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1章 空間龍帝(18-11-13)      第3440章 青石的身份(18-11-13)      第3439章 吳中天(18-11-13)     

第1797章 殺人無形

  西陀太子被卡住了脖子,整個人高高地被吊了起來,宛如是一隻小雞一樣,隨時都可能被捏死。$雜誌蟲$
  見到西陀太子王嘯天被卡住了脖子,很多人都不由吃驚和意外,雖然說王嘯天在年輕一輩中不算是天才,但也算是傑出,在人群之中也算是有實力的一位年輕修士,現在卻被輕而易舉地卡住了脖子,動彈不得,隨時都會被捏死,這怎麼不讓在場的人大吃一驚呢。
  不少人看向李七夜,但經驗豐富的修士都能一眼看出來李七夜也隻不過是剛修道不久的凡人,而且道行十分之淺,那也隻不過是道蟻境界的小人物而己,他所擁有的一二百鬥的混沌之氣,根本不入在場所有人的法眼。
  “不知何方高人在此?”見到西陀太子被卡住脖子之後,南陽少主李天豪雙目一厲,張望了一下四周,欲查看是誰在暗中卡住了李天豪的脖子。
  李天豪這樣一聲沉喝,這讓在場的修士強者都不由張望了一下,但都沒有看到有任何人出手,這讓不少在場的強者納悶,或者有了不得的高人躲在暗中。
  但這也不合情理,真正強大到一定程度的高人,他想要殺弱者的話,根本就不需要躲在暗中殺人,直接露麵碾殺便可,何需藏頭藏尾。
  “高人就在這。”在這個時候李七夜才慢吞吞地收回了目光,淡淡地說道。
  “砰”的一聲響起,就在李七夜話一落下瞬間,西陀太子整個人都被重重地砸在了地上,在這一刻好像有一隻無形的巨掌把西陀太子王嘯天壓在地上一樣。
  “你”李天豪並不是十分相信,不論怎麼樣看李七夜都是剛入道的凡人,這一點絕對瞞不過他的一雙眼睛,李七夜那一二百鬥的混沌之後,說句不好聽的話,不要說是他,就是西陀太子輕輕地吹一口氣都能把他滅掉了,但現在西陀太子在他的手中卻如同蟻螻一樣。
  “三番四次來招惹我,還真以為我是泥人沒火氣不成?”李七夜冷冷地看著被鎮壓在地上的西陀太子,淡淡地說道。
  此時李七夜一念起,西陀太子頓時全身骨頭喀嚓喀嚓作響,好像有百座山峰壓在他的身上,要把他壓得粉碎一樣。
  一念馭駕,此乃是《念書》的一道六念之一。
  作為九大天書之一,《念書》與其他的天書不一樣,《念書》並不在於修練,而是在於道心。
  隻要你道心有多強大,你的意念就有多強大,當你修練了《念書》之後,你可以馭駕萬物,比如說就像現在輕而易舉卡住西陀太子脖子的這種神通,就是《念書》一道六念之一的神通。
  而且這還是小小的神通而己,隻要你道心足夠強大,可以一念屠神,一念滅魔,甚至是一念萬界白晝,一念十界天黑!
  可以說,隻要你有著一顆足夠強大的道心,那麼世間萬物的一切那隻不過是在你的一念之間而已。
  如果道心不夠強大,強行以自己的意念去馭駕的話,那會讓你的道心爆炸,身死道消!
  論道心,舉世之間還有何人能與李七夜匹敵?一念馭駕,所以李七夜一念之間要殺西陀太子,那隻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閣下是何人?”見西陀太子被壓在了地上,沈金龍皺了一下眉頭,徐徐地說道。
  沈金龍站在那,皇氣浩然,舉止之間有著淩人之威,作為帝統仙門的傳人,他身上有著匹配於他地位的氣勢。當他聲音一沉之時,給人一種威壓之感,宛如皇者淩人。
  “李七夜。”李七夜沒有多看沈金龍一眼,隻是看了看西陀太子而己,此時他心一念,力量便隨之而強大。
  “第一凶人!”聽到李七夜這個名字之後,沈金龍也不由神態一凝,他也聽說了有關於李七夜在石坊中殺死了天凰太子的事情。
  “喀嚓”一陣陣的骨碎聲響起,就在這個時候,李七夜一念起,無形的大手壓碎了西陀太子的骨頭。
  “李少主,救我”這一刻西陀太子真的害怕了,生死在別人一念之間,那是多麼恐怖的事情,他不由尖叫一聲。
  “噗”的一聲響起,西陀太子剛尖叫求救,連慘叫都來不及,瞬間變成了血霧,這中無形大手一下子把西陀太子捏成了血霧,屍體不存。
