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39章 吳中天(18-11-12)      第3435章 不可多問(18-11-12)      第3434章 無知(18-11-12)     

第1894章 大壽的陰影

  聽到李七夜這樣的話,彭逸也隻好點了點頭,說道:“也隻能是如此了。雜=誌=蟲”雖然他是這樣說,但心麵也有些無能為力。
  彭家已經不是當年的彭家了,當年獵帝戰役之後,他們老祖宗還掌執彭家的時候,他們彭家可以說是興旺到鼎盛,那怕是他們彭家離青洲十分遙遠,但他們彭家在青洲依然有著舉足輕重的地位,在那個時代不知道有多少修士強者來朝拜他們彭家。
  現在他們彭家已經遠不如當年了,雖然說他們彭家還有一些家底,但是他們彭家沒有苗子,年輕一輩難於擋得起大任,潛力空間有限,而且老一輩也凋零了,這讓他們彭家有著坐吃空山之勢。
  彭逸帶著李七夜繼續閑逛彭府,因為這一次踏星上神誕辰他們隻是家族之內舉行一個小小的壽宴而已,並沒有邀請外人,所以作為家主的彭逸也清閑不少。
  但就在彭逸興致正高陪著李七夜閑逛彭府的時候,突然有一個弟子急急忙忙來匯報,說道:“稟家主,天凰國的天凰皇主前來為老祖宗賀壽。”
  “天凰皇主”聽到這樣的話,彭逸頓時臉色大變,他自己都被嚇了一大跳。
  在這個時候,彭逸有些亂了分寸,吃驚地說道:“他怎麼來了?他幾個人來的?有戰王世家的人嗎?”
  “回家主,沒有,天凰皇主是一個人來的。”這位弟子忙是說道。
  “一個人來的”聽到這樣的話之後,彭逸這才稍稍地鬆了一口氣,說道。
  這也不能怪彭逸如此緊張,當年狙擊金戈的時候,他們老祖宗就是打頭陣的,獨擋一麵,擋住了戰王世家的上神。
  而天凰皇主乃是金戈的老丈人,這件事是天下人皆知的。現在他們老祖宗大壽之日,他們彭家根本就沒有邀請天凰皇主,而天凰皇主竟然自己跑上門來了,這怎麼不把彭逸嚇一跳呢,說不定天凰皇主是借這個機會替自己女婿報仇呢。
  “隻是,天凰皇主也遞上了東宮世家的拜貼,東宮世家隨後也便到。”這位弟子低聲地說道。
  “與東宮世家聯袂而來嗎?”聽到這樣的消息,彭逸不由臉色再次變了一下,這不是什麼好預兆。
  東宮世家同樣是域外天城的大世家,在域外天城東宮世家和彭家都曾經是主宰著這的大勢。
  東宮世家乃是帝統仙門,隻不過他們的東宮天帝是死於天誅,盡管是如此,在後來東宮世家出了好幾位上神,隻不過他們的上神不是失蹤就是死亡。
  作為同樣是域外天城的大世家,在以前東宮世家和彭家的交係很微妙,雙方似敵非敵,似友非友,盡管是如此,兩大世家還是有往來。
  不過到了前些年之後,雙方的關係是僵了起來。原因很簡單,在前些年狙擊金戈的時候,作為天族的東宮世家毫無疑問是站在了金戈他們這邊的戰王世家陣營了。
  本來也沒有什麼,畢竟各種都是為了自己的種族,這樣的事情在十三洲很常見。
  但要命的是,在狙擊金戈這一場戰役之中踏星上神斬了東宮世家的宮城上神,這一下子讓兩家的關係僵了起來,兩家一下子成了仇敵。
  同在域外天城,兩家一下子水火不融起來,雖然說作為晚輩無法去評論彼此老祖宗的對錯,但是踏星上神斬了宮城上神,這兩家已經不能和平相處了,兩家的子孫後代沒有拚命,那已經是很克製了。
  盡管在這件事發生之後,東宮世家和彭家都沒有發生大規模的戰爭,但小摩擦是免不了的了。
  “天凰皇主這些日也是去了東宮世家作客,現在又來彭府,這是想在大壽之日發難嗎?”一時之間彭逸為之不安起來,不由來回地走了兩步。
  東宮世家本就是站在天族這一邊,站在戰王世家這一邊,現在作為金戈老丈人的天凰皇主跟東宮世家走在一起,這一次都顯得不妙了,這讓彭逸一下子不安起來。
  “來者是客。”在彭逸不安的時候,李七夜笑了笑,拍了拍他的肩膀,說道:“天又不會塌下來,就算天塌下來了,也一樣能把它扛住!世間沒有什麼不可能的事情,再困難走著走著道路也就直了。”
  在李七夜輕拍自己的肩膀之下,讓彭逸那不安的心慢慢平穩下來,李七夜那風輕雲淡的笑容就像一顆定心丸一樣讓彭逸安下心來。
