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7)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7)      第3445章 神石嶺(18-11-17)     

第2025章 萬古仇敵

  聽到這樣的話,輪回荒祖也不驚訝,說道:“所以你找上了我,這也的確是一個很好的選擇,至少我這個人跑不掉,怎麼跑都在遠荒之中。の雜ζ誌ζ蟲の目標明確,殺雞儆猴,殺了我,足可以威懾整個紀元,換作是我,也的確會作這樣的選擇。”
  “輪回荒祖,曾經是一個紀元的黑暗起源,斬了其他的巨頭,我相信沒有比斬你更有威懾力,餘者不一定比你強,就算真的有比你強者,那也不見得比你有威名。”李七夜淡淡地一笑。
  “說來,我是與之榮焉。”輪回荒祖很雅氣,笑著說道:“犁平黑暗,從我開始,這實在是一個很有魄力的開局,也是很有智慧的開局。”
  看著輪回荒祖的那種儒雅,聽他的談吐,你很難想象他是一個吞食億億億萬生靈的黑暗巨頭,你很難把他這樣一個儒雅的老人與一個每一個時代都收割無數性命的人聯係起來,你完全無法去想象眼前這個老人雙手沾滿了太多的鮮血了,他吞食過的性命、殺死過的人,那是數之不盡,甚至有可能他是在時間長河中殺過最多的人之一。
  “世間魅魑魍魎太多,隻不過有些人躲得太深而己,世間已經沒有他們的記載,也讓人難於尋其蹤。”李七夜淡淡地笑了笑,說道:“斬了輪回荒祖,我相信很多人會掂量掂量一下的。”
  李七夜此舉乃是威懾,以輪回荒祖作為開局,畢竟他不可能一直留在這個世界,未來誰都不知道會如何,所以他以斬了輪回荒祖為開局,以威懾這個時代。
  “黑暗,我見得比你多。”輪回荒祖笑著搖頭,說道:“你是無法想象黑暗是多麼的讓人甘之如飴。世間有光明,必有黑暗。如果沒有黑暗,又何來光明呢。沒有壞人,又怎麼能知道什麼叫做好人。就算你殺了我,也無法讓黑暗消彌於無形。萬古以來,它一直都在,不管你承不承認。”
  “這個我知道。”李七夜點頭說道:“舉世間,又有誰能消彌黑暗於無形呢。我隻是給大家點燃一個希望而已,黑暗並不是想象中那麼可怕,世間也不是誰都會墮於黑暗,依然有人堅守光明,那怕是蹉跎無數歲月。點燃你的黑暗,照亮這個紀元的光明!”
  李七夜這話讓所有的大帝仙王都不由為之一凜,李七夜這話是說給輪回荒祖聽,又何嚐不是說給大帝仙王聽呢。
  在這一刻,戰王天帝他們都真正明白,李七夜要斬輪回荒祖,不是為了自己私欲,不僅僅是為了寶藏,他是在警示著十三洲的大帝仙王。
  試想一下,當黑暗降臨的時候,如輪回荒祖這樣的巨頭出手,諸位大帝仙王,這將會麵臨著怎麼樣的選擇呢?抗爭到底,還是從於黑暗?
  高位的大帝仙王,沒有一個不是擁有大智慧的人,現在李七夜如此坦然說出這樣的話,這在戰王天帝他們心中敲響了警鍾。
  “敬光明。”此時輪回荒祖神態莊重,沒有絲毫調侃的意思,徐徐地說道:“沒有光明,就沒有黑暗,沒有光明播撒於這個世界,又怎麼能讓生命豐盛成長,又怎麼能帶來豐碩的收割。敬光明,那怕他在黑暗中搖曳,它依然亙古不滅。”
  輪回荒祖這話聽起來十分的殘酷,帶著濃濃的血腥味,但他這話卻充滿了道理,沒有光明,又怎麼會讓這個世界繁榮成長。
  “敬黑暗,有黑暗在我們心中徘徊,才能警示我們堅定道心,讓我們一戰到底,誰有不忘初心,才未辜負愛你的人與你所愛的人。”李七夜也神態莊重,徐徐地說道。
  李七夜的話讓戰王天帝他們這樣的大帝仙王心麵一震,若是黑暗來臨,世間的大帝仙王能守得住初心嗎?想一想自己愛的人,想一想愛自己的人,自己有沒有辜負當年的那一顆初心。
  李七夜要斬輪回荒祖,他們兩個人是生死之敵,但此時他們兩個人相談宛如是老朋友,促膝長談,頗有傾蓋如故之勢,可以說站在他們這樣巔峰的人,乃是有惺惺相惜之感。
  “該我送你上路的時候了。”輪回荒祖一笑,徐徐地說道。
  “不,你誤會我的意思了。”李七夜輕輕搖頭,說道:“雖然今天我主導這個大局,必斬你。但,我不是斬你的主力!”
  “好,我先斬你,再看有誰能阻我。”輪回荒祖一笑,大手覆蓋而來。
