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51章 獨吞(18-11-19)      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9)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9)     

第1513章 萬古我唯一

  暗黑祖王、神夢天都抵達了碎辰崖,此時,所有人都屏住呼吸,等待著其他們的出發。Ψ雜&誌&蟲Ψ
  “李七夜來了沒有?”抵達了碎辰崖之後,神夢天睥睨天地。
  “急什麼,這不是來了嗎?”就在神夢天話落下之後,李七夜懶洋洋的聲音響起。
  “轟”的一聲巨響,李七夜還沒有現身,十三命宮衝天而起,就在這那之間,十三命宮無限地放大,眨眼之間,十三命宮鎮守了天靈界的九天十地。
  就在這一刻,天靈界的所有人都有著一種荒謬的感覺,整個天靈界都在十三命宮的鎮守之中,似乎,這一天天靈界就好像是成了一個牢籠一樣,而主宰著這個牢籠的人正是李七夜。
  十三命宮鎮守九天十地,隨著十三命宮的無限放大,每一座的命宮都像是一座巨大無比的城池。
  在這樣的一座座巨大無比的城池之中,金光衝天,在金光之中,浮現了一個個身影,似乎每一縷的金光就是凝結成了一尊尊的神靈。
  “轟”的一聲巨響,終於,李七夜出現了,他坐在四戰銅車之上。
  “吼”的一聲狂吼,一隻巨大無比的麒麟拉著四戰銅車狂奔,接著,“嗚”的虎嘯衝天,四戰銅車之後有白虎殿後。
  龍吟之聲震動九天,真龍在右盤旋,隨行,鳳鳴之聲驚萬界,鳳凰在左邊飛翔,守護大道。
  坐在四戰銅車之上,蘇雍皇親自執鞭,為李七夜趕車。此時,就算她是李七夜名義上的師父,都心甘情願地為李七夜趕車!
  “轟”的巨響動天地,鎮守整個天靈界的十三命宮輪轉,一尊尊無上神靈伏拜於地上,一尊尊神靈雙手緩緩托起,一條金光神道在一尊尊神靈的手掌上延展,眼睛之間,無上的金光神道從大海跨越到了碎辰崖,四戰銅車從無上金光神道之上碾壓而過。
  眾神托道,諸天魔王伏拜於地,戰戰兢兢,連動彈都不敢!
  在這一刻,李七夜的神威碾壓九天十地,他坐於四戰銅車之上,雖然整個人普通無比,沒有散發出無敵氣息,但是,他的十三命宮已經代表了一切。
  此時的李七夜,他就是九界的統治者,萬古的主宰,他在眾神之上,他在諸帝之上,天地萬道,諸天陰陽,在他腳下都必須跪拜著!
  看到這樣的一幕,震撼著整個天靈界,不管你是塵封百萬年的老祖,還是曾經一個時代的無敵,都被震撼得說不出話來。
  在這樣的無上仗陣之下,天靈界不知道有多少人忍不住跪拜在地上,就像是晉見一位仙帝一樣,十分的虔誠,十分的恭敬!這樣的虔誠,這樣的恭敬,完全是發自於內心,發自於肺腑!
  “男兒,應當如此,主宰九界,淩駕萬古!”看到這樣的一幕,不知道讓多少人為之熱血沸騰,不知道讓多少人壯誌豪情,都恨不得立即投於李七夜的座下,為李七夜開疆擴土,願在李七夜座前立下汗馬功勞!
  “十三命宮呀,難怪他是如此的霸道,難怪他是如此的目中無人,憑這一份成就,萬古以來也是無人能及!”就算塵封了無數歲月的老不死,看到李七夜的十三命宮鎮守天靈界的時候,都不由為之駭然失色地說道。
  “果真是他,是他!”看到李七夜坐在四戰銅車之上,無敵九界,主宰萬古,就算是七聖祖這樣的存在都駭然失色,他曾經是培養過兩位海神,他曾經是笑傲九界。
  但是,在這一刻,那怕是七聖祖,都不由雙腿發軟,有一股膜拜在地上的衝動,心麵有著一股揮之不去的敬畏。
  這對於七聖祖來說,這沒有什麼好丟人的事情,麵對這樣的存在,那怕是心麵害怕,那都是正常的事情,那都是沒有什麼好丟臉的,這可是曾經連仙帝都屠殺過的存在,像他這樣的人物,算得了什麼,連蟻螻都算不上!
  對於七聖祖來說,那怕是跪在這樣的存在麵前,也沒有什麼好去羞恥!
  “四戰銅車,傳說中的戰車,真的是他”許久許久之後,七聖祖心麵為之悚然,無比敬畏。
  碎辰崖,雖然說是崖,但是,它並不是在某一座山峰之前,也不在大海之中,它是在天空上。
  在這天空上,一片虛空茫茫,在這,百萬廣的領域都是布滿了碎石,布滿這片領域的碎石小有手指大小,大如一座島嶼。
