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5)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5)      第3445章 神石嶺(18-11-15)     

第1959章 黃金廟中的對決

  秦百和金戈兩個人都是王霸之氣,他們不是那種張牙舞爪的人,也不是氣勢淩人的人,但他們每說一句話都鏗鏘有力,霸氣十足,讓人都不由為之敬佩。☆雜誌蟲☆
  不論是胸襟,還是神采,秦百和金戈都難於讓人挑剔,讓人為之感慨。
  “如此男兒,想不名動天下都難。”不管是哪一族的修士強者,都不由說道:“身為人傑,當是如此!”
  李七夜不由露出笑容,說道:“有意思,既然你們有興趣,也罷,我陪你們玩玩便是,看你們能賭幾局。”說著走進了黃金廟。
  齊臨帝女並沒有跟上去,這樣的賭局她可不想攪進去,這是李七夜的主場。
  李七夜走進黃金廟,毫不在意,大馬金刀地坐了下來,對於廟中堆積如山的仙珍奇寶,那都是孰視無睹,視之如糞土,絲毫不動他的道心。
  “李道兄想如何賭?”當李七夜坐定之後,秦百徐徐地說道。
  李七夜笑著說道:“我隨便,你們想如何賭我都奉陪到底,你們有什麼想法,盡管說出來便是。”
  “我們今天隻證道心,不談武力,誰能把持道心,誰能經得起誘惑,誰就勝出,李道友覺得如何?”金戈說道。
  “也好,既然你們都有如此雅興,我也不為難你們。”李七夜看了看金戈與秦百,笑著說道:“如果你們自認為無法把握道心之時,可速速退出。今日我也不要你們的性命!給你們一個機會!”
  賭局還沒有開始,李七夜就已經說出了這樣霸氣的話了,這讓黃金廟之外的許多人都麵麵相覷,有不少崇拜金戈和秦百的修士強者對於李七夜這樣的話頗為不滿。
  “哼,賭局才剛剛開始,就敢說大話了,鹿死誰手,還未知呢。”有天族的強者不滿,冷哼一聲說道。
  相反,金戈和秦百他們兩個人都不動怒,他們都看著李七夜,秦百笑著說道:“既然如此,那我就先謝過李道兄的饒命之恩,如果是輸了,我秦百也無話可說,隻能是怪我道心不堅。”
  “若輸了,我金戈也是心服口服,天地萬法,或者無敵,或者無雙奧妙,但唯有道心最為真知,唯有道心可見萬法盡頭。”金戈也說道:“大道可取巧,奧妙可詮釋,唯有道心隻能是一步一修行!道心若輸於李道友,那必定是李道友在我之上!”
  “不錯,你所缺的也就是天命了。”李七夜看著金戈,笑著說道:“舉世之間若是沒有人狙擊你,你也必成為大帝。”
  “承李道友吉言,我一直為此而奮鬥。”金戈不喜也不怒,坦率而霸氣,也不會因此而謙遜。
  這樣的一幕完全是出於在場所有人意料,沒有人能想到這樣的一幕。大家都認為金戈與李七夜一定會生死相搏,一定會殺個你死我活。
  現在倒好,李七夜與金戈卻談笑風聲,雖然兩個人為敵,但卻一點火藥味都聞不到,似乎他們是惺惺相惜!
  “天才的世界,我們不懂。”最後有年輕一輩的強者隻好苦笑了一下,說道:“換作是我早就衝上去與第一凶人拚命了,第一凶人這不止是欺在自己頭上,這是邈視我們天族呀。”
  “每人挑一件寶物如何?”秦百徐徐地說道:“寶物最好者,為勝。”
  “我沒異議。”金戈說道:“就如李道友所說,若見得寶物,誰沒有把握穩住道心,便速速離去,隻見輸贏即可,不見生死!”
  李七夜看著秦百和金戈,不由笑了一下,說道:“如果你們不介意的話,我倒可以為你們一挑寶物的,當然,你們也可以自己挑。”
  “又有何不可!”金戈看著李七夜,片刻之後,徐徐地說道:“在這黃金廟中唯可見的便是道心!李道友乃是驚世之才,也此也不至於欺我們。”
  “不論是敵是友,我倒相信在此證道心李道兄是皇堂正大。”秦百笑著說道:“金戈兄我倒不敢作主,我個人不反對,那就由李道兄為我挑一件如何?”“我也沒異議,那就由李道友為我挑一件。”金戈也氣吞山河,一詞一句是鏗鏘有力。
  聽到金戈和秦百的話,讓在場的所有人都傻眼了,所有人都眼睛睜得大大的,都覺得不可思議,如果不是親耳所聽,他們一定以為秦百和金戈都是瘋了,但是,金戈和秦百都沒有瘋。
