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5)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5)      第3445章 神石嶺(18-11-15)     

第1608章 古之秘辛

  聽到這樣的話,餘太君輕輕地搖了搖頭,說道:“就算固尊把飛仙教拖下水,大人要登仙,飛仙教又怎麼奈何得了大人,就算是飛仙教傾巢而出,也擋不住大人的步伐。●雜/誌/蟲●”
  “那飛仙教就隻有自求多福了,他們若長眼睛,還能存活下來,若是他們的眼睛都長在腦後,滅了他們便是。”李七夜隨意地笑著說道。
  對於這樣的話,餘太君已經是習慣了,對於世人來說,飛仙教乃是藏龍臥虎,高人無數,可稱九界至尊,但是,對於李七夜來說,飛仙教那也隻不過是大教而已,想滅就滅,否則,當然飛仙教就不會是三世不出了!
  “飛仙教也應該知道大人的底細才對。”餘太君不由說道。
  李七夜不由笑了起來,輕輕地搖了搖頭,說道:“你活在吟天仙帝時代,對於飛仙教了解還不夠徹底。飛仙教的權力架構是沒有那麼簡單,飛仙教擁有廣袤無比的天外領域,他們擁有著數之不清的子民,有著上百萬乃至是上千萬的弟子。”
  說到這,李七夜頓了一句,說道:“飛仙教的勢力架構,從最簡單的話來說,就是五脈共執,當然,這五脈相互交錯,盤根錯節,每一個時代,有著每一個時代的不同,哪一脈占了優勢,掌執了大權,這個時代的風向就會投向這一脈。”
  “話雖是這樣說,不管是飛仙教是哪一脈掌執大權,但是,他們都不敢捋大人的虎須才對,特別是吞日仙帝和霸滅仙帝的一脈,他們碩存於飛仙教的戰將,他們對於大人也算是忠心。”餘太君說道。
  “時代在變。”李七夜笑著輕輕地搖了搖頭,說道:“飛仙教也是在變,更何況,吞日仙帝和霸滅仙帝不算是我的門徒,他們隻是受過我的恩惠和點拔而已。”
  說到這,李七夜頓了一下,說道:“更何況,他們也有身不由己的地方,畢竟,飛仙教有飛仙教的教規,他們也曾經是作過承諾,更何況,他們都年已大了,在飛仙教這樣的一個地方,也不見得能掌執大局。”
  “飛仙教若真的是與大人為敵,那隻怪他們是一葉障目,自尋滅亡。”餘太君說道。
  李七夜淡淡地笑著說道:“會的,以我看飛仙教自尋滅亡的機率很大,人賢仙帝的影響力很大,他這一脈隻怕是已經很強大了。”
  “人賢仙帝!”餘太君不由皺了眉頭,說道:“難道說,當年的人賢仙帝依然是忌恨於大人,所以,他有意留下後手,與大人為敵。”
  “人賢仙帝他倒是很克製,不管他是怎麼樣的出身,不管他身上流淌著怎麼樣的血統,他是一位仙帝,他有著先見之明,知道世間有什麼事該做,有什麼事情不該做,所以,那怕是他成為仙帝之後,成就極高,他依然是十分的克製,這也是為什麼他要取’人賢仙帝’,這樣的稱號!”
  “他這也是有意向大人示好,這也是表明他的出身與決心,他這是標榜著自己是人族出身。”知道一些內幕的餘太君不由說道。
  當年飛仙教甄選出了人賢仙帝出世,問鼎天命,但是,當時因為血統的原因,李七夜不同意人賢仙帝問鼎天命,在那個時代,飛仙教卻決心培養出第五位仙帝。
  所以,在這一件事情上,李七夜與飛仙教鬧得不歡而散,但是,在當時飛仙教還是對李七夜作出過種種的承諾,立下了血誓,就是人賢仙帝也是立下了大誓!
  最後,在飛仙教的種種承諾與血誓之下,李七夜對這件事情沉默。
  在那個時代,年少的人賢仙帝出世之後,他的確不負人飛仙教的重望,最終橫掃九界,成為了一代無敵的仙帝。
  盡管說,在那個時代,人賢仙帝已經無敵了,但,他還是遵守自己的諾言,對於陰鴉這樣的存在依然是十分的尊敬。
  也正是因為如此,人賢仙帝在承載天命之後,自取封號為“人賢”,這也是他向李七夜示好之意,也是標榜自己的出身,以正自己的血統。
  “雖然我是不同意人賢仙帝問鼎天命,但是,他成為仙帝之後,也是做得很好,不管他是真心,還是有意,至少他是一直遵守自己的諾言,在種種事情之上,他也是十分的克製,他並沒有說因為他是仙帝,或者飛仙教已經是一門五帝而做出一些出格的事情來……”
