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5)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5)      第3445章 神石嶺(18-11-15)     

第1484章 對決白袍戰將

  “鐺”的一聲響起,白袍戰將一步踏入了雪穀,一槍破空,直取李七夜。雜※誌※蟲
  長槍直驅而入,槍芒璀璨,一槍之霸,宛如慧星橫空,槍芒的璀璨,就像是夜空中慧星長長拖起的慧尾。
  一槍破空而至,槍勁之凶,可穿百域,可斷千江,一槍之下,神明都為之顫抖。極道神皇一出手,便是驚動八方,讓無數強者為之顫抖。
  白袍戰將一槍破空,雪穀之外的人明知道這一槍不是刺向自己,這一槍明明是刺向李七夜,但是,雪穀之外的許多修士強者都頓時感到喉嚨一寒,宛如是這一槍刺穿了自己喉嚨一樣,讓人想張口大呼,但是,又是呼叫不出來,這種感覺十分的難受。
  在這樣一槍之威,雪穀之外道行淺的修士甚至是仰首栽倒在地上,因為這一槍已經籠罩了這一片天地,道行淺的修士完全是承受不了如此的槍勁,產生了喉嚨被刺穿的錯覺。
  “鐺”的一聲,星火濺射,白袍戰將一槍之威的確是十分的恐怖,但是,卻被李七夜擋了下來,此時李七夜左手持刀,明仁刀散發出了璀璨的光芒,整把長刀在跳躍著,宛如是複活過來一樣。
  此時,明仁刀在李七夜手中乃是仙光彌漫,整把長刀雪亮無比,整把長刀宛如是掛在天空上的一輪彎月,它竟然是照亮了這一片天地。
  在這彌漫的仙光之中,宛如站著一個偉岸無比的身影,這個身影站在那,似乎是開辟了一個紀元,他站在那,似乎是斬斷了過去,開往未來,在他那偉岸的身影之下,天地間的黑暗似乎都是無處遁形。
  “明仁仙帝”看著這個偉岸的影子,有見識極廣的老一輩大賢不由喃喃地說道,認出了李七夜手中這把長刀的來曆。
  看到仙帝真器宛如在李七夜手中複活了一樣,識貨的強者都不由抽了一口氣。雖然說,仙帝真器誰都能拿,但打出仙帝之威,那又是另外一回事,實力不夠強大的修士強者,莫說是要打出多強的仙帝之威,隻怕隨便打出一二擊的仙帝之威就已經被仙帝真器榨幹了血氣。
  隻有強大到了一定程度的修士強者才能掌執仙帝真器。
  然而,此時明仁刀在李七夜手中就宛如複活了一樣,仙帝之威瞬間彌漫整個天地,如果的狀態,毫無疑問,李七夜一刀在手,隨隨便隨都能打出無敵的仙帝一擊!
  要知道,就算是神皇掌執仙帝真器,都不一定能讓仙帝真器蘇醒過來,因為仙帝真器蘇醒過來那就是意味著是得到了仙帝真器的深層次認同。
  一旦仙帝真器蘇醒過來,那麼整把仙帝真器就是處於最巔峰的狀態,在仙帝真器的巔峰狀態之下打出了仙帝一擊,與平常狀態下打出的仙帝一擊,威力就完全不一樣了。
  “轟、轟、轟……“此時白袍戰將血氣衝天而起,在這一刻他再也沒有絲毫的保留,他的血氣噴湧而起,宛如是江河洪水一樣,瞬間虐肆著天地,在他血氣瘋狂爆發的瞬間,他長槍的威力更大,槍芒衝天,無比的雪亮,借著血氣之威,白袍戰將的長槍以億萬鈞的力量壓製著李七夜手中的明仁刀。
  毫無疑問,白袍戰將並非是浪得虛名,作為極道神皇的他依然能以自己的強橫實力來壓製一把仙帝真器。
  “轟”的一聲巨響,就在白袍戰將欲壓掉李七夜手中的明仁刀瞬間,明仁刀爆發了,無窮無盡的仙光衝天而起,在那之間,仙帝之威瘋狂地爆發,宛如一尊仙帝蘇醒過來,宛如是一位仙帝臨世一樣。
  “砰”的一聲響起,在明仁刀爆發瞬間,不止是把白袍戰將那欲壓製的長槍震飛,整是瞬間把所有鎖在李七夜身上的玄冰鐵鏈震碎。
  與此同時,“砰”的一聲響起,蘇雍皇四周的玄冰也一下子崩碎,蘇雍皇瞬間脫困,瞬間脫離險地。
  “殺”在被震飛瞬間,白袍戰將逆飛而起,長槍瞬間如暴雨梨花,一槍槍刺殺而至,“轟、轟、轟”一陣陣轟鳴之聲響起,在這石火電光之間,白袍戰將轟殺而來的長槍就像是百萬顆的殞星墜落一樣,每一槍轟殺而來,可以擊毀一座山峰。
  “錚”刀鳴萬域,瞬間,明仁刀橫空,長刀雪亮,在這雪亮的刀芒之下,萬物黯然失色,日月無光,一刀之下,唯剩下雪亮。
