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6)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6)      第3445章 神石嶺(18-11-16)     

第1803章 歲月誰留痕

  李七夜沉默著,看著遙遠的星空,大道漫漫,一個又一個人離去,這將是怎麼樣的感受?或者這種滋味也隻有站在巔峰上存在的人才能體會。∮雜∞誌∞蟲∮
  也正是因為這樣,大帝仙王、九界仙帝遁世之後就再也很少過問紅塵,更是少入世,對於子孫後代更是少有過問,這也算是一種斬去紅塵。
  畢竟,不管是怎麼樣的存在,曆練過了一個又一個時代的紅塵之後,送走了一代又一代的人之後,隻怕再堅定的道心都會被打磨掉,歲月無情,時光更無情。
  曆練一個時代又一個時代的紅塵,一代又一代的經曆,隻怕會讓人瘋掉,不是神聖入聖,便是瘋狂成魔!
  一個時代又一個時代過去,李七夜不止是一次又一次送走自己身邊的人,不止是埋葬自己所愛的人、愛自己的人。
  在這漫長的歲月長河之中,他也曾送一位位仙帝踏上征程,在曾看著一位位仙帝遠去,在終極征途之中明知道沒有結果,明知道有去無回,每一位仙帝,每一代仙王,都是義無反顧地勇往前行。
  李七夜他明知道這樣的征戰不會有什麼好結局,但他也無能為力,他無法力挽狂瀾,他無法改變這一條道路的宿命,他所能做的隻是一個又一個時代輪回,一個又一個時代的努力,一個時代又一個時代的積累,最終隻為了一個目標世界盡頭的一戰。
  在那,他隻想需要一個答案,或者曆代大帝仙王也想要一個答案,就像淺素雲一樣,她也是需要一個答案,隻不過每一個人所需要的答案都是不一樣的。
  同樣是遠征世界盡頭,同樣的目的,他與淺素雲的答案也是明顯不一樣。
  看著沉默的李七夜,看著遠眺天宇深處的李七夜,齊臨帝女突然間芳心顫了一下,好像是觸摸到了什麼一樣,好像是有什麼東西觸動到了她芳心最深處的柔軟一樣。
  此時的李七夜,依然是那麼的平凡,但是卻給人一種絕無倫倫的感受,似乎他是跨越了亙古,他身上沾滿了時間長河的因果,似乎他帶來了古遠的蒼桑。在他那一雙深邃無比的眼睛之中似乎是包含了世間的一切,恩愛情仇,聖魔賢達……三千世界的紅塵都似乎在他這一雙眼睛之中一一表達出來。
  在這那之間,眼前這個平凡的男子似乎是經曆了千萬次的輪回,在時間長河之中他似乎是亙古不變,那顆不可撼動的初心依然在跳動著,宛如是世界之心一樣脈動著一樣。
  滄海桑田,萬物變換,不變的是他那顆初心,不變的是他那執著的追求,不變的是他那堅定前行的腳步!
  似乎無情的時光可以打磨掉世間的一切,但卻無法磨掉他的那顆初心,無法磨平他永不變的追求,無法阻擋下他堅定前行的腳步。
  在這那之間,齊臨帝女一點都不覺得眼前這個平凡的男子是歸於平凡,眼前的男子是那麼的不平凡,是有著讓人無法抵擋的魅力,這種魅力不是英俊的皮囊,也不是迷人的氣質,這種魅力是歲月的饋贈,是漫長無比的時間長河的沉澱,是三千世界無盡輪回的磨勵,這種魅力是無窮的,是獨一無二的。
  一時之間,齊臨帝女的一顆芳心都遐飛了很遠很遠,過了好一會兒之後,她才回過神來,不由苦笑了一下,甩了甩螓首,她這都是想些什麼呢。
  過了許久之後,李七夜這才收回心神,看了看齊臨帝女,徐徐地說道:“第六次終極征戰之後,你們齊臨帝家得到了一件東西,這是一件從上麵飛下來的東西,這件東西應該是直飛你們的齊臨帝家。”說著他指了指天空。
  “你怎麼知道?”齊臨帝女脫口而出,但回過神來又覺得並不奇怪了,眼前的李七夜覺不可測,這種事情並不能瞞得過他的雙眼。
  齊臨帝女回過神來,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氣,緩緩地點頭說道:“不瞞公子,我們齊臨帝家的確是得到了一件東西。”
  他們齊臨帝家得到這一件東西有一些年頭了,但卻一直無法解開這件東西的奧妙,正是因為如此他們齊臨帝家才有意招攬一些精通古符文的修士或凡人。
  “你們家的兩位仙王怎麼說。”李七夜緩緩地說道。
