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39章 吳中天(18-11-12)      第3435章 不可多問(18-11-12)      第3434章 無知(18-11-12)     

第1287章 一雙眼睛

  就這樣的一雙眼睛,它看起來已經有些陳舊了,似乎在那遙遠的歲月它是被人活生生地挖下來扔在這一樣。*雜誌蟲*
  這一雙看起來被挖出扔到這的眼睛卻保存得很好,並沒有因為歲月的流逝而幹癟。
  就在這個時候,這雙被扔在角落中的眼睛突然一下子亮了起來,在此之前,這雙眼睛放在這個角落之中,它好像是閉上了眼睛一樣,但是,現在突然亮了起來之後,就好像是一雙眼睛打開。
  這雙亮了起來的眼睛在咕碌碌地轉了一下,它並不是在翻滾,而是像在眼睛中麵轉動一樣,十分的詭異。
  隻怕任何人看到這雙突然轉動的眼睛,都會被嚇得一大跳,這樣的一幕實在是太過於詭異了。
  看著這雙眼睛,李七夜不由笑了起來,看到這一雙眼睛,他就知道一些事情了。
  “不死小子。”李七夜不由露出了濃濃的笑容,喃喃地說道:“看來你把自己的眼睛藏在了這,這隻怕是花了不小的代價吧。”
  不死仙帝,世人唯一知道崩滅的仙帝,大家都知道,不死仙帝已經崩滅,但是,又有誰會想到他竟然還留下一雙眼睛,把一雙眼睛藏在了這個別人永遠都找不到的地方,而且是可以規避一切的地方。
  “老頭子,開始吧。”李七夜握著由龍骨所化的柵欄,看了一下天空,笑著說道。
  “軋、軋、軋……”一陣陣沉重的聲音響起,此時封鎖住壁洞的柵欄緩緩地升起,壁洞完整地出現在了李七夜眼前。
  “噅”看到封鎖的柵欄升起,洞壁打開,骷髏馬特別的興奮,躍起了前蹄,顯得十分的高興,它就是等待著這一刻的到來。
  “噅”骷髏馬長嘶一聲,一下子衝向壁洞,想衝入壁洞去拿那一雙眼睛。
  但是,它突然衝到入口,就瞬間止步了,不敢再衝進去,它看著被籠子鎖在凹坑之中的極黑液體是十分的忌憚。
  衝入壁洞的骷髏馬看著這極黑的液體,一步步地從麵退了出來,直到站在入口處了,它這才停了下來。
  雖然骷髏馬全身隻有骷髏,但是,在這個時候的它,完全能看得出來它是極為忌憚凹坑之中的極黑液體。
  “噅”看著極黑的液體,骷髏馬不由躍起馬蹄長嘶一聲,十分不甘心地看著放在角落中的那一雙眼睛。
  看著不甘心的骷髏馬,李七夜這個時候露出笑容,悠然地說道:“你說現在是不是需要我幫忙的時候。”
  本是煩躁的骷髏馬聽到李七夜的話,此時不由放下了馬蹄,看著李七夜,盡管如此,它對於李七夜依然有著不小的敵意。
  李七夜見骷髏馬對自己依然有不小的敵意,也不在乎,聳了聳肩,笑著說道:“你恨我也好,仇視我也罷,我是無所謂的,我這個人是大人有大量,你說是吧。就算你恨我,就算你仇視我,你也無濟於事……”?“……現在問題就擺在你的麵前,要麼你繼續仇恨我,要麼你放下心中的仇恨,求一下我,我幫你一把。”李七夜笑著瞅著眼前的骷髏馬。
  骷髏馬看了看李七夜,又看了看放在角落之中的那一雙眼睛,然後“噅”的嘶叫一聲,似乎對於李七夜的話頗為同意,盡管是如此,它看著李七夜的神態,依然是有所戒備。
  李七夜淡淡一笑,說道:“你用不著這樣看著我,如果我真的對你不利,那麼,你也不可能站在這。雖然你是不死仙帝的座騎,的確是有些手段,但,我真的要對你不利,早就把你釘在地上了。”
  “噅”骷髏馬嘶叫了一聲,似乎對於李七夜這樣的話有些不滿,但是,它這一次對李七夜的敵意是明顯降了很多。
  “不用如此戒備。”李七夜看著骷髏馬笑著說道:“我幫你拿到這雙眼睛,我要求也不高,隻是需要的時候騎一下你,這樣的交易是很公平吧。”
  骷髏馬看著李七夜,過了一會兒,它不由側著頭顱想了想,它這個模樣看起來很像是一個人,而不是一頭骷髏馬。
  盡管李七夜是如此說,但是,骷髏馬依然對李七夜充滿了戒心,在它看來,李七夜絕對不是什麼善茬,他絕對不是什麼好人,所以,擁有十分靈性的它對李七夜是戒備無比。
  “好了,如果你不願意的話,你還有什麼樣的選擇呢?”李七夜笑盈盈地說道。