  輪回荒祖大手覆蓋而來,沒有滔天氣勢,沒有驚世之威,但這隻大手覆蓋而來,讓大帝仙王都悚然,因為這大手之下什麼都沒有,那就意味著一旦被這大手拍中,一樣是什麼都沒有,不管你是時光,還是空間,又或者是天地,或者是大帝仙王,隻要是被拍中,都化作烏無。
  這是一種無的大勢,這種大勢可以滅掉世間的一切,這樣的大勢已經不需要招式,不需要功法了。
  可以說,這樣的大勢之手,可以說是斬大帝,滅仙王,一招屠帝,在輪回荒祖身上並不是一句空話。
  “啵”的一聲,在這無的大勢之下,突然聖光綻放,瞬間充滿了這種空無的大勢,一下子磅飽滿,聽到“砰”的一聲響起,輪回荒祖的大手被擋住了。
  此時輪回荒祖定眼一看,收回了大手,徐徐地說道:“這世間還有誰能擋我,我應該能想到才對,老朋友,我們又見麵了,一眨就是一個個紀元過去,如此久未相見,老朋友可好。”
  此時已經有一個老者擋在了最前麵了,正是他擋住了輪回荒祖的大手。
  這個老者一身灰衣,背生一對翅膀,這對翅膀已經破敗,他全身一塵不染,那怕他身上不散發出聖光,依然給人一種聖潔無比的感覺。
  當你仔細看眼前這個老者,再仔細去看輪回荒祖的時候,你會發現他們兩個人真的很像,他們之間很像並不是相貌,而是他們之間的一種氣度,他們都是有大氣度的人,都有大智慧的人,都有大魄力的人。
  如果要說不一樣,他們中一個是代表著光明,一個是代表著黑暗,這就是本質的區別。
  這個老者不是別人,正是聖人,當然舉世之間能認識聖人的人又是寥寥無幾。
  “久違了。”聖人徐徐地說道:“我這身子骨硬朗得很,還死不了,如果你企盼著我早點死,那隻怕有點讓你失望了。”
  “不,老友,你誤會了。”輪回荒祖笑著搖頭,說道:“舉世之間,能與我一個又一個時代為敵的人又有誰呢,能一個時代又一個時代力抗我的人又有誰呢?除了老友你,沒有其他人了。如果老友都不在人世間了,那我的時代豈不是太過於無聊。”
  “是嗎?”聖人平淡,徐徐地說道:“待今天我送你歸西,你便不會無聊了。”
  “甚久未見,老友何必如此大的火氣呢。”輪回荒祖笑著說道:“想必老友是因為被人插了一刀而恨我吧,這也不能怪我,隻是她的選擇而已,世間要麼從於光明,要麼從於黑暗。在光明中看不到希望之時,也唯有仰望黑暗。”
  “我不怪她。”聖人平靜,說道:“你說的對,每一個人的選擇而已。既然是從於黑暗,我也唯有淨化她,讓她的黑暗之心點燃光明。在漫天血色的歲月中,在那幼小的歲月,我曾發誓犁平黑暗,我也曾向她許諾過,我會犁平黑暗源泉。她未能堅守,但我沒忘記我的初心!”
  “是。”輪回荒祖點頭,不由有些感慨,說道:“剛才李道友這句也說得對,對堅守初心,比什麼都珍貴。正是老友能堅持住初心,在這一個個時代輪回中都能力抗我,還差點被老友成功,老友可以說是我這一生最敬佩的人。”
  輪回荒祖比聖人活得更久,聖人出生的時候,已經是鮮血漫天,那是一個收割的歲月,無數親友慘死,這讓幼小的聖人立下了犁平黑暗的宏大誌願。
  一路走來,無盡的蹉跎,無盡的困難,但聖人都一直在堅守,他從不忘初心。
  他曾與自己最信任的人、最愛的人一路同行,可惜,最終她還是未能堅守住初心,在光明中看不到希望之時,隻能是仰望黑暗,最終她忘記了初心,從於黑暗,曾在背後給了聖人致命一擊,否則的話,說不定當年聖人已經結束了這個漫長的黑暗紀元。
  盡管是經曆了無數的苦難,經曆了無數痛苦,但聖人依然未忘初心,他依然前行,他並沒有像她那樣在光明中仰望黑暗。
  “一個紀元,太漫長了,也該結束了,也該給哀嚎的眾生一個交待了,也該給倒在這一條道路上的先賢一個交待了。今天,不止是遠荒要結束,屬於我們紀元的黑暗,也該結束了。”聖人古井不波,聖潔無上。
  “老友,並非是我輕視你。雖然當年我受天罰,但經曆了這麼漫長的歲月療養,我也該好得十之八九了,但老友卻江河日下,就算我未能重歸巔峰狀態,老友也不是我的對手。”輪回荒祖搖頭地說道。
  

Snap Time:2018-11-18 05:21:34  ExecTime:0.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