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51章 獨吞(18-11-19)      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9)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9)     

第2056章 初到天神學院

  李七夜往天神書院而去,陶婷也緊跟上,她想起了剛才的問題:“李道兄是要去哪個學堂呢?”“書齋。♀雜$誌$蟲♀”李七夜平淡地說道。
  “書齋?”聽到李七夜這樣的話,陶婷不如愕了一下,李七夜的話完全是出於她的意料。
  天神書院的確是有五個學堂,人宗、帝府、聖院、百堂、書齋。
  但如果真正的計較起來,很多人所談的是人宗、帝府、聖院、百堂這四個學堂,那怕人宗很少招學生,而且隻招一二個學生,但人宗依然是讓人津津樂道。
  反而書齋是很少學生去談論,甚至可以說,如果有得選擇的話,沒有多少人願意去選擇書齋這樣的一個學堂。
  雖然說,書齋是天神書院的一部分,書齋也傳道授法,天神書院的老師也會向書齋的學生傳授功法、講解大道的奧妙,但更多時候書齋的學生是學習十三洲的修士界曆史或者是閱讀十三洲的風土人情。
  對於一個有心修道的人來說,拜入天神書院當然是為了修練大道,當然是為了有一天能承載天命。
  試想一下,讓一位修士去學習十三洲的修士界曆史,去撰寫十三洲的風土人情,隻怕沒有幾個修士願意去幹,大家來天神書院都是想學到飛天遁地的本事,又有誰願意去當一個書呆子呢。
  所以一直以來書齋的學生是寥寥無幾,雖然不如人宗那麼罕有稀少,但也多不到哪去。
  就比如現在這一屆的書齋,聽說整個書齋也僅僅隻有幾個學生而已。
  所以此時此刻,陶婷不由多看了李七夜一眼,雖然她與書齋沒有什麼往來,但書齋的幾個學生名字她都知道,但就是沒有李七夜這個名字。
  “道兄這是”陶婷都不知道該如何詢問李七夜好。
  看著陶婷那個模樣,李七夜就想逗逗她,笑著說道:“我是新來的不行呀?”
  “隻是,這個學期不招新生。”陶婷輕皺了一下眉頭,都有些為李七夜操心,說道:“如果道兄想入書齋的話,隻怕是要白跑一趟了,至少要等到下一屆開學了才有機會了。”
  李七夜悠閑地笑著說道:“既然都來了,那就進去看看唄,世間的很多事情都說不準,有誌者,事竟成嘛,說不定我運氣好,一不小心就進去了。”
  “這也是。”陶婷想了想,覺得李七夜這話也有道理,她對李七夜有親切感,不由熱心地說道:“道兄,書齋離南門最近,道兄要去書齋最好走南門。南門正好有我們百堂的學長負責,我認識他們,我帶道兄去。”說著為李七夜帶路。
  李七夜本來是想逗一下陶婷,沒有想到這個小姑娘竟然是如此的熱情,這讓李七夜不由露出了淡淡的笑容,在這恍然之間,在陶婷的身上他又好像是看到熟悉之人的影子一樣。
  天神書院占地極為廣闊,與其說是一個書院,更不如是一個疆國更為準確,整個天神書院擁有的山河是廣闊無邊,占地上百萬,可以說整個天神書院擁有的山河不會比任何大教疆國小。
  就算是陶婷帶著李七夜飛躍了,速度是十分快了,但趕到天神書院的南門,那也是需要花小半天的功夫。
  在前往南門的途中,兩人本是無話,陶婷又想起了一件事情,她忍不住問李七夜,說道:“李道兄,有一件事不知道該不該問?”“但說無妨。”李七夜淡淡地說道。
  陶婷想了一下,問道:“上次李道兄來我陶村,隻怕是不僅僅是路過吧?當然,若有冒失之處,還請李道兄見諒。”
  “是的。”李七夜看了陶婷一眼,也沒有瞞她,徐徐地說道:“我正好去看一看。”
  陶婷聽到這話,不由猶豫了一下,沉吟片刻,最終還是開口問道:“是我們村中的那座小廟嗎?”
  事實上,她在心麵已經猜到了一些了,她在心麵敢肯定,李七夜來他們陶村,肯定是為了那座小廟而已。
  李七夜輕輕地點了點頭,說道:“沒錯,正是那小廟,很久沒有去看看好,正好有這個時候,就去看看。”
  “小廟中有什麼呢?”這一次陶婷想都沒有想,脫口說道。
  對於這座小廟,陶婷也是十分的好奇,她問過村的所有老人,誰都不知道這座小廟是怎麼樣的來曆,誰也不知道這座小廟究竟是什麼時候建的,在年紀最大的老人記憶中,小廟在很早很早就有了,而且他們父親之前就有了,或者他們陶村一開始的時候就有這一座小廟了。
  陶婷對這座小廟充滿了好奇,在以前這一座普通的小廟並不引人注意,她小時候生活在小廟中也沒有去留意,這樣的一座小廟就好像是他們陶村生活中的一部分一樣,大家都習慣了它的存在了。
  但這一次卻徹底的讓陶婷對小廟有無窮的好奇心,她想打開這座小廟,但不論她怎麼樣的努力,都是打不開這座小廟,那怕是她用盡了九牛二虎的力量,都一樣無法打開這座小廟。
