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1章 空間龍帝(18-11-14)      第3440章 青石的身份(18-11-14)      第3439章 吳中天(18-11-14)     

第1292章 帝蟹霸主

  李七夜看了一下卓劍詩和柳如煙,不由露出了笑容,說道:“關於你們無垢三宗的追風擊嘛,的確是有可能落於骨海之中。ぁ雜誌蟲ぁ”
  “可能性有多大?”就是一向端莊雍容的卓劍詩此時都把持不住,忙是問道。
  李七夜啜了一口香茗,咳嗽一聲,笑著說道:“小女人,不用如此緊張,我既然都如此說了,那就說明可能性很大很大,就算不是百分之百,那也八九不離十……”
  說到這,李七夜突然停了下來,目光跳動了一下,看著外麵沒有說話。
  柳如煙和卓劍詩她們怔了一下,但是,很快就回過神來,她們兩個人都是真正的強者,她們都不由相視了一眼,也不由往外麵看了一下。
  “躲在下麵的是誰,給本姑娘滾上來。”柳如煙目光一寒,凝視船弦,冷冷地說道。
  卓劍詩也是凝視外麵,因為她也一樣發現了有人躲在了船舷之下的暗處。
  柳如煙的話一落,船舷下暗處有一個人影爬了出來,爬出來之後,他有些顫巍巍地走了過來。
  這是一個老人,這個老人穿著一身灰袍,這個老人身軀雖然不是特別的高大,但是,他的一雙手臂卻是十分的粗壯有力,他的一雙手臂好像是虯龍之臂一樣,一雙手臂是充滿了力量。
  這樣的一雙手臂,讓人一看,都不由相信如此的手臂絕對是有力量搬山倒海,如此的一雙手臂,絕對是力大無窮。
  然而更吸引人矚目的不是老人這一雙手臂,而是他肩上所扛的一具木棺,這具木棺看起來比較普通,不過上麵雕刻了無數的符文。
  老人那強壯有力的手臂是死死扛著這具木棺,似乎這具木棺好像是什麼絕世珍寶一樣。
  同時,這個老人全身是血跡斑斑,身上有著不少的傷口,有刀劍之傷,也有箭矢之傷,甚至還有斷箭依然插在他的身上。
  這個老人是一位人族,他看到李七夜這樣的一個人族坐在那,老人不由為之一喜,踉蹌地走了過來,他雙腿一軟,就跪在了甲板上。
  “公子,公子,請救救我。”老人說完這樣的話,有些喘息,似乎說完這樣的話都已經用了他不少的力量。
  突然這樣冒出一個老人來,肩膀上還扛著一具木棺,一身傷痕的他突然來求救,隻要有點理性的人,都不會收留這樣的人。
  柳如煙和卓劍詩她們兩個人不由相視了一眼,她們都不由看著眼前這個老人。
  李七夜也是同樣的看著這個老人,更準確來說,李七夜是看著老人肩膀上的那具木棺,李七夜的目光被這具木棺深深地吸引住了,似乎這具木棺之中裝有什麼絕世珍寶,似乎這具木棺之中裝有什麼絕世美女。
  當李七夜的目光落在這一具木棺上之後,就久久移不開了。
  就在這個時候,柳如煙她們的巨艨緩緩停了下來,這讓柳如煙和卓劍詩不由皺了一下眉頭,都知道有事情要發生了。
  “怎麼停下來了。”柳如煙蹙著眉頭,吩咐地說道。
  “回宗主,帝蟹霸主的戰艦就在前麵,他請求登船。”開船的弟子忙是向柳如煙匯報地說道。
  “帝蟹霸主!”聽到這個名字,就是卓劍詩都皺了一下眉頭,說道:“他的惡名早已在外。”
  說到這,卓劍詩也不由看了一眼跪在那的老人,而跪在那的老人一聽到“帝蟹霸主”這個名字,身體明顯一僵,甚至是打了個哆嗦,雖然他盡量控製自己的情緒,但依然是瞞不過卓劍詩、柳如煙她們的眼光。
  柳如煙和卓劍詩也沒有作決定,她們的目光都落在了李七夜身上,毫無疑問,她們都等待著李七夜來定奪。
  好一會兒,李七夜收回了目光,重新坐回了椅子,懶洋洋地說道:“就讓他上來吧。”
  “放他上來。”柳如煙見李七夜答應,立即吩咐弟子說道。
  “公子,你,你救救我,念在同族情份上,救小老兒一命。”老人聽到帝蟹霸主要來,也急忙大叫,他是被嚇得不輕。
  李七夜隻是笑了笑,既沒有答應,但也沒有拒絕,隻是靜靜地坐在那,十分感興趣地看著老人。
  片刻之後,一個人登上了巨艨,這個人還未走進來的時候,已經是在甲板上投下了巨大的陰影,眨眼之間,一個巨大魁梧的漢子走了進來。
