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51章 獨吞(18-11-20)      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20)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20)     

第1424章 水中觀花

  李七夜帶著葉小小和司馬玉劍離開之後,他並沒有立即去不死門,而是為司馬玉劍找了一個極為隱秘的地方,為司馬玉劍療傷。∩雜Ψ誌Ψ蟲∩
  司馬玉劍雖然傷勢很重,但是,李七夜的補天膏,再重的傷勢在補天膏之下一切都不成問題。
  司馬玉劍服用了補天膏之後,立即精神一振,她立即感受到自己的傷勢以不可思議的速度在恢複,在短短時間之內,不論是外傷還是內傷,都痊愈了,甚至沒有留下絲毫的傷痕。
  如此的神藥,這讓司馬玉劍為之震撼,她明白李七夜給自己服用的乃是舉世無雙的神藥。
  盡管司馬玉劍的傷勢恢複了,李七夜依然是取出了萬爐神,開始掌禦著爐火。在李七夜的禦火之術下,爐火竟然液化,化作了如琥珀一般的火水,整爐的火水閃動著光芒,十分的美麗。
  由火化水,這實在是不可思議的事情,如此的禦火之術,已經是純火純青了。
  當一爐水都散發出寶光的時候,李七夜吩咐司馬玉劍說道:“把衣服脫光了,給我進去。”
  李七夜這話一出,司馬玉劍頓時盯著李七夜,此時她的目光雖然沒有殺意,但十分的冰冷,冷冰冰地看著李七夜。
  “喂,你什麼時候從自大狂變成了大色狼了!”葉小小立即為司馬玉劍抱不平,瞪著李七夜,忿忿不平,說道:“你這是借療傷的機會占女孩子的便宜!死色狼,看我收不收拾你!”說著就去踩李七夜的腳尖。
  李七夜隻是屈指一彈,就把葉小小輕輕地彈開了,隻是淡淡地說道:“我要占她便宜,那是輕而易舉的事情,什麼借口都不用。”
  “我傷勢好了。”司馬玉劍冰冷地說道,她依然是冷漠,依然是冰冷無情。
  “我知道。”李七夜平淡地說道:“我這不是給你療傷,我是給你驅逐!否則的話,你永遠都別想去古靈淵,你一旦踏入了古靈淵,你就無處遁形!”
  司馬玉劍沉默了一下,她都不明白李七夜這話具體的意思。
  “哼,你太弱了,連盤龍劍都還沒有掌握,還敢踏入古靈淵。”李七夜淡淡地說道:“你還不知道古靈淵這深淵之下有什麼東西!”
  “有什麼東西?”司馬玉劍雖然冰冷,但,依然忍不住問了一句。事實上,在刺殺之時,她對古靈淵進行深入的研究,她對於古靈淵的事情算是在道很多。
  “這不是你能惹的東西。”李七夜隻是淡淡地說道:“你一旦踏入了古靈淵,就會受到燭照。就你現在的實力,在古靈淵你還想遁形嗎?在古靈淵的光芒之下,你就是無處遁形,就像鏡中的人,古靈淵能把你看得一清二楚!”
  冰冷無情的司馬玉劍不由沉默起來,這一次她刺殺的確是失敗了,事實上,她也有點搞不明白自己是怎麼樣失敗的。
  以實力而言,那怕她受到壓製了,憑著她的殺神道和暗殺的手段以及種種陷阱和寶物,她自信都能把目標殺死。
  事實上,說來也奇怪,當她刺殺目標的時候,對方好像是知道她要來一樣,已經布下了天羅地網等著她了。
  這就讓司馬玉劍不明白,刺殺的行動隻有她自己知道,為何目標對她的行蹤一清二楚。
  “快進去!”李七夜也不與司馬玉劍多哆嗦,吩咐地說道。
  當李七夜真的板起臉來的時候,就算是一直敢在李七夜放肆、受李七夜寵著的葉小小都不敢說什麼。
  司馬玉劍遲疑了一下,最終還是緩緩地脫下自己的衣裳,她動作十分僵硬,十分的不自然,那怕她這樣冰冷無情的殺手,也不免有羞嬌的時候。
  要知道,她乃是冰清玉潔,不要說是在男人麵前脫衣服,她與男人連普通親昵的行為都沒有。讓她這樣一個黃花大閨女當著李七夜的麵前脫衣服,那是多麼的尷尬,多麼的羞怩。
  盡管司馬玉劍心麵適應不了,有著說不出來尷尬和羞怩,但是,她依然是把衣服脫了。
  當她脫光之後,整個隱秘空間都一亮,就像是蓬蓽生輝一樣,能看到眼前這一幕的人,都不由為之雙眼一亮。
  當赤裸的司馬玉劍站在麵前之時,讓人都不由為之驚歎,眼前的美人實在是太美麗了。
