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5)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5)      第3445章 神石嶺(18-11-15)     

第1638章 固尊的恩怨

  當固尊一提起當年之事時,龍戰天頓時臉色冷到了極點,他雙目一厲,露出了可怕無比的殺氣,他這殺人的目光連神皇都為之顫抖。雜誌蟲
  “哼”最終,龍戰天忍不住冷冷地哼了一聲,冷聲地說道:“我飛仙教怕過何人了!當年若不是千鯉仙帝開道、黑龍王殿後,我飛仙教怕叫他永不得翻身。就算是九界的主宰又如何,幕後的黑手又如何,總有一天,我們飛仙教必會讓他明白誰才是九界真正的主宰!”
  “所以,趁他病,要他命!”固尊緩緩地說道:“現在是他最虛弱的時代,在以前他都是有仙帝撐腰,現在沒有仙帝給他撐腰,那就變得不一樣了,這是大好時機。如果說讓他羽翼豐滿了,讓他再培養了一位仙帝了,那他必將是再一次翻身,到時候,你們飛仙教想鏟除他都沒有機會了。”
  龍戰天臉色冷厲,過了好一會兒,他盯著固尊,冷冷地說道:“固尊,我飛仙教必會出手,但你也不要忘記了,這一場戰爭你也有份,既然我飛仙教能為你報仇,你能從中起到怎麼樣的作用?”?“戰天兄,不要忘記了,我固尊是什麼人,說句戰天兄你不愛聽的話,戰天兄你還需要仰仗我固尊的時候!戰天兄仙體無敵,但,我固尊隻比戰天兄你隻強不弱!”對於龍戰天氣勢淩人的話,固尊也不生氣,他隻是笑著淡淡地說道。
  龍天戰冷哼一聲,並沒有反駁固尊的話,他飛仙教不會與弱者合作,他龍戰天也一樣不會與弱者合作,如果說固尊不夠強大絕對不可能讓他與鎮天海城聯盟。
  “就算你再強大,但這一場合作你也必須拿出誠意來。”最終,龍戰天冷冷地說道。
  固尊並不生氣,笑著說道:“這一點戰天兄放心,我固尊是什麼樣的人?我固尊是言出必行之輩,既然是聯盟了,就是你我之間的事情。隻要你引得出那個人,不需要戰天兄你多說,我固尊必是身先士卒,必先是把他拿下再說!”
  “看來你倒是信心十足!”龍戰天盯著固尊,緩緩地說道:“如此說來你固尊是有底氣了?”這話說出口,頗有點玩味,或者說有點嘲笑之意。
  固尊也是笑著說道:“我知道戰天兄的意思,沒錯,當年我的確是被鎮壓過,也被塞過海眼,這也沒有什麼丟人的事情。但是戰天兄,說句冒犯的話,我固尊這樣的萬古十大天才之一都不行,隻怕戰天兄更是不行,我固尊的殺手,也不是戰天兄你能揣測的。”
  “哼”龍戰天明顯對於固尊這樣的話十分不滿,冷哼了一聲。
  “戰天兄放心,等引出那人,你必能見到我的底牌,必能見到我的殺手。戰天兄不要忘記了,你我現在都是同一條船上的人,同一條繩上的螞蚱,我們應該是共同進退!”固尊徐徐地說道。
  龍戰天盯著固尊好一會兒,最終緩緩地說道:“固尊,我相信你。但我有一個條件,那個人不管是死是活,隻要把他拿下,他就歸我們飛仙教!”
  固尊看著龍戰天,笑了一下,緩緩地說道:“我明白了,戰天兄想從他身上壓榨出更多有價值的東西來,這麼說來,戰天兄是想抓活的了。”
  “難道你固尊就沒有想過?”龍戰天冷笑了一下,十分自負地說道。
  固尊自在,笑著說道:“戰天兄底氣十足呀,戰天兄所要的不止是與我分庭抗禮,看來戰天兄想要獨霸呀。”
  “固尊,不否認你的確是很強大。”龍戰天傲然一笑,冷冷地說道:“但是,不要忘記了,我們乃是整個飛仙教,我背後是一個巨無霸,可不是我一個人。借你的一句話,我飛仙教又焉是你能揣測的。”
  “我是明白了。”固尊不生氣,灑脫地笑著說道:“我聽到有消息說,傳言人賢仙帝的帝子從仙牢中活了出來,看來戰天兄一脈將會獨霸千秋萬載!”
  “你明白就好。”龍戰天也毫不掩飾冷冷地說道:“眾帝子歸來,你固尊也知道這是意味著什麼吧!”
  “我當是知道。”固尊笑著說道:“但是,戰天兄,不要忘記了,你們飛仙教的一些老頭子與那個人可是舊識,我是擔憂戰天兄一脈難於獨攬大權,若是被人掣肘,戰天兄又拿什麼來獨吞這樣的成果呢?”?“這一點不勞你固尊憂心,我們飛仙教乃是萬眾同心,這一世沒有任何人會拖後腿。”龍戰天冷冷地說道:“你固尊也應當明白,當我們飛仙教五脈同歸一心之時那必將是舉世無敵。你覺得憑這一點我們飛仙教夠不夠獨吞這一場戰爭的成果呢?”
  “好,既然戰天兄有著這樣的信心,那我也無話可說。”固尊笑著說道:“既然戰天兄如此要求,那我也同意,隻要成功了,那人就歸你們飛仙教。”
  “很好,那成交。”龍戰天盯著固尊一會兒,然後緩緩地說道:“那我們現在來談談如何引出那人。”
  “引出那人也不難。”固尊笑著說道:“不妨先拿明珠城來作突破口,隻要捅了馬蜂窩還怕他不出來嗎?到時候隻要戰天兄這般便可……”
