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1章 空間龍帝(18-11-13)      第3440章 青石的身份(18-11-13)      第3439章 吳中天(18-11-13)     

第2188章 三影同行

  虛空飄渺,似乎這是一個寂無的世界,不論是誰在這都似乎會變得沉寂,似乎這是一個沒有任何生命的世界,如果沒有足夠堅強的道心,飄泊在這樣的世界,會讓人瘋掉。☆雜*誌*蟲☆
  李七夜包裹在巨繭之中,在虛空中飄泊,無聲無息,似乎此時此刻他也宛如是一尊死人一樣,沒有任何的聲息,沒有任何的動靜,他在巨繭中飄泊著,就好像是天宇中的一聲岩石,冰冷無聲,連時間都未曾在此留下痕跡。
  虛空無窮無盡,在這也沒有日月星河,沒有日起月落,似乎這什麼都沒有,連時光都沒有,所以李七夜飄泊在這樣的虛空之中,沒有人知道是飄泊了多久,或許是一千年,或許是一萬年,或許那也隻不過是瞬間而己,又或許,他已經是飄泊了千百萬年。
  在這樣空無寞冷的時光之中,時間已經變得不再重要,似乎在這一切都會變得亙古不變一樣,百萬年前是如此,今天是如此,未來也將是如此。
  終於,也不知道過了多久,飄泊的李七夜終於飄泊到了所謂的彼岸了。
  隻見前麵是仙光吞吐,那怕是再遙遠,站在這虛空之中,依然是能看得到,似乎那充滿了活力,似乎那是充滿了生機,那似乎是一個熱鬧無比的世界,那似乎是一個繁華無比的俗世,在那,好像一切都是那麼的熱鬧,一切都是那麼的讓人向往,讓人為之追求。
  李七夜慢慢地飄泊,離那仙光是越來越近了,眼看他就要接近了這個世界。
  最終,接近這仙光之時,飄泊的李七夜停了下來,巨繭就沉浮在那,似乎它已經抵達了目的地了,等待著李七夜蘇醒過來。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李七夜緩緩地醒了過來,他紛紛地睜開了雙目,雖然在天誅海洋之中和虛空之中不知道飄泊了多久,但他就好像隻是睡了一覺而已,當然,李七夜也清楚時光在流逝著,因為他體內發生了不小的變化。
  “錚、錚、錚……”一陣金屬之聲響起,此時交織盤覆在李七夜身上的萬道法則緩緩舒張,一一退去,李七夜從萬道法則的巨繭之中坐了起來,他這個時候才是真正的清醒過來。
  此時李七夜低頭一看,隻見披在身上的人皮已經是千瘡白孔,已經是被天誅打爛,爛到已經是不能再穿了。
  要知道,這一身人皮堅不可破,現在竟然被天誅打得支離破碎,就像是一件爛到不能再爛的衣服一樣穿在李七夜身上,這可想而知天誅海洋中的天誅是多麼的恐怖。
  李七夜取下了這一身破爛的人皮,幸好的是下麵的太初原命安然無恙,這讓李七夜鬆了一口氣,太初原命就是太初原命,一旦它交織成如戰甲,穿在身上,那簡直就是無物可破。
  如果不是太初原命,隻怕李七夜也難以堅持到現在。畢竟,萬道法則和人皮都無法完全地庇護李七夜,萬道法則和人皮也隻是削弱了天誅的威力而已。
  李七夜笑了一下,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氣,不論如何,他總算是熬過了最艱難的坎了,隻要過了天誅海洋,一切都好辦了。
  此時李七夜站了起來,轉身往前望去,隻見前麵仙光彌漫,一縷縷的仙光豎立在虛空之中,每一縷的仙光有億萬丈之長,當這樣的一縷縷仙光懸豎在那,看起來似乎是一個仙氣彌漫的世界,隻要穿過眼前的世界,似乎就可以抵達仙人所居住的地方一般。
  看著一縷縷仙光懸豎在那,李七夜緩緩往前走去,走得不慢,但也不快,一步步走去,宛如是一步一世界一樣。
  當李七夜一步一步往前走去的時候,每經過一縷的仙光,仙光的光芒就閃動了一下,似乎好像是在掃描李七夜一樣,當仙光跳躍之時,似乎像是在試探著李七夜。
  對於仙光的反應,李七夜孰視無睹,隻是靜靜地一步一步地往前行走,似乎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了一樣。
  李七夜也不知道走了多久,當他穿過了這懸豎著一縷縷仙光的虛空之時,前麵乃是仙焰浮動,似乎這是一個色彩斑瀾的世界。
