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51章 獨吞(18-11-17)      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7)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7)     

第1411章 蠻橫囂張

  對於這位魅靈的描述,葉小小很想笑,因為這個魅靈描述的樹族正是她搶劫時候的模樣,不過,葉小小忍住了笑容。●雜/誌/蟲●
  “這個樹族怎麼了?”葉小小忍住笑意,一本正經地說道。
  這個魅靈立即臉色一板,態度強橫,冷冷地說道:“這個你不需要多問,一旦看到了它,立即向我們古靈淵匯報他的行蹤,我們古靈淵有賞。”
  看這魅靈的態度,哪是懸賞的姿態,這完全是強迫別人去做這件事情。
  這也不怪這位魅靈有著如此強橫的姿態,在神止洲,誰最強大?那非古靈淵莫屬了。
  而且,最為神奇的是,古靈淵的弟子在神止洲的任何地方,他們都不受壓製,所以說,對於古靈淵來說,神止洲就是他們的天下!
  至於古靈淵的弟子在神止洲為什麼不受壓製,這個秘密沒有人知道,古靈淵也不會跟任何外人說。
  大家隻能猜測,古靈淵不受壓製可能與他們的血統有關。
  在天靈界,魅靈的傳承有很多,但是,沒有幾個魅靈傳承敢號稱自己的血統是最古老的,但,古靈淵卻敢這樣說。
  在天靈界,古靈淵號稱自己是血統是魅靈中最古老的,甚至自稱說,他們古靈淵是魅靈一族的起源。
  當然,對於這種說法,很多魅靈傳承都否認,多數魅靈傳承不會承認古靈淵是魅靈一族的起源,但是,對於古靈淵的血統是魅靈一族中最古老的,這就有很多魅靈承受這種說法。
  或者正是因為古靈淵擁有著這麼古老的血統,這讓古靈淵的弟子在神止洲不受壓製,這也導致古靈淵的弟子在神止洲可以橫著走。
  不管你是怎麼樣的強人,來到神止洲都會有被壓製的一天,說不定你都會有救助於古靈淵的那麼一天。
  所以,在天靈界的其他地方,古靈淵的影響力或者有限,但是,在神止洲,那就是古靈淵的天下了,任何傳承、任何強者都要給古靈淵幾分情麵。
  當然,其他人或者會受得了古靈淵弟子的蠻橫,葉小小可不這樣認為,作為黃金嶼的千金小姐,她根本就不會在古靈淵弟子麵前低聲下氣。
  本來是想笑的葉小小,一見到古靈淵弟子蠻橫的態度,立即沉下了臉,冷冷地說道:“憑什麼要向你們古靈淵匯報。”
  因為葉小小曾經搶劫過古靈淵的一些弟子的財產,這讓古靈淵十分震怒。在神止洲,誰人敢搶他們古靈淵弟子?這是他們古靈淵的天下,不管是誰來了,是龍,給我盤著,是虎,給我趴著!
  現在竟然有人敢太歲頭上動土,搶到他們古靈淵弟子的頭上來了,這怎麼不讓古靈淵震怒呢。
  如此一來,古靈淵的掌門下令,所有在外的古靈淵弟子都要搜行這位樹族的行蹤,而且,到神止洲來的任何修士,一旦發現這位樹族的行蹤,立即向他們古靈淵匯報,他們古靈淵必是重重有賞。
  “憑什麼?”這位古靈淵弟子頓時臉色一橫,強橫地說道:“誰敢不向我古靈淵匯報,就是與他同夥,將會受到我們古靈淵的製裁!”
  古靈淵弟子也不認識葉小小,事實上,古靈淵的弟子在神止淵橫慣了,對於他們來說,不管是誰來了,那都是無所謂,再強大的人來神止洲,都要給他們古靈淵夾著尾巴乖乖做人!
  “好大的口氣!”葉小小也頓時發飆了,她這個千金大小姐怕過誰了,她冷笑地說道:“你們古靈淵說製裁就製裁,真的以為你們古靈淵可以為所欲為嗎?”?“你說對了!在神止洲,就是我們古靈淵說了算,誰敢不聽從,就是與我們古靈淵為敵!”這位古靈淵的弟子也寸步不讓,十分的蠻橫,此時,他雙目一厲,冷笑地說道:“看來,你們兩個人一定是那個樹族強族的同夥了。你們是要我動手呢,還是自己速速束手就擒呢!”
  葉小小也為之意外,強蠻不講理的人她見多了,但是,沒有想到如此蠻橫不講理的人。
  “誰說我們是與樹族強盜是一夥的了!”葉小小臉色一沉,說道。
  古靈淵弟子不由大笑起來,高高在上的模樣,冷視葉小小,說道:“小丫頭,你是第一次來神止洲吧?在神止洲,我們古靈淵的話就是無上的法令。我說你們是樹族強盜的同夥,你們就是樹族強盜的同夥!”
