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51章 獨吞(18-11-19)      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9)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9)     

第1780章 賭命

  “小畜生,閉嘴!”天凰太子是何許人物,他乃是帝統仙門的傳人,走到哪都是高高在上,何時被人羞辱過,更別說是被凡人羞辱了。∥雜×誌×蟲∥
  本就賭得眼紅的天凰太子此時狂怒,要衝了過來殺死李七夜,以他實力而言,要殺死李七夜這樣的一個凡人,那比碾死一隻螞蟻還要容易。
  天凰太子要衝過來弄死李七夜,但是立即被石坊的高手擋住了,石坊當然不會允許天凰太子在這殺人了,更何況天凰太子和李七夜剛才還在對賭呢,現在如果天凰太子弄死了李七夜,這讓他們石坊就混不下去了。
  對於他們石坊來說,他們既然敢開賭局,就需要保護賭客的安全。如果說有賭客贏了對方的錢財,而對方不服氣把賭客弄死,他們石坊未能盡到保護的職責,以後還有誰敢來他們石坊賭石。
  “太子殿下,請自重,石坊之內不能傷害任何客人。”石坊的高手當場就把天凰太子擋了回去,冷冷地說道:“太子殿下想解決恩怨,就賭桌上一見高低!”
  天凰太子是帝統仙門的傳人沒錯,他姐夫是金戈沒錯,他的靠山是很強大,這也沒錯,但是這石坊乃是齊臨帝家開的,既然他們敢開石坊,敢設賭局,他們石坊就沒怕過誰,就算是天凰太子敢硬來,他們石坊也一樣是不會給情麵。
  “小畜生,敢再賭一局嗎?”此時天凰太子也是怒不可揭,賭紅了雙眼的他狠狠地盯著李七夜,耍狠,厲叫一聲說道。
  看到天凰太子這個模樣,大家都知道天凰太子輸慘了,急著要翻身,賭紅了雙眼的他,也是豁出去了。
  “賭?有什麼不敢的。”李七夜不由笑了起來,說道:“難道我會怕你這個癟三不成?要賭什麼?我奉陪就是!不賭的就是孫子!”
  “好,本太子就等你這句話!”天凰太子狂笑一聲,冷森地說道:“說出的話就如同潑出的水,可千萬別後悔!”
  “後悔什麼?”李七夜乜了他一眼,悠閑地說道:“你這樣的小癟三值得我去反悔嗎?我就是怕你賭不起,你現在窮得連路費都沒有,你拿什麼來賭!”
  李七夜這樣的話頓時讓天凰太子臉色鐵青,難看到了極點,這不止是李七夜罵他是小癟三,更是因為李七夜這句話戳到了他的痛處。
  在平時他天凰太子是什麼人,要風得風,要雨得雨,錢財根本就不是一個事兒,現在他卻輸得一無所有,被李七夜這樣一句話揭開傷疤,讓他難堪無比。
  “賭命,你敢嗎!”天凰太子怒火攻心,厲叫一聲說道。
  作為帝統仙門的傳人,他比任何人都愛惜自己的生命,但是今天他輸得一塌糊塗,輸得一無所有,賭徒的心態之下,讓他豁出去了,厲叫道。
  “賭命,有什麼不敢,我不是一直都在賭嗎?”李七夜不由笑了起來,說道:“說吧,你想怎麼樣賭,我隨時奉陪。”
  李七夜答得如此爽快,讓天凰太子都愕了一下,眼前這個凡人連勝了三局,他還以為他不會再賭了,沒有想到竟然一口答應了。
  在這那之間,天凰太子清醒了一下,他覺得不是很妙,但是,當著眾人的麵,他已經把話說出去了,已經是無法收回剛才的話,在這個節骨眼上他更不能認慫,否則以後青洲沒他立足之地。
  “好,賭就賭!”天凰太子一咬牙,將心一橫,完全豁出去了,頭腦再一次發熱。
  “怎麼個賭法?”李七夜悠閑地笑著說道:“不管你怎麼賭,我奉陪到底,今天就讓這一場賭局有一個結局吧。”
  賭到雙方都賭命了,這讓在場的修士強者都相視了一眼,石坊方麵反應平淡。
  事實上這樣的事情在石坊常有發生的事情,在賭石的時候往往有雙方賭到眼紅或者雙方本來就有恩怨仇恨的,賭到最後,都是以命相見。
  本來連輸了三局的天凰太子此時雙眼轉動了一下,立即有了主意,他冷笑地說道:“既然在石坊,那我們還是賭道胚,你我各人取一個道胚,你我比的是對道胚的馭禦。”
  “本太子也不欺負你,無需混沌之氣,無需太初之力,與道行深淺無關,隻需意念來掌控道胚,雙方馭禦道胚相搏,誰擊碎了對方的道胚,誰就勝出!本太子也不欺你是個凡人,隻需要一顆堅定的道心卻可。”說到這,天凰太子不由陰陰一笑。
