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39章 吳中天(18-11-12)      第3435章 不可多問(18-11-12)      第3434章 無知(18-11-12)     

第1665章 寶庫

  “我知道。Ψ雜&誌&蟲Ψ”固尊笑著說道:“大人是給我機會,我姐夫犧牲了自己以贖我犯下的罪過,所以大人奪回真身之後依然沒有對鎮天海城動手,那是念在我姐夫的情份上。”
  “可惜,你依然是沒有省過之心,從沒有反悔過。”李七夜笑著搖了搖頭說道:“你還是以前的那個固尊。”
  “為什麼要反省?”固尊笑著說道:“既然我是一個壞人,再怎麼樣去反悔,再怎麼樣去省過,我都依然是一個壞人,也改變不了我以前所做過的事情。”
  “是,單憑你把仙魔洞的坐標告訴踏空仙帝這件事情,都足夠讓你萬死莫贖。”李七夜認真地點頭說道。
  自從他擺脫仙魔洞之後他就與仙帝聯手,放逐了仙魔洞的入口,把仙魔洞的坐標放逐到極深層次空間,外人根本找不到仙魔洞的入口,也找不到仙魔洞的坐標,但是固尊知道了這個秘密,把仙魔洞的坐標告訴了踏空仙帝,讓踏空仙帝找到了仙魔洞。
  “所以那就不用去反悔了。”固尊笑著說道:“我橫豎都是一個死,那還要去做什麼好人,既然做壞人便是了,說不定我做壞人還有機會贏上一局,大人你說是不是。”
  看著很鎮定從容的固尊,李七夜都有幾分感慨,笑著說道:“論本事,其他的你的確是沒學到,以你的天賦的話,隨便點拔一下都能學到了連仙帝都學不到的東西。不過,我的這份沉穩你倒是學會了幾分,還真的是有幾分的神似。”
  “對於大人來說仙帝並不算得了什麼。”固尊笑著說道:“再說了,大人認定我是反骨,就算我做得再好,大人也不一定會培養我做仙帝,所以後來我也想開了,我也想明白了,我也不去琢磨仙帝這件事情了,世間還有很多的事情值得去追求。”
  “所以你想學我,想成為我。”李七夜並不意外,了然於胸,笑著說道。
  “在這世間知我者不是我姐姐,更不是我姐夫,這世間知我者還是大人。”固尊說道:“既然不能做仙帝,那成為萬古的幕後黑手也不錯。我並不缺天賦,也不缺謀略,我的道心也可以打磨,雖然在道心方麵我是不如大人,但我自認為不比仙帝差,隻要給我時間,我就足可以打磨成像大人一樣的道心。”
  “但,你缺兩樣東西!”李七夜笑了笑,淡淡地說道:“你缺的是資源和長生不死!”
  “是的,大人說得一點都沒錯。”固尊也沉得住氣,說道:“但,大人在這留下了寶庫,這可是曾經由我姐夫和千鯉仙帝看守的寶庫,後來還經過吟天仙帝加持。我聽我姐夫與千鯉仙帝曾經談過,這寶庫中存放的乃是大人反攻第十界的物資,這寶庫的珍貴大人也不用我多說了吧。若是能得到這寶庫的東西,那足夠讓我屹立於九界!”
  “所以,你一直想得到它。”李七夜也不生氣,笑著說道:“雖然說你是暫時得不到這寶庫,但,你有了第二個想法,那就是長生不死,如果能長生不死你就擁有無限的可能,你可以無限的等待,無限的謀劃,到時候總有一天你就有機會得到這個寶庫!”
  “是的,所以我才把坐標告訴踏空仙帝,希望踏空仙帝能闖入仙魔洞,可惜,計劃並不是十分成功。”固尊笑著說道:“如果我能像大人這樣長生不死的話,總有一天我也能取而代之,成為像大人一樣的存在。”
  “有意思。”李七夜不由笑了起來,笑著說道:“千百萬年以來,我遇過的人數之不盡,有絕世天才,有奸詐之徒,不管是怎麼樣的人多數人都想從我這得到寶物或者得到培養,當然成為仙帝也曾是很多人的夢想。”
  “但是很少見過有誰願意成為像我這樣存在的人。”李七夜笑著搖了搖頭,說道:“長生不死,有時候不見得那麼的美麗,並不見得像想象中的那麼美好。”
  “這個的確是如此。”固尊認真地說道:“這也是我敬佩大人的地方,千秋萬代走來,經曆無數磨難,大人既沒有入道成聖,也沒有瘋狂入魔,反而是有著一顆赤子之心,這是大人最了不起的地方。我相信我也能像大人一樣,在未來擁有一顆磐石不動的道心,能像大人一樣掌執九界,號令萬域,這是比成為仙帝更有意思的事情。”