  最後,彭逸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氣,穩住了心神,他吩咐弟子說道:“以最隆重的儀式迎接天凰皇主,我親自去迎接他,並告知老祖他們,以防不測,做好作戰的準備。”
  “弟子明白。”聽到彭逸的吩咐之後,這位弟子立即按照他的話去做。
  吩咐下去之後,彭逸這才有了一種鬆了一口氣的感覺。他雖然是一家之主,但他終究是年輕,經曆還不夠多,而且他本身也不夠強大,所以遇到大事之時不免有些慌亂,亂了方寸。
  “小弟就不能就此陪李兄了。”彭逸對李七夜抱歉地說道。
  當然,在這個節骨眼之上,彭逸也不希望李七夜露臉,至少在這個時候他是不希望。因為李七夜殺了天凰太子,這可是天凰皇主的兒子。如果他們雙方一見麵,隻怕天凰皇主還沒有邁入彭府的門檻,雙方就已經打起來了。
  “去吧,沒有什麼大不了的事情。”李七夜笑了一下,也能體會彭逸的感受。
  李七夜當然知道彭逸心麵所想了,不過對於李七夜而言,這一切都無所謂,他是來為踏星上人賀壽的,至於天凰皇主他們不入他的法眼,他不想惹事,那已經是天下大平了。
  彭逸感激地看了李七夜一眼,然後匆匆告別,去迎接天凰皇主。
  天凰皇主的到來,這的確是讓彭府緊張了一下,雖然彭府上下表現得十分熱情,熱烈歡迎天凰皇主的到來,但是在私底下,彭府上下就像是一張已經拉開的弓,箭已上弦,弦已經繃得緊緊的,隨時都準備著一戰。
  這也不能怪彭府如此的緊張,如此的在暗中劍拔弩張。天凰皇主是金戈的老丈人,而且現在與東宮世家走得十分的近,這可以說雙方非友是敵。
  幸好的是,天凰皇主並沒有找麻煩,他到來之後還算是客氣,沒有找彭家算帳的意思,這才稍稍地讓彭府上來鬆了一口氣。
  但就在彭家上下鬆了一口氣之後,緊接著東宮世家的傳人東宮正也前來賀壽了。
  東宮正的到來,把讓彭逸心麵都不由嚇了一跳,盡管是如此,他也親自出去相迎。
  在門外,東宮正獨自一人前來,東宮正也甚年輕,一表人才,氣宇軒昂。
  “老祖誕辰,隻是小小家宴,沒有想到驚動了東宮兄,恕罪,恕罪。”彭逸把東宮正迎接進來。
  “哪,哪,彭府與東宮家乃是毗鄰,兩家近在咫尺,俗話說得好,遠親不如近鄰。踏神上神大壽,小弟專程來賀壽。”東宮正也是滿臉笑容,好像沒有絲毫的敵意。
  盡管說東宮正到來沒有任何敵意,但彭逸心麵不安,甚至可以說他已經是嗅到了暴風雨來臨的氣息了。
  他們的老祖宗踏量上神殺了東宮世家的宮城上神,現在作為後代的東宮正卻跑來賀壽,這不論如何說,這都說不過去,這種仇敵不管是誰都難於邁得過這一道的坎。
  當年這件事發生了之後,東宮世家和彭家彼此間都很克製,沒有發動複仇行動。
  事實上與其說克製,不如說兩家都有所衰落。東宮世家雖然是帝統仙門,但他們的大帝已經死於天誅之下,後來他們東宮世家也出了幾位上神,但不是失蹤了就是被斬殺了。
  在當年宮城上神是他們東宮世家唯一碩存的上神,但卻偏偏被踏星上神斬殺了。
  連最後一尊上神都沒有了,這讓東宮世家受到了很大的打擊,讓東宮世家的實力大不如前,當然,彭家雖然是踏星上神依然還活著,但也好不到哪去。
  當年發生了這樣的事情之後,東宮世家和彭家都沒有再往來過,現在東宮正突然來為踏星上神賀壽,不論從哪個角度上來說,這都不是一件好事。
  特別是當東宮正被迎入彭家之後,東宮正與天凰皇主相見之時,他們兩個人那種鬼鬼祟祟、竊竊私語的舉動,那就更讓彭逸不安了。
  一時之間,他們彭家有一種引狼入室的感覺,把東宮正和天凰皇主迎入彭府,這絕對是把兩頭狼放入府中,隨時都會發生任何事情。
  但是此時彭家也沒得選擇,東宮正和天凰皇主兩個人是光明正大地前來為踏星上神賀壽,俗話說得好,來者是客,彭逸也不可能把東宮正和天凰皇主拒之門外,這樣的話就顯得他們彭家太過於小氣,也太過於沒魄力、沒能力。
  此時此刻,彭家已經作好了最壞的打算,他們是兵馬暗備,以防東宮正、天凰皇主他們與外麵的敵人來一個外合應,在大壽之日突然攻打彭府!
  

Snap Time:2018-11-13 01:54:30  ExecTime:0.2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