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5)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5)      第3445章 神石嶺(18-11-15)     

第1573章 驗證身份

  在這樣的晶柱之中,看起來有搖曳的光芒,它是十分可怕十分可怕的東西,李七夜看起來是不受影響,因為當年他已經是經曆了最可怕的磨難,他是花費了無數心血,犧牲了很多的東西,這才把它弄到手。ぁ雜誌蟲ぁ
  所以,今天這晶柱之中看起來搖曳的光芒李七夜是不受它的影響,若是換作是其他的人,那就不一樣了。
  李七夜握著銅環,提著晶柱,看著諸位仙帝之影,不由輕輕地歎息一聲,片刻之後,諸帝之影都消失了,再一次回歸於識海之中。
  在門戶之外,孔雀明王靜靜地等待著,她等待著李七夜出來,她想知道李七夜從麵得到了什麼東西,她想知道這個神秘的島嶼究竟是什麼來曆,畢竟這是她的地盤,她不希望發生什麼何不可掌控之事。
  在這個時候,李七夜已經從門戶中走了出來,孔雀明王不由上前一步,問道:“麵是什麼東西……”
  “這個”李七夜露出了濃濃的笑容,緩緩地提起了手中的晶柱,當晶柱一提起來的那之間,孔雀明王一下子僵住了。
  在這那之間,孔雀明王被定住了,她連話都還沒有說完,一下子讓孔雀明王是魂飛魄散,這不是什麼定身妖術,這是鎮壓,絕對的鎮壓!
  在這那之間,孔雀明王完全是被鎮壓了,不管是她的肉身還是道行又或者是意誌乃至是道心,都一下子被鎮壓了。
  在這樣的絕對鎮壓之下,孔雀明王無法反抗,因為這是最終極的鎮壓,孔雀明王根本無法與之對抗,在這樣的絕對的鎮壓之下,孔雀明王感覺自己如蟻螻一樣渺小,是那麼的不足為道!
  在這樣的鎮壓之下,連反抗之心都不能有,連一絲毫的反抗意誌都不能有,這才是最可怕的地方。
  仙帝可以鎮壓任何人,但是,那怕是被仙帝鎮壓了,你也有可能擁有反抗之心,擁有反抗的意誌,但是,在這樣的鎮壓之下,不允許有任何反抗之心,這就是最可怕的地方。
  這並非是孔雀明王太弱,而是晶柱中好看起來像微弱的搖曳光芒太可怕,那怕是孔雀明王隻看了一眼,就瞬間被鎮壓了。
  瞬間被鎮壓之後,孔雀明王不由魂魄飛了起來,一下子被鎮壓,她知道這將會意味著什麼,在這那之間,她的命運就落入了李七夜手中,在這個時候,她就是砧板上的魚肉,任由李七夜宰割。
  “好奇害死貓,這就省了我很多功夫了,也免得我多費唇舌在你口中套出話來。”李七夜提著晶柱,淡淡地笑著對孔雀明王說道。
  “你,你,你要幹什麼?”此時孔雀明王被嚇壞了,但是,她動彈不得,又不能反抗,一切都無濟於事。
  “我想看一看你是不是真正的明珠城城主。”李七夜笑著說道。
  “我便是明珠城城主,不信的話公子可以去明珠城證實。”孔雀明王忙是說道。
  “不需要。”李七夜笑著搖了搖頭,說道:“再說了,明珠城主並不是說鎮天海城任命的,不是說,鎮天海城讓某個人成為明珠城主,他就能成為明珠城主的。”
  說到這,李七夜伸手解開了孔雀明王脖子下的扣子,李七夜隻是解開了最上麵的兩個扣子而己。
  當李七夜解開兩個衣扣的時候,此時便是春光外泄,在脖子之下露出了雪白的肌膚,肌膚宛如凝脂一般,嫩白賽雪,十分的柔滑。
  解開兩個衣扣之後,高挺渾圓的玉峰露出小半,玉峰十分的飽滿,若是托於手中那是十分的沉甸,而且渾圓豐腴的玉峰乃是雪白生花,雪白的豐乳能照得人雙眼發亮。
  如此的美麗,如此的勾人心弦,讓任何人都為之怦然心動,讓男人都不由為之熱血沸騰。
  “你,你,你要幹什麼”孔雀明王被嚇得魂都飛了起來,那怕是擁有神皇級別實力的她都不由被嚇得臉色煞白。
  要知道孔雀明王雖然是絕世高手,但她還是黃花閨女,她的身子還沒有男人看過,現在李七夜竟然解開她的衣扣,這真的是把她嚇壞了。
  更可怕的是,此時此刻她被鎮壓了,如果此時李七夜對她有任何的圖謀不軋的話,她根本就是反抗不了,任李七夜為所欲為!
  此時李七夜的目光被吸引了,當然,李七夜的目光不是落在孔雀明王那豐挺渾圓的玉峰上,而是停在了她胸前的一個吊墜之上。
