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7)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7)      第3445章 神石嶺(18-11-17)     

第1785章 天凰公主

  想要打開《念書》也不難,隻要你守住道心,以你心中的執念去堅持,不為一切所左右,不會被誘惑所撼動你的道心,那麼你就有能打開《念書》。ζ雜↑誌↑蟲ζ
  你的道心能堅持到怎麼樣的程度,就能翻開哪一頁,如果你能堅持到最後,那就意味著你可以打開整本完整的《念書》。
  毫無疑問,李七夜道心無可撼動,他能堅持到最後,這讓他打開了整本完整的《念書》。
  過了好一會兒之後,李七夜睜開了雙眼,他看著手上的《念書》,他不由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青木神帝,你果然是把《念書》流落於世間,這樣的魄力,舉世之間難有人相比。”看著手中的《念書》,李七夜不由十分感慨地說道。
  對於一位修士來說,如果擁有了一本九大天書之一的《念書》,那會是怎麼樣的情況?至少是絕對舍不得了,那怕是大帝仙王能擁有九大天書中的一本,他們都會好好珍藏起來。
  就算大帝仙王修練完了《念書》,隻怕他們都不會讓這樣的無上天書流落於人世間,但青木神帝卻讓《念書》流落於人世間。
  不管當年青木神帝讓《念書》流落於人世間是怎麼樣的一個想法,但是至少一個可以肯定的是,他能把《念書》放出來,這樣的魄力是很少人很少人所能相比的。
  李七夜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氣,翻開了《念書》細細地讀起來,讀到精采之處,他不由擊案稱讚。
  九大天書,想讀懂是談何容易,它是玄妙無雙的天書,就算是無雙天才都需要窮其一生來參悟他。
  但李七夜卻不一樣,他已經擁有了《體書》、《死書》、《空書》,現在再得《念書》,參悟閱讀起來,對於李七夜而言,那也隻不過是輕車熟路而已。
  就在李七夜夜讀《念書》的時候,天凰國的君王親自趕往戰王世家,去見他的女兒天凰公主。
  天凰公主,在青洲是威名赫赫的存在,她不止是金戈的未婚妻那麼簡單,而且也不隻是一位隻有美貌的花瓶那麼簡單,可以說,天凰公主是一位美貌與智慧集於一身的女子。
  天凰公主是金戈的未妻婚沒錯,但她的光芒並沒有因此而被金戈的光芒所遮蔽,天凰公主她本身的天賦極高,擁有著極為強大的道行,更重要的是天凰公主擁有了天族的祖血,這是極為了不起的血統,三大祖血之一。
  天凰國乃是石人族的國度,屬於百族之國,而戰王世家,他們血統一直以來都是十分高貴,他們是天族出身。
  戰王世家的家族底蘊就不用多說了,戰王世家乃是一門五帝,甚至有人說,戰王世家的五位大帝都還活於世間。
  這樣的傳承,這樣的底蘊,是多麼的恐怖,是多麼的無敵。
  而金戈這位要成為大帝的男人,他的實力,他的天賦就無需多說,他竟然要取天凰公主為妻。
  試想一下,如果天凰公主隻是一位長得美麗漂亮的女人,金戈會娶一個這樣的女人為妻嗎?會娶一位這樣的女人為帝後嗎?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父親,何事呢?”見到自己父親焦急要見自己,天凰公主把他迎入殿內,問道。
  事實上,天凰公主與金戈早就成親了,隻不過金戈曾說過,待他成為大帝之後才迎娶她,為她舉行一場盛大的婚禮。
  天凰公主雖然被人稱之為金戈的未婚妻,但她早就留在金戈身邊,為金戈掌執大權,處理各種事務。
  “凰兒被殺”此時天凰國君臉色憔悴,對天凰公主說道:“女兒,你一定要為你小弟報仇!”
  喪兒之病,讓天凰國君這位曾是春風得意、不可一世的君王在一夜之間老了很多。
  “什麼,小弟被殺了?在哪被殺的?”天凰公主聽到這樣的話也不由吃驚。
  “在齊臨帝家被殺,這一定是齊臨帝家的陰謀。”天凰國君叫嚷地說道:“女兒,你一定要為小弟報仇,不能讓他白白慘死!”
  喪子之病,讓天凰國君變得偏執暴躁起來,他此時什麼都不管,隻想為自己兒子報仇。
  “父親,莫急,你慢慢道來。”天凰公主能為金戈掌執大權,她是有著過人的定力,安撫父親,緩緩地說道。
  “凰兒在齊臨帝家的一家石坊被殺的,這一定是齊臨帝家下的圈套。”天凰國君把天凰太子被殺的事情說了一遍。
