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5)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5)      第3445章 神石嶺(18-11-15)     

第1716章 臨別話語

  李七夜為虛空門世界製定了規則之後,便幫助域神移植到了世界樹之前,雖然整個過程並不容易,但這對於域神來說這一切付出都值得,這對於他而言乃是落葉歸根,就算他用不了多少年就枯死坐化的話。雜※誌※蟲
  這對於域神來說他這也沒有什麼好遺憾了,作為天道院的神,他該經曆的也該經曆了,未來的時間是屬於他自己,他不需要再去守護天道院。
  一切準備妥當之後,也將是李七夜離開九界之時了,不過在離開之前李七夜還是特別地召見了牛奮。
  這麼多年過去,牛奮可以說是越活越年輕了,雖然說他還是一個幹癟老頭的模樣,但是和以前相比現在的牛奮在氣勢上給人完全不一樣的感覺。
  此時的牛奮有著氣吞山河之勢,特別是他背上的那個小小甲殼給人一種移動堡壘的感覺,似乎一旦躲入這樣的甲殼之中便是固若金湯,不論是什麼都無法攻破一樣。
  雖然說牛奮身材並不是高大,但是此時的他卻給人一種孔武有力的感覺,他隨便地站在那便給人一種擎蒼天立大地的感覺,好像天空塌下來他都能扛得起來一樣。
  現在的牛奮已經很強大了,特別他修練了完整的“天蝸十八解”之後他有著返祖的傾向,作為天牛祖蝸的他擁有著媲美於真神的血統,如果他能把“天蝸十八解”修練到巔峰,他有機會追上他們天牛祖蝸一族的老祖宗蝸神,也即是曾經洗顏古派的守護神。
  “你有今天的成就,我為你感到高興。”看到牛奮之後,李七夜緩緩地說道。
  牛奮見到李七夜,忙是伏拜於地,忙是說道:“小的有今天的成就,這都是公子所賜,公子的大恩大德小的沒齒難忘。”
  “這也是你應該得到的。”李七夜看著牛奮,緩緩地說道:“你也不算欠我什麼,隻不過這世間我還是有些事情放不下而已。”
  牛奮聽到李七夜這樣的話,心麵顫了一下,關於李七夜要離開的消息他也早就聽到了一些了,南懷仁他們也知道,對於洗顏古派的弟子來說,他們在心麵是多麼的渴望大師兄能留下。
  當然,南懷仁他們也清楚,大師兄乃是天際驕龍,他不可能一直留在洗顏古派,九界這片天地太小了,留不住大師兄這尊大佛,他們都明白總有一天大師兄會騰飛於九天之上。
  牛奮也知道,所以當真正要麵對的時候,他心麵也不由顫了一下,他輕輕地說道:“公子打算離開了嗎?”
  李七夜緩緩地點頭,也沒有什麼好隱瞞,說道:“是的,該我離開的時候了,所以在離開之時有些事情想交待一下。”
  “隻要公子吩咐,小的必赴湯蹈火,義不容辭。”牛奮忙是說道。
  李七夜笑了笑,輕輕地搖了搖頭,說道:“沒有那麼嚴重,隻是洗顏古派還年輕,底蘊有著種種的不足,所以我希望你留下來,你能與屠不語一同好好經營洗顏古派。希望洗顏古派有崛起的那麼一天,所以他們需要你們這樣的長輩來維護,需要你們來教導。”
  九界的事情了結了,李七夜該為九界做的事情都做了,所以他也給洗顏古派留了些東西。事實上現在的洗顏古派已經不缺資源了,特別是洗顏古派將搬遷入虛空門世界之後,洗顏古派更是不缺任何物資。
  現在洗顏古派缺的是老一輩的引領,雖然說南懷仁他們做得都不錯,洗顏古派的年輕一輩也是十分有潛力,但是南懷仁他們還年輕,需要牛奮、屠不語他們這樣的人來扶持,他們經驗更加豐富,為人處事更加沉穩有方。
  這也是李七夜要牛奮留下的原因,牛奮是天牛祖蝸,修練了“天蝸十八解”的他有著無窮的前途,他有著無窮的潛力,他將來能成為第二個蝸神,他將會有機會成為第二個洗顏古派的守護神。
  雖然說洗顏古派還有古鐵守他們,還有三鬼爺他們,但是他們終究是老了,而牛奮和屠不語在未來將會比古鐵守他們活得更長久。
  “公子要我留下,我便終生留在洗顏古派,從現在起,我生是洗顏古派的人,死是洗顏古派的鬼。”牛奮深深地伏拜於地上,鄭重地起誓地說道。
  雖然說現在的牛奮是留在洗顏古派,他在洗顏古派也有著舉足輕重的地位,但是從嚴格意義上來說他還不算是洗顏古派的人,他能留在洗顏古派那是因為李七夜,現在當牛奮立下這個大誓之時從這一刻起他便是真正的屬於洗顏古派了。