  在這雪亮的一刀之下,世間的一切都無處遁形,世間的黑暗都瞬間煙消雲散。
  明仁三刀之第一刀,明則天下無察,一刀照亮九天十地,世間的一切唯有這一刀足矣。
  明仁三刀,本就是威力無雙,在巔峰狀態之下施出了明仁三刀,那簡直就宛如是明仁仙帝親自出手一般,一刀落下,神皇也要為之授首。
  “砰”的一聲響起,一刀落下,那怕是白袍戰將這樣的極道神皇也被一刀劈飛。
  “再吃我一刀”李七夜踏空而起,一步追了上去,明仁刀再一次出手,一刀坦然,直取白袍戰將。
  這一刀出手,沒有招式變化,沒有玄妙奧義,所剩的唯有一種意誌,明仁仙帝的意誌,仁照九界!在這樣的意誌之下,不論是怎麼樣的存在,都無法與之爭鋒。
  仁則世道無智!明仁三刀之第二刀,這一刀繼承了明仁仙帝的意誌,讓這一切變得那麼的超然,那麼的絕世。
  一刀化作了無上大道,在此時沒有了一切,一切都在刀道之中消失了,在這刀道之中唯有所有的也是明仁仙帝的意誌而己。
  明仁仙帝的意誌乃是絕世無上,可以號令世間的一切,所以,在這一刀之下,雪穀之外的許多修士強者站都站不穩,匍匐於地,無法與明仁仙帝的意誌抗衡。
  “殺”麵對明仁仙帝的意誌,白袍戰將也是無路可退,他狂吼一聲,瞬間,神皇之環打開,一道道的神皇之環撐開了九天十地,每一道神皇之環都承載著一條極道,似乎在這一刻白袍戰將是站在萬道的巔峰,雖是邁過了萬道的巔峰,就是突破了大道的極限。
  龍吟之聲不絕於耳,在這石火電光之間,白袍戰將的長槍一盤,宛如一條真龍盤在了天地之間,龍息噴湧,龍域浮現,一個個巨大如山嶽的龍文沉浮在龍域之中。
  此時,白袍戰將的長槍打開了龍域,借著真龍的守護鎮壓八方,借此來抵擋明仁仙帝的意誌。
  白袍戰將施出了這一招,已經是他一生中最強大一招之一了,不到萬不得己,他不會施出如此的一招。
  “有點意思,再吃一刀。”李七夜長笑一聲,“轟”的一聲響起,在這瞬間,李七夜的血氣瘋狂地爆發,“錚”的一聲,明仁刀長鳴,在這一刻,明仁刀宛如是在蛻變一樣,似乎,它不再是一把兵器那麼簡單,它似乎是一把有生命的長刀!
  “錚”明仁刀長鳴不止,一刀落下,天地大白,九界清空,一切都變得那麼的真灼,一切又是變得那麼的迷茫。
  明仁求索無罔,明仁三刀之第三刀。
  在這一刀之下,似乎九界之中沒有什麼不解的,似乎萬域之中沒有什麼奧義可言,再玄妙的大道也好,再深沉的秘密也罷,再古老的軼聞也好……一切的一切在這一刀之下都變得那麼淺顯,都顯得那麼的易懂。
  這一刀,不再是一刀,而是化解了天地萬道,化解世間的一切,在這一刀之下,那怕是白袍戰將最強大的守護式,此時都顯得那麼不堪一擊。
  這一刻,似乎明仁刀不再是在李七夜的手中,似乎握著這一把的左手是明仁仙帝的左手。
  試想一下,明仁仙帝手握著明仁刀,一刀斬落,天地求索,這是怎麼樣的威力,這是怎麼樣的恐怖,就算是極道神皇,在這一刀之下也唯有授首!
  “退”這一刀之威,夢鎮天也臉色一變,瞬間身如飛魄,以絕無倫比的速度踏入了雪穀,夢鎮天瞬間出手,掌握乾坤,禦執大道,“轟”的一聲巨響,大道亙橫,一條漫長無比的大道擋在了李七夜與白袍戰將之間,這一條大道似乎是跨越了領域,似乎是跨越了時光,在這樣的一條大道之上,一切都顯得那麼的渺小。
  同時,“滋”的一聲響起,冰封天地,天空瞬間垂落了一條條玄冰鐵鏈,聽到“鐺、鐺、鐺”的聲音響起,一條條玄冰鐵鏈以絕無倫比的速度鎖住了李七夜。
  “砰”的一聲響起,盡管是夢鎮天出手相救,但是,明仁仙帝的這一刀依然是斬斷了大道,白袍戰將依然是被一刀斬飛。
  此時,白袍戰將手中的長槍被斬成了兩段,刀鋒隻是掠過而已,就在他身上留下了一道極深的刀痕,鮮血染紅了衣裳。
  如果在這那之間,夢鎮天出手再慢上那麼一點點,隻怕被斬斷的可不止是白袍戰將的長槍,而是白袍戰將整個人都會被一斬兩半。
  

Snap Time:2018-11-16 23:52:35  ExecTime:0.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