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1章 空間龍帝(18-11-14)      第3440章 青石的身份(18-11-14)      第3439章 吳中天(18-11-14)     

第1973章 不一樣的武鳳影

  李七夜與這個人密謀了很久,兩個人談論了很多驚天秘密,最終一切都敲定之後,兩個人都離開,他們兩個人以最隱秘的方法回到自己的地方,他們此舉沒有留下任何蛛絲馬跡,他們連時空中的痕跡都抹去,不給任何人有追循、推演的機會。ξ雜★誌★蟲ξ
  在舉世之間,除了他們兩個人之外,沒有人知道在這一場密謀之中已經是決定了很多人的命運,決定了未來大勢的走向,甚至連許多大帝仙王的命運都在這一場密謀之下被定局了。
  在萬古號中,李七夜所住的屋外齊臨帝女守在門口,不容任何人靠近,不容任何人走進去。
  除了齊臨帝女守在門口之外,院子中還有其他人等待著,在院子中等待著的人有一男一女,都很年輕,女的正是來了好幾天的武鳳影了。
  “吱”的一聲門戶打開了,李七夜從麵走了出來。
  “公子”看到李七夜,齊臨帝女立即鬆了一口氣,當然她並不認為李七夜會出什麼事情,但這些日子悄然無聲,她心麵的確有所擔憂。
  “到遠荒了沒有?”李七夜笑了笑,伸了伸懶腰,一副剛睡醒的模樣,或者說是一副剛修練完的模樣,顯得有些疲倦。
  當然李七夜的疲倦也不是裝出來的,他這是跨越了時間,沒有留下任何痕跡,想不疲倦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還沒有到遠荒,還需要一些日子。”齊臨帝女忙是說道。
  李七夜輕輕地點頭,說道:“那好,有什麼事叫我。”說著轉身欲回屋內,神態輕鬆自在。
  李七夜此行的目的也算是完成了,遠荒也隻是順手而為,他來此的真正目的是與人秘密會晤,所以此時的李七夜顯得格外的自在輕鬆。
  “李不,李公子。”就在李七夜轉身欲回屋的時候,一個聲音叫住了李七夜,這個聲音正是武鳳影。
  李七夜轉過身來,看了看武鳳影,又看了看她身邊的男子。
  今天的武鳳影格外不一樣,平日武鳳影都是穿著一身的鎧甲,英氣逼人,一副巾幗不讓須眉的模樣,但是今日武鳳影穿上了紅裳,衣裳搖曳,顯得特別的美麗絕倫。
  武鳳影本來就是美麗無雙,絕對是驚世的大美女,隻不過她平時太凶悍,又是霸道十足,大家都快忽略了她的美麗了。現在她穿上紅裳的時候,那的確是美麗絕倫,用傾國傾城來形容也不過分,能讓人一見傾心。
  平時武鳳影特別的凶悍,而且是霸氣十足,但今天武鳳影像是變了性子一樣,走過來都是邁起了小碎步,似乎變得特別的溫柔,特別的不一般,好像是變了一個人似的。
  “李公子,是我見識淺,不知天高地厚,衝撞了公子……”此時武鳳影低下螓首,向李七夜道歉地說道。
  李七夜都忍不住上下打量了武鳳影一番,如果不是親眼所見,那還真的讓人難於相信,眼前的武鳳影就是那個凶悍霸道的武鳳影,這簡直就不是武鳳影。
  看到武鳳影那嬌柔的模樣,齊臨帝女想笑又不敢笑,她隻好輕輕地在李七夜耳邊說道:“武城主在這等了公子好幾天了,她是真誠向公子道歉的。”
  齊臨帝女所能做的就是為武鳳影說上幾句好話了,至於李七夜與武鳳影之間的關係能不能緩解,那就不是她能左右的了。
  “我眼花了嗎?”李七夜看著驕柔的武鳳影,不由笑著說道:“難道今天是太陽從西邊出來了,你這完全是變了一個人。”
  “放你的屁”被李七夜這樣一說,武鳳影一下子忍不住了,立即現了原形,凶悍地說道:“姓李的,別給臉不要臉”
  “形象,形象,注意形象,保持淑女的形象,溫柔可人,柔情似水。”在武鳳影發飆的時候,跟在武鳳影身邊的男子立即提醒暴走的武鳳影,立即去安撫她。
  這個男子十分的年輕,相貌英俊,但是舉止之間有幾分流氣,吊兒郎當的模樣,十分不正經,一看就不是什麼守規矩的乖小子。
  “溫柔你個大頭鬼!”武鳳影十分氣憤地說道:“小七,都是你這個混小子給我出的主意,我一定要宰了你!”
  “姐,萬事開頭難,如果一開始就那麼容易,那就世間無難事了。”這個年輕人笑嘻嘻地勸武鳳影,不正經地說道:“俗話說得好,隻要功夫深,鐵杵磨成針,姐你若想自己心想成事,那就必須去努力,必須去改變自己……”
