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1章 空間龍帝(18-11-14)      第3440章 青石的身份(18-11-14)      第3439章 吳中天(18-11-14)     

第1751章 心生情魔

  花費了好一番功夫,沈曉珊終於侍候李七夜洗涮完畢。=雜∥誌∥蟲=說實在的話,這對於沈曉珊來說這樣的事情若是換作是以前那是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畢竟她好歹是鐵樹門的大弟子,侍候一個凡人男子沐浴,這是根本不敢想象的事情。
  雖然說整個過程一開始是十分的尷尬難堪,甚至是讓她羞得無地從容,但是慢慢地她都習慣了這一切了。
  李七夜的那麼從容那麼平靜影響著她的心態,試想一下,換作是其他的男人由她這樣的一個美女侍候的時候絕對會有非份之想。
  但是李七夜卻是那麼的從容,有著一種說不出來的姿態,或者這種姿態是一種天生的貴胄吧,更準確說他骨子有著一種高高在上的氣勢,那怕他看起來很平凡,但他骨子深處有著一種不怒而威的氣勢。
  似乎他就是天生的掌權者,他就是掌執萬域的存在,所以不論是怎麼樣的人物侍候他都是理所當然,都是應該的。
  正是因為李七夜有著這一份從容,慢慢地感染了沈曉珊,慢慢地她也變得自在起來,不經意間扮演起自己應該扮演的角色來,好好地待候著李七夜,舉止之間不失溫柔,宛如是一個小小的婢女而已。
  當李七夜洗涮完之後,也是神氣清爽,他不由長長地籲了一口氣,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而此時此刻沈曉珊侍候著李七夜,一一地為李七夜穿上衣服,神態間是那麼的細膩,舉止之間有著說不出來的溫柔。
  在前不久沈曉珊對於這樣的事情還十分的抗拒,心麵對於這樣的事情十分的反感,甚至是還著濃濃的怒火,現在她卻做得十分的體貼,連她自己都感覺自己像是著了魔一樣,竟然享受著這個過程,一種說不出來的從容,一種說不出來的細節,似乎整個過程就像是一種享受一樣。
  當沈曉珊為李七夜仔細的理好了衣領之後,她都忍不住多看李七夜一眼,仔細看了李七夜一下。
  平平凡凡的相貌,普羅大眾,單從這相貌而言,沒有什麼吸引人之處,最多看起來也就順眼而已。
  但是就是這平凡的相貌中當細細觀看,仔細地品味的時候,會發現他有著一股從容的氣息,那怕是天崩地裂他都是如此的從容,似乎世間沒有什麼事情可以撼動他一樣,正是因為有著他這份從容,骨子深處更有著一股淩駕九天的氣息。
  當再一看他的雙眼之時,一眼之下這雙眼睛或者沒有太多出眾的地方,但仔細觀看,細細品味,會發現這一雙眼睛深如汪洋大海,深不可測,似乎有著無限的魅力一樣,當仔細看他的一雙眼睛之時會被他深深地吸住。
  似乎這一雙眼睛有著無窮的魔力一樣,當你注意到這一雙眼睛的不凡之時,當你深深地被這一雙眼睛吸引的時候,這一雙眼睛會牢牢地吸住你,這一雙眼睛好像是要把你整個人吞噬一樣,讓你掉入這一雙眼睛之中不能自拔。
  “我知道我是魅力無窮,你不要看著不眨眼睛,把自己眼睛累壞了可不好,再說萬一你迷戀上我也不好,讓你茶飯不思,那我就是罪過了。”在沈曉珊細細地觀看著李七夜的時候,李七夜那悠閑自在的聲音在她耳邊響起。
  聽到李七夜這樣的話,頓時讓沈曉珊臉色通紅,紅潮一下子燒到了耳根子,這讓她一下子粉臉火辣辣的,這一次她竟然沒有頂嘴,或者是不服氣,她竟然是羞得低下了螓首,連再多看李七夜一眼的勇氣都沒有。
  李七夜隻好搖了搖頭,淡淡地笑了一下,然後在大師椅上坐了下來,守丹田,寧心神,緩緩地調息起來,吞混沌之氣,納太初之力。
  好不容易沈曉珊這才回過神來,她覺得自己剛才太丟人了,她好歹也是鐵樹門的大師姐,竟然在一個小男人麵前如此輕易地敗下陣來,這讓她有點難於接受。
  沈曉珊抬起頭來,看了李七夜一眼,隻見李七夜守丹田、寧心神,就問道:“你在幹什麼?”“修練呀,大道漫漫,其修遠兮。”李七夜雖然是在修練,但並沒有閉目養神,姿態很隨意,甚至還是聊天的模樣,隨意地笑著說道。
  “你也會修練?”沈曉珊瞅了他一眼,說道:“你修練的是什麼功法?修練的是什麼不世之術?”