  天凰國君知道自己兒子被殺的所有消息也是從別人口中聽到的,當然這麵有關於天凰太子賭輸了賴帳這些事情已經被屬下自動過濾掉,不會告訴天凰國君。
  就算天凰國君知道自己兒子賴帳,他也不會去追究這件事情,對於他來說,他兒子已經死了,他兒子做過什麼已經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他要為他兒子報仇。
  聽到了自己父親所說有關於自己弟弟被殺害的過程之後,天凰公主不由皺了一下眉頭,她大權在握,處理過無數大事,當然明白這麵有一些東西沒說出來。
  “我們天凰國與齊臨帝家談不上有什麼仇恨,就算我們天凰國與齊臨帝家有摩擦了,那也隻不過是門下弟子的小摩擦而己,還上升不到宗門為敵的地步。齊臨帝家的石坊乃是開門做生意的,他們也沒有必要來陷害小弟,這其中不一定與齊臨帝家有關。”沉吟了一會兒,天凰公主徐徐地說道。
  “不是齊臨帝家還有誰,在齊臨帝家的地盤上,除了齊臨帝家之外,還有誰敢動手!沒有齊臨帝家在背後撐腰,誰敢殺你的小弟!我們天凰國威名赫赫,又有戰王世家為我們撐腰,誰敢吃了老虎心、豹子膽去動我們!這一定是齊臨帝家幹的。”天凰國君大聲地說道。
  “這個叫第一凶人的李七夜是何來曆?”天凰公主沉聲地說道。
  她手中掌握著大量的資源,而且她見識極廣,但她對於這位叫“第一凶人李七夜”的人卻一點印象都沒有,從來沒有聽過這個人。
  “隻是一個凡人而已,一個凡人也敢殺我兒子?這是天大的笑話,這背後一定有鬼,一定是齊臨帝家幹的好事。”此時天凰國君已經是偏執成狂了。
  “這也不一定。”天凰公主沉吟地說道:“但,如果說一位凡人敢殺小弟,他必定是不簡單,這必定有著驚天的來曆,否則就憑區區一個凡人,又怎麼敢殺小弟呢。”
  “不管他什麼凡人有什麼驚天來曆,女兒,你現在就帶兵去齊臨帝家,讓齊臨帝家交出這個叫李七夜的小畜生,我要活剮他為凰兒報仇,我要齊臨帝家為凰兒的死負責!”天凰國君大叫地說道。
  “父親,此事不可亂來,帝家又焉那麼好招惹的,就算這個李七夜與齊臨帝家有關係,也不可輕易對齊臨帝家動兵,莫說齊臨帝家的仙王依然在世,就算齊臨帝家的仙王不在,單是齊臨帝家的諸位老祖也不是好惹的。”天凰公主搖了搖頭說道。
  天凰國君說道:“女兒,齊臨帝家再強大能強得過戰王世家嗎?你現在手中有千萬大軍,又有諸神在你帳下聽令,隻要女兒你一聲令下,兵發齊臨帝家,齊臨帝家也必定會交出這個李七夜,為凰兒之死負責。”
  “父親大人,此時不是意氣行事之時,女兒手中的千萬大軍,乃是為夫君的皇圖帝業而戰,不是為私人恩怨而戰!再說,夫君已經錯過了一次承載天命的機會,第二次出世,他必定要一戰成功,所以我手中的千萬大軍,不能輕易動一兵一卒,好鋼也需要用在刀刃上!”
  本來在上一次金戈就能承載天命,成為大帝的,然而卻遭受到了百族的狙擊,驕橫洲的大軍揮兵而至,狙擊了承載天命的金戈,這讓金戈痛失了承載天命的機會!
  現在金戈隻剩下兩次承載天命的機會,在這最後兩次機會中就算金戈做得再好,他最多也隻能擁有了八條天命了,這已經與金戈的夢想有著不小的距離了。
  正是因為如此,在第二次出世的時候,金戈會十分謹慎,必將會一戰成功!
  “女兒,賢婿這一世出世,他必定能成為大帝。”天凰國君不以為然地說道:“雖然上次被驕橫洲的百族狙擊,但是現在連大帝們都答應為賢婿護道,有天族的大帝為賢婿護道,還有誰敢狙擊賢婿?賢婿必定能成為大帝!”
  “不可把話說得太滿,大帝仙王不會輕易出世,天誅隨時高懸,不到萬不得已,大帝仙王又焉會輕易為後人護道。此次夫君是用了無數心血才說動了天族的大帝的,但不到萬不得已,大帝也不會輕易出手的,所以夫君在第二次承載天命,依然需要千萬大軍護道!”天凰公主徐徐地說道。
  “但,小弟總不能就這樣白白被人害死。”天凰國君十分不滿地說道。
  “父親大人,小弟慘死此事,我會仔細調查清楚的,切莫輕易妄動。”天凰公主徐徐地說道。
  “哼,這仔細調查清楚,要調查到什麼時候,十年還是一百年?”天凰國君十分不滿意,拂衣而去。
  目送自己父親離去,天凰公主不由輕輕歎息一聲,並非是她不想為自己弟弟報仇,相反,她與自己弟弟感情深厚,但她作為金戈的妻子,未來的帝後,她不能以個人恩怨行事,她必須以大局為重,否則戰王世家也不會輕易把大軍托付於她!
  

Snap Time:2018-11-18 09:34:50  ExecTime:0.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