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1章 空間龍帝(18-11-14)      第3440章 青石的身份(18-11-14)      第3439章 吳中天(18-11-14)     

第1597章 風波

  站在十二音階之上,李七夜看著林浩,說道:“怎麼,輸不起嗎?”
  “這,這絕對是不可能的事情。雜誌蟲”林浩臉色漲紅,但是,卻嘴硬,說道:“大家都知道,十二音階乃是大道枷鎖的壓製,不管是誰都不可能登頂,這麵絕對有鬼,他絕對是作弊,要不,就是十二音階出問題了!”
  他大師兄的身影被李七夜一下子崩滅,這對於自小就崇拜大師兄的林浩而言,是難以接受的,更何況,李七夜登頂,這更是讓人無法接受的事情,因為連十大天才之一的固尊都不可能登頂,現在李七夜卻登頂了,這讓林浩有些難於接受。
  所以,林浩欲從雞蛋挑骨頭,甚至是不惜往李七夜身上潑髒水,讓大家都懷疑李七夜登頂的事實。
  林浩說出這樣的話,在場的其他人都看著他,沒有人多說什麼,就算有人對林浩這話不滿,但,林浩可是出身於飛仙教,沒有人願意去得罪他。
  對於林浩這樣的話,餘玉蓮頗為不滿,隻是冷冷地看了林浩一眼,林浩如此質疑十二音階,那就是等於質疑他們餘家。
  十二音階自從吟天仙帝時代就放在哪,不知道有多少人攀登過,都從來沒出過問題,可以說,十二音階乃是他們餘家的另外一個象征,現在林浩竟然是質疑十二音階,那豈不是在質疑他們餘家的信譽,這就管是心對龍傲天有愛慕的餘玉蓮也對林浩不滿。
  李七夜望著林浩,淡淡地說道:“輸不起還誣賴人,憑你這樣的話,就該死。”
  “你”林浩頓時臉色漲紅,他立即說道:“李七夜,是不是想殺人滅口?是不是怕別人發現你的作弊手段,所以欲殺我滅口,不給任何人質疑的機會。李七夜,就算你殺我一個人,但是,你能殺光在場的所有人嗎?就算你能殺光這的所有人,你能殺光天下人嗎?就算你殺再多人,也無法讓天下人閉嘴!”
  此時,林浩想搞臭李七夜的聲名,所以,不止是往李七夜潑髒水,還要把在場的所有人拖下水,欲把在場的所有人拉到李七夜的敵對麵去。
  此時在場的年輕修士都不由多看了林浩一眼,甚至有不少修士後退一步,他們可不想跟林浩站得那麼近。
  就算是再蠢的人也能聽得出來林浩是要把他們拉下水,對於在場的年輕修士來說,若是換作其他的人,他們或者會為了巴結飛仙教助林浩一臂之力。
  但是,麵對第一凶人的時候,開什麼玩笑,這可是第一凶人,他殺起人來絕對是不眨眼,如果他們真的被林浩拉下水,隻怕第一凶人絲毫不猶豫地把他們殺了,他們可不想成為林浩的陪葬品!
  “跳梁小醜而已,也把自己當作一回事,掌嘴。”李七夜隻是冷淡地看了林浩一眼,隨手就是一巴掌。
  “啪”的一聲響起,林浩想躲都躲不及,他也招架不住,在這一巴掌之下,他整個人被抽得飛了出去,狂噴了一口鮮血,鮮血狂噴之時,他的牙齒都隨之飛了出去。
  李七夜這一巴掌不止是把林浩打得鮮血狂噴,而且還一巴掌把他的牙齒打落了。
  林浩重重地摔在地上,但是,他的嘴巴還是那麼的硬,大叫道:“李七夜,你就算是殺了我也堵不住天下人的嘴巴,有本事你就殺了我,我飛仙教的弟子從來就是不怕死!”
  “螻蟻而已,我還怕別人說我嗎?”李七夜站在高台之上,淡淡地看了林浩一眼,說道:“既然你自尋死路,我就成全你。”話一落下,一指橫來,直取林浩。
  李七夜那隻是十分隨意的一指,但是,就是如此隨意的一指,林浩依然是躲不了,依然是擋不住,雙方的差距實在是太大了。
  眼看一指即將斃命,林浩也唯有閉上眼睛等死。
  “手下留情”就在林浩坐於待斃的瞬間,一聲大叫響起,接著聽到“咚”的一聲響起,然後是“砰”的一聲破碎之聲響起,碎片紛飛。
  在生死瞬間,突然一隻巨盾飛來,瞬間擋住了李七夜隨意的一指,雖然這巨盾擋下了這一指,但是,依然被李七夜的這一指擊得粉碎,巨盾的碎片紛飛。
  盡管是在這一指之下,巨盾崩碎,但是,林浩總算是逃過一劫,把一條小命撿回來了。
  就在這此時,一個身影從天而降,這是一個身材魁梧的老者,當他落於林浩麵前之時,頓時“嗡”的一聲響起,在他身邊浮現了一隻隻的巨盾,他手持長刀,嚴陣以待,不敢有絲毫的輕敵。