  雖然說第十界與九界不一樣,但也有相通之處,不管怎麼修練都是以心法入手,對於修士來說首先要做的是吞混沌之氣、納太初之力,如果你連混沌之氣、太初之力都沒有,談什麼修練,就算其他的秘術再強大,都需要功法來支撐!
  “歸凡訣,人族最適合修練的法訣。”李七夜平淡地說道。
  想到自己剛才在李七夜麵前輕易地敗下陣來了,沈曉珊心麵有點點的小傲氣,她不願意就這樣輕而易舉地被李七夜打敗,所以聽到李七夜修“歸凡訣”之後,沈曉珊就忍不住出口譏笑聲李七夜一聲。
  “喲,你不是凡間奇人嗎?你不是學識無雙、胸有千卷嗎?怎麼會修練起’歸凡訣’這樣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心法來了。”沈曉珊心麵小小的傲氣讓她說出了這樣的話來。
  但一說出這樣的話來,她心麵就後悔了,她突然覺得自己不該說這樣的話,突然之間她覺得自己說這樣的話說得太重了,一時之間她心麵突然害怕李七夜會因為這事而生氣。
  但是心麵那點點小傲氣,讓她有點不服氣,讓她不願意輕易地低下頭,所以她不由盯著李七夜看,事實此時她心麵已經後悔了,但她就是不低頭,咬著嘴唇,硬著頭皮,盯著李七夜。
  李七夜也沒有生氣,也沒有發怒,更沒有出言斥喝沈曉珊,他隻是淡淡一笑,然後隻是風輕雲淡而已,隻是很平淡地看著窗外麵。
  在這個時候,沈曉珊突然很後悔很後悔,後悔自己不應該說這樣的話,在這那之間她反而覺得此時此刻李七夜出言斥罵自己一頓,這讓她還能更好受一些。
  此時此刻她寧願讓李七夜大聲斥罵自己,而不是願意看到李七夜那風輕雲淡的態度,因為李七夜這風輕雲淡的態度讓她在心麵感到害怕,害怕好像一下子失去什麼,或者害怕似乎這一切對於李七夜來說根本就是微不足道。
  剛才還有一點點勇氣盯著李七夜,那怕是剛才是裝腔作勢,但是此時沈曉珊連作腔作勢的勇氣都沒有,她不由低下了螓首,緊緊地低著首顱,看著自己的腳尖。
  不過李七夜依然沒有生氣,依然是風輕雲淡,他依然是看著窗外。
  李七夜越是沒有說話,越是沒有聲音,沈曉珊在心麵越是害怕,突然間她心麵惶仿起來,鼻子有點酸酸的。
  “我,我,我剛才不,不是,不是那個意思。”好不容易,沈曉珊鼓氣了勇氣,她輕輕地說道:“我,我,我不是,不是看不起你,我,我是我的不對!”
  最終沈曉珊都先認錯了,她都不知道自己怎麼了,突然間像是著了魔一樣,突然很害怕,很害怕李七夜連看她一眼都不願意,她在芳心麵突然不願意失去這樣的東西。
  現在隻要李七夜不生氣,此時此刻那怕讓她做什麼都願意。
  當沈曉珊低頭認錯的時候,李七夜在這個時候才回過神來,事實上李七夜並沒有因為沈曉珊這話而生氣,他還不至於雞腸小肚。
  事實上沈曉珊剛才的話讓李七夜想起了一件事情,想起了一些人,想起了一些過去,所以他才會看著窗外發呆。
  此時李七夜回過神來,聽到沈曉珊這樣的話,他淡淡地笑了一下,向她招了招手,徐徐地說道:“過來。”
  沈曉珊此時就像是著了魔一樣,對李七夜言聽計從,李七夜的一句話她都不敢反抗,甚至不願意去反抗,她低著頭走到李七夜麵前。
  要知道,沈曉珊的修行在鐵樹門中還是不錯的,特別是年輕一輩那可是數一數二的,現在在手無縛雞之力的李七夜麵前,她卻如小女人一樣,是十分的順從。
  在沈曉珊低著頭不敢多看李七夜之時,突然李七夜一下子把她拉了過來,她頓時失重,被李七夜一下子壓在了膝上。
  被李七夜一下子壓在了膝上,沈曉珊不上輕呼一聲,她不由咬了咬嘴唇,不敢吭聲。當她整個身體趴在李七夜的雙腿上的時候,聞著男兒氣息,突然間她全身火辣辣的,不知道為什麼芳心一下子不爭氣地怦怦怦跳了起來,惴惴如小鹿一樣。
  此時此刻,沈曉珊感覺自己是那麼的軟弱,是那麼的無力,全身酥軟,酥酥麻麻的感覺彌漫於她全身的神經末稍,讓她芳心都飛了起來。
  此時此刻沈曉珊趴在李七夜的雙腿上,粉臉火辣辣的,感覺自己此時沒有絲毫反抗的勇氣,十分的順從,此時此刻不論李七夜對她做什麼,她都心甘情願。
  

Snap Time:2018-11-14 20:04:51  ExecTime:0.6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