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51章 獨吞(18-11-19)      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9)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9)     

第2115章 謀取書齋

  今天在天神學院李七夜已經是威名赫赫,放眼整個天神書院誰不知道李七夜,誰不忌憚李七夜?
  更別說在此之前曾與李七夜為敵的縱天少主他們三個人了,在此前縱天少主他們還會輕慢李七夜,並不把李七夜放在眼中。ω雜●誌●蟲ω
  但現在不一樣了,連仙王都要賣李七夜三分情麵,更何況他們區區幾位學生呢。
  同時讓縱天少主他們警惕的不僅僅是他們心麵害怕李七夜,也是因為他們心虛。
  “老師,我,我們是追殺一群怪蟻來這的。”看到李七夜,思宗神子心麵跳了一下,說話都不是特別的利索。
  當然了,他們所謂的追殺一群怪蟻,那隻不過是借口而己。思宗神子會禦獸之術,他們正好遇到了一群怪蟻,換作對於其他的學生來說,遇到這樣的漏網之魚,先殺了再說。
  但思宗神子他們卻不是這樣做,他們本來就需要借口進入書齋去渾水摸魚,現在遇到這樣的一大群一大群會鑽地的怪蟻,那豈不是天助他們?
  所以思宗神子便用自己的禦獸之術把這一群群的怪蟻趕到了書齋,讓這一群群的怪蟻鑽入了地下,如此一來,他們就有借口,可以光明正大地在書齋挖掘起來。
  因為以古啟航的推測書齋所藏的重寶很有可能埋在書齋的地下,具體是什麼地方,古啟航也說不準,他隻能給縱天少主他們三個人大致的位置而己。
  事實上,古啟航對於書齋所藏的重寶究竟是什麼,他也不是特別的清楚,但是他得到的消息可以百分之百肯定,書齋藏有著一件驚天無比的寶物,至於這件寶物是什麼,連傳道消息給他的人也不是特別清楚。
  隻能肯定的是,這件寶物極為逆天,而且還藏在了天神書院,甚至可以說,這件寶物有可能是天神書院的根基。
  試想一下,天神書院是何等的強大,天神書院是何等的底蘊,如果這樣的一件寶物都是天神書院根基的話,那麼這件寶物就是太恐怖,太逆天了,絕對是值得任何人放手一搏。
  正是因為如此,古啟航才會在天神學院畢業之後,依然留在天神書院任教,他就是想得到這件寶物,可惜,在以前古啟航也曾在書齋琢磨過,沒辦法找出什麼端倪,唯有可能就地往地下挖掘了。
  在平日,如果他是往地下挖掘,那一定會驚動天神書院的老祖們,到時候他就會捅了馬蜂窩。
  所以趁著這一次的災難,古啟航慫恿縱天少主他們對書齋進入一次深度的挖掘,希望能借此能看出一些端倪,看一下天神書院的這件重寶究竟藏在什麼地方。
  “追殺怪蟻?”李七夜看著縱天少主他們,淡淡一笑,說道。
  “是的。”縱天少主忙是說道:“老師,這一群怪獸鑽入了我們書齋,它們潛入了地下,若是不趁早把它們從地下趕出來,隻怕會為害我們天神書院,這必將會成為心頭大患。”
  李七夜不由露出了笑容,點了點頭,說道:“勇氣可嘉,區區小事,交給我便可以了,我會滅掉這些怪蟻的。你們還是去巡守其他的地方吧,天神書院很大,各處都需要人手。”
  李七夜這話讓縱天少主他們三個人愕了一下,他們也沒有想到李七夜會這樣做,一時之間他們都接不上話來,都不知道該怎麼說好。
  他們本來就是有備而來,他們就是衝著書齋地下的寶物而來,就在此時讓他們放棄,這讓他們又不甘心。
  “老師,怪蟻眾多,隻怕老師人手不夠,學生願意留下,為老師做苦力,任由老師差遣。”此時縱天少主他們三個人相視了一眼,最終思宗神子忙是說道。
  好不容易到嘴的鴨子,他們又怎麼會讓它飛了呢,現在書齋一片安靜,老師學生們不是忙著抵抗斬殺外麵的巨獸凶禽,就是躲了起來了,可以說偌大的書齋也就隻有李七夜一個人而己,如果錯過了這樣的一個好時機,隻怕以後就輪不到他們了。
  如果說他們能得到天神書院這樣的一件重寶,就算他們不能獨吞,獻給他們宗門的仙王,那麼他們都是宗門的大功臣,未來必定能得到宗門的仙王器重,到了那個時候,他們可以說是前途無量,必定呼風喚雨。
  “區區螻蟻而已,舉指便滅,不需要勞煩,速速去吧。”對於想留下來的縱天少主他們,李七夜輕輕地擺了擺手,說道。