  這樣的事情在他們看來都是不可思議的事情,這樣的賭局,不止賭的是道心,而且賭的是寶物好壞,他們挑出一件寶物,一定要能讓這件寶物比李七夜所挑出來的寶物更好,這樣他們才能贏這樣的一場賭局。
  而且在挑出最好的寶物之時,還能要守得住道心,不能讓道心為之所動,否則,你挑出來的寶物再好,最終都是輸掉這一場賭局。
  所以這一場賭局不止是賭眼力、賭見識、賭魄力,更是賭自己的道心定力。
  在這樣的賭局之中,竟然讓自己對手給自己挑寶物,那豈不是把自己的命把握在對手的手中,這樣的做法在任何人看來都是隻有傻子或者瘋子才會做的事情。
  但金戈和秦百不是傻子,也不是瘋子,他們卻偏偏把主動權交給了李七夜,這樣的做法實在是太讓人震撼了。
  不管李七夜與金戈、秦百是不是敵人,但他們都是有著一顆光明磊落的道心,金戈和秦百相信李七夜不會欺騙他們,那怕李七夜是他們的敵人。
  這樣的做法震撼著在場許多修士強者的心神,這看起來十分傻的做法,但這麵有著他們所無法涉及的領域,這是無上之輩的品質!
  “也好。”李七夜笑著說道:“既然我為你們各挑一件,我的這一件就由你們來挑。”
  李七夜這話讓金戈和秦百相視了一眼,最終秦百點頭說道:“好,既然李道兄信得過我們,我們恭敬不如從命,李道兄先為我們各挑一件如何?”
  “一般寶物,那怕是大帝仙王的寶物,這也難動你們心,畢竟這樣的寶物你們也見多了。”李七夜悠閑地說道:“到了你們這樣的層次,所要尋找的仙珍寶物,那也是需要最適合自己的。”
  說到這,李七夜看著秦百,笑著說道:“你道出蠶龍,心養紫氣,道樸而無雙,講究的是一個道法自然。我所知道,就在那大鼎之下,壓著一寶。”說著他往黃金廟中的一間屋舍一指,隻見那屋中的一個角落放著一個大鼎。
  “此是何寶?”見李七夜沒多看就給他們挑寶物了,秦百也驚訝,問道。
  “此乃是一隻神冠,在那遙遠紀元,曾有一神頭戴紫冠,淩萬域,行萬法,渡過渺渺歲月。紫冠蘊有萬世自然,垂落萬縷紫氣,一縷為萬域,一縷為大世,戴此冠而行,可跨越歲月,萬古隻不過是悠悠而己。”李七夜徐徐道來。
  “好寶”聽到李七夜的話,秦百都忍不住讚了一聲,他所修的道正是需要這樣的寶物。
  “你可考慮好取寶沒有?”李七夜笑吟吟地看著秦百,徐徐地說道:“你可要準備好了,它比我所形容得更動人心魄,足可讓你垂涎。”
  事實上,大家沒見這件寶物,聽到李七夜所敘,已經有很多人口水直流了,恨不得現在就把這件寶物拿過來看看。
  秦百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氣,最終他穩住了道心,鄭重地點頭,徐徐地說道:“我且去取此寶來,給李道兄與金戈兄一觀。”說完站了起來。
  秦百走入了屋舍,掀起了大鼎,果然在下麵取出了一隻神冠,當這神冠一取出來之時,頓時紫氣浩然,宛如化作無上大道一樣,在彌漫的紫氣之中,秦百一下子被紫氣所籠罩了,似乎這紫氣特別的親近秦百一樣,一下子把秦百包裹得嚴嚴實實。
  此時秦百神態鄭重無比,神態無比的嚴肅,但最終他還是把這隻神冠戴在了頭上。
  當秦百把這隻神冠戴在頭上的時候,所有紫氣都一下子收斂,化作一縷縷的紫氣從神冠上垂落,正如李七夜所說的那樣,一縷化萬域,一縷為大世,當秦百戴上它的時候,整個人的氣勢都變了,他就是一尊無上神,可通萬法,可以跨越歲月,能趟行於萬古之中。
  “好寶物呀,此冠戴在他的頭上,那絕對是能讓他上升一個層次呀。”有一位帝統仙們的老祖看到這樣的一幕,都不由流口水說道。
  一時之間所有人都看著秦百,不要說是對於秦百,就是對於所有觀看的人,都覺得這件寶物實在是太誘惑了,如果此時秦百守不住道心的話,那隻有死路一條。
  說實在話,這隻神冠能做到不動心,那實在是太難了,這要多麼堅定的道心在麵對這隻神冠的時候才能守得住。
  在所有人屏住呼吸之中,秦百走到了桌前,最後鄭重地取下了神冠,把神冠放在桌上,給李七夜和金戈品賞。
  

Snap Time:2018-11-17 00:25:14  ExecTime:0.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