  在這個百萬廣的領域的中央,有一座巨崖,這巨崖有百萬丈之高,如同是一座魔峰一樣擋住了所有人的去路。
  那怕是這一座百萬丈之高的巨崖,都已經被人攔腰斬斷,整座巨崖碎裂。可以想象,這座巨崖還沒有被粉碎的時候,它是多麼的巨大。
  從這座巨崖的粉碎看得出來,這片百萬天空的碎石都是從這巨崖身上碎落下來的。
  在這百萬天空之中,不止有著無數的碎石,還有無數的大道法則,在這,有很多的大道法則碎裂,成了一小段一小段,也有完整的大道法則交織在一起。
  碎辰崖,號稱是天靈界最大的戰場,它的來曆不明,傳言說,天靈界的每一個時代的終極大戰或者無敵一戰,都會在碎辰崖中舉行,真正因為如此,整個碎辰崖被轟得支離破碎。
  這座碎辰崖說來也奇怪,在一次又一次大戰之後,依然還未能把它完全粉碎!
  李七夜登臨碎辰崖,高坐九天,看了一眼神夢天和暗黑祖王。
  “擺譜。”看到李七夜作為晚輩,在自己麵前高高在上,特別是十三命宮鎮守天靈界,這讓暗黑祖王和神夢天都不由臉色黑了下來,所以,暗黑祖王冷冷地說道。
  暗黑祖王可是征戰過九界的人,今天不論是在排場還是在氣勢上,這都被李七夜一個晚輩所比下去了,這讓他心麵肯定有不舒服的地方了。
  “擺譜又怎麼樣。”李七夜高坐九天,垂下眼皮,俯視地看了暗黑祖王一眼,說道:“你想擺譜,也可以擺出一個十三命宮的譜來,就怕你想擺,卻沒有那個實力!”
  就是這樣的一句話,頓時就是把暗黑祖王氣結,他被氣得無話可說了。
  在這個時候,天靈界不知道有多少天鏡照在碎辰崖之上,在許多大教傳承、帝統仙門的天鏡之前,坐著無數的強者弟子,當這些強者弟子一聽到李七夜這樣的話之時,都覺得特別的爽。
  這些無敵的存在一直都高高在上,今天卻被一個晚輩狠狠地抽了一個耳光,這能不讓諸多大教傳承的修士強者覺得特別痛快嗎?
  “嘩”的一聲響起,在這一刻,遠在碧洋海的祖陸突然光芒彌漫,一枝樹枝從祖陸中伸出來,這根樹枝瞬間一下子無限伸長。
  這根樹枝之上生長著一片綠葉,這片綠葉太大了,這一片綠葉就像是一個巨大廣場一樣,就是在如巨大廣場的綠葉之中已經是有著一支軍團陣列於其上。
  這支來自於祖陸的軍團有幾萬強者,每一個強者身上都是生機盎然,他們給人一種感覺,好像他們本身就是一株株巨樹一樣,幾萬株巨樹同時出現,就好像是一個巨大森林一樣,清新的空氣撲麵而來,磅無盡的生機撲麵而來,讓人一下子充滿了活力。
  在這軍團之***護著一個老人,這個老人看起來十分的清瘦,顏童鶴發,穿著一身羽衣,身上點輟著幾片綠葉,整個人看起來生機勃勃,好像是一位仙翁一樣。
  就是這樣的一位仙翁,他站在軍團之中,整個軍團幾萬強者的盎然生機都是繞絆著他的全身,好像不是他借用了整個軍團的生機,而是整個軍團是依附在他的身上一樣。
  “溪竹仙”看到這位老人,天靈界很多人十分敬畏,就算是老一輩的大人物都是敬畏無比。
  溪竹仙,這是祖陸最古老最神秘的老祖,他是龍竹亞祖的祖先,雖然他的事跡少有人知道,但是,祖陸有兩位位樹祖就是出身於他的門下,單是這樣的成就,就已經足夠驚天了。
  溪竹仙到來之後,李七夜看了一眼,依然高坐九天,說道:“還有兩個沒到。”
  “老朽遲了一步。”就在這個時候,有一個老者一步跨越天地,瞬間來到了碎辰崖之上。
  這個老者並不是一個人來,他身邊還有一個老人,這個老人臉色枯木,身體竟然木化,他整個人看起來更像是一截枯樹。
  就是這樣看起來像是一截枯樹的老人,看起來並沒有特別出眾的地方,甚至他走到哪都會讓人忽略。
  “我為諸位介紹一下,這位乃是枯木道友,今天受老朽之邀參戰。”到來的雙帝之子緩緩地說道。
  看到這如枯木一樣的老人,就算是神夢天、暗黑祖王乃至是溪竹仙,都點了點頭,以示歡迎。
  甚至連溪竹仙這樣的人物都不由開口說道:“沒想到枯木道友也出世了。”
  “如此熱鬧,我又怎麼能錯過呢,更何況,有雙帝兄相邀。”這位如枯木一樣的老人笑著說道。
  

Snap Time:2018-11-19 19:17:49  ExecTime:0.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