  聽到這話,在場的不少修士強者都怔了一下。道胚乃是天地交匯而生,它就好像是有生命的東西一樣,在沒有把它還沒有融合神金仙礦之前,在還沒有把它打造成兵器之前,凡人的確是可以用意誌來馭禦它。
  隻不過這隻是理論上行得通而己,就算意誌可以馭禦一個道胚,那麼也必須需要極為強大的意念,然而這強大無比的意念,那必須要堅定無比的意誌,而這堅定無比的意誌,就需要無可撼動的道心。
  試想一下,一個凡人連功法都沒有修練過,那怕是修練過了,那也隻不過是道塵境界的蟻螻而己,弱小得不堪一擊,這樣的凡人能有多堅定的道心?
  在很多人看來,像李七夜這樣的凡人根本就不可能馭駕道胚嘛。
  退一萬步說,就算李七夜能馭禦道胚了,但是跟天凰太子相比起來,那相差得太遠了。天凰太子本身道行就很高,出身帝統仙門的他自小就修練帝術,他的意念之強大,焉是區區一個凡人所能相比的。
  就算天凰太子不用任何混沌之氣、太初之力憑著他強大的意念,也可以輕而易舉地把李七夜擊敗。
  大家都看著李七夜,都想知道他應不應戰,因為這樣的一場賭局根本就不需要賭嘛,就算是傻子都能看得出來,如查李七夜應戰的話,那就是送死,天凰太子必贏。
  聽到這樣的話,沈曉珊也大驚,她可是明白的,李七夜的確是一個凡人,如果與天凰太子賭馭禦道胚,那是自尋死路,誰都求不了。
  沈曉珊怕李七夜不懂麵的玄機,忙是拉了拉李七夜的衣袖,在他耳邊低聲地說道:“少爺,他是個高手,你絕對贏不了他的,千萬別賭。”
  “怎麼,不敢賭了嗎?”見到李七夜沒有出聲,天凰太子陰森森地說道:“剛才是誰說不論是怎麼樣的賭法都奉陪的嗎?說出去的話,那就如同潑出去的水,此時想反悔都來不及了。”
  天凰太子如此逼李七夜,不少人都輕輕地搖了搖頭,天凰太子想要李七夜的命這是誰都能看得出來的,不過這一局天凰太子明顯是贏得不夠光明正大,他口頭上說是不欺負李七夜這個凡人,事實上他是赤裸裸的占有絕對優勢。
  不過在這樣的局麵之下,誰都解不了這一局,是李七夜他自己口出狂言,他自己說是什麼樣的賭局都奉陪的,在賭桌上,說出的話就如同潑出去的水,誰想收回這潑出去的水,那就是不可能了。
  現在就算李七夜不想賭了,但他把話說出去了,他想下賭桌就難了,就算天凰太子願意放他一馬,那都是必須付出代價的。
  “賭,有什麼不賭的。”李七夜笑著說道:“沒有我不敢賭的賭局,既然你一定要賭馭禦道胚,那我奉陪就是。”說到這,他露出濃濃的笑容。
  李七夜一口答應了這樣的一場賭局,讓大家都大吃一驚,大家都覺得李七夜這是賭瘋了,這是太過於盲目了,這擺明是去送死。
  “連贏了三局,這讓他有點飄飄然了,這是自尋死路。”有老一輩的強者覺得李七夜犯了賭徒的大忌,輕輕地搖了搖頭說道。
  當然在其他人看來李七夜這是送死,而在李七夜看來,那隻不過是早點結束這一場遊戲而己,像天凰太子這樣的角色,再玩下去就沒有意思了。
  “好,夠豪氣,那我們就開始吧。”天凰太子鼓掌,在誇李七夜說道。當然他在心麵陰陰一笑,該還的終究是要還了。
  他不止是要殺死李七夜,他還要把李七夜贏了他的一切給他全部吐出來,到時候他會慢慢折磨李七夜,讓他生不由死,等了他求死的時候,他就會心甘情願地把贏到的所有寶物、混沌石乖乖地還給他。
  到時候,就算他要殺死眼前這個凡人了,就算他要折磨強迫眼前這個凡人交出所有寶物和混沌石了,在場的任何人都沒有權利阻攔他,因為眼前這個凡人的性命已經是在他手中了,他想怎麼樣折磨眼前這個凡人都行。
  所以此時天凰太子他在心麵不由狂笑一聲,這一局他不止是要贏了眼前這個凡人的性命,同時也要把剛才輸掉的一切贏回來。
  “就這個吧。”就在天凰太子心麵狂笑的時候,李七夜已經十分隨意地挑到了一個白裝道胚。
  李七夜竟然挑了一個白裝道胚,這讓所有人都傻了一下,現在李七夜已經有足夠的混沌石了,他好歹也挑一個好的道胚來對賭呀,他現在卻隻挑一個白裝道胚,這在任何人看來,都是不可思議的事情。
  

Snap Time:2018-11-19 22:19:13  ExecTime:0.4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