  孔雀明王胸前戴著一個吊墜,這個吊墜看起來像是一個圓墜形的水晶,水晶之間流淌著一簇光芒,這一簇光芒看起來像是煙花一樣絢麗,變幻著不同的形狀。
  就是這樣的一個吊墜乃是用一道細如絲的法則所掛著,不留意根本就發現不了它。
  “明珠塔的鑰匙果然是在你的手中。”看到這個吊墜,李七夜不由露出笑容,說道。
  孔雀明王被嚇得不輕,聽到這話,她不由鬆了一口氣,她這才明白是誤會了李七夜的意思,她急忙說道:“我是明珠城的城主,當然是擁有明珠塔的鑰匙了。”
  “不,那怕你擁有明珠塔的鑰匙,那也不一定是合法的明珠城城主,鑰匙這種東西可以搶過來。”李七夜笑著說道:“不過,要證實嘛,這也不難。”
  說著,李七夜手掌壓在了吊墜之上,被一個男人用粗大的手掌壓著自己的胸膛,而且此時她是坦胸露乳,這讓也孔雀明王又羞又氣,但是又無可奈何。
  “滋、滋、滋”此時一陣輕微的聲音響起,吊墜之內那跳躍著的光芒好像是烙印在孔雀明王那雪白的胸脯之上一樣,但是,卻沒有留下任何傷痕。
  就在這個時候,孔雀明王不受控製,身體顫抖了一下,聽到“嗡”的一聲,在這一刻宛如是李七夜剝奪了孔雀明王對自己身體的控製權一樣。
  聽到“喀”的一聲響起,在這個時候孔雀明王的眉心打開了,要知道,對於一位修士來說,眉心是極為重要的位置,它是一個要害,修士不會輕易打它自己的眉心。
  但,此時孔雀明王卻身不由己,李七夜完全控製了她的身體,當她的眉心打開的時候,眉心處竟然浮出現了一隻小塔,這隻小塔隻有手指大小,但是它卻散發出了璀璨的光芒,這璀璨的光芒充滿了光明的力量,似乎這樣的光芒它可以滌盡世間的一切黑暗一樣。
  “看來你的身份是合法的了。”看到孔雀明王眉心中露出來的小塔,李七夜這才點了點頭,淡淡地說道:“城主可以賜封,鑰匙也可以強行奪走,但是,明珠塔卻是不能強行控製,必須得到明珠塔的認同才行。”
  說到這,李七夜收回了大手,為孔雀明王扣上了衣扣,緩緩地說道:“你雖然不是魯長孫一脈的弟子,但是,得到了明珠塔的認同,所以魯長孫才會把這鑰匙傳給你。”
  “你,你,你怎麼知道的!”孔雀明王不由駭然失色大叫道,這是他們鎮天海城最高秘密,就算有人知道明珠塔會認主,但,也不會知道如何證實身份。
  然而,李七夜對於這種驗證的方法卻是如此的熟悉,這怎麼不讓孔雀明王駭然大吃一驚呢。
  孔雀明王當然不知道,明珠塔乃是他建造的,如果他不知道,世間還有誰會知道?
  “世間還有我李七夜不知道的嗎?”李七夜笑了笑,收起了手中的晶柱,拍了拍手,笑著說道:“好了,你現在自由了。”
  孔雀明王身體不由顫抖了一下,在這瞬間,她又能動了,鎮壓一下子消失了。
  孔雀明王恢複了自由之後,不由駭然,如同見到鬼一樣,連連後退,與李七夜保持著足夠遠的距離。
  “這太讓我傷心了。”看著孔雀明王那雪白的臉龐,那如見到鬼一樣的神態,李七夜不由笑著搖了搖頭,說道:“我有這麼可怕嗎?我又不是頭生毒角的惡魔,我是一個友善的人,是一個心懷仁慈的人。”
  孔雀明王可不是這樣認為的,瞬間被鎮壓,換任是任何人都會被嚇得轉身逃走,她沒有轉身逃走,這已經是足夠大膽了。
  想到剛才李七夜解開自己的衣扣,在李七夜麵前坦胸露乳,這孔雀明王又羞又氣,一時之間粉臉靡紅,火辣辣的,但,又無可奈何。
  孔雀明王從又羞又氣的情緒中回過神來,她畢竟是掌執一方的大人物,她不由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氣,穩定了自己的情緒,想到李七夜剛才的話,她不由驚呼一聲,說道:“你,你,你就是李七夜,李公子?”
  “如假包換。”李七夜淡淡地笑著說道。
  孔雀明王也沒有想到眼前這個平凡的男人就是凶名赫赫的李七夜,她早就聽過李七夜的事跡了,但是從來沒有見過李七夜,沒有想到今天會撞在李七夜的手中,栽在第一凶人的手中,這也不算是丟人的事情,這畢竟是第一凶人,屠神滅魔的存在,連飛仙教都敢殺的男人,還有什麼事情他做不到?
  

Snap Time:2018-11-16 19:39:46  ExecTime:0.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