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1章 空間龍帝(18-11-13)      第3440章 青石的身份(18-11-13)      第3439章 吳中天(18-11-13)     

第1773章 賭石的技巧

  一時之間無數人都不由望著天凰太子,不管李七夜這一雙手值不值一百萬的道賢混沌石,但是這一場賭局是由天凰太子最先發起的。♀雜$誌$蟲♀
  如果說現在天凰太子退縮了,他天凰太子的顏臉何存?現在他要麼掏出一百萬的道賢境界混沌石來與李七夜賭,要麼就以自己的一雙手臂來與李七夜賭。
  否則的話,他發起賭局而又退縮,這不至是讓他這位帝統仙門的傳人顏臉掃地,更是讓他太子的尊嚴蕩然無存,堂堂太子卻被一位凡人羞辱。
  “砰”的一聲響起,天凰太子一口氣砸出了三件道賢境界的道兵,這三件道兵都是鑲金品質。
  “本太子身上沒帶這麼多混沌石,就以這三件道賢境界的道兵抵之!”天凰太子冷冷地說道。
  天凰太子的這三件道賢境界的道兵的確值得百萬道賢混沌石。
  李工夜看了一眼這三件道賢境界的道兵,也隻是笑了一下,說道:“也行,你想要怎麼樣賭呢?”天凰太子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氣,拍了拍身邊的李蒗軒,說道:“由蒗軒兄為我出戰,蒗軒兄,替我贏了他,本太子要他這一雙手臂!”說到這他雙目一厲,露出殘忍的光芒。
  對於天凰太子來說,砍下李七夜這一雙手臂,那隻不過才剛剛開始而己,如果李蒗軒贏了這一局,李七夜想下賭桌就沒有那麼容易了,他要一步一步把眼前這個凡人折磨死。
  他要當著眾人的麵狠狠地折磨這個凡人,讓他生不如死,他要讓這個凡人的哀嚎聲響徹整個西市。
  雖然說在這西市是不能殺人,但如果眼前這個凡人在賭桌上輸了,那一切都是理所當然,誰都救不了眼前這個凡人!
  被天凰太子指定與李七夜賭石,這讓李蒗軒不由愕了一下,但回過神來他不由眼著李七夜,他的目光跳動了一下。
  對於李蒗軒來說,眼前這個凡人的確是值得他挑戰。在剛才李七夜的切割刀法就讓人明白他這個凡人也的確是一位了不起的石師。
  李蒗軒被人尊稱為天才石師,號稱是青洲年輕一輩石師中的第一人。現在看到了李七夜的切割刀法,這讓李蒗軒都不由見獵心喜,的確有與李七夜一決高低的想法。
  “殿下這太看得起李某了,隻怕李某難於擔此大任。”李蒗軒回過神來之後,也不免謙遜兩句。
  “蒗軒兄乃是年輕石師第一人,區區一個凡人石師算得了什麼,蒗軒兄為我贏下他一雙手臂便可。”天凰太子說道。
  “既然如此,李某就恭敬不如從命。”李蒗軒抱拳對天凰太子說道。
  當李蒗軒願替天凰太子出戰之後,一時之間一雙雙眼睛落在了李七夜和李蒗軒的身上。剛才出手,李七夜的石師實力大家也是有目共睹,而李蒗軒就不用說了,他大名在外。
  一位是凡人石師,一位是天才石師,毫無疑問這一場賭局上是李蒗軒占有優勢,這也難怪天凰太子會托李蒗軒出戰。
  “李蒗軒賭石,連老一輩的石師都不願意出手,在青洲已經有不少的石師跟他賭石已經敗在他的手中了。”有強者說道。
  不管如何說,這一場賭局注定足夠吸引人的目光,所以一時之間大家都看著他們兩個人。
  “不知道閣下如何賭?”李蒗軒向李七夜抱拳,同樣是石師,那怕李七夜是一個凡人,李蒗軒還是尊敬。
  “你想怎麼樣賭都行,我隨時奉陪。”李七夜笑著說道,十分隨意。
  李蒗軒也不敢輕敵,他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氣,徐徐地說道:“閣下的眼力也是過人,不如我們各自從待定區挑選一件道材,誰切出的道胚好,誰就贏,閣下認為如何呢?”
  “行,就這樣吧。”李七夜完全沒意見,十分隨意地說道。
  待定區,是石坊的一個特殊區域,在這待定區中擺放了很多道材,這些道材石坊的石師都沒有給出鑒定,或者這些道材連石坊的石師都無法鑒定這些道材的品質。
  在待定區的道材中,有可能會切出最好品質的道胚,也有可能切出白裝道胚。
  待定區的道材都是價格不菲,聽說這是石坊有意為之,也正是因為如此,賭石的不少修士都喜歡拿待定區的道材來賭,這才是真正賭大家運氣或實力的地方!
