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51章 獨吞(18-11-19)      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9)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9)     

第2104章 授課

  縱天少主徐徐道來,條理分明,如行雲流水,所說的是恰到好處。∫雜∠誌∠蟲∫縱天少主也並不是第一次講課,可以說以前他為古啟航替課,已經是積累了足夠的經驗,所以那怕是麵對那麼多學生講課,那怕是站在道場之中講課,他也依然沉著,應對從容。
  從這一點來說,也不得不說縱天少主的實力很強,經驗很豐富,他若是道行再上一個台階,還有機會留在天神學院任教。
  “啟航老師所講述的’法衍’,乃是以發揮功法的威力為主,所以啟航老師創出了挖掘功法潛力的方法,把一門功法的威力發揮到最大甚至是無限大……”此時縱天少主說道妙處便是口吐蓮花,大道妙不可言。
  “嗡、嗡、嗡……”隨著縱天少主在一一講述的時候,道場的大道法則開始浮動,隻見地下的一條條法則舒展,宛如流水一樣在流動著,當講到妙處,大道法則更像是精靈一樣跳躍,十分的美妙,就好像是仙子一般輕舞。
  與此同時,道壁上的道紋也開始動波,道紋像波浪一樣來回的蕩漾,好像是大道汪洋泛起了波浪一樣,放眼望去,道紋蕩漾,似乎是要交織成無上的篇章一樣。
  一開始入場聽課的學生,不少是衝著縱天少主、思宗神子、六劍少皇他們去的,主要是為了捧場。
  但是縱天少主越說越妙,在道場外觀看的學生都聽得讚歎,所以越來越多的學生都紛紛進入道場,入座道場之中聽課。
  “嗡嗡嗡”一陣陣道鳴之聲響起,隨著道場中的學生聽得越來越入神,他們自身的大道也隨之與道場共鳴起來,他們周身浮現了一道道的法則,他們的法則流動交織,交織成了他們自己的大道,大道時舒時展,隨著大道的時舒時展,大道之力宛如泉水一樣湧出,源源不斷的大道力量湧入了學生的體內,讓道場的很多學生全身舒泰。
  在這樣的道場中聽課,領悟的東西越多,收獲就越大,所獲得的大道之力也越強,同時打通大道阻塞也就越容易。
  在道場中聽課的學生都紛紛引得了大道共鳴,每個人共鳴的強弱不一樣,收獲也不一樣。
  至於道場之外的學生就不會有這種大道共鳴,想要大道共鳴,那必須是在道場之中才有這樣的收獲,畢竟,大道不是隨隨便便都能共鳴的,它是需要天時地利。
  隨著縱天少主越講越妙,越來越多的學生加入,百堂的大部分學生都加入了道場,聖院的學生也加入了大部分,帝府的也有不少學生加入。
  一些沒有加入的學生,要麼是與縱天少主有仇的學生,要麼本身就是天賦極高、實力極為強大的學生。
  盡管是如此,當縱天少主講到尾聲之時,天神學院有一半以上的學生加入了道場,聆聽縱天少主授課。
  “大道之妙,有千百萬種的詮述,啟航老師是在茫茫的道海之中為大家指一條道路……”縱天少主娓娓道來,最終把古啟航的大綱闡述完畢。
  “講得太好了。”當縱天少主講完之後,道場之中響起了一陣陣雷鳴之聲,思宗神子和六劍少皇最先鼓掌,站起來歡呼一聲。
  雖然說思宗神子和六劍少皇兩個人有捧場的意思,但在場的學生也都為之鼓起掌來,縱天少主講的也的確是很好,再過幾年,說不定他的確有資格成為天神學院的老師。
  “嗡”就在這個時候,縱天少主身後的道壁亮了起來,緊接著“嘩啦、嘩啦”的聲音響起,好像是大浪掀起一樣,隻見道壁之上的道紋化作了波浪,一浪緊接著一浪。
  最後“嗡”的一聲響起,道紋交織,化作了一朵大道花,當道壁的波浪平靜之後,聽到“啵、啵”的兩聲響起,這朵大道花綻放開了兩片花瓣。
  “兩片花瓣的大道花!”看到道壁上留下了兩片花瓣的大道花,有學生大叫了一聲。
  “縱天少主的確是了不得,再過兩年,都可以留下來任教了。”一時之間,驚歎之聲響起。
  “是呀,縱天少主的確是可以當老師了。”不少學生紛紛附和地說道。
  此時縱天少主在大道花上留下了“王玄極”三個字,這正是他的名字,他笑著說道:“說來慚愧,我說得還不夠好,未能完全把啟航老師的奧妙詮述到位。”