  這個漢子走進來之時,整個人有著一股王霸氣息,他就像是睥睨八方的霸王。這個漢子穿著一身緊衣,全身的肌肉賁起,整個充滿了力量,特別是他一握拳頭之時,全身隱隱有閃電掠過,他這樣的一個人,看起來就像是一頭隨時都可以毀天滅地的暴龍。
  這個漢子的頭額上布滿了斑紋,這些斑紋看起來像是一隻巨蟹。這些斑紋所形成的巨蟹看起來是張牙舞牙,如此的斑紋讓他看起來不止是不會醜陋,更添增了他幾分凶狠王霸的氣息。
  帝蟹霸主,在龍妖海也是赫赫有名的一方霸主,他出身於帝王穀,是帝王穀現任穀主。
  至於帝王穀,在龍妖海是無人不知,帝王穀乃是創建於帝蟹海神之手,而帝蟹海神生於吟龍仙帝時代,乃是海妖一族離現在最近的一任海神。
  帝蟹霸主的凶名不隻是建在祖蔭之上,帝蟹霸主他自身修行十分強大,那怕是在浩瀚的龍妖海,他也是其中的佼佼者。
  讓帝蟹霸主聲名大噪的不是他自身的修行,而是帝蟹霸主的凶狠。帝蟹霸主在龍妖海是出了名的狠人,誰與他為敵,他就動不動滅人整族。
  而且,就算別人不與他為敵,不去惹他,他都喜歡去獵殺一些有名氣的人或者是有潛力的年輕天才,對於珍稀的種族,那麼帝蟹霸主更喜歡獵殺。
  他不止是喜歡獵殺敵人,而且還喜歡做一些變態的事情,如酷殘,如取別人的頭骨或珍貴之處來炫耀。
  帝蟹霸主曾經獵殺過比他強大的敵人或者是凶獸毒物。他獵殺敵人或凶物的時候,常常不是正麵交鋒,他常常是采用偷襲、圍攻、下陷阱等等方法來獵殺敵人。
  而且,帝蟹霸主他本身也十分享受這種圍獵敵人、凶物的過程。
  也正是因為如此,帝蟹霸主是惡名遠揚,再加上帝王穀的強大,在龍妖海沒有幾個人願意去招惹他。
  “原來卓宗主和柳宗主都在此,在下唐突造訪,還請兩位宗主見諒。”帝蟹霸主見柳如煙和卓劍詩都在此,他抱拳地說道。
  盡管是如此,看到眼前這兩個美人,帝蟹霸主雙目中乃是貪婪垂涎的目光一掠而過,不過,這目光他掩飾得很好,讓人難於發現。
  柳如煙依然是端坐於李七夜身旁,卓劍詩依然是站在李七夜身後,為她捶背捏肩。
  “帝蟹霸主,久違了。”柳如煙穩坐而不動,隻是輕輕點了點頭說道。
  雖然帝蟹霸主是一方惡人,但是,論實力,論地位,論影響力,帝蟹霸主不如柳如煙、卓劍詩,至於帝王穀的實力,更是無法與無垢三宗相比。
  帝蟹霸主目光落於李七夜身上,但,他一時也不識李七夜,然後他看到跪在那的老人,立即向卓劍詩和柳如煙說道:“卓宗主,柳宗主,這位乃是我們帝王穀的叛徒,他背叛師門,偷竊宗門至寶,逃出了帝王穀,我等追尋至此,還望卓宗主和柳宗主把這個叛徒交還我帝王穀,宗門必將好好審判他。”
  “兩位宗主,我,我,我不是什麼帝王穀的叛徒,更沒有偷竊什麼帝王穀的至寶,我隻是人族的一個小散修,絕對不是帝王穀的人,請兩位宗主和這位公子一定要相信我的話。”一聽到帝蟹霸主的話,老人也不由著急了,立即大聲地說道。
  “宗主,莫聽他的狡辯,他擅長欺騙他人。”帝蟹霸主說道:“若是兩位宗主不相信,可以移步我們帝王穀求證……”
  “他留下。”此時,李七夜從木棺上收回了目光,隨意地對帝蟹霸主說道:“你可以走了。”
  李七夜這話一出,帝蟹霸主頓時是臉色僵了一下,但,他隨後臉帶笑容,向李七夜抱拳地說道:“不知道尊駕如何稱謂?”
  見柳如煙、卓劍詩這樣的人物都站在身邊待候,帝蟹霸主也不敢輕視,他還以為眼前的青年是無垢三宗的某一位老祖呢。
  “李七夜。”李七夜隨意地報出了自己的名號,目光依然再次落於木棺之上,似乎他對於木棺上的符文是特別感興趣。
  “原來尊駕就是威名遠聲的李公子,久違,久違。”帝蟹霸主聽到這個名字,心麵一凜,知道自己是遇到了何方神聖了。
  最近,李七夜凶名遠播,他的聲威之隆,直追遮海天子、七海女武神、沉海神王他們,聲威之隆,讓他居於人族年輕一輩第一人。
  對於帝蟹霸主的恭維,李七夜隻是應了一聲,也沒多說什麼,甚至沒多看一眼帝蟹霸主。
  “李公子,此人乃是我們帝王穀的叛徒,更是身懷我們帝王穀的至寶……”對於李七夜如此踞傲的態度,帝蟹霸主心麵不滿,但是,他依然忍住了。
  

Snap Time:2018-11-15 21:11:45  ExecTime:0.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