  此時此刻在這仙焰斑瀾的世界中,出現了一個身影,一個身影靜靜地站在了那,似乎他已經化作了亙古,似乎在天地開辟之時他就已經站在了那。
  這個身影十分的模糊,看不清他的麵目,但他的身上卻跳躍著仙焰,這淡淡的仙焰如火,這火光很淡,但似乎可以燒穿世間的一切,似乎一點點的星火都可以燒死大帝仙王一樣,似乎這是無上的仙王,而這個身影似乎就是仙人的身影。
  當這個身影站在那的時候,李七夜也靜靜地站在那,與這個身影對視著,相視之下,似乎都要看透彼此,似乎要洞察彼此背後的一切玄機。
  看著眼前這個身影,李七夜隻是淡淡地笑了一下,因為這個身影李七夜並不陌生,當時在天書院的書齋之時,在矮峰之前,李七夜以人皮參悟之時,就曾經出現過這個身影。
  李七夜與這個身影相視,時間宛如停止了一樣,彼此似乎是看穿了亙古。這隻是身影而已,並非是真人在此,但僅僅這樣的一尊身影站在那,就似乎讓人無法跨越一樣。
  當這個身影站在那,隻要他不讓路,似乎沒有任何人可以過去一樣,舉世之間沒有人能跨越他,似乎他就像是不可戰勝一樣。
  彼此相視了很久,最終李七夜淡淡地一笑,徐徐地說道:“這應該算是坦誠相見吧。”在彼此相視之時,似乎彼此都看到了雙方背後的一切,似乎彼此的根腳,彼此的奧妙,都在這相視之間坦然相待一般。
  這個身影沒有說任何話,他隻是轉身而走,似乎是要離開這,又似乎是在前麵帶路一般,總之,他緩緩而行,腳下走出了一條大道,大道仙氣彌漫,仙光閃爍,似乎這是一條通往仙界的道路。
  李七夜隻是笑了一下而己,踏上這樣的一條大道,緩緩前行,並不怪,也並不慢,始終與前麵的身影保持著足夠的距離。
  彼此一前一後,也不知道行走了多久,在這個時候竟然浮現了另外兩個身影,這兩個身影與前麵的身影同行,一左一右相伴,似乎他們三人已經達成了無上的默契一般。
  後麵出現的兩個身影,依然是十分的亙古,似乎他們與中間這個身影是同生一個時代一樣,似乎他們都是同一個世界的人。
  左右相伴的兩個身影,左邊的身影有著說不出來的韻律,似乎他的每一個節拍都是充滿著韻律,但問題是,不是他迎合著天地的節拍,或者說是大道的節奏,而是天地大道在迎合著他的節拍,似乎他才是天地間一切節拍的起源。
  右邊的那個身影生機盎然,那怕隻是一個身影,那怕你看不清他的模樣,但他在前麵行走的時候,他感覺就好像是一個活生生的人行走在那,好像是一個真正的一個活人伴隨著你前行一樣,更重要的是,你聞到他身上散發出一種讓人心神愉悅的藥香味,正是有著這樣的藥香味,讓你感覺就好像體內會生長出一枚仙藥來。
  三個身影在前麵行走著,李七夜也跟著前行,彼此都沒有聲音,彼此都沒有說話,李七夜隻是順著腳下的大道前行而已。
  在這前行之時,李七夜不急不躁,一切都是那麼的閑定,一切都那麼的自然,一切都是那麼的愜意。
  事實上,在這個時候你想急躁都沒有用,因為這三個身影走在前麵的時候,你根本就是超越不了他們,當他們走在最前麵,任何人都休想跨越,那怕你是自己時代、自己紀元最無敵的存在,甚至是一個紀元的主宰,你想跨越他們三個人,隻怕是你是無法做到的事情。
  李七夜踏著腳下的大道,十分坦然、十分自在、十分愜意地跟著前麵的三個身影一路前行。
  說來也奇怪,前麵的三個身影,他們始終都沒有跟李七夜說一句話,他們也沒有出手攻擊李七夜或者在阻攔李七夜。
  他們隻是帶著李七夜前行,似乎是為李七夜帶路,又似乎是在試探李七夜,似乎李七夜行走在他們腳下的大道上,一切都在不言之中。
  走著,走著,前麵的三個身影越來越淡,越來越黯,最終前麵的三個身影慢慢消失不見了,似乎他們隻能帶到李七夜到此為止,當三個身影消失之後,似乎他們從來就沒有出現過一樣,剛才所經曆的一切,那隻不過是一種幻覺而己。
  在這個時候,前麵光亮大作,隻見前麵閃爍著五顏六色的光芒,在那有著一個世界一樣,隻見前麵三千丈紅塵,無比的喧囂,無比的熱鬧。
  在這恍然之間,五顏六色光芒之中看到了一個古城,有走卒為生活而忙碌,有小販在吆喝著,有姑娘在賣唱……形形色色,各式各樣皆有,十分的玄妙。
  

Snap Time:2018-11-14 12:34:39  ExecTime:0.3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