  “想法不錯,可惜你不是我。”李七夜搖了搖頭,說道。
  “所以我努力成為像大人一樣的人,畢竟我道行還淺,隻活三世,未能像大人一樣掌執九界,算計萬古。”固尊也認真地說道:“如此的失敗,這的確是讓大人失望了。”
  “算了,這些事情不談也罷。”李七夜笑著搖了搖頭,說道:“這一次來北汪洋我最主要的目的也就是取你性命,既然你想一路走到黑,那我也成全你。你有什麼手段、有什麼底牌就盡管打出來吧,以免得你死在我手中都不瞑目。”
  “多謝大人的厚愛。”固尊抱拳恭敬地說道:“那就先讓我們來解決眼前這一樁事情吧。”
  “鐺”的一聲,就在固尊話一落下之時,這整個平丘都被鎖住了,地下突然冒出了鐵幕,這鐵幕瞬間把整個平丘鎖得死死的,這不止是把李七夜與固尊鎖在了這平丘之中,同時也把平丘中的古殿鎖在了其中。
  看到整個平丘被鎖得死死的,李七夜也不驚訝,十分平靜地看著這鐵幕,仔細打量了一份,也讚歎地說道:“這手藝沒得挑剔,以地脈生鐵鑄之,銜於地脈,與地脈共生,如此漫長的時間蘊養,它已經是紮根於地脈了。”
  “這都是大人指點的功勞。”固尊也不驕傲,他恭敬地說道:“大人曾指點過我冶煉之術,所以正好試試手藝,沒讓大人失望這也讓我欣慰。”
  “你還是想讓我打開這寶庫。”李七夜看了一眼古殿,知道固尊的意圖,笑著說道。
  “我的確是想開開眼界。”固尊認真地說道:“大人的寶庫放在這已經很久了,我也琢磨了很久,這寶庫已經與地脈相通,沒有大人手中的鑰匙是根本打不開。而年少時大人曾經教過我奇術,所以我正好試一試,用地脈生鐵銜接地脈,共生同長,經曆了上萬年的蘊養之後,這種嚐試終是成功了。”
  “嗯,的確是。”李七夜點了點頭,說道:“構思很巧妙,我想離開這,想打開這個鐵幕那唯有打開寶庫才行,隻有打開寶庫而鐵幕它自然會打開,這種手法,這種構思,這種煉化之術,的確算得上九界一絕,又有幾個人能做到與地脈共生呢。”
  聽到他們兩個人的對話不知道的人還以為他們在討論著深奧的奇術,又有誰會想得到他們必見生死呢。
  “這都是大人教導有方。”固尊不驕不躁,十分沉穩,抱拳地說道。
  李七夜看著固尊,最後笑了起來,說道:“你是要看鑰匙是吧。”
  “是的。”固尊點頭說道:“大人的寶庫乃是舉世無雙,世間的珍寶與之相比起來,那也隻不過是破銅爛鐵而己。我已是垂涎大人的寶庫很久了,大人也不會吝嗇讓我開開眼界吧。”
  固尊也是毫不掩飾自己的野心,事實上他在李七夜麵前也沒有什麼好隱瞞的,因為沒有什麼東西能瞞得過他的雙眼。
  “難道你就不怕我先把你殺了。”李七夜笑著說道。
  固尊也不吃驚,他說道:“以我的了解大人並非是庸俗之人,在大人眼中我也隻不過是死人而已,遲死與早死的區別而已。既然我都還沒有打底牌,那麼大人必定不會就此殺死我,所以我相信大人在沒有打開寶庫之前一定是不會殺死我的。”
  “有意思。”李七夜都不由讚了一聲,說道:“好吧,既然你是如此的執著,我還能說什麼呢?你想打開寶庫看一看也沒有什麼不可以的,不過鑰匙不在我的身上。”
  “以我對大人的了解,隻要大人的魂魄還在,隻要大人的識海還在,一切都不成問題,大人的識海不止是我姐夫他們加持過,曾經有無數的存在加持過,所以,以大人的識海絕對是能輕而易舉地打開這個寶庫!”固尊徐徐地說道。
  “不,你沒明白我的意思。”李七夜輕輕地搖了搖頭,說道:“我的意思是說,鑰匙不在我的身上,而是在你的身上。”
  “大人,這玩笑一點都不好笑,如果我身上有鑰匙就不用等到現在了。”固尊搖了搖頭,緩緩地說道。
  李七夜認真地說道:“不,我沒有開玩笑,我所說的是真的,我一直都沒有鑰匙,而真正的鑰匙一直都在你的身上,你本身就是鑰匙。”
  “不可能”固尊大叫一聲,這一次一直從容不迫的固尊臉色大變,他後退了一步,他眼瞳不由收縮。
  因為在這那之間,固尊他想到了一個極為可怕的可能,他心麵有了一個極為可怕的猜測!
  

Snap Time:2018-11-13 04:36:28  ExecTime:0.9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