  最後陶婷手段用盡了,依然無法打開那扇看起來平凡的木門。
  雖然說陶婷她自己不敢說是一位絕世高手,她在天神書院的百堂之中也算是一位佼佼者,單以力氣而言,她就可以力拔山嶽,但卻偏偏無法撼動那扇看起來很普通的木門。
  完全無法打開這扇木門,這讓陶婷徹底明白這座小廟根本就不像看來那麼簡單,這座小廟中一定藏有大秘密,但她卻無法知道這個秘密。
  所以,在這個時候她不由想到了突然到來的李七夜,但李七夜已經離開了,人海茫茫,又讓她往哪去尋找李七夜呢。
  這一次意外地見到李七夜,這不免讓陶婷為之驚喜,所以此時她忍不住問起李七夜有關於小廟的事情。
  李七夜看了看陶婷,此時陶婷也看著李七夜,她那一雙秀目中充滿了希冀,充滿了向往。
  看著這樣的眼神,李七夜心麵不由輕輕地歎息一聲,當年他又何嚐不是看到這樣的一雙眼睛呢,又何嚐不是看到這樣的充滿希冀、充滿向往的眼神呢。
  “當然,若是李道兄不願意說,那是小妹唐突了,就當小妹沒問過。”見李七夜沉默,陶婷以為李七夜不願意說,忙是解圍地說道。
  李七夜心麵輕輕地歎息一聲,淡淡地說道:“並非是我不願意去說,這種東西有時候也講點機緣,講點緣份,若是沒有那個緣份,就算你知道了也無法強求,它隻會像一枚釘子一樣釘在你心麵,讓你拔之不去,會成為你道心中的魔障。”
  李七夜這樣的話讓陶婷愕了一下,十分的意外。
  “如果你真想知道,那就多用心。”說著,李七夜指了指自己的心髒,輕輕地說道:“用心去感受,用心去聆聽,隻有你的心去聽了,去感受了,你就能打開一扇門。”
  “用心?”聽到李七夜這樣的話,陶婷不由為之怔了一下。
  李七夜點了點頭,看著陶婷,輕輕地說道:“但,你要記住,當你打開一扇門之後,世界也會為你關上另一扇門。這樣的事情在世間沒有對與錯可言,隻是看你的選擇,看你們自己怎麼去走?”“關上另一扇門?”陶婷不由喃喃地說道,李七夜這樣的一席話充滿了玄機,讓她都無法去領悟。
  李七夜隻好是輕輕地歎息一聲,若是換作是在以前,他是不會告訴陶婷,畢竟他們的祖先已經作出了選擇了,但現在時代不一樣了,大世將盡,未來充滿了凶險,所以李七夜給了陶婷一個選擇,也是給了他們陶村一個選擇。
  至於未來他們能怎麼樣走,那就隻有靠他們自己了,畢竟他們祖先曾經想讓子孫遠離喧囂殺伐,隻希望子孫曆代平靜地繁衍下去而己。
  不知不覺間,李七夜和陶婷來到了天神書院的南門了。
  在天神書院的南門人影寥寥無幾,隻有三五個學生在那負責登記和迎接學長學弟們回來。
  因為南門是一個比較偏僻的山門,它離其他學堂都遠,唯有比較近的就是書齋,而且書齋也沒有幾個同學,所以從南門回來的學生沒有幾個。
  當李七夜和陶婷出現在南門的時候,讓留在這相迎的學生都不由雙目一亮,當然大家的目光都停留在了陶婷身上。
  陶婷也是一個大美女,雖然是無法與梅素瑤這樣的絕世美女相比,但她也是一個清秀脫雅的美女。
  “婷學妹,你那麼早就回來了,你們陶村離學院那麼遠,我還以為你會慢幾天才回來呢?”在這的幾位學生中走出一個年紀最大也最英俊最有氣勢的男學生來,他十分熱情地對陶婷說道,他對陶婷大有獻殷勤的意思。
  “村麵沒有什麼事,所以我就提早回來了。”陶婷也是一個平易近人的女孩子,並不高高在上,也不顯得冷傲,說道。
  “你們村離學院甚遠,我還擔心學妹路途遙遠,想去陶村接學妹回來,沒有想到卻被老師安排在這迎接同學們,實在是過意不去。”這位男學生忙著向陶婷大獻殷勤。
  “多謝嚴學長。”陶婷點頭說道:“這位是李道兄,他也是與我同行的,他今日是來書齋的。”
  此時陶婷也把這位男學生為李七夜介紹,說道:“李道兄,這位是我們百堂的傑出天才,嚴塵生學長。”
  當陶婷介紹的時候,這位叫嚴塵生的男學生和其他在場的男學生這才去注意到李七夜,可以說在此之前他們的注意力都在陶婷身上,李七夜這麼平凡的一個青年,他們看一眼之後就不會去多留意。
  一聽到李七夜與陶婷一路同行,嚴塵生在心麵有些不樂意了,他本來就對陶婷有意思,現在李七夜一個陌生男子卻與陶婷同行,這讓他心麵多少有些不痛快。
  而陶婷則對李七夜感到親切,所以為李七夜說些好話而己。
  “你是書齋的學生嗎?”嚴塵生看了李七夜一眼,態度完全不一樣,特別是看到李七夜那毫不起眼的模樣,更是心生慢怠,根本不把李七夜放在眼中。
  畢竟嚴塵生是百堂中傑出的學生,而李七夜這樣的平凡無比的人根本就對他構不成什麼威脅,根本不是他的對手。
  

Snap Time:2018-11-20 20:10:10  ExecTime:0.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