  “……不然的話哪有機會。你不也看看帝女,溫柔美麗,這肯定是能得男人的喜歡了,你說是不是?”這小子也不知道真的是有心幫武鳳影還是純為了湊熱鬧,又或者是唯恐天下不亂。
  總之,這小子那吊兒郎當的模樣,就給人一種不靠譜的感覺。
  聽到他們姐弟兩個的一番對話,齊臨帝女都隻好捂著嘴,不敢笑出聲來。
  在這個男子的安撫和勸說之下,武鳳影這才氣消了不少,她依然有些難於氣消,悻悻地對李七夜說道:“姓李的,不,李七夜,這一次算是我錯了,你我之間的恩怨一筆勾銷,從此井水不犯河水。”
  “姐,又說錯了,什麼井水不犯河水,這樣一來你們兩個人不是老死不往來?”年輕男子立即勸武鳳影說道:“你應該說,李公子,你大人有大量,不與小女子一般計較……”?“你們這是幹什麼?”看到他們兩個人,李七夜都有些苦笑不得,笑著說道:“你們這是在演戲嗎?”?“演你的頭”被李七夜這樣說,武鳳影臉色通紅,又氣又怒,也是羞惱無比,恨恨地對李七夜說道。
  “好了,好了,姐,你消消息,你是淑女,淑女,明白不。”武鳳影的弟子忙是拉住了發飆的武鳳影,安撫地說道。
  “都是你的餿主意,扮什麼鬼淑女,我才不要扮什麼淑女!”此時武鳳影又羞又怒,忿忿地扯著自己身上的紅裳。
  李七夜苦笑了一下,搖了搖頭,說道:“如果你想脫光,我覺得回去比較好,這不適合脫衣服。”
  李七夜的話頓時讓武鳳影的動作僵了一下,當她回過神來的時候,一下子羞得無地從容,恨不得地上裂開一道縫來鑽進去。
  “姓李的,我愛脫就脫,關你屁事!”最後武鳳影老羞成怒,衝了過來,恨恨地說道:“你很強大就了不起呀,大不了我們再打一場,我輸了就把命給你!”
  此時武鳳影張爪舞牙地衝過來,十分凶悍的模樣,但她最終還是沒有衝到李七夜身邊,她氣焰弱了很多,有些裝腔作勢,心麵發虛,底氣不足。
  武鳳影心麵發虛,這並不是因為李七夜比她強大,也並不是因為她被李七夜打敗,是有其他的原因的。
  看著武鳳影的模樣,李七夜笑了笑,說道:“我要你的命要幹什麼,我又不是收割別人命的黑白無常。”
  “哼,誰知道你是不是!”武鳳影始終沒能衝到李七夜身邊,站在李七夜不遠處,哼了一聲,不知道怎麼給自己找台階下。
  李七夜看了看她,笑著說道:“也罷,過去的就讓它過去吧,我也不是雞腸小肚的人,以後不要來找我的茬。”
  如果李七夜真的是要與武鳳影過不去的話,武鳳影也活不到現在,李七夜都能饒她一命,這點小事他也沒放在心上。
  此時武鳳影的弟弟忙是向她揚了揚手臂,一副為她加油鼓勁的模樣。
  “哼,哼,哼,這麼說來是原諒我了。”武鳳影看到自己弟弟在為自己鼓勁,她也是膽氣足了不少,但依然不敢去看李七夜的眼睛,冷冷一哼地說道。
  看到武鳳影那個模樣,李七夜不由莞爾一笑,悠閑地說道:“有人像你這樣道歉的嗎?道歉就應該有道歉的模樣。”
  “這樣道歉還不行,你想怎麼樣!”武鳳影反而有些緊張,冷哼一聲,有些惱怒,借此來掩飾自己的那份忐忑!
  “跟人道歉好歹也是溫柔一點,你這樣惡聲惡氣,又怎麼算是道歉呢。”李七夜開玩笑地說道。
  “你”武鳳影頓時臉兒通紅,一下子怒視李七夜。
  此時就是齊臨帝女他們都以為武鳳影會發飆了,但本是怒視李七夜的武鳳影卻垂下了螓首,有些猶豫,又有些不甘願,但她最終還是輕輕地邁著小碎步,走了過來。
  “是,是,是我不對”武鳳影在李七夜麵前低著螓首,她猶豫了好一會兒,最終鼓氣勇氣才憋出了這麼一句話,說實在的話,對於她來說,能說出這樣的一句話十分的不容易。
  對於武鳳影那崛強的性格,她是寧死不屈的人,她寧願被砍頭,她都不會向別人低頭,但現在她卻做到了。
  看到武鳳影低下螓首的模樣,李七夜在心麵輕輕地歎息一聲,他徐徐地說道:“我已經是沒把這事放在心上了,剛才隻是跟你開玩笑而已。”
  說到這,李七夜頓了一下,徐徐地說道:“你不需屈委求全,你本是怎麼樣的人,就應該怎麼樣。”
  

Snap Time:2018-11-14 23:42:39  ExecTime:0.2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