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6)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6)      第3445章 神石嶺(18-11-16)     

第2015章 四帝對四凶

  小響哨兵團的第三位大帝則是盯著自己眼前的沙牛,這隻沙牛站在那,沒有什麼動作,呆如木雞,好像是化作了雕像一樣。Ψ雜ω誌ω蟲Ψ
  “去”這位大帝沉喝一聲,他隻是探試地一指橫空,淩空擊向這頭沙牛。
  一開始這位大帝還以為沙牛會攻擊,隻聽到“噗”的一聲響起,大帝的一擊竟然輕而易舉地擊中了這頭沙牛,如此容易擊中沙牛,讓這位大帝都為之意外,愕了一下。
  “嘩啦”的一聲響起,這隻沙牛真的像是由無數沙子所堆砌而成的一樣,當它被這位大帝一指擊中的時候,它竟然一下子崩塌,一身的碎屑散落得一地都是。
  看到這頭沙牛如此不堪一擊,被大帝一指擊得粉碎,所有人都不由驚訝,說道:“這太弱了吧,根本不夠資格與大帝爭鋒嘛。”
  但是,當沙牛全身粉碎,倒塌得一地都是之時,這位大帝臉色大變。
  “嗡、嗡、嗡”此時此刻,散落於地的所有碎屑竟然散發出光芒,每一道光芒都包裹著一個符文,符文閃動著大道,好像每一條大道都在這符文中誕生一樣。
  每一個人看到這符文的景象都不一樣,如果心有佛念的人看到這一個個符文,就會看到了一尊尊聖佛盤坐在那,耳邊會響起一尊尊聖佛的佛音,一尊尊聖佛在禪唱,在渡化,在引著你登上極樂世界。
  如果你心懷貪念的人看到這一個個符文,這些符文在你眼前就是變成了一個個你想要的寶藏,在這寶藏之中有你夢寐以求的秘笈、神器以及海量的神金仙鐵……
  當這樣的一個個符文浮現的時候,這位大帝臉色一變,立即盤坐在地上,口吐真言,化作無上大道,三條天命垂落,庇護己身,與此同時,這位大帝心明神通,守護著道心。
  沙牛,它掌握著信仰,它不需要任何攻擊,隻它需要渡化你就行了,它能讓你實現你所想要的,而且沙牛化作一個個符文的時候,它不是幻象,這是你的道心。
  在沙牛的影響下,如果你堅守不住自己的道心,那麼你必定會被沙牛渡化,到時候你就必定成為沙牛信仰的一部分。
  當然,這樣的一幕很多人都看不懂,不明白為何大帝如臨大敵,但真正強大的人卻看得明白。如果此時大帝依然以暴力來解決,反而讓自己陷入狂亂之中,這必定會動搖自己的道心,對於一位大帝來說,一旦道心動搖了,這是很可怕的事情,就算是不會受到傷害,那隻怕一輩子都會留下陰影,會成為後患。
  所以此時這位大帝盤坐於地,以天命庇護自己,堅守著道心,以免得被沙牛渡化,否則的話,他這位大帝就會成為沙牛的一部分信仰,成為了它的信徒!
  這位大帝與沙牛的對決看起來最沒有風險,事實上是最凶險的對決,其他大帝敗了,還有可能活下來,損失有可能會很小,這位大帝如果輸了,那就是全盤皆輸,連自己的全部都搭進去了。
  最後遲遲沒有動手的是小響哨兵團中最強的哨箭魔帝,哨箭魔帝此時緊緊地盯著眼前這隻肥嘟嘟的毛毛蟲,不,是囊蟲。
  囊蟲懶洋洋地趴在那,好像是有氣無力一樣,甚至在吹著小泡泡,看起這樣的一隻小小毛毛蟲,真的讓要懷疑是不是一腳踩下去,就能把它踩成肉醬。
  但,哨箭魔帝謹慎以待,他神態凝重,緩緩取出了自己的兵器,那是一支小小的哨箭,這哨箭尾部還帶著一道細小的紅線。
  看到哨箭魔帝取出了哨箭,不知道多少人心麵一凜,因為哨箭是哨箭魔帝最強大的兵器,甚至有人說,這哨箭是哨箭魔帝的唯一兵器,哨箭魔帝一生也就隻有這麼一件兵器,是真是假,不得而知。
  總之,哨箭魔帝的哨箭十分恐怖,殺人無形,而且可以相隔億萬殺人,曾經有上神被哨箭魔帝殺死,連哨箭魔帝的影子都沒有看到。
  盯著這隻囊蟲一會兒,最終哨箭魔帝出手了,“嗖”的一聲,哨箭瞬間脫手而出,這一箭太快了,跨越了時光,所有人都感覺自己一下子老了十歲,因為哨箭魔帝的一箭恍然間把所有人都帶到十年之後。
  但,就在所有人產生錯覺的時候,耳邊好像聽到“嗡”的一聲響起,眼前的一幕依然沒變,自己依然沒有老十歲,而哨箭魔帝依然是站在那,手中依然握著哨箭,哨箭魔帝與囊蟲之間好像是什麼事都沒有發生一樣。