  眼前的美景,實在是美不勝收,讓人不由為之驚歎,讓人不由為之怦然心動。
  冰肌玉膚,這個字用來形容眼前司馬玉劍的美麗那一點都不為過,她那如凝脂一般的膚肌給人一種清涼冰冷的感覺,似乎她的肌膚是冰雪白玉所雕刻而成一般。
  看到眼前的胴體,這讓人不由覺得,司馬玉劍這個名字取得真好,她整個人就像是白玉一般,美不勝收。
  “真好看,真碩大。”葉小小看到司馬玉劍的胴體,都不由讚歎了一聲,嬌笑地說道:“讓我摸一下。”說著,伸手去要去摸司馬玉劍。
  不過,司馬玉劍立即躲來了,動作間不由是羞怩嬌澀,作為一個女殺手,一直冰冷無情的她,也有女人味的時候。
  “進去吧,不要耽擱了太久。”李七夜看了看司馬玉劍那美妙無比的玉體,隻是平淡地說道。
  對於李七夜而言,司馬玉劍的嬌軀雖然美妙,但是,絕世無雙的胴體他見多了,比司馬玉劍的更美麗、更誘人的都不知道有多少,所以,在李七夜眼中看來,司馬玉劍這樣的美妙,那是算不了什麼。
  司馬玉劍冰冷無言,她默默地沉入了爐中,被由烈火所化的池水所淹沒。
  對於司馬玉劍而言,心麵有些怪怪的,她作為一個殺手,從不在乎自己的皮囊,但是,當李七夜隻是隨著看了胴體一眼之時,她心麵就有些說不出來的感覺,或者這是一種深深的挫敗感。
  雖然司馬玉劍不在乎自己的美貌,但是,她好歹也是絕世美人,以她的姿色而言,在天靈界絕對能進前十。
  現在她全身赤裸地站在李七夜麵前了,李七夜也隻不過是平淡地看了她一眼而己,似乎她與萬物沒有什麼區別,就像是路邊的草芥一樣,十分的平常。
  不論怎麼說,這讓司馬玉劍多多少少都有些挫敗感,這種感覺比刺殺失敗還要難於忘懷。
  此時,李七夜掌著萬爐神,已經化作了液體的爐火像是在流動著一樣,似乎是在洗滌著司馬玉劍一樣,好像是為司馬玉劍驅逐什麼東西一般。
  過了一會兒,池水之是竟然浮出了絲絲縷縷的光芒,更準確說是光屑,似乎這是一縷縷的光芒碎裂一樣。
  這些光屑似乎一直隱藏在了司馬玉劍的體內,在爐火之下,終於把它給驅逐出來了。
  “準備好了,守住道心,穩住血氣,不為所動。”此時李七夜對司馬玉劍沉聲喝道。
  司馬玉劍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氣,立即守住了道心,穩住了血氣。
  “噗”的一聲響起,就在這個時候,本是化作水的爐火竟然是宛如一條條細如絲的長線一樣,這一條條細如絲的長線瞬間射入了司馬玉劍的體內,好像一下子把司馬玉劍的身體射穿一樣。
  接著,司馬玉劍身體不由顫了一下,一陣劇痛傳來,在這個時候,細細的長線竟然從她的體內拖出了一物來。
  這是一條小小的道紋而已,這樣的一條小小的道紋被一條條細如絲的火線鎖住,它雖然想動,但,卻動彈不得。
  “這是什麼東西?”葉小小看到這條從司馬玉劍拖出來的道紋,都不由吃驚地說道。
  司馬玉劍更是芳心一震,她中了別人的道紋竟然一無所知,這簡直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當你踏入古靈淵的時候,古靈淵的聖光已經籠罩著你了,如果你沒有得到古靈淵的允許,古靈淵的聖光就會在你身上留下不可磨滅的痕跡,所以,你踏入了古靈淵之後,就是無可遁形,不管你怎麼樣躲避,不管你是怎麼樣的隱遁,都是被古靈淵看得一清二楚。”李七夜淡淡地說道。
  司馬玉劍心麵一凜,她沒有想到古靈淵還有這樣的玄機。在這個時候,她才明白為何自己的刺殺會失敗,原來是這樣一回事。
  “出來吧。”李七夜吩咐地說道。
  司馬玉劍站了起來,宛如芙蓉出水,實在是太誘惑人了。
  “真是好看。”葉小小看得津津有味,李七夜倒是平淡自在,反而她一個女孩子卻看得十分的入神。
  第一次在男人麵前出水,這讓司馬玉劍都難免羞澀,急匆匆地穿上了衣裳。
  “蓬”的一聲響起,瞬間爐火瞬間爆發,就像是火山噴發一樣,瞬間把光屑和道紋燒得灰飛煙滅,不留下絲毫的痕跡。
  新的一年,祝大家新年快樂。
  

Snap Time:2018-11-21 15:50:26  ExecTime:0.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