  “好。”李七夜輕輕地點頭說道:“你為洗顏古派貢獻一生,我也不虧待你,準許你把’天蝸十八解’傳回自己的宗族,這也是你應該得到的。”
  “多謝公子,公子的恩賜我們祖蝸一族永世不忘,為公子立長生牌。”聽到這話,牛奮大喜,伏拜於地。
  這樣的消息對於牛奮來說實在是太激動了,如果把“天蝸十八解”再次傳回他們的宗族,這對於他們整個宗族來說是影響極大的,雖然他們這一族的人已經是寥寥無幾了,但是他們天牛祖蝸擁有了“天蝸十八解”的話,那就意義非凡了。
  李七夜沉默了一下,最終他取出了蝸神的甲殼,遞給牛奮說道:“這是蝸神的遺殼,現在我把它傳給你,他是洗顏古派的驕傲,也是你們天牛祖蝸的驕傲,他的甲殼值得後輩世代緬懷。”
  牛奮雙手顫抖了一下,恭敬地接過了甲殼,他知道這個甲殼意味著什麼,他托著甲殼恭恭敬敬地拜了拜,正如李七夜所說的那樣,禍神是他們天牛祖禍的驕傲。
  “去吧,洗顏古派的未來就靠你們了。”最後李七夜輕輕地擺了擺手,緩緩地說道。
  牛奮不由端詳著李七夜,過了片刻之後,他輕輕地說道:“不知從此之後還能不能再見公子的聖容?”
  雖然說從表麵看來牛奮他是比李七夜更老,年紀更大,但是在李七夜對他授業解惑的過程中,對於牛奮來說李七夜宛如他的老師長輩一樣,他心麵十分尊敬李七夜。
  對於這樣的話李七夜不由沉默了一下,最後他輕輕地說道:“未來的事誰都說不準,這就當作一次永別吧。”
  聽到這樣的話牛奮心麵不由顫了一下,他伏拜於地上,恭恭敬敬地向李七夜磕了三個響頭,恭敬地說道:“小的願公子旗開得勝,所向披靡,不論公子在何地何方都是無敵萬世,亙古永存。”
  李七夜緩緩地點了點頭,承受了牛奮的大禮。最後牛奮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氣,一咬牙轉身離開了。
  牛奮離開之後,李七夜叫來了渡空蚯蚓,也就是小泥秋,此時的小泥秋和以前相比可以說是變化很大,此時的他全身金光閃閃,龍息閃現,好像他要化作一條真龍一樣。
  “公子爺這是要離開了。”一進來之後小泥秋就立即知道什麼事情了,他畢竟是跟隨過李七夜的人。
  李七夜輕輕地點頭說道:“是的,該離開的時候了。我也答應過你,帶你上九天十地,所以在離開的時候就問一下你的意思,你還是繼續以前的打算呢,還是另有打算呢。”
  李七夜的話讓小泥秋一下子沉默起來,對於小泥秋他自己而言,他出身十分的奇特,他有著與眾不同的來曆,而且他也知道很多別人不知道的事情。
  曾在以前他曾經想跟著李七夜一同上第十界,李七夜也答應過帶他上第十界,在那有著更廣闊的天空,在那有著更壯闊的世界,在那有著更多的挑戰。
  但是當李七夜臨行的時候再一次問起這件事的時候,小泥秋他自己不由沉默起來,他自己不由猶豫起來。
  “你心有不決。”看著小泥秋的神態,李七夜明白,緩緩地說道。
  小泥秋也不由跟著李七夜坐了下來,有些憊賴,說道:“九界也壯闊,這個世界也是那麼的瑰麗,或者第十界更加壯闊,或者第十界更加的瑰麗,但在那或者沒有九界所有的吧。”
  “是,這是一個讓人懷念的世界,這也是一個讓人為之不舍的世界,這個世界紅塵三千丈,有著種種的不足,也有著讓人厭惡的種種,但這依然是生我們育我們的世界,它總會有地方勾動你的心弦,它總會有地方讓你留戀。”李七夜輕緩地說道,這話既是對小泥秋所說,這又像是對自己所說。
  小泥秋不由掙紮了一下,最後他一咬牙,說道:“公子爺,我還是留下吧,老主人一個人留在這也顯得孤單,洗顏古派這群小子我還沒有揍夠他們,不再揍他們一二個時代,我這還是不過癮。我留在這九界,平時陪陪老主人,有空閑就揍一揍這群不聽話的小屁孩,小日子也過得忙乎。”
  小泥秋所說的老主人正是他那已經去世的萬相真神,而他所說的小屁孩當然指的是南懷仁他們這群年輕人了。
  事實上今天的南懷仁他們已經算是可以獨擋一麵了,但是在小泥秋口中依然是一群小屁孩。
  

Snap Time:2018-11-16 02:49:11  ExecTime:0.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