  “發生什麼事了?”看著哨箭魔帝依然手握著哨箭,他手中的哨箭根本就沒有射出來,這讓很多人都以為自己是眼花,剛才是看錯了。
  但是,哨箭魔帝臉色凝重無比,在這個時候聽到“轟”的一聲響起,五條天命垂落,五條天命緊緊地守護著自己。
  “嗖”的一聲響起,哨箭再一次射出,所有人都沒有看清楚這一箭,因為這一箭太快了,那怕是擁有五六個圖騰的上神都一樣沒看清楚哨箭魔帝的這一箭是怎麼樣射出去的,甚至連哨箭的影子都沒有看清楚,實在是太快了。
  雖然說所有人都沒看清楚哨箭魔帝的這一箭,但卻能讓人清楚無比的感受得到,當這一箭射出的時候,所有人都感覺時光在流逝,瞬間自己跨越了一百年,在這眨眼之間自己就老了一百歲一樣。
  但“嗡”的一聲響起,當所有人再次看清楚眼前這一幕的時候,依然是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哨箭魔帝依然是握著哨箭,神態謹慎無比,而囊蟲依然是懶洋洋地趴在那,有氣無力地吹著泡泡。
  “這究竟是怎麼了,難道是我產生了幻象了嗎?”兩次這樣的錯覺,一次是跨越十年,一次跨越百年,但又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這讓老祖級別的人都有點抓狂,都不由懷疑自己是不是瘋了。
  “不是幻象。”有上神看出了端倪,神態凝重無比,謹慎地說道:“這是哨箭魔帝與囊蟲之間的時間對決,他們已經不站在我們的領域了。他們站在彼此的獨特時光中,哨箭魔帝欲用速度來追平時光,欲用自己的哨箭穿越囊蟲的時間領域,隻要破了時間領域,就能殺死囊蟲……”“……但是囊蟲掌握了自己領域的時間。剛才哨箭魔帝兩次出手,一次以極速跨越十年,但依然沒破,讓哨箭魔帝依然回到了原點;第二次哨箭魔帝再次出手,一箭跨越百年,但依然沒破時間領域,依然回到了原點,所以看起來什麼事情都沒發生一樣,哨箭依然在哨箭魔帝的手中。”說以這,這位上神輕輕地歎息一聲。
  對於上神來說,那怕是他這樣擁有六個圖騰的上神,時間領域,他也隻不過是摸到皮毛而己。
  如果換作是他上去對決囊蟲,隻怕已經敗下來了,而兩次對決,哨箭魔帝能穩住自己的時間,那已經是十分不容易了,換作是其他更弱的大帝仙王,隻怕自己還沒攻破囊蟲的時間領域,而自己的時間已經絮亂了。
  “砰”的一聲響起,在這一刻,與間螳對決的那位仙王已經從深層次元中殺出來了,而間螳也隨之衝了出來。
  “轟”的一聲巨響,在雙方剛剛回到主空間的時候,瞬間掀起了億萬丈的空間風暴,當這樣的空間風暴衝天而起的時候,瞬間億萬星河消失,一下子被卷入了無窮無盡的次元空間之中,億萬顆的星辰就像下鍋的水餃一樣,撲撲地不見了。
  “砰”的一聲巨響,在雙方如此瘋狂地掀起空間風暴的時候,不論是這位仙王,還是間螳,雙方都鎮壓不住空間,雙雙再一次被卷入了空間風暴之中,一下子雙雙都被放逐到次元空間深處。
  看到如此的空間風暴,所有人都毛骨悚然,如果說這樣的空間風暴發生在自己的宗門中或者自己的疆國內,那情景就太恐怖了,不論自己的宗門、疆國擁有多麼廣闊的疆土,都會一下子被這樣的空間風暴席卷,不止是疆土一下子被放逐,隻怕這疆土之上的成千上萬生靈都會一下子被放逐到次元空間。
  要知道,這是極為深層次的空間,一旦被放逐到這樣的空間,不要說是一般的修士強者,就算是低位上神,想殺回來都困難重重,隻有像三條天命這樣的仙王才會在如此短的時間之內從空間風暴中的深層次的空間殺回來。
  換作是其他人,說不定一輩子都回不來,早就在次元空間成為了一具幹屍了。
  “轟轟轟”在天宇深處,大帝與角豬戰得天崩地裂,雙雙都以無窮的力量轟殺,大帝隻手就是拿來一條條銀河轟向角豬,推動著天地,而角豬獨角破萬域,一觸便刺穿一切,甚至是直撞得大帝飛了出去。
  毫無疑問,在與角豬對決之中,這位大帝吃了不小的虧,處於下風,如果不是天命庇護,他早就受了重傷了。
  

Snap Time:2018-11-17 11:10:34  ExecTime:0.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