  可以說,西陀太子完完全全是被李七夜的意念所捏死的,要知道憑李七夜的無敵道心,就算是屠神滅魔也不是什麼難事,捏死西陀太子,那完全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殺人無形,這是《念書》最可怕的地方之一。
  當然,《念書》雖然很可怕,很強大,但它也是需要強大無匹的道心來支撐,如果道心不足夠強大,會讓自己的道心撐爆。
  雖然都是與意念有關,但是《念書》和萬念壺卻有著很大的區別,萬念壺是可以讓你無限地強大,可以為你無限地聚攏意念、信仰,而《念書》必須你本身強大了,才能發揮它無限的威力,兩者的前因後果是剛好是相反的。
  “你”李天豪連出手相救都來不及,西陀太子活生生地被捏死血霧了,這讓李天豪隻能是眼睜睜的看著西陀太子慘死。
  這讓李天豪臉上無光,西陀太子臨死之前向他求救,但他卻未能救下西陀太子,這是等於李七夜在挑戰他的權威!
  “姓李的,你太狂了,在此竟然敢濫殺無辜!”李天豪瞬間是混沌之氣噴湧,氣勢滔天,他雙目一厲,露出了殺意。
  當著眾人的麵被李七夜挑釁權威,這對於李天豪來說是難於忍受的事情,更何況,他可是上神之孫,他有上神庇護,他怕過誰了!
  “又如何?”李七夜完全是無所謂的模樣,懶洋洋地說道。
  本就是滿腔怒火的李天豪被李七夜如此一挑釁,頓時怒火衝天,殺意大熾,欲對李七夜出手,但在這一刻卻被沈金龍攔住了。
  沈金龍攔住了要發飆的李天豪,他雙目深邃,盯著李七夜片刻,徐徐地說道:“李兄稍安毋躁。”
  此時沈金龍盯著李七夜,徐徐地說道:“今日難得盛會,不論是何人到來,大家都歡迎。但,帝女親臨,乃是一大盛事,希望諸位能節製,莫節凶生枝。”
  在此刻沈金龍顯得克製,這不止是因為此時此刻他有些摸不透眼前的李七夜,同時他好不容易組織了這一次的迎接齊臨帝女的儀式,他可不想還沒有開始就搞砸了。
  最重要的是,就算是現在能斬殺眼前的李七夜,那也沒有多大的意義,那也隻不過是發泄私憤而已,說不定眼前這個凡人還有更大的用處呢。
  此時沈金龍都發話了,李天豪也不好砸他的招牌,隻是冷冷地哼了一聲,擱下狠話,冷聲地說道:“小子,你可小心點了!”
  李七夜不理會沈金龍他們,吩咐身邊的沈曉珊他們說道:“去,把桌子搬到懸崖旁。”說著他獨自走到懸崖旁,看著天空。
  一時之間,鐵樹翁他們師徒四個人是麵麵相覷,他們無可奈何,最終是硬著頭皮,從前麵搬來了一張桌子和椅子。
  在這峰頂上,本就已經擺好了迎接齊臨帝女的場麵,在峰頂上擺放著不少的桌椅,但這些都是屬於沈金龍他們這些大人物的物件。
  現在李七夜強行讓沈曉珊他們搬走一張桌椅,獨自享用,這是何等霸道的事情。
  搬來一張桌椅之後,也沒有人來阻攔沈曉珊他們,一張桌椅而己,對於他們來說根本就算不了什麼,不過讓在場所有強者感覺到詭異的是,眼前這個凡人究竟是怎麼樣的來頭,讓人有些摸不著頭腦。
  如果說眼前這個凡人是扮豬吃老虎,大家覺得又不像,他的一身道行的的確確是道蟻境界,而且入道的時間並不久。
  但就是這樣的一個凡人,在剛才卻活生生的捏死了西陀太子這樣的年輕一輩高手。
  更讓人覺得不可思議的是,眼前這個凡人在前不久還殺死了天凰太子,這樣的一個凡人,實在是太囂張了吧。
  此時都有一些大人物心麵暗暗猜測,或者眼前這位凡人是一個大門派的某個大人物的私生子,他背後有人暗中保護著他,所以這也才會讓他如此的囂張,如此的跋扈。
  很多人想來想去,也覺得隻有這種猜測是最合理,最靠譜的。
  當搬來了桌椅之後,李七夜獨踞案前,他一聲吩咐之下,沈曉珊掌壺,賀塵燒爐,鐵樹翁師兄弟兩人打下手,當著眾人的麵煮起了香茗來。
  片刻之後,茶霧嫋嫋,沈曉珊為李七夜奉上了一杯香茗。
  李七夜靜坐於懸崖邊,他的目光鎖住天空,有一口沒一口地啜著香茗,他觀星辰,量天宇,以之推算狂神凶地的大勢。
  諸多修士強者在場,李七夜卻獨踞案前,傲視群雄,獨飲香茗,好像整座觀神峰隻有他一個人在場一樣,這讓在場的所有強者修士都不由麵麵相覷。
  在場的所有修士強者都從來沒有見過如此囂張高調的人,眼前這個凡人太不把在場的人放在眼中了!
  

Snap Time:2018-11-14 11:28:26  ExecTime:0.3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