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5)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5)      第3445章 神石嶺(18-11-15)     

第1750章 最強莫過於攻心

  對於沈曉珊的這話,李七夜隻是隨意地笑了一下,淡淡地說道:“女人不在於多少,要在於她能入你心坎,隻要有這一點便足矣。∞雜ぁ誌ぁ蟲∞”
  “喲,說得牛氣中天,那你看過什麼樣絕世美女的身體。”沈曉珊心麵不舒服,冷哼一聲,說道。
  “絕世美女,這又何足為道。”李七夜隨意地笑著說道:“隻不過是紅粉骷髏而已,皮囊一副而已,何足動我心弦。”
  對於李七夜這樣的話,沈曉珊都不由瞅了李七夜一眼,懷疑地說道:“你不會是在吹牛皮吧,哼,根本就沒有看過什麼女人的身體吧。”
  沈曉珊說出這話,差點也都讓李七夜笑噴了,李七夜不由笑了起來,說道:“我需要往自己臉上貼金嗎?”
  “哼,誰知道你。”沈曉珊曬笑一聲,說道:“剛才你還說得牛氣衝天呢,現在我可懷疑你。既然你號稱是見過無數美女,那好,青洲第一美女你見過嗎?你見過青洲第一美女的身體嗎?”?“青洲第一美女是誰呀?”李七認十分隨意地說道。
  “哼,你牛皮吹破了吧。”沈曉珊瞅了李七夜一眼,冷哼一聲地說道:“連青洲第一美女都不知道是誰,還吹牛皮說見過美女無數,我看你所見的隻不過是凡世間的庸脂俗粉吧!”
  想到李七夜要把自己與凡世間的庸脂俗粉相比,她就心麵忿忿的,她都不知道自己在生氣什麼。
  對於沈曉珊這樣的話,李七夜也沒在意,隻是笑了笑而己,也不去辯說。
  “你不會真的連青洲第一美女都不知道吧?”見李七夜不說話,沈曉珊不由瞪著李七夜說道。
  “不知道,誰呀?”李七夜坦然地笑著說道:“我一定需要知道她嗎?”
  “連青洲第一美女齊臨帝女都不知道,哼,還吹牛皮說見過美女無數呢,我看你就是往自己臉上貼金。”沈曉珊冷笑一聲說道。
  “我需要知道嗎?”李七夜平淡地說道:“青洲第一美女而己,又不是十三洲第一美女,就算十三洲第一美女我也不需要知道。”
  “喲,又在吹牛了。”沈曉珊冷哼一聲說道:“你知道齊臨帝女是何許人物嗎?她乃是齊臨帝家的公主,金枝玉葉,貴不可言,甚至傳言說她擁有仙王血統……”
  齊臨帝女,乃是齊臨帝家的公主,擁有著高貴無雙的血統,而且美貌無雙,美名遠播,在青洲知道者甚多。
  當然鐵樹門在齊臨帝家的管轄之下,雖然沈曉珊從來沒有見過齊臨帝女,但她第一個認識就是認為齊臨帝女是青洲第一美女。
  當然至於齊臨帝女是有多美麗漂亮,沈曉珊也從來沒有見過。
  “仙王血統而已,又不是真正的帝女。”李七夜隨意地笑著說道:“區區一個世家公主,我要她侍寢那也不過是一句話的事情。”
  “你瘋了”當李七夜這話說出口的時候,沈曉珊並沒有譏笑李七夜,更是沒有唱反調,她被嚇得魂都飛了起來,立即緊緊地捂住了李七夜的嘴巴。
  這把沈曉珊嚇得臉色都發白了,如果這話傳出去,那可是滅門之災!
  “你瘋了嗎?”嚇得臉色發白的沈曉珊怒斥地說道:“你活著不耐煩了,我可沒活著不耐煩,我鐵樹門可沒活著不耐煩!你自己想死就自己去找死,別拖累我們!”
  一時之間,沈曉珊又怒又急地斥喝。這也不怪沈曉珊如此的斥喝,她可以說是被嚇破了膽子。
  他們鐵樹門那隻不過小門小派而已,像他們鐵樹門這樣的門派不要說是青洲,就是在齊臨帝家管轄下的疆域中都多如牛毛,數之不清。
  像他們鐵樹門這樣的小門小派對於龐然大物的齊臨帝家來說,那是微不足道,甚至連一粒塵埃都算不上。
  不要說是齊臨帝女,就是齊臨帝家的一個普通弟子,對於他們鐵樹門來說都是高高在上的存在。
  現在李七夜說出對齊臨帝女如此大不敬的話,一旦這話傳入齊臨帝家耳中,隻需要齊臨帝家一句話,他們鐵樹門就灰飛煙滅!
  所以這能不把沈曉珊嚇得臉色煞白嗎?這可是捅破天的事情。
  當然這隻是沈曉珊反應過度而已,李七夜完全是無所謂,什麼帝女仙女,對於他而言那隻不過是普通修士而已。
  李七夜隻是帶著沈沈的笑意看著沈曉珊,過了好一會兒,被嚇得魂都飛了起來的沈曉珊這才回過神來。
