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5)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5)      第3445章 神石嶺(18-11-15)     

第1779章 一敗塗地

  道兵套裝,這是很多修士追求的兵器,不知道多少修士強者都渴望自己能一件完整的道兵套裝,不過,一般來說普通的修士強者無法擁有一件完整的裝套的,因為道兵的裝套實在是太過於昂貴了。■雜&誌&蟲■
  套裝,指的是從一個道材中切出來的成套道胚,而且這成套的道胚必須是同一個品質。就比如說,從一件道材之中切出了三個白裝道胚、一個鑲金道胚,那麼鑲金道胚就會被拿掉,三個白裝道胚會形成一個白套裝。
  如果從一件道材中切出了五個紫兵的道胚,那麼這五個紫兵的道胚就會形成了一件紫兵套裝!
  套裝,是一套完整的道兵,所以被稱之為套裝,而且每一件完整的套裝都會有一個道篇的。
  這樣完整的套裝擁有了道篇,就意味著天地交匯的時候留下了天地萬法的篇章,這比僅僅留下法則,那不知道是強大了多少。
  三件成一套,這就意味著一件套裝必須是從一個道材中同時切出三個同樣品質的道胚那才能形成套裝,否則就無法形成套裝。
  此時隨著李七夜吹了一口氣,就像變魔法一樣,隻見整整齊齊被碼在桌麵上的道胚瞬間浮現了一道道法則,一道道法則瞬間交織成了一個完整無比的道篇,在這道篇之中浮現了一件鎧甲配劍的套裝。
  “劍鎧套裝呀。”看到這樣的道篇,有修士強者說道:“這也算是比較常見的套裝了。”
  “雖然常見,但是不要忘記了,那怕是白裝,一萬個道材中才有機會出現一件套裝的,而且都是三個道胚所成的套裝。”有一位經驗豐富的石師說道。
  道胚的品質越高,出現套裝的機率就越低,最巔峰的套裝,萬古以來那也隻不過是寥寥幾件而己。
  “六百三十九件道胚所成套的白套裝”連石坊的石師看到這樣的一套白套裝,都十分震撼,喃喃地說道:“青洲已經很久沒出過如此數目龐大的白套裝了!”
  套裝的威力是十分大的,一個白裝道胚,當然比不過其他品質的道胚,二個也無法相比,三個也不行……
  當白套裝的道胚多到一定程度的時候,那就讓一切都變得不一樣了,龐大的數量會引起質變。
  在道胚這一方麵來說,很多石師都認同以白套裝而言,六百個道胚是白套裝的極限,如果突破了六百個道胚的白套裝,它就會引起質變。因為道胚越多,那麼套裝的道篇就越強大,它擁有了更恐怖的混沌之氣、太初之力!
  如果白套裝的道套擁有了超過六百道胚之後,白套裝可以碾壓同一個級別的任何品質的道兵。
  比如說,同樣是道聖境界,一件超過了六百個道胚的道聖白套裝,它可以絕對的優勢碾壓同一級別的所有道兵,那怕是一件天封品質的道兵都會被碾壓,就算是先天道兵,那結果都是一樣的!
  如果白套裝的道胚數字超過了一千個,可以越級挑戰其他的道兵!當然套裝除外!
  當套裝的道胚突破了一定數目之後,它的優勢就一下子體現出來了,這種優勢不是單件道兵所能相比的。
  正是因為如此,一直以來都很多人尋求套裝,那怕是白套裝,如果它的道胚數目足夠龐大的話,那絕對能賣出一個極高的價格。
  “這件白套裝,賣出的價格,至少是道聖級別。”有修士強者緩緩地說道。
  “以我個人估價,這一件白套裝拿去拍賣,起價至少是十萬道聖級別的混沌石,六百三十九顆的道胚形成一件套裝,這樣的套裝已經不多見了。如果有實力的大人物用心去蘊養這樣的一件套裝,用足夠時間去打造這樣的一件套裝,那麼等它的級別上去之後,那是絕對是碾壓同一級任何道兵!”一個石師對李七夜這件白套裝估價說道。
  此時李七夜慢吞吞地看了天凰太子一眼,說道:“你覺得我這件套裝值錢,還是你那個先天道胚值錢呢?”
  在這個時候天凰太子臉色難看到了極點,嘴巴張得大大的,整個人僵在了那了。
  “閣下的石師造化已經非我輩所能比了,這一局是閣下贏了。”此時李蒗軒都不得不認輸。
  從一個道材中切出一件套裝,那是談何容易的事情,把眼前石坊中的所有道材都切開來,都不見得能再切出一件套裝來。
