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5)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5)      第3445章 神石嶺(18-11-15)     

第1811章 登臨

  夜臨仙王,十一命宮,十一天命,雖然說她離巔峰仙王隻有一步之遙,但在十三洲,對於許多世人而言,十一命宮、十一天命這樣的成就在某種意義上來說已經是巔峰仙王了。ξ雜↓誌↓蟲ξ
  比起青木神帝、混元天帝、世帝……等等他們這些十二命宮、十二天命的真正巔峰仙帝來,夜臨仙帝的確是差了一點。
  但是,要知道,萬古以來,真正擁有過十二天命的大帝仙王也隻不過是九人而已,而能活到現在的十二條天命的大帝仙王也隻不過是隻有四位而已。
  而且這四位擁有十二條天命的大帝仙王他們基本上是不再出世,世人再也見不到他們。因為這四位擁有十二條天命依然還活著的大帝仙王,他們已經無法規避天誅了,他們真身一旦出世,他們招來天誅的機率是大到無限大。
  所以,十二命宮、十二天命的大帝仙王不出世,在某種意義上說擁有十一天命宮的大帝仙王是能行走於世間最強大的大帝仙王。
  也正是因為如此,夜臨仙王這位十一命宮十一天命的大帝仙王讓齊臨帝家的地位在青洲一下子提升了一個檔次。
  要知道,青洲最強的帝統仙門也就是戰王世家,而戰王世家的始祖戰王天帝他也隻不過時擁有十一命宮十條天命而己。
  試想一下,夜臨仙王擁有了十一命宮十一天命,她比戰王天帝還要強大。
  作為十一命宮十條天命的戰王天帝他可是曾經戰功赫赫,威懾九天十地,甚至曾有一段歲月號令天下。
  十一命宮十條天命的戰王天帝尚是如此,擁有十一命宮十一天命的夜臨仙王的地位可想而知了。
  毫不誇張地說,在十三洲的曆史長河之中,除了巔峰的十二命宮十二天命的大帝仙王之外,夜臨仙王在諸帝眾神之中都是排得上名號的存在。
  在夜臨仙王掌執齊臨帝家的時候,毫不誇張地說,在青洲之中,不論是一門五帝的戰王世家還是一門四仙王、一門四帝的索天教、龍城都乖乖地夾著尾巴做人。
  作為青洲最強大的帝統仙門,不管戰王世家、索天教又或者龍城他們還有幾位大帝仙王活著,但在夜臨仙王的時代,是龍都必須給她盤著,是虎也都必須給她趴著!
  毫不誇張地說,在夜臨仙王橫掃十三洲之時,除了巔峰的大帝仙王、九界仙帝,舉世之間,再也難有大帝仙王能與之抗衡了。
  雖然夜臨仙王已經是音訊全無,但是她的餘威依然籠罩著齊臨帝家,她的餘韻依然回蕩於齊臨帝家之中。
  當李七夜帶著沈曉珊他們抵達之時,遠眺齊臨帝家,看著那彌漫不散的仙王帝威,他不由輕輕昵地說道:“夜臨仙王”說到這,他不由輕輕地歎息一聲。
  太多的往事不堪去回首,第六次終極征戰,就算李七夜沒有去經曆,沒有去為她們送行,李七夜都不願意去多回首,這樣的一次終極征戰讓他心麵沉甸甸的,在這一次征戰之中有著一張張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麵孔,在這一次征戰中有著太多他放不下的人了。
  “齊臨帝家”當遠遠看到齊臨帝家的時候,賀塵不由興奮無比,他做夢都想有一天能進入齊臨帝家,但他也知道這是不可能的事情,所以他也隻能是做夢而已。
  今天齊臨帝家就近在咫尺,這能不讓賀塵興奮嗎?
  齊臨帝家,它的確是建在了齊臨城之內,但它又脫離了齊臨城,因為整個齊臨帝家是高聳入天。
  齊臨城是十分的廣袤,就在齊臨城的中央,有一個平原突地而起,萬丈之高,直入天宇,就像是神峰一樣。
  試想一下,一個千之廣的平原拔地而起,筆直地插入雲霄,這是多麼壯觀、多麼震撼人心的事情。
  整個齊臨帝家就像是一座巨大無比的神峰一樣直插入了雲霄,而且筆直陡峭,整個齊臨帝家就好像是一個平原被人以無上的手段從地麵上拔起來一樣,再加上鬼斧神工,把它的四麵八方削得整整齊齊。
  所以遠遠望去,整個齊臨帝家是籠罩在煙雨雲霧之中,高聳入雲的它就好像是天上國度一樣,讓人看了都不由肅然起敬。
  因為整個齊臨帝家是拔地而起,有萬丈之高,所以齊臨帝家的四麵絕壁之上有瀑布奔騰而下,如同化作真龍一樣,十分的震撼人心,也是十分的壯觀。
  如果想上齊臨帝家,要麼是飛上去,要麼是攀上天橋。在天上的齊臨帝家四麵八方都垂下了一條條的天橋,每一條天橋都直架於天空之上,當人踏上天橋通往齊臨帝家的時候,行走在雲霧之中,給人一種是通往天上國度的錯覺。
  在齊臨帝家的每一條天橋之前,都有齊臨帝家的強者把守,可以說沒有得到齊臨帝家的邀請,任何修士強者都不能輕易登臨齊臨帝家。