  “聽說這待定區的道材多數是白裝,為了賺錢,吸引修士去淘寶撞大運,石坊有意往麵放了一些好的道材進去。”有常來石坊的修士不由低聲笑著說道。
  這位修士的話也讓不少人笑了一下,事實上石坊待定區的道材很多是白裝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不過不可否認石坊也往麵放了極為少量的極品道材,有一些道材也是連石坊的石師都無法斷定的,所以就索性放入待定區去吸引賭客。
  李七夜和李蒗軒兩個人來到了待定區之後,他們兩個人都仔細地挑選著每一個道材,對於他們而言此時就是考他們眼力的時候。
  道材麵究竟是怎麼樣的道胚,這是讓人無法窺視的,隻有切開之後才知道麵是怎麼樣的道胚。
  不過經驗豐富的石師是可以根據道材的質地、來曆、重量、形狀等等來推斷出道材麵所孕養的道胚。
  比如說,如果這塊道材是神獸的骸骨的一部分,那麼這塊道材能切出好品質的道胚機率那是遠遠高於普通凶獸的骸骨道材。
  正是因為如此,像石坊這樣大的店鋪,他們對於道材的來曆、質地都有著很明確的標明,在這樣大的店鋪之中魚目混珠的情況是很少很少。
  李蒗軒是青洲年輕一輩的天才石師,他的修練是無法與那些帝子相比,但是他在石師上的造詣遠遠不是那些帝子所能相比的。
  在此時李蒗軒也把李七夜這個凡人視為勁敵,所以在待定區挑選道材的時候,對於每一件道材他都十分的認真,可以說是拿出了渾身本事。
  李七夜也看著這一件件的道材,比起李蒗軒聞、聽、望、敲等等的渾身本事都用上,李七夜他倒輕鬆得多,他隻是仔仔細細地看了一下每一件道材的質地而已。
  李七夜並沒有像李蒗軒如此的拿出了渾身本事,這並非是李七夜輕敵,而是在這一方麵的造詣遠比李蒗軒高,遙想當年,他來第十界玩賭石的時候,還有很多大帝仙王還沒有出世呢,不知道多少號稱賭聖的人見到他都要稱上一聲祖師呢。
  經過一番挑選之後,李蒗軒終於挑選了一件道材,他這件道材圓如蛋,整個道材乃是石質,這石質看起來淺線,紅中帶暗,這樣的一件道材好像是染上了鮮血一樣。
  “大師就是大師,出手便不凡。”看到李蒗軒挑中了這件道材,在旁邊本也是石師身份的修士也肯定地說道:“這件道材質地細膩,膩中有油,雖然我是看不出這件道材的來曆,不過以我看這件道材出於紅玉仙礦的礦脈之中的機率還是很大的,如果真的是出自於這種礦脈,那麼這件道材切出的道胚很有機會是一件橙武道胚。”
  聽到這位石師的讚賞,一些有經營的修士強者仔細看了李蒗軒手中的道材之後,也覺得李蒗軒這件道材切出好的道胚機率很大。
  當然,李蒗軒這一件道材的價格也不菲,李蒗軒付了錢之後,便在賭桌上等待著李七夜了。
  李蒗軒此時他是信心十足,他對於自己手中這一件道材是信心十足。作為天才石師,他可不是浪得虛名,他曾經賭輸了很多老一輩名家!
  “李兄這件道材如何?”見到李蒗軒信心十足,天凰太子就問道。
  李蒗軒笑著說道:“不負殿下重托,此石我自信能切出一件橙武,若是運氣好,說不定能切出一件天封。”
  聽到李蒗天這樣信心十足的話,天凰太子不由為之精神一振,雙目一寒,露出了可怕的殺機,他森然地說道:“這一次本太子先砍他的雙手,然後再砍他的雙腿,再挖他的雙眼!既然跟本太子賭,那就別想下賭桌!”說到這,他露出殘忍的笑容。
  對於天凰太子的話,李蒗天隻是暗暗搖了搖頭,他為天凰太子出戰,並不是因為他是想殘害李七夜,這除了他與天凰太子有不錯的交情之外,同時也是因為他見獵心喜,想挑戰一下李七夜這樣的凡人石師。
  最終,李七夜也挑選到了道材,他拍了拍這件道材,笑著說道:“就這件了。”說著也付了這件道材的錢。
  李七夜挑的這件道材價格很便宜,他手中的這件道材看起來是如一件黑炭,好像是被雷火焚燒過一樣,這樣的一件道材十分的不起眼。
  “這件道材來曆很普通呀,他這不會是又想撞大運吧。”有石師出身的修士看到李七夜手中的這件道材說道:“這是附於紅杉樹而孕生的道材,應該是說天地交匯之時在紅杉樹的老根上孕生了道胚,這樣的道材實在是太常見了,常常是小修士的入門之選,新手石師的練手道材。”
  

Snap Time:2018-11-14 19:15:36  ExecTime:0.8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