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5)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5)      第3445章 神石嶺(18-11-15)     

第1425章 臣伏

  穿好衣裳之後,司馬玉劍冷漠地站在那,她沉默著,就算她想說一句謝謝,但,卻說不出口來。ミ雜※誌※蟲ミ
  她一直都是如此的冰冷,自從走上殺手這一條道路之後,更是冷漠無情,“謝謝”這樣的詞她更是難於說出口,更何況,她一直都是靠自己,自強自立。
  “過來。”李七夜向司馬玉劍招了招手,吩咐地說道。
  司馬玉劍不由猶豫了一下,但還是走到了李七夜的麵前。
  看了看司馬玉劍,李七夜心麵輕輕地歎息一聲,伸出右手,這讓司馬玉劍不由後退一步,立即躲開了,畢竟她是個黃花閨女,還沒有遇到過這樣的事情。
  “該看的都看了。”李七夜看了她一眼,平淡地說道:“如果我要占你的便宜,還要等到現在嗎?”司馬玉劍一向來都是冰冷無情,她就像冰雕一樣,作為殺手的她,很少有情緒波動,但是,被李七夜這樣一說,她心麵有點被氣得牙癢癢的,有著想揍李七夜一頓的想法,隻能說,李七夜這樣的話實在是太欠揍了。
  司馬玉劍最後還是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氣,上前一步,再一次站在李七夜麵前。
  此時李七夜的右手壓在了她的身上,在這個時候,司馬玉劍的芳心不由顫了一下。
  隔著薄薄的衣裳,她能清晰無比地感受到李七夜那強壯有力的手掌,手掌的老繭觸及她的肌膚,有些粗糙,但是,卻十分的有力量,給人一種心安的感覺。
  在大手壓在她身上之時,她芳心不由顫了一下,感覺有一種酥酥麻麻的感覺在周身蔓延,這樣的感覺從胸膛蔓延到全身,如此怪的感覺她從來沒有過。
  “嗡”的一聲響起,此時李七夜的大手亮了起來,李七夜的大手就像是明燈一樣,隨著他的大手亮了起來之後,司馬玉劍的身體也開始亮了起來,好像司馬玉劍整個身體被點亮了一樣。
  “錚、錚、錚……”的金屬之聲響起,此時,李七夜大手乃是一條條法則交織,接著,空間如同錯位一樣,司馬玉劍所在的整個空間變得晶瑩,在這樣的空間之中,司馬玉劍看到了一條條神秘的法則,這樣的一條條神秘法則就好像是枷鎖一樣,鎖住了司馬玉劍的空間,壓製了司馬玉劍。
  但是,在這個時候,李七夜大手上的法則鑽入了司馬玉劍的體內,點亮了司馬玉劍體內的空間,隨著光芒亮起,點亮的體內空間竟然緩緩地撐開被鎖住的外空間。
  “鐺、鐺、鐺……”此時一陣陣解鎖的聲音響起,當司馬玉劍全身亮得如明燈一樣之時,李七夜的法則竟然鑽入了空間枷鎖之中,在短短時間之內解開了一個個枷鎖。
  當這些神秘的枷鎖被解開之後,隱於這個空間的神秘法則竟然如靈蛇一樣遊走撤退了,眨眼之間消失得無影無蹤。
  就在這瞬間,司馬玉劍全身一震,她頓時感覺壓鎖在她身上的巨鎖一下子消失不見了,聽到“轟”的一聲響起,血氣轟鳴,她磅的血氣又回歸到了她的體內,如同蛟龍一樣。
  司馬玉劍芳心一震,在這個時候,她才明白李七夜竟然解開了她身上的壓製,讓她不再受神止洲的力量壓製,她的實力又恢複到了平日時的境界。
  “你竟然能解開神止洲的壓製?”葉小小看到這樣的一幕,瞅著李七夜說道。
  李七夜看了葉小小一眼,淡淡地說道:“這有什麼奇怪,在神止洲,在神樹嶺,都是有秘密的,都是有規則可循的。為什麼很多人來到神止洲會去求古靈淵?因為古靈淵能解開壓製。不過,與我不同的是,古靈淵解開神止洲的壓製,那是依靠一件寶物。”
  “那你呢?”就是冰冷如霜的司馬玉劍都忍不住開口說了這麼一句。
  “奧秘。”李七夜淡淡一笑,說道:“隻要有規則可循,一切都可以解開。神止洲有著不為人知道的奧秘,隻要你能參悟這麵的奧秘,你也能解開它的壓製。”
  當然,想參悟神止洲的奧秘,這是談何容易。單是這壓製的奧秘,李七夜在作為陰鴉的時候,就花費了很漫長的時間,他曾經來過一次又一次,最終才參悟了這麵的奧秘。
  司馬玉劍不說話,依然冰冷如霜,給人一種刺骨的感覺,她的冰冷,讓人不願意去靠近。
