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51章 獨吞(18-11-20)      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20)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20)     

第1774章 先天道胚

  當李七夜回到賭桌的時候,看到李七夜挑選到了這樣的道材,連李蒗軒都為之驚諒,說道:“閣下此舉實在是讓人意外,紅杉樹的道材是十三洲最常見也是保有量最多的道材,每當天地交匯之時如果它降下了雷火,因為十三洲的紅杉樹到處都是,雷火傾瀉而下,會在大量的紅杉樹的老根或老枝之上孕生大量的道胚……”
  “……所以往往有雷火降下會有大批大批的紅杉樹道材誕生,不過紅杉樹所出的道材絕大多數都是白裝,當然也有一定機率出極品,這機率小到難於想象。雜#誌#蟲看來閣下這一次是想賭一下紅杉樹道材出極品的機率,閣下這是對於自己的眼力是信心十足呀。”
  作為天才石師,李蒗軒也是十分樂意與李七夜這樣的凡人石師交流的,而且石師與石師之間談起道材,那是有著莫明的親切感。
  “大家都說,賭石不撞撞運氣,那就太沒有意思了,有意外之喜,那才讓人刺激。”李七夜笑著說道:“我這就是撞一撞大運,如果能切出好東西,那才讓人興奮,賭石玩的就是心跳!”
  “既然是如此,那就希望幸運能一直眷顧閣下了。”對於同樣有實力的石師,李蒗軒也保持了他作為石師的那一份尊敬。
  “嘿,嘿,嘿,當他輸掉一雙手臂,然後再輸掉一雙眼睛之後,如果能保下自己的一條狗命,那就是幸運的眷顧了。”相比起李蒗軒的有風度來,天凰太子則是陰陰一笑,他也毫不飾掩要殺害李七夜的殘忍!
  “賭局開始,我領先切石。”在石坊的石師見證之下,李蒗軒取出自己的石刀,親自切割他所挑選的道材。
  “沙、沙、沙……”一陣陣切割之聲響起,李蒗軒手持石刀,下刀飛快,作為天才石師,不論是在切割之上,還是在鑒石之下,他都有著絕無倫比的經驗,所以李蒗軒這一手刀法連石坊的石師都讚了一聲。
  李蒗軒的這一塊道材越切越油亮,被切下來的石皮油亮得如玉一般,似乎石中要沁出石油來一樣。
  “這將會是一件好的道胚呀,以我看這有可能是一件防禦道兵的道胚。”看到切下來的石皮越來越油亮,很多人都知道要切出好東西了,一時之間一雙雙眼睛盯著李蒗軒手中的道材。
  隨著越切越薄,快要接近道胚的時候,麵的道胚竟然散發出了光芒,這淡淡的光芒已經穿透了薄薄的石皮了。
  “寶物,絕對要出寶物!”看到這道胚的光芒能穿透薄薄的石皮,連經驗豐富的石師都不由大叫一聲。
  “嘿,這一定能切出天封道胚來的,卑鄙的凡人,顫抖吧。”看著道胚要被切出來了,天凰太子不由興奮,大笑一聲說道。
  對於天凰太子的興奮,李七夜反應平淡,而在李七夜身邊的沈曉珊他們三個人不由擔心起來,李蒗軒切出來的寶物越好,李七夜想賭贏的機會就越渺茫。
  “啪”的一聲響起,李蒗軒終於把道胚完整地切出來了,當這個完整的道胚放在賭桌上的時候,它散發出了晶瑩的光芒,每一縷的光芒就像是碎鑽一樣,閃耀著大家的雙眼。
  這個道胚有巴掌大小,是一個盾胚,這樣的一個盾胚絕對能打造出一件防禦性極好的道兵。
  “天封,這是天封品質的盾胚,這樣的盾胚,在後天道胚中乃是極品呀。”看到這樣的一隻盾胚,有強者不由大叫一聲。
  “天封盾胚呀,好東西呀,李公子,這隻盾胚你願意賣嗎?”甚至有教主砰然心動,想買下這樣的一隻盾胚!
  道胚的品質由低到高分別是:白裝、紫兵、鑲金、橙武、天封。
  天封,這已經是道胚品質中最高的品質了,這已經是後天道胚的極品了。
  “天封道胚!”看到被切出來的道胚,天凰太子不由狂笑起來,森然地盯著李七夜,殘忍地笑著說道:“凡人,你是自己砍下自己的手臂,還是我來動手呢,如果本太子動手,那就是痛不欲生!”
  對於天凰太子的話,李七夜理都懶得理會。
  看到李蒗軒切出了天封道胚,這讓李七夜身後的沈曉珊他們都臉色大變,頓時臉色發白,天封道胚,這已經是道胚中的極品了,雖然現在李七夜手中的道材還沒有切開,但敗局己定。