  固尊與龍戰天商量妥當之後,這才飄然而去。目送龍戰天去了之後,固尊露出淡淡的笑容。
  當龍戰天走了之後,葉九洲身影一閃,他出現在固尊身旁。
  “師尊,飛仙教會傾力一戰嗎?”龍戰天走了之後,葉九洲緩緩地問道。
  “會的。”固尊露出笑容,說道:“當年被強製巡視,飛仙教引以為恥。現在飛仙教是青壯派的天下,飛仙教中、青一代乃是野心勃勃,他們有問鼎天下之勢,所以他們才不惜違背諾言,降臨於世,他們已經是準備大幹一場,對於飛仙教來說,誰擋他們的道,他們都會殺無赦!”
  “但飛仙教老一輩才是飛仙教最大的底蘊,飛仙教的仙帝戰將才是他們飛仙教的底牌,他們這些老祖隻怕是不會願意與陰鴉大人這樣的存在翻臉吧。”葉九洲存疑地說道。
  “那些戰將知道自己麵對的是怎麼樣的存在。”固尊笑著說道:“但是他們都老了,人賢仙帝的眾帝子都已歸來,他們能從仙牢活著出來,那就意味著他們已經是可怕到不敢想象了。”
  說到這,固尊露出濃濃的笑容,說道:“龍戰天,那隻不過是打先鋒的人而已,飛仙教背後的黑手還沒出現呢。當年他強製巡視飛仙教,飛仙教多少人被嚇破了膽,多少人嚇得自殺,連人賢仙帝的兒子都逃入仙牢。這件事情絕對是與人賢仙帝的兒子脫不了關係,這一次人賢仙帝的兒子歸來,必會報仇。”
  “如果飛仙教的那些老祖敢阻攔的話,飛仙教內部必將會有一場龍爭虎鬥,至於是誰勝出,那就不好說了,但是飛仙教必會招來滅頂之災,他必會滅掉飛仙教!”固尊笑著說道:“這不也正是我坐收漁利的時候嗎?拿下他,又滅飛仙教,九界也是我囊中之物。”
  對於固尊的話,葉九洲沉默了好一會兒,最後他輕輕地說道:“師尊一生所為,並非是為了稱霸九界。”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固尊不在意,笑著說道。
  葉九洲認真地說道:“師尊若是有意稱霸,當年若是追隨大人,那也可成就仙帝,又何需與大人為敵?師尊苦苦為敵,三世煎熬,難道就隻是僅僅為了九界嗎?若是師尊隻為九界,那也眼界低了,仙帝都不眷戀九界,師尊也非是此般俗人。”
  “九洲,你這可是對為師不敬。”固尊板著臉說道。
  葉九洲並沒有恐怖,他鞠了鞠身,說道:“弟子隻是說實話而己,若是師尊覺得弟子所言不對,降罪於弟子便是。”
  固尊看著葉九洲,最終緩緩地說道:“你追隨我一輩子,不是你欠我的,是我欠你的。我這一生有你這樣的弟子,在傳道授業上我也沒有什麼遺憾了。”
  “我唯一的遺憾是沒有打敗過陰鴉!在他眼中我就像一隻螻蟻一樣,他根本就沒把我放在眼中!”說到這,固尊雙目一厲,冷冷地說道:“既然我是一隻螻蟻,那也好,我就讓他知道一隻螻蟻也能讓大壩崩潰,就算是一隻螻蟻,也有一天會成為他的心頭大患……”
  “……他區區一個凡人,能主宰九天十地,他能淩駕仙帝之上,他能橫跨亙古,為什麼我就不可以!我乃是萬古十大天才之一,他能做到的事情,隻要給我足夠的時間,我也一樣能做到!他的成就,我有一天也一樣會達到!”
  說到這,固尊的態度堅定起來,目光變得更加的銳利,整個變了模樣。
  “師尊天賦之高,是無人能及。”葉九洲輕輕地說道:“但是陰鴉大人有今天的成就,他能橫跨亙古,並不是因為他有怎麼樣的天賦,而是因為他有一顆堅定不動的道心,他道心堅如磐石、硬如金玉,所以他才有今日的成就。”
  “九洲呀,說到道心,你的口吻就有點像他了。”固尊笑著說道:“道心,隻要給我足夠的時間積累,我也一樣能辦到的!”
  葉九洲張口欲言,最終也唯有輕輕地歎息一聲。
  “怎麼了?”固尊看著自己愛徒,淡淡地說道:“如果你想退出,為師不怪你,你這一生也為為師付了很多,如果你不願意去做,我也不強求你去做!”
  “師尊就是我的生父。”葉九洲徐徐地說道:“隻是有時候我覺得師尊一生與陰鴉大人抗爭,實是浪費時光,陰鴉大人也並非是一開始對師尊抱著敵意的。”
  “並非是一開始對我抱著敵意?”固尊冷笑一聲,說道:“如果他不是一開始就對我抱著敵意,就不會有所藏著掖著了,他手中掌握了《體書》,他又傳有我怎麼樣的體術?哼,他如果真的是對我傾囊相授,又為何有意讓吟天成為仙帝!他明知我比吟天更有機會成為仙帝,但,他卻視之不見……”
  “……嘿,就是因為他覺得我生天反骨,所以才時時提防著我,連寶庫門都不允許我踏進一步!既然他認為我是天生反骨,那好,我就反給他看一看,讓他知道我並非是因為他一句話就能決定著我的人生!我就是與他為敵,讓他不如意,讓他不稱心!”說到這,固尊冷冷地一哼!
  

Snap Time:2018-11-16 19:39:07  ExecTime:0.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