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39章 吳中天(18-11-12)      第3435章 不可多問(18-11-12)      第3434章 無知(18-11-12)     

第1412章 樹人的蛻變

  看到這具屍體把身體高高弓起,這都讓人擔心它會把自己的脊骨折斷。の雜ζ誌ζ蟲の
  “喀嚓、喀嚓、喀嚓……”就在這個時候,一陣陣聲音傳來,這並不是骨碎的聲音,這好像是一種每一塊骨頭之間的關節鬆動的聲音。
  當一陣陣像炒黃豆的骨節鬆動聲音響起之後,好一會兒之後,隻聽到“啪”的一聲,本是躺在地上的這具屍體竟然爬了起來。
  看到本是已經死去的屍體一下子爬了起來,這差點把葉小小都嚇得驚呼一聲,膽子小的人絕對會被這樣的詐屍嚇破了膽子。
  但是,這不是詐屍,而是複活!死去的古靈淵弟子竟然活過來了,他的一雙眼睛張開,完全像是一個活人,根本就不像是死人。
  “這,這有點恐怖。”葉小小都不得不承認地說道。雖然樹人的一些傳說她聽過多多少少,但是,她還是第一次親眼見到樹人的蛻變。
  “這,這,這真的活過來了嗎?”雖然說是親眼看到樹人的蛻變,但是,葉小小都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以身邊的李七夜說道。
  “看他的眼睛。”李七夜緩緩地對葉小小地說道:“你看他的眼睛,就知道它是活還是死了。眼睛是心靈之窗,它可以直照心靈。”
  得到李七夜的提醒,葉小小不由仔細看著這個剛剛複活過來樹人的雙眼,一開始,或者還沒有發現,但是,仔細看的時候,就發現這一雙眼睛是有所不同了。
  這一雙眼睛的眼瞳與眾不同,它的眼睛是木色的,就好像綠色樹葉中帶著幾分的枯黃,看起來有些詭異。
  更與眾不同的是,當仔細看它這一雙眼睛的時候,你會發現這一雙眼睛深處一片的死灰,沒有生機,似乎在那看不到生命,看不到希望。
  “它依然是死人嗎?”雖然說這位古靈淵弟子已經活過來了,已經是蛻變成樹人了,但是,看到它一雙眼睛深處的死灰,葉小小都覺得它不像是一個活人。
  “這就要看你如何定義生與死了。”李七夜笑了笑,說道:“對於古靈淵的弟子來說,他已經死了,但是,對於一個全新的樹人來說,它還活著。雖然它的一雙眼睛之中沒有生機,但是,它在這具屍體的體內紮根得越久,它就會點亮這具肉身的生命力,它會讓這雙眼睛慢慢充滿生機的。”
  說到這,李七夜說首家:“你看,現在它雙眼中不也是有了一點點的生機了嗎?不是有了一點點希望了嗎?”
  得到李七夜的提醒,葉小小再仔細看,果然如李七夜所說的那樣,在剛才這雙眼睛是一片死灰,但是,在這個時候,在死靈之中有了一點點的生機。
  這一點點的生機,看起來是那麼的微不足道,它就像是沙漠中的一株小小綠樹一樣,但是,就是這麼一點點微不足道的生機,卻把它這一雙眼睛點亮了,給這一雙死灰的眼睛帶來了希望。
  就在這個時候,這個樹人坐在地上,有些迷茫,有些好奇,它張望著四周,似乎,它是第一次來到這個世界一樣。
  “開始變化了。”李七夜盯著這個樹人,過了好一會兒,對葉小小說道。
  果然,在這個時候,聽到“滋”的聲音響起,這個樹人的身體發生了一些變化,他身體一些部位的肌肉開始木化,或者也可以說是生長出了木質一樣的東西。
  比如說,這個樹人的一雙手臂,它一雙手臂有一些地方木化起來,生長成了宛如樹皮一樣的東西。
  同時,在這一雙手臂之上,有些肌肉竟然生長出了叉叉丫丫的樹枝,這看起來就像是一個活人身上寄生有樹木一樣,這樣的模樣看起來十分的詭異。
  看到樹人開始木化,身上生長出丫丫叉叉,這樣的隻怕很多人看了都不由為之毛骨悚然,那種感覺讓人說不出來。
  隻怕很多人看到這樣的一幕,都會毛骨悚然,給人一種體內寄生有其他東西的感覺,十分的詭異。
  “難道死在神樹嶺的人,都會變成樹人嗎?”看到這具樹人開始發生了蛻變,葉小小不由問李七夜說道。
  “可以這樣說吧。”李七夜看著樹人的蛻變,笑了笑,說道:“如果不是很凶險的地方,隻有死了之後,就會變成樹人,如果凶險的地方,那就說不定了。隻要你受了一點點的輕傷,你的鮮血滴在了種子之上,那麼,你就會被這種子跟上,如附形之影,這樣的種子隨時都會鑽入你的眉心之中,讓你變成樹人。”
