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51章 獨吞(18-11-19)      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9)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9)     

第1767章 砸了

  此時老掌櫃雙手捧著這隻玉盞,對李七夜說道:“這是小店的一點點心意,還忘先生笑納。雜誌蟲”
  這突然的轉變,讓石叟他們看得目瞠口呆,一時之間說不出話來。
  不說這位老掌櫃對於李七夜有多恭敬,現在老掌櫃竟然把一隻價值不菲的玉盞就這樣送給了李七夜,這實在是太不可思議了吧。
  要知道,這一隻玉盞不要說是他們,就算是他們整個鐵樹門傾家蕩產都買不起它,現在老掌櫃說送就送,而且沒有絲毫的條件,如此的出手闊綽這不是他們小門小派所能想象的。
  李七夜接過這隻玉盞,看了一眼,然後一鬆手,“砰”的一聲響起,這隻玉盞瞬間摔在了地上,一下子粉碎,碎玉散落得一地都是。
  這突然的異變,所有人都看呆了,一時之間讓人傻了眼,沈曉珊他們更是呆住了,完全是無法回過神來。
  對於他們來說,這隻玉盞是天價,如果能得到這樣的一隻玉瓶,他們一定會供奉起來,甚至有可能會成為他們的傳家之寶。
  現在李七夜拿到手之後,那隻不過是隨手一扔而已,一下子就把它砸得粉碎,一擲千金,那也莫過於此。
  李七夜看了一眼碎玉,搖了搖頭,對老掌櫃淡淡地說道:“玉盞不錯,可惜不是枯叟的潛心之作。”
  事實上李七夜看上這隻玉瓶的時候,他想到了一個人,這個人煉寶物的時候喜歡做一些意外之舉,如果說他潛心所煉製的寶物,那絕對會有驚喜,如果是他隨意所製的寶物,好隻不過是正常水平而己。
  正是因為如此,李七夜隨手砸碎了這隻玉盞,沒有絲毫驚喜,這也是讓李七夜沒有興趣了。
  “先生高明,竟然能看出是枯叟的傑作。”老掌櫃也吃驚,鞠首地說道。
  一時之間,天凰太子臉色是難看到了極點,他不由咬牙切齒,在大眾廣庭之下,他是下不了台階。
  本來他想用重金買下這隻玉盞送給他姐姐的,沒有買到就算了,現在李七夜當著他的麵把這隻玉盞給砸得粉碎,這簡直就是用這隻玉盞狠狠地砸在了他的臉上,這樣的一口惡氣又怎麼能讓他咽得下去。
  當然,李七夜根本就懶得理會他,甚至連看都懶得多看他一眼。
  “先生移步內堂如何?”老掌櫃讓夥計招呼天凰太子他們,對李七夜說道。
  當然,對於老掌櫃而言,就算是得罪了天凰太子也無所謂,就算是天凰太子的父親天凰皇主在他麵前那也隻不過是晚輩而己。
  “也罷。”李七夜點了點頭,說道:“就去坐一坐吧。”
  老掌櫃立即為李七夜引路,他親自接待李七夜。連大教之首、一國之君都沒那個資格讓他接待,現在他卻親自接待李七夜。
  在內堂之中,老掌櫃親自為李七夜泡上香茗,可謂是熱情萬分。
  李七夜完全是無所謂的態度,悠然自得地喝著香茗,他那姿態完全把這當作自己的家一樣,隨心所欲。
  至於沈曉珊他們三個人,那完全是沒有回過神來,他們都有些發懵,這些事情發生得太快了,太突然了,一時之間他們都消化不了這些東西。
  “不知道先生尊稱?”老掌櫃十分熱情地招呼李七夜,又不失恭敬。
  雖然此時李七夜道行之淺可以稱得上是凡人,但在李七夜出手的那之間,他就知道李七夜不凡了,更重要的是,他是有求於李七夜。
  “李七夜,說了你也不知道。”李七夜喝了一口香茗,淡淡地笑著說道。
  老掌櫃當然是沒有聽過李七夜的名字了,但他是見過風浪的人,笑著說道:“先生乃是天際真龍,騰於雲霧之中,神龍見首不見尾,我們這些俗人不知道先生的大名,那是我們見識淺陋而已。”
  一時之間石叟與賀塵都不由相視了一眼,他們都無法形容自己的心情了,就算他們看不出老掌櫃的深淺,但像老掌櫃這樣的存在,如果有一天能駕臨他們鐵樹門,那是他們鐵樹門求之不得的事情,甚至可以說是讓他們整個鐵樹門上下跪地相迎的大人物。
  現在就是這樣的大人物,卻在李七夜麵前那麼的謙遜,自稱是俗人,這樣的一幕是讓人何等震撼呢。
  對於老掌櫃的話,李七夜隻是隨意地笑了一下,舒舒服服的坐在那,品著香茗,而老掌櫃也是在一邊恭敬地待候著。