  “好一個強橫的古靈淵!”葉小小都被氣得怒火上升,怒極而笑地說道。
  相比起葉小小的的憤怒來,李七夜倒是風輕雲淡,他站在那,一點都不生氣。在這個時候,他悠閑地笑著說道:“小丫頭,你不是想看樹人是怎麼樣蛻變而來的嗎?”
  古靈淵的弟子乃是長年生活在神止洲,他一聽到這話,頓時知道是什麼意思,他臉色大變,厲叫地說道:“好一個不知死活的東西,竟然敢大言不慚,看本座如何收拾你們,待本座先打斷你們的雙腿”話一落向,出手向李七夜抓去。
  這位古靈淵的弟子也是十分的托大,根本就不把李七夜和葉小小放在眼中,在他看來,李七夜平凡到不能再平凡,而葉小小隻不過是一個小丫頭而己,不足為道。
  事實上,在古靈淵的這位弟子看來,就算是李七夜和葉小小再強大了,但是,隻要踏入了神止洲之後,再強大的人都會受到壓製,所以,古靈淵的弟子也有耍橫的底氣。
  但是,這位古靈淵的弟子一出手,畫麵就定格了,他連李七夜的衣角都還沒有摸到,就被李七夜一下子卡住了脖子,整個人都吊在那。
  被李七夜一卡住脖子,這位古靈淵弟子動彈不得,連喘氣都困難,一時之間臉色漲紅。
  “我正打算帶小丫頭看看樹人的蛻變,這不正好,你這就送上門來了。”李七夜風輕雲淡地說道。
  這位古靈淵的弟子也沒有想到自己一出手就踢到鐵板了,他又驚又怒,但,頗有幾分底氣地說道:“你,你們敢動我一根毫毛,我,我,我們古靈淵絕對不會放過你們的,你們別想活著離開神止洲……”?“喀嚓”的骨碎之聲響起,這位古靈淵的弟子還沒有把話說完,就已經被李七夜捏斷了脖子,他還沒喘過氣來,就一命嗚呼了。
  這位古靈淵的弟子是一雙眼睛睜得大大的,他做夢都沒有想到,作為古靈淵的弟子,在神止洲,竟然有人敢殺他,竟然有人敢與他們古靈淵為敵。
  “古靈淵?”李七夜淡淡地笑著說道:“若是你們一直夾著尾巴做人,那是最好不過。若是與我為敵,那正好把你們古靈淵的壓箱底寶物翻出來。?這位古靈淵的弟子那是死都不瞑目,他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惹上了怎麼樣的存在。
  “丫頭,想不想看樹人是怎麼樣蛻變過來的。”李七夜笑著說道。
  “當然想看,它們是怎麼樣蛻變的?”葉小小也不在乎得罪古靈淵,就算李七夜不出手,憑這位古靈淵弟子的態度,她也會出手教訓教訓他!
  “這離樹人的村莊很近,一定是有種子的。”李七夜看了一下四周,然後隨手把這位古靈淵弟子的屍體扔到地上,笑著說道:“看著吧,等一會兒有好戲上場了。”說著,把葉小小拉到一邊。
  就在李七夜把屍體扔在地上眨眼之間,就聽到索索聲音響起。
  “看來這種子不少呀。”一聽到索索聲,李七夜露出了笑容,對葉小小說道:“仔細看好了,留意屍體的眉心這個位置。”
  葉小小聽到李七夜的話,不由屏住了呼吸,認真地盯著這屍體的眉心位置。
  “啵”的一聲,就在這個時候,一個很輕微的聲音響起,聽這聲音好像是一個豆子成熟了,豆殼裂開,有豆子從豆殼中跳出來,而且這個聲音很輕微,如果不仔細聽還聽不到。
  就在這個時候,一個種子從泥土中跳出來,跳到了這具屍體的眉心處。這個種子看起來很小,小到跟一粒芝麻一樣,如果不留意去看,你都不會發現有著這麼一顆種子會跳到屍體的眉心處。
  就在這石火電光之間,這顆如芝麻大小的種子竟然是一下子鑽入了眉心處,眨眼之間消失了。
  看著這顆種子鑽入了眉心處,片刻後,沒有任何動靜,葉小小不由問道:“就這樣了?”
  “噓,要有點耐心。”李七夜低聲地對葉小小地說道。
  李七夜聲音剛落下,這具屍體竟然動了一下,一開始,是這具屍體的手指微微動了一下,然後動靜越來越大,接著全身顫抖起來,好像是一個活人在發羊癲瘋一樣!
  接著,這具屍體全身抽搐起來,動作抽搐的模樣,看起來完全像是一個活人突然間得了重病一樣。
  看到這樣的一幕,葉小小都有些難於相信,如果不是剛才她親眼看到這個人被李七夜捏死,現在她都會覺得這個人還可以搶救搶救。
  這具屍體抽搐得越來越厲害,到了最後,整具屍體高高地弓了起來,身體像一張弓一樣,胸膛向上。
  

Snap Time:2018-11-18 18:07:37  ExecTime:0.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