  對於李七夜這樣的話,骷髏馬不由嘶叫一聲,最後它這才點了點頭,毫無疑問,它是同意了李七夜的要求。
  “很好,這才是乖馬兒,這才是乖小灰。”李七夜露出滿意的笑容,伸手去摸了摸骷髏馬的頭顱。
  “噅”然而,骷髏馬對李七夜不是很爽,它是甩了甩頭顱,把李七夜的手甩開。
  李七夜也不介意,隻是笑了一下,收回了手掌,然後走入了壁洞,走進了這個角落,把放在地上的那一雙眼睛撿了起來。
  李七夜把這雙眼睛撿起來之後,並沒有立即給骷髏馬,隻是仔細地端詳了一番,而被李七夜拿在手中的這一雙眼睛也是十分好奇地看著李七夜,在咕碌碌地轉動,好像是一個小孩子的眼睛一樣,充滿了好奇。
  李七夜仔細端詳了一番這一雙眼睛之後,他不由笑了起來,說道:“不死仙帝呀,看來你還是有翻盤的機會,你這小子還真夠詭計多端,這樣的一手也能被你想到。”
  而這一雙眼睛聽不懂李七夜說什麼,它十分好奇地看著李七夜,一雙眼睛在咕碌咕碌地轉動,似乎它不止是對李七夜充滿了好奇,對外麵的世界也一樣充滿了好奇。
  “萬古以來,還沒有人成功過,你這小子還真被你折騰成功了,你這小子還真是了不得。”李七夜看著這一雙眼睛,露出了笑容,說道:“也罷,我就成全你,助你一臂之力,幫你開眼。”
  話一落下,李七夜手拈法則,在李七夜手中法則竟然由湖水一般蕩漾,然後李七夜的手提衍化了無盡法則,點在了這一雙眼睛之上。
  “噅噅噅”此時,站在洞口的骷髏馬十分緊張,不由大聲嘶叫地起來,幾次欲衝進來,但是,又忌憚極黑液體。
  骷髏馬如此緊張,它是怕李七夜對這一雙眼睛不利,怕李七夜對這一雙眼睛做出什麼事情來。
  “嗡”的一聲,當李七夜的手指點在了這一雙眼睛之上的時候,無盡的法則一下子衝入了這雙眼睛之中,就在這個時候,在這一雙眼睛之中如同打開了一個世界一樣,繽紛斑瀾,十分的壯觀。
  在這一雙眼睛之中,日起月落,大千變幻,風雲雲起,萬世交替,繁枯轉換……一切都在這一雙眼睛之中,在這一刻,一個大千世界在這一雙眼睛中沉浮不止。
  看到這樣的一幕,本是嘶叫緊張的骷髏馬這才鬆了一口氣,它是誤會了李七夜,李七夜並不是對這一雙眼睛不利,反而是助了這雙眼睛一臂之力。
  而這一雙眼睛是充滿了好奇,它是十分好奇地看著自己眼中沉浮不止的大千世界,對於它來說,一切都是那麼的新鮮,一切都是那麼的充滿了未知。
  李七夜拿著眼睛,走出了壁洞,看了一眼骷髏馬,笑了一下,說道:“如果我真的要對它不利,還會跟你談交易嗎?”說著,把這一雙眼睛塞入了骷髏馬的眼眶之中。
  “噅”當這一雙眼睛被塞入了骷髏馬那空洞的眼眶之中的時候,骷髏馬不由興奮地大叫了一聲,它連退了好幾步,慢慢適應這雙眼睛嵌鑲在它的眼眶之中。
  說實在,這樣的一幕看起來十分的詭異,一隻全身隻留下骨架的骷髏馬,它那空洞的眼眶之中竟然嵌鑲著一雙看起來像是人類一樣的眼睛,這樣的一幕實在是太過於詭異,讓人看了都會打了一個冷顫。
  李七夜不理會骷髏馬,走進壁洞之內,手執符文,烙印在了籠子之上,然後手提著籠子,沉喝道:“開”
  “軋軋軋”沉重的聲音響起,另一半本是插入大地之下的籠子被李七夜一寸一寸地提了起來,最後這籠子被李七夜完全打開。
  當籠子被打開之後,凹坑之中的極黑液體不由顫動了一下,這種模樣就好像是鎮壓在它身上的億萬斤重的泰山終於被移走一樣。
  極黑液體此時舒展了一下,慢慢地從凹坑之中流了出來,更準確地說,這極黑的液體更像是從凹坑之中爬了出來。
  “噅”看到這極黑的液體從凹坑之中爬了出來,洞外的骷髏馬都不由十分的忌憚,它不由嘶叫一聲,退到一邊,與這極黑的液體保持著一段的距離。
  當極黑液體從凹坑中爬了出來,發現它真的自由了之後,它竟然是歡呼一聲,雖然他的歡呼是沒有聲音,但,從它跳動的模樣來看就知道它是十分的興奮和快樂。
  然後,這極黑的液體就像一陣風一樣衝出了壁洞,有著一種重見天日的模樣。
  

Snap Time:2018-11-13 01:49:29  ExecTime:0.2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