  “我倒有些奇了,齊臨帝家這張琴怎麼流落出來了。”李七夜喝了一會兒香茗之後,他淡淡地說道。
  聽到李七夜這話,沈曉珊他們心麵都不由一震,他們也沒有想到引鳳琴竟然是齊臨帝家流落出來的。
  “不瞞先生,我們祖上是出身帝家一脈,有功於家族,所以被賜於此琴。”老掌櫃忙是說道。
  “你們卻沒有鳳律。”李七夜笑了一下,說道。
  老掌櫃幹笑一聲,有幾分的尷尬,隻好說道:“是子孫無能,未能繼承鳳律,而帝家無琴,很久便未有人繼承鳳律。”
  “但你們相信世間有人懂鳳律,因為此琴也是從外麵傳入齊臨帝家的,所以你們就把此琴擺出來,那也隻不過是魚餌而己。”李七夜笑著說道。
  “不瞞先生,無鳳律,此琴也無用武之地,所以我們也是真誠希望引鳳琴能等到有緣之人。”老掌櫃忙是說道。
  “因為我懂鳳律。”李七夜淡淡一笑。他又怎麼不可能懂鳳律呢?因為引鳳琴就曾經在他的手中,後來才傳入齊臨帝家的!
  李七夜這話一出,讓沈曉珊他們都愕在了那,他們也沒有想到李七夜竟然會懂齊臨帝家的鳳律,這也未免太不可思議了吧。
  “先生便是有緣之人。”老掌櫃忙是說道:“當然,若是先生真的需要此琴,我們小店也願意賣此琴給先生。”
  “不,我不需要此琴,既然是你們的傳家寶,我也不奪人所愛。”李七夜淡淡地說道。
  “先生願傳下鳳律?”老掌櫃忙是一喜,忙是說道:“若真是如此,先生乃是我們的恩人,先生需要什麼,開口便是。”
  “我要那隻木盒。”李七夜平淡地說道。
  “那隻木盒?”聽到李七夜這話,老掌櫃愕了一下,他當然知道李七夜所說的那隻木盒就是與引鳳琴擺在一起的那隻木盒。
  “這隻木盒並非是小店之物,隻是一位友人寄售。”老掌櫃回過神來,忙是說道。
  李七夜點頭說道:“這個我知道,我以鳳律換一門仙王的防禦之術,你覺得你們會吃虧嗎?”“這”老掌櫃愕了一下,然後說道:“這當然不是,隻是仙王防禦之術,我們是有點難於作主,需要向帝家請示。”
  “那就是你們的事了,坦白說,這是你們賺了。”李七夜悠閑地說道:“擁有了鳳律的引鳳琴,這威力不用我去多說了吧,你們得到的那就不僅僅是鳳律了,還有引鳳琴,否則,你們手中的這把引鳳琴那也隻能拿來當柴燒而已。”
  “這倒是。”老掌櫃也不隱瞞,畢竟遇到識貨之人,這也不好隱瞞。
  老掌櫃他不由猶豫了一下,最後一咬牙,說道:“那就讓小老鬥膽作主,應了先生此求便是。”
  “你爽快,我也爽快,拿筆墨來。”李七夜淡淡一笑,隨意地說道。
  當然李七夜敢先寫下鳳律,他也不怕老掌櫃反悔。事實上,李七夜如此胸有成竹,老掌櫃也不敢坑李七夜,因為他摸不透李七夜,像李七夜這樣的一個凡人,竟然敢在他麵前大馬金刀,甚至是視他無物,這樣的情況,要麼是瘋子,要麼是底氣十足。
  但眼前的李七夜絕對不是瘋子,那麼一個凡人擁有可以無視他們的底氣,那是多麼可怕的底蘊,所以老掌櫃完全捉摸不透李七夜,根本不敢有坑李七夜的念頭。
  當老掌櫃取來筆墨之後,李七夜筆走龍蛇,把鳳律寫了下來。當李七夜寫好之後,老掌櫃雙手恭敬地捧著紙張,細細閱覽,仔細推敲。
  雖然老掌櫃他們家族已經失傳了鳳律了,像他這樣強大的人物,這種東西是無法作假騙得過他的雙眼的。
  一番推敲之後,老掌櫃確定無誤,鄭重無比地收起了鳳律,向李七夜拜了拜,說道:“多謝先生賜下的手澤。”
  雖然說這是他們之間的一場交易,但換作別人,隻怕是不願意把鳳律拿出來,因為引鳳琴有了鳳律以後,那就非同小可了,它的價值不是一般人能想象的。
  過了好一會兒,老掌櫃親自去取出來那隻木盒,他雙手捧著,恭敬地遞給了李七夜,說道:“現在此盒便是先生的了。”
  李七夜接過木盒,看了看,淡淡地一笑,也隨手收下了。
  “先生,有一句話,不知道該不該問。”老掌櫃猶豫了一下,最後謹慎地說道。
  李七夜笑著說道:“說吧。”
  “此盒之中是何物呢?”老掌櫃都不由充滿好奇,事實上這隻木盒寄售在他們店的時候,他是親自鑒定,但他也看不出來這隻木盒麵的是什麼東西。
  如果不是寄售之人與他是知根知底,他也不敢寄售。
  

Snap Time:2018-11-19 04:32:18  ExecTime:0.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