  現在李七夜隻是選中一件道材而己,就讓他切出了一件套裝,這絕對不是撞運氣那麼簡單,這意味著當李七夜挑到這件道材的時候他就已經能切出一件白套裝了!
  這樣的眼光,這樣的實力,那已經是石師的巔峰了,那怕李蒗軒這樣的天才石師,也是自歎不如。
  今天李蒗軒這樣的天才石師輸給了一個凡人石師,這對於李蒗軒他自己來說,他也沒有什麼好怨言的,他是輸得心服口服。
  “你輸了。”李七夜淡淡地看了天凰太子一眼,把眼前堆成小山的混沌石和各種寶物攬為己有。
  “破銅爛鐵太多,你們拿去當了喝酒吧。”此時,李七夜不止是隨手抓起一大把一大把的混沌石打賞給了身邊的沈曉珊他們三個人,同時還把天凰太子那抵押在賭桌上的一件件寶物賞給了沈曉珊他們三個人。
  沈曉珊他們三個人一時之間都呆了,回過神來的時候,他們都驚喜無比,在這一刻他們覺得天上下起了錢雨,滿天的錢財滔滔地落入了他們的口袋之中。
  能遇到如此闊綽的主人,讓在場的所有人都看得羨慕無比,對於不少修士來說,他們一輩子都不見得能賺到這麼多錢,現在李七夜卻像扔破銅爛鐵一樣扔給了身邊的跟班。
  雖然說天凰太子的寶物不錯,不過根本就不入李七夜的法眼,在他看來這些寶物的確是跟破銅爛鐵差不了多少。
  沈曉珊他們三個人接住了李七夜隨意拋過來的打賞,他們這個時候心麵的震撼是無法形容了,難怪在此之前李七夜那麼的狂妄,事實上他根本就沒把他們鐵樹門放在眼中,他們鐵樹門這樣的小門小派,那隻不過是貧窮的破落戶而已。
  此時沈曉珊他們心麵都不由為之羞愧,在以前他們在李七夜麵前有著很大的優越感,在他們看來李七夜隻不過是凡人而己,現在他們才明白真正狂妄自大的不是李七夜,而是他們自己,他們能遇到李七夜,就是一大機緣,能跟在他的身邊,就已經是天大的恩賜。
  在李七夜十分闊綽地打賞沈曉珊他們的時候,讓輸掉的天凰太子呆呆地站在了那,他的腦袋一片空白。
  在這一場豪賭之時,他是輸紅了雙眼,賭性大作,根本就沒有多去想後果,在他看來,再賭一局,他必能要了這個凡人的狗命,他必能當著眾人的麵狠狠地折磨眼前這個凡人,讓他狠狠地出一口惡氣,讓所有人都知道與他為敵將會是怎麼樣的下場。
  現在這一局他卻輸得一塌糊塗,連天才石師的李蒗軒都不是對手,再一次輸得一敗塗地!
  這一局天凰太子他可是押上了全身的寶物和錢財,甚至還向石坊借了五百萬。現在他不止是一個窮光蛋,還背負了巨額債務。
  雖然說他們天凰國能還得起這一筆債務,但是,如果被他父親知道,被皇室的諸老知道這件事情,隻怕不止是被他父親打斷雙腿,隻怕他繼承大統的資格也會被剝奪。
  想到這一些,天凰太子頓時臉色一陣紅一陣青,又驚恐,又憤怒。
  “怎麼,輸怕了嗎?”在天凰太子呆如木雞的時候,李七夜淡淡地笑著說道:“輸得一窮二白,也能理解你的害怕的。喏,拿去吧,給你留點盤纏回去,免得你窮到回不了天凰國。”
  李七夜說著抓起了一大把的混沌石,扔給了天凰太子。
  “小畜生”天凰太子回過神來,不由厲叫一聲,想到了種種,此時的天凰太子才是真正的輸給了眼,他指著李七夜大叫說道:“這,這一定有鬼!”
  “有什麼鬼”李七夜懶得去多看他一眼,懶洋洋地說道:“眾目睽睽之下,有什麼鬼可言?就算我坑你了,難道李蒗軒會坑你,難道齊臨帝家的石坊會坑你?就算我們都坑你了,在場上千雙眼睛看著,如果有鬼,有人看不出來嗎?”
  此時很多人都不由看了看天凰太子,大家都明白,這一次天凰太子真正的輸紅了眼,不過大家也能理解的,一口氣輸了千萬,換作任何人都會抓狂,沒有幾個人能做到輸掉了千萬連眼皮都不眨一下的。
  被這麼多人看著,天凰太子臉色鐵青,他此時不止是輸得精光,他這一次是輸給了一個凡人!這才是讓他最丟臉的地方!
  “輸不起就直說嘛。”李七夜悠閑地說道:“堂堂的一國太子,連一千萬都輸不起,這也太掉價了吧。輸不起就輸不起了,你天凰國一個小國,這麼貧窮我也是能理解的。但是,賭徒也要有賭品,輸不起還要誣賴人,這樣癟三的賭徒,還是回你娘的懷抱去吧。”
  李七夜存心是想激怒天凰太子,拿話來刺激他。
  

Snap Time:2018-11-16 04:52:59  ExecTime:0.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