  “還有更凶險的地方,如果你一直深入神樹嶺,走到一定深處之後,那麼,就算你全身完好,就算你很強大,這種子都會有可能一下子鑽入你的眉心,把你的身體搶過來。”李七夜笑著說道。
  “強行鑽入眉心?”葉小小聽到這樣的話,都不由為之有些毛骨悚然,說道。
  “怎麼?”李七夜打笑地說道:“是不是怕了?如果怕了,現在趕著回家還來得及。”
  “哼,少狗眼看人低,誰說本小姐怕了?”葉小小不滿意,立即瞪了李七夜一眼,說道:“本小姐是天不怕地不怕!”
  李七夜不由笑了起來,這把葉小小氣得牙癢癢的,立即捶了李七夜好幾拳。
  “這種子究竟是什麼東西?它霸占身體人的身體為了什麼?”葉小小看著神態有些好奇、又有些茫然的樹人,不由好奇地問道。
  “關於這個種子嘛,有很多的說法。”李七夜笑了笑,說道:“不過,它具體是什麼,那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它們想繁衍,它們想一代又一代傳承下去。”
  “想繁衍?”葉小小不由說道:“如果它們想繁衍,那還不容易嗎?它們可以像樹木一樣生長呀,這不也是繁衍嗎?樹木不也是以種子的方式一代代傳承下去嗎?”
  “那是不一樣的。”李七夜笑著說道:“樹木終究是樹木,在嚴極意義上來說,它們稱不上生靈,至少它們無法像我們一樣擁有智慧,它們需要開智,它們需要成為一個種族,而不是漫目無地生長的樹木!”
  “成為種族?”葉小小不由說道:“樹木不也是能成為種族?樹木可以通過修練,而後不也是成了妖族了嗎?”
  “那不一樣。”李七夜搖了搖頭,說道:“它們的來曆注定讓它們不可能成為像妖族那樣,它們需要成為一個全新的種族!因為它們的源頭需要作一個嚐試,一個改變。在嚴格意義上來講,這些種子,那隻不過是一種嚐試而己。”
  “那究竟是什麼東西?這些種子總不可能憑空冒出來,它們的源頭又是什麼?”葉小小充滿了好奇。
  “這個答案嘛,隻怕沒有人能回答你。”李七夜笑了笑,眨了一下眼睛,說道:“不過,至於你嘛,那就不一樣了,或者我會帶你去解開這個謎團的。”
  “你不會是對我圖謀不軌吧?”葉小小瞪了李七夜一眼,懷疑地說道。葉小小雖然是這樣說,事實上,她在心麵並不對李七夜抱有真正的警惕和戒備,她並不覺得李七夜會害她。
  對於葉小小這話,李七夜不由笑了起來,說道:“怎麼圖謀不軌?如果我真的對你圖謀不軌,早就把你娶了,到時候,我這位做夫君的,那不就是可以想怎麼樣就怎麼樣了?”
  說著,李七夜對葉小小眨了眨眼睛,露出暖昧的神態。
  “死變態,死一邊去!”葉小小狠狠地瞪了李七夜一眼,磨著牙,凶巴巴地說道:“你信不信我把你揍得生活不能自理!”
  對於葉小小這凶巴巴的模樣,李七夜不由莞爾一笑。
  就在這個時候,那個樹人爬了起來,似乎他不適應這具身體一樣,剛爬了起來就打了一個踉蹌,一下子摔倒在地上,但是,接著他又爬了起來。
  這個樹人就像是剛學走路的小孩子一樣,跌跌撞撞,但是,它學得很快,沒有多久,它就適應了這具身體,雖然說,它行走起來還是有些笨拙,還是十分不自然,看起來像是木偶一樣,但是,它至少能走得穩,而且是越走越快。
  此時,李七夜帶著葉小小跟在樹人的身後,而樹人是往山腳下的那座村莊走去。
  “它去那座村莊幹什麼?”葉小小跟著李七夜,看著這樹人往山腳下的那座村莊走去,不由好奇地問道。
  “要成為一個種族,那必要什麼?除了繁殖之外,它們還需要成為一個團體,有著自己的家園,有著自己的文明,就像我們生活一樣,否則,沒有這些東西,怎麼能成為一個有智慧的種族?沒有文明,這與禽獸沒有什麼區別!”李七夜緩緩地說道。
  “它們能繁衍下來嗎?”葉小小看著前麵動作有些笨看見了的樹人,說道。
  “成為一個種族,這是談何容易?”李七夜笑了一下,說道:“它們是什麼東西?死人而已!你覺得一個死人,能形成一個種族嗎?這是基本上不可能的事情,但是,它們還是有機會的。”
  

Snap Time:2018-11-13 01:49:05  ExecTime:0.2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