  “你占我便宜了知道嗎?”就在沈曉珊回過神來的時候,李七夜悠然自在的聲音在她耳邊響起。
  聽到這話,沈曉珊一愕,在這那之間沈曉珊才發現他們兩個人緊緊地貼在一起,更準確地說,沈曉珊是壓在了李七夜身上。
  此時此刻,他們兩個人都浸泡在水中,沈曉珊全身都濕透了,胴體欲隱欲現,高聳的豐腴,起伏的溝壑,平坦而又芳草淒淒的雪阜……一切美景都是美不勝收。
  更要命的是此時李七夜全身無一物,赤裸裸的,他們兩個人緊緊地貼著,沈曉珊整個人壓在了他的身上。
  在這那之間,回過神來的沈曉珊感覺自己全身都像是燃燒起來,全身滾燙,一種說不出來的異樣在全身蔓延。
  “啊”沈曉珊尖叫一下,一下子跳了起來,濺起了無數的水花,一時之間嚇得她驚慌失措。
  李七夜倒是從容自在,宛如這是再平常不過的事情了,他隻是笑吟吟地看著沈曉珊而已。
  “看什麼看”一時之間沈曉珊羞得無地從容,立即嬌叱斥喝道,她蹲下身子,整個人都浸在水下,以免春光泄露。
  一時之間沈曉珊粉臉燒得通紅,全身是火辣辣的,她從來沒有如此丟人過,此時她羞得恨不得鑽入地洞之中。
  李七夜隻是笑了一下而己,平淡從容地說道:“該看的也看了,你不也是把我看得精光,皮囊一副而已。”
  李七夜這樣的話讓沈曉珊又羞又怒,都有把眼前這個男人揍成豬頭的衝動,她是恨不得好好教訓他一番,得了便宜還賣乖。
  “好了,我也不讓你難堪。”李七夜笑著搖了搖頭,緩緩地閉上雙目,整個人泡在溫水之中,享受著溫水的浸泡。
  好不容易羞得無地從容的沈曉珊這才恢複情緒,她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氣,為了不讓自己難堪與嬌羞,她板著臉警告李七夜,冷冷地說道:“我不管你有多少才華,我也不管你胸有多少學識,你在我們鐵樹門高高在上也好,我們鐵樹門有求於你也罷,但你休得胡說八道……”
  “……更不準談齊臨帝女的事情,否則這話傳到齊臨帝家,就算你再有才華,齊臨帝家也是一根手指把你滅了,對於齊臨帝家來說,你算得了什麼?就算有才華又怎麼樣,就算有見識又怎麼樣?他們要滅你還不是一句話的事情,你在我們鐵樹門還能囂張一下,在齊臨帝家麵前,你連一個小浪花都翻不起來!”
  此時沈曉珊可以說是十分嚴肅地警告李七夜,她可不想李七夜被齊臨帝家滅掉,她更不想他們鐵樹門被齊臨帝家滅掉!
  “看來你也有收斂自己高傲的時候嘛。”李七夜淡淡地笑著說道。他依然是閉著雙目,泡著溫水,說出這話十分隨意。
  “你”沈曉珊見到李七夜根本就沒有把她的話聽入耳中,她又氣又怒。
  好不容易,她深深呼吸了一口氣,平息心麵的怒氣,十分難得好態度,甚至是有點溫柔地說道:“你有能耐,那是你的事,但我鐵樹門是小門派,經不起風浪,所以你就算想說這些霸道的話,也希望你不要在鐵樹門說。”
  此時李七夜睜開雙眼,有三分意外地看著沈曉珊,徐徐地說道:“這姿態的確可以有,比起你之前的那幾分驕傲來好得很多,心態改變得不錯,說不定以後有你師父之風。”
  這一次是輪到沈曉珊沉默了,事實上她也不是蠢人,隻不過在此之前李七夜是一個凡人,她心麵不免有幾分傲氣,在李七夜麵前不免是有幾分的優越感而已。
  跟李七夜深處接觸之後,她覺得李七夜並不像是一般的凡人,也沒有想象那麼簡單,不覺之間她的態度也有所變化,她的心態也慢慢有了變化,沒有了一開始的驕傲,也沒有了那幾分的優越感。
  “現在再仔細看你一番,比剛才性感多了。”李七夜笑著說道。
  “你”聽到李七夜這樣的話,沈曉珊又羞又氣,好不容易平靜下來的她一下子粉臉通紅,特別是此時此刻李七夜一雙眼睛上下打量著她的時候,她感覺全身火辣辣的。
  在李七夜的目光之下,一種酥酥麻麻的感覺在她全身蔓延,這種感覺宛如是電栗一樣,她芳心都不由顫了一下,有著一種說不出來的滋味在她的芳心麵回蕩,她感覺自己身體酥軟,有點站不穩。
  正是因為如此粉臉通紅的沈曉珊不敢去看李七夜,更不敢去正視李七夜的目光,她低下了螓首,模樣嬌羞。
  

Snap Time:2018-11-16 07:32:51  ExecTime:0.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