  “師父”看到救了自己一命的人,爬了起來的林浩驚喜無比,大叫一聲。
  “放心,教中的戰艦隨後便到。”老者點頭,一雙眼睛沒離開過李七夜,他這話既是在安慰自己的徒弟,也是在告訴在場的所有人,更重要的是告訴李七夜。
  “飛仙教的長老。”看到這個老者,在場有青年臉色大變,喃喃地說道。
  更多的人聽到這個老者的話更是臉色發白,很多人都紛紛後退,他們知道飛仙教的戰艦到來這將會意味著什麼。
  眼前這位老者正是飛仙教的長老,也就是林浩的師父。雖然說,眼前飛仙教長老在飛仙教中不算是權重位高的人,但是,他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讓人顫抖,他的實力之強,讓多少強者為之忌憚,眼前這樣的一位長老,隻怕是一位神王!
  隨隨便便的一位長老,就擁有著如此強大的實力,這足可以看得飛仙教是多麼的強大了。
  此時,飛仙教的長老看著李七夜,緩緩地說道:“李道友,小徒年少無知,就給我飛仙教一個情麵,饒他一命如何?”
  此時,飛仙教長老嚴陣以待,不敢有絲毫的輕敵。第一凶人的威名,他早就聽過了,麵對這種敢殺神皇,敢放逐他們飛仙教的凶人,那怕他是飛仙教的長老,都不敢有絲毫的輕敵。
  聽到飛仙教長老的話,不少人為之動容,飛仙教降臨於北汪洋之後,他們一直都是高高在場,誰敢與飛仙教為敵,那必將會被推平!但是,在這個時候,當著眾人的麵,那怕是飛仙教的長老,都不得不服軟。
  但是,很多人仔細想了一下,飛仙教長老服軟,那也不是什麼丟人的事情,畢竟,他們麵對的乃是第一凶人這樣的凶猛之人,試想一下,第一凶人自從出道以來,他怕過誰了?神魔都照殺不誤,他還怕飛仙教不成!
  李七夜看著飛仙教長老,不由露出笑容,淡淡地說道:“給你飛仙教一個情麵?你們飛仙教有什麼情麵可言!”
  李七夜這話一說出來,飛仙教長老頓時臉色一沉,臉色有些難看,他們飛仙教的牌子很少被砸過,隻要他們飛仙教出麵,很多門派,那怕是很強大的帝統仙門,都會給他們飛仙教一個情麵。
  現在,李七夜不止不給他們飛仙教情麵,還出言相辱,這讓飛仙教長老的麵子有些掛不住了。
  “李道友,大道漫漫,低頭不見,抬頭見。”飛仙教長老深深地呼吸一口氣,緩緩地說道:“萬古大道,多一個敵人,不如多一個朋友,我們飛仙教也不是泥巴捏的,也不會任人欺負!”
  “不是泥巴捏得又怎麼樣,難道一門五帝就可以自認為誰都要給你們臉色嗎?”就在這個時候,李七夜還沒有說話,一個冷笑聲響起,一個人踏空而來。
  這是一個青年,這個青年到來之時,在陽光之下,他全身散發出了鱗鱗的光芒,這鱗鱗的光芒就像是黃金散發出的金光一樣。
  這個青年竟然是身上生滿了金黃色的鱗甲,頭頂上生長著一對碧藍色的龍角,當這樣的一個青年到來之時,一陣陣海嘯之聲響聲,宛如他是帶著驚濤駭浪而來一樣。
  “海鱗”看到這位到來的年輕人,在場有青年不由大吃一驚,大叫地說道。
  “海鱗!”聽到這個名字,那怕沒見過這位青年的修士也不由大吃一驚,說道:“海怪的年輕領袖!”
  看到這位青年,飛仙教長老也不由臉色一沉,冷冷地說道:“海鱗,原來你是躲在這,但是,你躲不了多久了,我們少主必把你擊殺。”
  “我知道龍傲天帶著一大群走狗在尋找我。”這個叫海鱗的青年冷笑一聲,說道:“他們這一次去深海,那也是撲個狗啃屎而已。”
  飛仙教長老冷冷一哼,說道:“你躲得了一時,也躲不了一世,我少主必定會把你們全部斬殺!”
  “等龍傲天能成為仙帝再吹牛吧。”海鱗冷笑地說道。
  看到海鱗與飛仙教長老針鋒相對,在場的年輕修士都為之沉默,每個人都有著不一樣的心思。
  飛仙教降臨北汪洋,獨占了大片的海域,引得作為地主的妖族和海怪大力反抗。
  海怪,他們不是一個種族,它們是在深海中的各種巨獸,如同活了千百萬年的巨魚、巨蛇、巨龜等等巨獸。
  

Snap Time:2018-11-14 23:24:40  ExecTime:0.2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