  當李七夜帶著沈曉珊他們出現的時候,立即引起了不小的轟動,在齊臨境內,以李七夜今天的名氣想不引人矚目都難。
  在這短短的時間之內,釘殺天凰太子、捏死李天豪、沈金龍,這讓第一凶人這個稱號是聲名大噪,一口氣與三個強大的傳承為敵,這樣的人也的確是夠凶悍,夠凶猛的,這樣的人難怪會自稱為第一凶人。
  “第一凶人李七夜來了。”看到李七夜出現在齊臨帝家之外的時候,有人大叫了一聲說道。
  看著李七夜閑庭信步到來,在周圍的許多修士強者都紛紛給李七夜投去目光。
  那怕是無數人投來目光,李七夜也依然是從容不迫,閑庭信步,倒是鐵樹翁他們心麵發毛,特別是鐵樹翁可以說是戰戰兢兢,心麵暗暗祈禱,希望千萬別發生什麼大事。
  “他真的敢來齊臨帝家呀,南陽世家和遮日門都揚言要取他的狗命,南陽上神和千君上神都親自駕臨齊臨帝家,他竟然敢來赴會,單憑這樣的魄力膽識都已經遠超於年輕一輩的無數人。”看到李七夜真的來齊臨帝家了,就算是見過無數風浪的老一輩掌門、皇主都不由吃驚,同時也是佩服。
  換作其他的年輕一輩修士,要他們去同時麵對齊臨帝家、南陽上神、千君上神這樣的無敵存在,隻怕早就被嚇得屁滾尿流,早就是逃之夭夭了。現在第一凶人李七夜卻敢赴會,這的確是膽識無雙。
  “一個剛入道的修士,也隻有幾百鬥的混沌之氣而已,竟然敢與遮日門、南陽世家為敵,敢麵對南陽上神、千君上神,這也太不可思議了吧。”有第一次見到李七夜的修士強者看到李七夜的情況,感覺不可思議。
  一開始有人聽到第一凶人敢與遮日門、南陽世家為敵,他們還以為是哪一位大教疆國剛出道的絕世天才,沒有想到竟然是一個剛剛修練的小修士而己。
  他們再看李七夜身邊的人,在他們看來像鐵樹翁他們這樣的道行在大教疆國之內都是不入流的角色。
  這樣的一個人,怎麼又敢叫囂南陽上神、千君上神呢,這讓不明白麵玄機的修士強者都覺得太不可思議了。
  “嘿,你就不知道了,雖然他是道行淺,但背後的靠山隻怕是嚇死人,聽說他背後有上神庇護,所以他才是有恃無恐,所以說這年頭修練強弱不重要,重要的是有一個好的出身,隻要你有一個好出身,那就足可以讓你張揚跋扈。”有修士不由陰陽怪氣地說道,說出這樣的話可以說是酸味十足。
  “原來是這樣,上神庇護,這來頭夠大的。”第一次見到李七夜的修士強者`聽到這樣的話之時,也頓時明白過來。
  當李七夜帶著沈珊曉他們來到齊臨帝家之外的天橋之前的時候,把守在天橋之前的修士強者立即神態凝重起來。
  看著齊臨帝家近在眼前,賀塵興奮得臉頰都發紅,他都有些難於相信齊臨帝家就離自己如此的近,至於鐵樹翁他雙腿都發軟,他知道一旦踏入齊臨帝家,他們有可能不能活著離開,但鐵樹翁還是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氣,既然都來了,那就咬牙都要走下去。
  “不知尊駕有何貴幹?”在天橋之前,齊臨帝家的修士強者沉聲地問道。
  “李七夜,讓你們的帝女來相迎吧。”李七夜平淡地吩咐說道。
  李七夜這話一出,讓守在天橋之前的齊臨帝家弟子都不由愕了一下,這話夠囂張,夠霸道的,一開口就要他們的帝女親自相迎,這架子足夠大。
  盡管齊臨帝家的弟子愕了一下,但他們也不敢怠慢,立即派弟子前往通報。
  “讓齊臨帝女相迎,這架子夠大啊。”沒有去過觀神峰的修士強者聽到這樣的話,都有些不服氣,因為他們都是齊臨境的修士強者,在他們看來,齊臨帝女是高高在上的存在,甚至可以說她在許多年輕一輩的修士心目中是神女一般的存在。
  現在聽到李七夜要讓他們心目中的神女親自相迎,這立即就讓不少年輕的修士強者不服氣了。
  “哼,太囂張了,完全不把我們齊臨帝家放在眼中,他也不撒泡尿照一照自己,竟然敢口出狂言,要讓帝女迎接,他算什麼東西!”有齊臨境的年輕修士心麵不服氣,一下子對李七夜沒有了好感,不爽地說道。“就是嘛,就算他背後有上神庇護又怎麼樣,齊臨帝家還有仙王庇護呢,有了上神庇護就真的把自己當作是天之驕子了嗎?”對於李七夜不爽的遠不止一二個年輕修士,有年輕修士一下子就為齊臨帝女打抱不平了。
  就在這短短的片刻之間,齊臨帝家立即有十幾個年輕人從天而降,眨眼之間就落入於天橋之前。
  眨眼而至的十幾個青年為首的是一個高大俊朗的青年,他氣宇軒昂,給人一種貴氣淩人的感覺。
  “這位一定是李道友吧”這位青年一見到李七夜,立即露出笑容,笑著說道。
  

Snap Time:2018-11-16 21:52:56  ExecTime:0.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