是入定一樣,似乎也是像睡著了一樣,無聲無息,連呼吸聲都聽不到了。
  時間慢慢地過去,一開始似乎沒有什麼異象,但是隨著時間的流逝,盤坐在那的李七夜他身體好像慢慢地模糊起來,似乎好慢慢地要融化一樣,再仔細看的是時候,要融化的不是李七夜,而是李七夜所處的空間。
  就在這個時候,如果你還站在室內,你會產生一種覺錯,你會聽到“喀嚓、喀嚓、喀嚓”的一陣陣磚石之聲響起,在這個時候你會看到室內的所有磚瓦岩石竟然是重組,一塊塊的磚瓦岩石竟然重新的組合,好像是一座殿宮慢慢地變成了另外一個模樣一樣,這種錯覺好像是讓你穿越了一個又一個世界,跨越了一個又一個時間,而且這樣的建築是在不停地變換,起起落落,好像一次又一次重新築建一樣。
  如此的錯覺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終於所有的磚瓦岩石重新組合好了,此時李七夜已經不是處身在思憶宮之中,而是在另一座宮殿之中,是一座別人沒辦法進來的宮殿之中,這座宮殿隻怕狂庭道統的任何人都進不來。
  事實上,這不是一座宮殿,這是一座寶藏,當李七夜站了起來,張目一看,隻見四周是種種寶物陳列。
  在這寶庫之中,有著一箱箱的寶箱並排,當李七夜一一打開寶箱之時,寶箱瞬間衝出了一陣陣霞光,一時之間,寶光彌漫著整個寶庫。
  在這寶庫之中所藏有的寶物多如牛毛,數之不盡,有吞吐著赤焰的神劍、有閃電竄動的雷錘、也有日月星辰盤踞的古鍾……
  除了這一件件兵器重寶之外,還有諸多的仙珍神材,有宛如蘊有仙心的晶石、有暖著陽春的脂玉,也有著湧動著金泉的小井……
  至於什麼寶銅仙鐵,那是堆積成一堆又一堆,宛如是一座座小山一樣。
  如此多的寶物,如此一座巨大的寶庫,不要說是狂庭道統的普通弟子,就是狂庭道統的老祖們一見到眼前這些寶物,都會為之瘋狂,隻怕狂庭道統現在所庫存的寶物資源都遠遠沒有眼前這個寶庫多。
  看著眼前積堆成山的寶物,李七夜也並沒有怦然心動,舉世之間的寶藏他見多了,當年在青洲的時候,輪回荒祖的寶庫更加嚇人呢。
  “老頭子還是生性多疑呀,誰都信不過,給自己私藏了一些好東西,或許他是想著有一天留個退路吧。”看著眼前這樣的寶庫,李七夜不由笑了起來。
  當然眼前這個寶庫正是狂祖所留下來的一個私人寶庫,他並沒有把這寶庫中的寶物傳給後人,這個寶庫的秘密也隻有他一個人知道。
  但李七夜也知道,因為他們是共享了記憶,所以,李七夜今天也能順利地進入這個寶庫,這也是李七夜住入思憶宮的原因了。
  在這寶庫之中除了諸多寶物之外,在書架之上還收藏著一排排秘笈,這麵的秘笈包羅萬象,這的麵的秘笈除了當年狂祖所創出來或自己所修練的功法之外,還有一些是狂祖收集到其他道統的功法。
  可以說這麵的秘笈包羅萬象,無所不有,甚至有很多功法是狂統道統現在已經失傳的功法秘術。
  李七夜隨便翻了翻而己,他識海之中就有狂祖的所有功法,現在他隻是隨意地看了看而已,並不是十分感興趣,畢竟他已經走出了自己的道路,至於這個世界的功法或者說狂祖所創出來的功法,那都隻不過是一個參照而己。
  “老頭子,當年你拆我骨頭,今日我就把你的寶藏一卷而空,不知道你聽到這個消息,會不會氣昏過去。”李七夜促狹地笑著說道。
  此時李七夜倒想看一看狂祖知道這件事之後的表情,如果狂祖知道自己所私藏的好東西都被李七夜一卷而空的話,說不定他還真的會抓狂。
  李七夜也不客氣,把狂祖所留下來的所有好東西都一卷而空,全部寶物、兵器、秘笈、仙材等等都占為了己有。
  在這個時候,李七夜哼著小調,收拾著狂祖留下來的寶物,他是能想象狂祖知道這個消息的神態。