  李七夜再一次把話堵死了,這又一次讓縱天少主他們無話可說了,但是他們好不容易等到了這樣天賜良機,他們又怎麼能就這樣放棄呢。更何況,他們背後還有古啟航支持,更有很多的仙王大帝支持,他們更加不會放過千載難蓬的立功機會了!
  “老師,螻蟻眾多,萬一有遺漏,那就麻煩大了,說不定會留下後患,為害我們天神書院,學生願意留下來為天神書院做點事情,把所有的怪蟻趕盡殺絕,一個都不能留。”縱天少主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氣,神態鄭重地說道。
  “是呀,是呀。”思宗神子忙是附和地說道:“老師,天神書院是我們的家,不能掉於輕心呀,俗話說得好,千之堤,潰於螻蟻。萬一讓一二個螻蟻活下來了,那必將會成為後患,為害我們天神書院。”
  “這種事情你們放心吧,區區小蟻螻,逃不過我們的手掌心。”李七夜隨意,擺手,說道:“速去吧,這不該是你們久留之地。”
  又一次被李七夜拒絕了,一下子讓思宗神子他們都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最後縱天少主他們三個人相視了一眼,再看了看書齋這片天地,要知道,現在書齋一片的安靜,除了他們之外,就隻有李七夜在了,這可是大好時機,如果錯過了這樣千載難蓬的時機,那就不會再有。
  最後縱天少主他們將心一橫,既然都做了,那就一不做二不休了,更何況他們背後有古啟航撐腰,還有很多的仙王大帝撐腰,他們有著這麼硬的靠山,還怕李七夜一個人不成?
  “哼,老師,你這是什麼意思!”此時六劍少皇第一個沉不住氣,他本來就與李七夜是生死敵人,現在李七夜擋了他們發財的路,那就是新仇舊恨一同算了!
  “有什麼意思?”李七夜看著六劍少皇那撕破臉皮的模樣,不由露出了濃濃的笑容。
  六劍少皇冷笑一聲,冷冷地說道:“我們這些學生要為天神書院做點事情,要把怪蟻趕盡殺絕,你卻是再三的阻撓,這是什麼用心?”
  “是呀,老師,我們可是一心為了天神書院。”見六劍少皇這樣一說,縱天少主立即說道:“老師卻再三阻撓,不會老師在這書齋之中有什麼見不得人的事情吧,或者老師這是別有用心。”
  “哼,就是,否則的話為什麼怕我們留在這。”六劍少皇冷笑起來,冷冷地說道:“你不會是為了書齋的重寶而來吧!”
  此時,六劍少皇他們不管三七二十一,先給李七夜扣一個罪名再說,自己先站穩腳。
  “你們也知道書齋有重寶呀。”李七夜露出了濃濃的笑容,悠閑地說道:“是誰告訴你們書齋麵有重寶的呢?”
  此時被李七夜這樣一說,六劍少皇他們都一下子知道自己說錯話了,他們都不由相視了一眼。
  “哼,這麼說來,你也是為了書齋的重寶而來了!”既然話都說出來了,那就如同是潑出去的水,六劍少皇也不顧忌了,冷哼一聲,冷冷地說道:“書齋的重寶,也不是你家的東西,你能染指,別人也一樣能染指!”
  六劍少皇與李七夜本來就是有生死大仇,現在他也什麼都不顧忌,索性把臉皮撕了,把話捅破,直接說出來了。
  六劍少皇一下子把這話捅出來,這讓縱天少主他們想攔都攔不住,現在話都說出來了,他們還能怎麼樣?隻能是豁出去了,咬牙幹到底!
  “這麼說來,你們也是想得到書齋的重寶了。”李七夜也並不意外,悠閑地說道。
  就憑六劍少皇他們三個晚輩,還沒資格知道蒼天殿這件事情,他們能知道,那必定是他們的背後有大帝仙王撐腰,否則的話,那怕六劍少皇他們窮其一生,也不可能知道這件天大秘密的事情。
  “老師不也是如此。”此時縱天少主冷冷地說道:“否則的話,天神書院大難臨頭,為何老師會坐在這安然不動,不與其他老師一同並肩作戰,斬殺怪獸。老師留於此地,無非也是想渾水摸魚,趁機偷走書齋的重寶。”
  “你們覺得就憑你們,能取得走天神書院的重寶嗎?”李七夜也不生氣,淡淡地笑著說道。
  “老師,你是很強大。”此時思宗神子目光一冷,徐徐地說道:“但是,世間不隻有你強大,在十三洲還有很多的大帝仙王,我們既然敢來,也不是貿然出手。老師若是識務,便與我們聯手,若是有好處,必定少不了老師一份!”
  

Snap Time:2018-11-19 21:25:22  ExecTime:0.0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