  “你已經說得很好了”此時一個道韻十足的聲音響起,說道:“你若是再早幾年入道,說不定已經追上了我。”
  此時一個人踏空而來,此時氣宇軒昂,瀟脫從容,他宛如從畫中走出來的士子一樣,有著說不盡的貴氣,有著說不盡的優雅。他在舉止之間雖然沒有淩人的氣勢,但卻有著一股尊貴的氣息。
  那怕他不氣勢壓人,但是,當你站在他麵前的時候,都不由為之肅然起敬,讓人立即站了起來。
  “啟航老師”此時不少歡呼之聲響起,道場之中的學生全部都站了起來相迎,甚至是有學生忍不住尖叫起來。
  “啟航老師太帥了,他不止是我們天神學院第一天才呀,也是我們天神學院的第一帥哥。”甚至有一些女學生花癡的模樣,看著風采無雙的古啟航都快要流口水了。
  事實上,天神學院不少女學生愛慕古啟航,這也不是什麼秘密,畢竟古啟航這樣的人中龍鳳,走到哪都會吸引人的注意力,對於他這樣的天才,不知知道有多少少女是對他一見傾心的。
  “古啟航”看古啟航的到來,一些高了好幾屆的學生看到他,都不由輕輕地歎息一聲,心麵有著百般滋味。
  在天神學院一般來說是三四年就可以畢業離開,但也有學生願意留下來繼續深造的,當然,天神學院對於留下來繼續深造的學生也是有一定的條件的。
  這一次古啟航在道場中授道,這讓很多高年級的學生都出來了,他們都想看一看古啟航的課要不要聽一下。
  少年王古啟航,在天神學院已經是大名如雷貫耳了,誰人不知道他的大名?最年輕的上神,最有機會成為古神的少年天才。
  此時在道場之外不少曾經與古啟航同一屆的學生都不由為之感慨地歎息一聲,他們這些學生還依然留在天神學院深造,而古啟航不止是成為了一尊擁有七個圖騰的上神了,而且還成為了天神學院最有潛力最有天賦的老師。
  這一比之下,彼此的距離就出來了,這也難怪這些曾經與古啟航同一屆或者高幾屆的學生為之十分的感慨。
  當古啟航踏入道場的時候,道場之外的學生如潮水一樣蜂湧而入,就是在此之前十分高傲地站在道場之外的帝府學生都紛紛進入道場,入座準備聽古啟航講課。
  眨眼之間,道場上是人山人海,可以說天神學院三大學堂的學生都進入道場聽課了,帝府、聖院、百堂這三大學堂之中,沒有進入道場聽課的學生已經是很少很少了。
  不止是這三大學堂的學生都紛紛入座聽課,連一些高年級的學生都入場聽課,要知道這些高年級的學生中,有一些是留來下繼續深造的天才學生,有一些學生本身就是上神了。
  這些高年級的學生,在縱天少主講課的時候,他們是興趣缺缺,畢竟縱天少主還沒有達到他們想要的那種水平。
  但當古啟航到來之後,這些留下來深造的高年級學生,不少都紛紛入座,因為他們都聽了縱天少主所講的大綱,他們都覺得古啟航的課值得他們聽。
  看著人頭攢動,思宗神子不由感慨地說道:”啟航老師的魅力無窮呀,這一次聽課的人數之多,隻怕是不亞於學院中那些資深老師的授課吧。”
  “老師對大道的領悟,已經是遠遠在諸多上神之上了,老師隻是年紀輕了一些,若是他再沉澱一些年頭,隻怕他能趕上天神學院的資深老師,甚至是超越。未來老師必定是會成為古神,他的成就並非是那些來路不明的人所能相比的。”縱天少主也是徐徐地說道。
  “哼,就是,老師這一次講課必定精采絕倫,一定會把姓李的比下去。”六劍少皇冷哼一聲,冷冷地說道:“等著姓李的上台丟人現眼吧,就憑他也夠資格跟啟航老師較量,不自量力。”
  六劍少皇已經完全和李七夜撕破臉皮,所以他也豁出去了,沒有什麼話不敢說的了。
  比起六劍少皇來,縱天少神和思宗神子倒收斂了一點,他們隻是笑笑。
  縱天少主露出笑容,說道:“老師此次必定是一鳴驚人,看著吧,會有好戲看的。”說著露出了意味深長的笑容。
  “啟航最近閉關,參大道有所悟,有所領悟,對於心得,不敢自貪,故拿出來與大家共享。“此時古啟航站在講台上,看著眼前密密麻麻的學生,徐徐地說道:“此次所講’法衍’,也是我們修練中最常遇到的問是,這個問題的核心涉及到大道奧妙的終極衍化……”
  

Snap Time:2018-11-19 23:33:07  ExecTime:0.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