  “雖然我不收徒弟。”李七夜看了看冰冷如霜的司馬玉劍,說道:“但是,從今天起,你就留在我身邊,從今天起,由我來親自指點你的殺神道。”
  李七夜這樣的話讓司馬玉劍盯著李七夜,她是一個寡言不愛說話的人,她此時都很想質疑李七夜,她真的是懷疑李七夜。
  她並不相信李七夜能指點她殺神道,畢竟,李七夜是一個外人,根本就不可能指點她殺神道。
  “我自己會修行。”司馬玉劍冷漠地說道,拒絕李七夜的話。
  “你自己修行?”李七夜看了她一眼,說道:“太慢了!你以為我喜歡帶一個拖油瓶。你這樣的殺神道也敢來古靈淵搞刺殺,別把’殺神夜團’的威名給糟踏了!你太弱了,讓你去繼承’殺神夜團’的衣缽,都有點糟踏殺神道的威名。”
  “你”李七夜這樣的話讓冰冷如霜的司馬玉劍又氣又怒,作為殺手的她,不應該有情緒波動,但是,她此時都不由為之怒視李七夜。
  “不用不滿意,也不用怒盯著我。”李七夜平淡地笑著說道:“如果你真的掌握了殺神道的精髓,今天你也不會失敗,而且,你也是盤龍劍在手。你們有你們的規紀,雖然你是被選定為衣缽傳人,但是,沒達到這樣的層次,是不可以掌執盤龍劍的,這把劍代表著殺神道的無上榮耀!”
  李七夜這樣的話讓司馬玉劍沉默起來,雖然她心麵是有些怒氣,但是,李七夜這一席話的確是說出了她的不足。
  “過來,讓我看一看你的識海。”李七夜對司馬玉劍吩咐地說道。
  李七夜這話一說出來,司馬玉劍立即後退了好幾步,對於任何修士而言,識海是不可以隨便給人看的,那怕是再親近的人。
  李七夜看了看司馬玉劍的防備,淡淡地說道:“你覺得對我防備有用嗎?如果我鐵了心要看你的識海,你怎麼樣躲都沒有用!你是抵抗不了我的!再說了,如果我真的想要你們’殺神夜團’的功法和秘密,我不用找你!你知道的還很有限!隻要我一句話,你們的當家會一十一五的告訴我。”
  司馬玉劍冷漠地站在那,一動都不動,依然對李七夜防備著,對李七夜充滿了戒備。
  “快過來!”李七夜雙目一張,不怒而威,當他神態一凝的時候,立即震懾人心,任何人都會為之心頭一緊,此時的他,就是高高在上的存在,施號發令!
  司馬玉劍芳心一顫,當李七夜不怒而威之時,瞬間懾住了她的芳心,這並非是司馬玉劍不夠強大,不知道為什麼,在這那之間,她拒絕不了李七夜,就像著了魔一樣,向李七夜走去。
  李七夜就隻有一句話,神態莊重,讓人不可抗拒。此時,司馬玉劍感覺李七夜就像是黑夜君王,似乎是他統治了黑暗的世界,他擁有了無上的魅力,讓她無法抗拒。
  事實上,司馬玉劍是很強大,就算是神皇也不可能一句話懾住她的心神。
  可惜,司馬玉劍卻遇到了李七夜,他可以說是殺神道的諦造者,他可以說是“殺神夜團”的無上君王,真正的主宰。
  在這樣的一條道路上,有著李七夜不可磨滅的印記。當年李七夜能統治著整個“殺神夜團”,而今天的司馬玉劍,又怎麼可能抗拒得了他這個暗夜君王呢!
  事實上,被懾住心神的不止是司馬玉劍,就算是葉小小都受到極大的影響,當李七夜不怒而威之時,當他莊重無上之時,葉小小都不由芳心一震,都感覺難於抗拒李七夜的神威,給人一種臣伏的感覺。
  似乎,李七夜就是高高在上的主宰,不管你是多麼強大的存在,當他真的發怒之時,你都會全身簌簌地伏拜在地上。
  眨眼之間,司馬玉劍已經站在李七夜麵前,離李七夜咫尺。此時,李七夜捧著她冰膚雪肌的臉龐,一雙眼睛深視著她。
  司馬玉劍感覺自己如同著了魔一樣,十分順從地仰起臉龐,迎上李七夜的目光。
  “嗡”的一聲,此時,李七夜的目光照亮了她的識海,一下子照入了她的心靈最深處!
  但是,更加不可思議的事情發生了,司馬玉劍識海中那被封禁的領域隨著“鐺“的解鎖聲音響起,整個封禁的領域被打開了。
  要知道,每一個傳承都有自己的手段,每個門派的弟子修練了某一門功法之後,他們的識海都會有封禁的領域,這個領域是外人無法強行打開的,一旦強行打開,整個識海就會被炸毀。
  這樣的封禁領域,主要是以防止自己的弟子落入強人的手中之後被強行讀取記憶。
  當有了這樣的封禁領域的封禁之後,想強行讀取識海中的功法記憶,那是基本上是不可能的,它樣會把整個識海炸毀。
  

Snap Time:2018-11-16 13:21:23  ExecTime:0.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