  一時之間沈曉珊都不由臉色發白,她一顆芳心高高懸起,在此時此刻就算她想幫助李七夜都無能為力,像天凰太子這樣的存在不是他們所能對抗的。
  “運氣不錯,讓閣下見笑了。”見切出了天封道胚,李蒗軒也不由為之鬆了一口氣,笑著向李七夜抱拳說道,比起天凰太子的跋扈來,李蒗軒風度不知道高明了多少。
  在挑選到了這件道材的時候,李蒗軒還是有把握從這件道材中切出一個橙武的道胚來的,沒有想到這一次他運氣不錯,切出了天封道胚,這毫無疑問是讓他勝券在握。
  “那也該輪到我撞撞運氣了。”對於李蒗軒切出了天封道胚,李七夜也波瀾不驚,笑著說道。
  說完,李七夜拿起石刀,沙沙沙地切割起來,刀法嫻熟老練,遊刃有餘。
  “李石師已經切出了天封道胚了,現在想憑紅杉樹的道材來翻盤,這機率小得比出門被隕石砸中的機率還要小。”看到李七夜依然不死心,有石師不由搖了搖頭。
  “紅杉樹的道材也的確有機率出好的道胚,這機率很小,但就算是真的中了大獎了,出了好道胚了,以紅杉樹這樣的道材,最多也就是出橙武品質的道胚。現在李公子已經切出天封道胚了,這根本就贏不了。”也有強者認為李七夜敗局己定。
  看到李七夜依然不死心去切自己的道材,天凰太子陰笑一聲,說道:“你就慢慢地垂死紮掙吧,就算你再怎麼拖延時間,也是改變不了這一場輸局。”
  在天凰太子看來,李七夜根本就沒有翻盤的機會,李蒗軒切出了天封道胚,這一下子就讓這場賭局分出勝負,像李七夜像借一塊紅杉樹道材翻盤,那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沙、沙、沙……”一陣陣的切割聲響起,李七夜切下了一層層的木屑,這一層層被切下來的木屑全部都是如炭粉一樣,一點油頭都沒有,經驗豐富的人一看就知道這種道材基本上是要切出白裝了。
  “這木屑沒油頭呀,看來這道材的確是被雷火焚燒,它是在天地交匯之時隻是處於很淺的地區,看來這是要切出白裝呀。”看到李七夜切出一層層的木屑都是像炭粉一樣,一位有經驗的石師不由搖了搖頭,並不看好李七夜。
  李蒗軒切出天封道胚之後,沈曉珊他們都已經是提心吊膽了,現在連這些經驗豐富的石師都如此評價,這更是讓沈曉珊他們臉色煞白了,他們都覺得這一局隻怕李七夜是輸定了。
  “這局輸定了。”有教主看到這樣的一幕,不由有些惋惜地搖了搖頭,說道:“一位凡人石師本是了不得,若是丟了一雙手臂,隻怕再也無法當一位石師了。”
  在場的許多人都不看好李七夜,覺得這一局李七夜是輸定了,基本上是沒有翻盤的機會了,所以一些人都覺得惋惜,搖了搖頭。
  “啪”的一聲響起,最終李七夜把道胚完整地切出來了。
  當這道胚一切出來的時候一下子混沌氣息彌漫於賭桌之上,好像是地下的一個寶礦被挖了出來一樣,當混沌氣息彌漫之時,散發出了一股道尊境界的力量,這是太初之力,隻有達到了道尊境界的修士強者才能散發出這樣的力量。
  “發生什麼事了!”突然彌漫著混沌之氣,讓在場的修士強者都呆了一下。
  “先天道胚”當混沌之氣彌漫的時候,經驗豐富無比的石坊石師立即知道是什麼了,不由大叫一聲,一下子站了起來,仔細去看混沌之氣中的道胚。
  此時隻見道胚靜靜地躺在那,這是一隻劍胚,這隻劍胚被濃濃的混沌之氣緊緊地包裹著,小小的劍胚就好像是躺在了混沌海洋中一樣。
  就是這麼小小的劍胚,讓任何人都不敢輕視,因為它散發出了可怕的道尊之威,小小的劍胚已經擁有了道尊的力量。
  “先天道胚,這是道尊境界的道胚,是橙武品質!”看到這樣的一個道胚,石坊的石師給出了結論。
  “先天道胚,好東西呀,還是橙武的品質!”聽到這樣的話,不少人驚呼一聲。
  “紅杉樹的道材之中竟然能切出先天道胚,這實在是不可思議,我切過紅杉樹的道材無數,從來沒切出過先天道胚!”有石師出身的修士不由吃驚地說道。
  因為紅杉樹的道材是存有量最廣的道材,也是市麵上賣得最便宜的道材之一,所以很多剛入門的石師都是拿紅杉樹的道材來練手。
  而且絕大多數的紅杉樹道材所切出來的道胚都是白裝品質,偶爾有一二件是紫兵品質,但這都十分罕見!
  

Snap Time:2018-11-21 13:48:02  ExecTime:0.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