  齊臨帝女輕輕地搖頭,說道:“聽家族的老祖宗說,兩位仙王祖宗並不願接這件東西,隻是說這東西貴不可言,隻等有緣之人。”
  “這就對了。”聽到這樣的話,李七夜輕輕地歎息一聲,說道:“他們都不願意去沾這麵的因果,他們遁世不現,不願意接也是能理解的。天誅懸於頭上,的確是讓人不安。”
  “如此說來,公子是知道此物了?”見到李七夜如此說,齊臨帝女不由問道:“不知道公子能否告知,此是何物?”
  事實上這件東西到了他們齊臨帝家之後,他們齊臨帝家的老祖宗就一直在琢磨,但是卻難於琢磨中其中的玄機來。
  他們齊臨帝家可是藏龍臥虎之地,就算兩尊仙王遁世不出,也有上神在世,像他們齊臨帝家這樣的傳承,什麼樣的寶物沒有?但這件東西他們齊臨帝家的老祖宗們就是琢磨不透,這就更讓齊臨帝家的老祖宗門更加感興趣了。
  更何況,他們齊臨帝家的兩位仙王都曾說過,此物是貴不可言,那就意味著這件東西的確是驚世無雙了,也正是因為兩位仙王這樣的話,齊臨帝家一直都想解開這件東西的奧妙。
  “是何物,待我見了便知。”李七夜淡淡地說道:“你跟你們家的老頭子說一聲,我要親眼看一看這東西。”
  聽到李七夜此話,齊臨帝女怔了一下,此物可以算得是他們齊臨帝家最高機密之一,不要說是外人,就算是他們齊臨帝家的弟子也不可能見到此物,她作為能繼承齊臨帝家大統的人了,也隻是見過一次而己。
  盡管是如此,齊臨帝女並不拒絕,點頭輕緩地說道:“公子要看,我與老祖宗他們說一聲,希望老祖宗能通融一二。”
  齊臨帝女雖然答應,不過她也作不了主,她也不敢十分肯定地答應李七夜。
  李七夜隻是隨意一笑,繼續看著天空,他要看這東西,那由不得齊臨帝家願不願意,他能提前說上一聲,那已經是念在舊情份之上了。
  “公子可是為狂神凶地而來?”過了片刻之後,齊臨帝女問道。
  李七夜依然看著星空,點頭說道:“沒錯,狂神死了這麼久,他那失蹤的屍體也該現世了,如果它不現世,我就把它挖出來!”李七夜就是想得到狂神的那件白套裝,不管狂神的屍體出不出世,他都必須拿到,如果狂神屍體不出世,他就親手把它挖出來!
  “狂神被第一箭仙帝射殺於此,屍體下落不明,傳言狂神的一生寶藏也隨之埋葬。”齊臨帝女說道。
  別人不知道這一段軼聞,而她作為能繼承齊臨帝家大統的人,對於這段軼聞卻是很清楚。
  “你們齊臨帝家並不缺寶物,狂神的寶物雖然不錯,也無法比得上你們齊臨帝家的仙王寶庫。”李七夜笑了笑,說道:“難道你會為狂神的寶物而來?”
  “寶物隻是隨緣而已。”齊臨帝女露出笑容,當她一笑之時,可謂是傾國傾城,隻怕是讓任何年輕男子看了都會神魂顛倒。
  齊臨帝女說道:“此次狂神凶地異象,我們帝家怕有邪物出世,所以特地讓我前來看一看,以免為害黎明百姓。”
  齊臨帝家所擔憂並非是沒有道理,畢竟狂神凶地與齊臨境毗鄰,萬一出了什麼邪物,他們齊臨帝家就是首當其衝。齊臨帝家可不希望再次發生當年像狂神那樣吞噬天地的事情。
  “狂神凶地雖然險惡了一點,那也隻不過是絕望的怨念和仙帝的殺氣。”李七夜笑著搖了搖頭,說道:“這塊廢地還能有什麼邪物,狂神當年雖然強大,但是第一箭仙帝的終極一箭也是飽含了他箭道的最終極奧義,一箭之下,狂神完全是死透了,就算他有再逆天的手段都活不了……”
  “……在這一箭之下,不要說是上神,就算是大帝仙王、九界仙帝,如果是扛不住這一箭,那就隻有一個結果死亡!”說到這,李七夜也不免有所感慨,雖然說在九界仙帝中,第一箭仙帝不是最驚才絕豔的仙帝,也不是最強大的仙帝,但是如果說是在箭道上的造詣,隻怕沒有任何仙帝能與之相提並論了,更別說是超越他了。
  也正是因為如此,作為第一箭仙帝的後人,箭無雙未來想超越第一箭仙帝,她有著很漫長的道路要走,她的大道十分艱巨。
  此時,李七夜目光突然鎖定星空,對齊臨帝女說道:“先跟你們齊臨家的老頭子說一聲吧,我處理完了這的事,就立即去你們齊臨帝家。”說完他飄然而去。
  目送著李七夜遠去,齊臨帝女過了好一會兒才收回目光,她不由輕輕地歎息一聲,然後便把消息傳遞下去了。
  

Snap Time:2018-11-17 01:57:36  ExecTime:0.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