  李七夜淡淡地說道:“……在這一點上,他是難以被人去挑剔,問題是出在於他的後代身上,他的後人身上。他們自認為飛仙教才是九界的主宰,他們的血統才是世間最強大最正統最強大最貴珍的血統,這讓他們在心麵狂熱。”
  “所以,在千鯉仙帝時代,飛仙教被迫封閉山門,不準出世。”餘太君說道。
  關於這件事情,她雖然沒親身經曆過,她卻聽到一些東西。當年有傳言說,因為血統的事情飛仙教有人暗中搞了一些小動作,這讓陰鴉震怒,強行巡視飛仙教,把整個飛仙教挖地三尺,整個飛仙教都為之動蕩,傳言說,在那個時代,飛仙教有很多大人物被嚇得自殺!最終飛仙教隻得封閉山門,不敢出世,也正是因為如此,在黑龍王三世共尊的時代,飛仙教的弟子很少出現過。
  “一群蠢貨被血統反噬而已,自認為他們才是這個世界的主宰。”李七夜淡淡地說道。
  “被血統反噬?”餘大君不由吃驚,說道:“這會直接吞噬他們的本體嗎?”
  “不會。”李七夜輕輕地搖了搖頭,說道:“但是,他們會越來越脫離自己種族,更加靠近這個血統的本質,這也是這種血統的可怕,那怕它很稀薄,它都有機會反噬,讓它這個身統返祖!這也是為什麼這個種族會如此的強大!”
  “當年大人強行巡視飛仙教的時候,可有查出一些端倪?”餘太君沉默了一下,輕輕地問道。
  “有點蛛絲馬跡而已,他們也算是對飛仙教忠心耿耿,一知道我要強行巡視,都紛紛自殺,毀去一切痕跡,但,我知道飛仙教中的一些人是對血統進行了嚐試。”李七夜淡淡地笑著說道。
  “竟然是能瞞得過大人的法眼,這麵是大有玄機呀。”餘太君也不由動容地說道。
  “與一件無上之物有關。”李七夜雙目一凝,緩緩地說道:“雖然它不在飛仙教,但,至少曾經在飛仙教偷偷出現過,也正是因為這一件事情,我是十分肯定這件東西依然還在這個種族手中!”
  聽到這話,餘太君不由震撼,她隱隱明白這件無上之物是什麼東西,因為這件東西李七夜掌執九界的時候一直搜尋過。
  “不管如何說,逃不過我的手掌心的。”李七夜笑了一下,老神在在地說道:“我想要的東西,不管你是多少時代,不管你是藏匿得有多好,總有一天,會落入我的手中的。”
  餘太君知道李七夜已經是編好了一個天羅大網,等著對方掉入這個大網之中。
  過了片刻之後,餘太君忍不住輕聲地說道:“大人當年因何而心軟,因何而沉默,如果大人鐵了心不讓飛仙教培養人賢仙帝,當時的飛仙教也不一定敢做。”
  對於餘太君這個問題,李七夜不由沉默了一下,此時,他不由緩緩地閉上眼睛,依靠在大椅之上,好像是睡著了一樣。
  過了好一會兒之後,他對張開了眼睛,說道:“沒有誰的一顆心真的是鐵石鑄造的,或者因為殺得人太多,心軟了吧。”
  餘太君沒有說話,靜靜地聽著李七夜的話。
  “偶爾,有時候,在夜深人靜的時候,我會在想,是不是屠殺得太廣了呢,又時候,我又在想,在這件事上絕對不應該手軟,人族也好,天下萬族也罷,隻要與之有牽連,都應該屠殺。”李七夜緩緩地說道。
  “大人在這一件事做得對,隻有把這個血統徹底抹去,九界才得於安寧,否則,黑暗依然會有可能籠罩著九界!”餘太君鄭重地說道。
  “清風呀,我知道你一直支持我,對我是唯令是從。”李七夜淡淡地笑著說道:“但,你沒見過我真正血屠九界的時候,沒看到過我讓鮮血浸透九界的時候!在這樣的一個時代,也曾有戰將動搖過,你說,我對於這樣的人,該怎麼樣做?”
  “殺之”餘太君毫不猶豫地說道。
  “是呀,殺之。”李七夜不由緩緩地閉上了眼睛,有些苦澀,有些無奈,說道:“斬了一位對你一直忠心耿耿的戰將,親手下令斬了一位對你立下赫赫戰功的戰將,這是多麼讓人心痛的事情。”
  說到這,李七夜不由沉默了一下,久久不語。
  過了好一會兒之後,他才輕輕地歎息說道:“所以,我是一個屠夫,一個暴君,是一個幕後黑手,是一個隻能存在於黑暗中的人,我不是仙帝,沒有璀璨的時代,沒有奪目的光環,我隻是一個雙手染滿了無數鮮血的冷酷屠夫而已,屠殺著九界!”
  寫書不容易,每一個字都是作者心血,請讀者們能來起點或QQ閱讀訂閱《帝霸》,希望大家能多多支持《帝霸》,多投票,支持正版,你們的每一個訂閱、每一張推薦票、月票對於《帝霸》都是十分珍貴。
  

Snap Time:2018-11-16 15:46:37  ExecTime:0.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