  在李七夜居住於思憶宮的時候,王涵為了老祖宗複活歸來這件事情,特地召見了幾位元老,當然這幾位元老還是屬於他們王府的元老,也是王涵能信任得過的心腹。
  “祖淵中的先祖複活,這樣的事情傳出去,隻怕任何人都會覺得是無稽之談,各方諸侯會立即認為這隻是一個幌子,那隻不過是騙子假扮的而己,到時候隻怕娘娘會受到攻擊,你手中的權勢就更加不穩。”一位元老聽及此事,說道。
  事實上,這個道理王涵又怎麼不懂呢,但是此時此刻她完全被李七夜征服,對李七夜有著空前的信心。
  “我知道諸侯會如何去想,但這的確是一位先祖複活,其他的東西可以假裝,但是無敵之威是無法假裝的。”王涵說道:“一位先祖複活,對於我們狂庭道統而言,這又焉不是一件好事?未來我們狂庭道統崛起,那是充滿著可能。若在這一個時代,真有一位真帝坐鎮我們的狂庭道統,我們狂庭道統何愁不興?”
  “這可真的是一位真帝?這隻怕不可能呀,真帝皆不留於世。”另一位元老不由懷疑地說道:“若真有真帝留於世,隻怕他也會留於仙統界,何需落於萬統。”
  “這”王涵一時之間說不清楚,她都不知道該有怎麼樣的言辭去形容李七夜,從他身上根本就看不出李七夜究竟是怎麼樣的道行,甚至有可能是一個十分普通的修士而己。
  但是,當李七夜雙目寒光一閃的時候,讓人無法抵抗,那怕如她都被一下子征服了。
  “我雖然不知這位老祖宗的道行,但,他絕對不會弱,隻怕比在世的任何一位老祖還要強。”最終王涵說道。
  “若真的是先祖複活,那的確是一件好事。”最先開口的元老產道:“但,現在我們狂庭道統的帝位空懸,人心躁動,就在這個時候突然冒出一個複活的先祖,這個時間點未免太巧了一點吧。”
  “這擔憂的是其他道統的人。”另一位元老也不由有些擔憂地說道:“萬一其他道統的一位真神什麼的跑來我們狂庭道統中冒充複活的先祖,那豈不是讓我們狂庭道統落入外人之手。”
  王涵不由沉默了一下,她雖然被李七夜所征服,但也不得不承認元老這話也的確是有著道理,在這個時候有一位先祖複活,那未免太巧了一點。
  “若是讓這位複活的先祖在道源中一試,豈不是一下子清楚了。”王涵有一個大膽的建議,說道:“若不是我們狂庭道統的先祖,那就一下子能被揭露了。”
  “不可,萬萬不可。“第一位元老立即搖頭說道:“說不定這正中他人的下懷,說不定他就是衝著我們狂庭道統的道源而來,如此一來,我們豈不是中計?”
  “此事也需從長計議。”另一位元老也是說道:“畢竟這是關係到我們狂庭道祖的興衰,甚至關係到我們狂庭道統的存亡。就算娘娘想讓這位複活的先祖在道源一試,就算我們同意也沒有用的,道源事關重大,不僅僅是我們王府能說了算的。”
  聽到這樣的話,王涵不由輕輕地歎息一聲,她也知道這不容易,但她相信李七夜絕對是他們狂庭道統的先祖,她相信自己的直覺,直覺告訴她,她相信這個男人!
  對於王涵來說,如此一位強大有力的先祖回歸,那是再好不過的事情,這將會讓他們狂庭道統重新崛起。
  問題是,現在需要讓這位複活歸來的先祖得到狂庭道統的承認,不然的話,整個狂庭道統也是宛如一盤散沙。
  “這是一個千載難逢的時機,如果這樣的一位強大先祖我們都不掌握住時機,萬一站在其他人一邊,我們王府就是錯失良機,未來我們王府說不定有一日沒落,從此脫離狂庭道統的權力中心。”最後王涵鄭重地說道。
  

Snap Time:2018-11-18 12:20:28  ExecTime:0.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