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7)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7)      第3445章 神石嶺(18-11-17)     

第1275章 血鯊神尊

  站在李七夜身後的洪天柱波瀾不興,淡淡地說道:“上官姑娘,現在李公子可以全權代表我們洞庭湖,如果上官姑娘想談,可以跟李公子談。=雜∥誌∥蟲=”
  “全權代表”當洪天柱這話一落下的時候,不止是這片海域旁觀的很多修士大吃一驚,就是連洞庭湖內堅守崗位的弟子都不由傻眼了。
  洞庭湖這樣的一個如此大的傳承,竟然在一夜之間讓一個外人來全權代表,而且還是偏偏在兵臨城下的時機之下,這怎麼不讓人傻了眼呢。
  對於洞庭湖的弟子而言,他們甚至李七夜是誰都不知道,更別說是了解了。
  洪天柱這樣的話一落下,上官飛燕也不由臉色為之一變,她也沒有想到會如此的反轉,她也不明白為何洞庭湖為何突然願意讓李七夜來全權代理。
  “洪天柱,你可要三思,這可是關係著你們洞庭湖的生死!”上官飛燕冷冷地說道。
  洪天柱站在李七夜身後不說話,而李七夜笑了一下,說道:“其他的廢話說那麼多幹什麼,你不是要談嗎?很好,我這個人是一個很豁達的人,能聽得進別人的意見。既然你要談,那你就說說吧。”
  見洪天柱與在場的長老都不說話,上官飛燕也知道這一刻洞庭湖是站在李七夜這一邊了。
  盡管是如此,上官飛燕她自認為自己有著強硬的底牌,她心麵也是十分的自信,她冷冷地說道:“李七夜,如果你想救洞庭湖,也不難,一,你跪下來認罪,由我處置;二,洞庭湖必須交出五十個血統優秀的女弟子,給我們螭國、血鯊莊作爐鼎;三,血鯊莊、螭國將派兵駐入洞庭湖。隻要答應這三個條件,我們便撤兵。”
  “放屁”聽到這樣的話,有洞庭湖的弟子都忍不住罵了一句!隻要有一點血性的人,都會不答應這樣的條件。
  這樣的條件對於他們洞庭湖來說,那簡直就是奇恥大辱,如果他們洞庭湖都把這樣的條件答應了,那麼他們洞庭湖永遠都別想抬起頭來了,他們洞庭湖永遠都洗不掉這樣的恥辱。
  就是這片海域的很多修士聽到了上官飛燕這樣的條件,都不由暗暗地搖了搖頭,這樣的條件實在是太過份了,如此的條件,隻怕是換任何傳承都不會答應。
  “如果我們不答應呢?”聽到這樣的條件,李七夜也沒有生氣,隻是溫柔地笑了笑說道。
  上官飛燕雙目一厲,冷森地說道:“不答應,到時候那就由不得你了,到時候,活捉了你,就扒你的皮,抽你的筋!至於洞庭湖嘛,我們必將踏平洞庭湖,男的全部殺死,女的全部為奴!”
  上官飛燕這話頓時讓洞庭湖的弟子狂怒,眾多的弟子怒視上官飛燕,這樣的話對於他們洞庭湖來說,是一種恥辱!
  “我們跟他們拚了”有弟子不由怒聲地大叫道。
  “對,跟他們拚了!”不少弟子怒視上官飛燕,憤怒地大吼道。
  李七夜也不生氣,溫柔地笑了笑,說道:“你想聽一下我的意見嗎?我的意見也很簡單,一,你跪下來把自己頭顱砍了向我認罪;二,你們螭國、血鯊莊所有弟子出來跪降,任我處置。如果你們做到這兩點,我隻斬你們老祖和長老,饒恕其他的弟子……”?“……如果你們不答應,那麼,我的回答就更簡單了,血洗你們螭國、血鯊莊,踏平你們的祖地,讓你們灰飛煙滅,從此在龍妖海除名。明天太陽升起之時,世間再也沒有螭國,再沒有血鯊莊。”說到這,李七夜淡淡地笑了一下。
  李七夜如此離譜的話,不止是讓洞庭湖傻眼了,就是讓遠處觀望的修士都傻眼了,有人忍不住說道:“這口氣未免太大了吧。”
  李七夜殺了公孫美玉,大家都知道他很強大,但是,如果說出口就要滅掉螭國、血鯊莊這就未免口氣太大了吧。
  “小姐,你下令吧,讓我們殺了這小畜生!”螭國在場的弟子都不由憤怒無比,厲聲叫道。
  上官飛燕臉色冰冷,冷聲地說道:“姓你的,就憑你也敢口出狂言!”
  “有什麼不敢?”李七夜隻是冷冷地乜了一眼上官飛燕,輕描淡寫地說道:“你這樣的手下敗將,沒資格跟我談條件。”
  李七夜這句話一說出來,上官飛燕頓時臉色漲紅,久久說不出話來,這一句話對她打擊太大了,如果不殺死李七夜,她永遠都無法洗去敗在李七夜手中的恥辱。
  “嘿,嘿,好大的口氣,老夫縱橫四海,還沒聽有人敢口出狂言滅了我血鯊莊。”就在上官飛燕一時之間都無話反擊李七夜的時候,一個陰森森的聲音響起。
  此時,在血鯊莊的十萬大軍之中,有個老者被抬了出來,這個老者坐在神座之上,高高在上,睥睨八方。
  這個老者被抬出來之後,他緩緩地站了起來,他一站起來,大家才發現他是那麼的高大,他站直身子的時候,很多人在他麵前都感覺自己矮小很多很多。
  更讓有感到矮小的不是這個老者的身高,而是他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他身上散發出了一股如同神一樣的氣息,他就是那般的高高在上,他就是那般的威不可侵,宛然間,他就是坐於天上的神,俯視著一切生靈。
  “血鯊神尊”看到這位老者,有老一輩的大賢認出了他的真麵目,不由大叫一聲說道。
  “血鯊神尊!”年輕一輩就算是沒有見過這位老者的人,一聽到他的威名,心麵都不由發毛,血鯊神尊,這個名字太響亮了。
  就算是洪天柱他們,看到這個老者,一聽到他的名字,都不由臉色大變,都不由後退了一步。
  “當年可是曾有機會成為海神的逆天強者。”就算是老一輩大賢,都不由敬畏地看著眼前這位老者。
  血鯊神尊,在上一個時代,可是威名赫赫之輩,傳說,在那個時代他年少之時曾經得到三戟叉的承認,在那個時候可以說血鯊莊的威名高漲到了極點,在那個時候,天靈界的所有人都認為血鯊神尊將會成為海神了。
  然而,不知道為什麼,到了後來三叉戟突然棄血鯊神尊而去,認了另一位海妖為主,而這個海妖就是後來的帝蟹海神!
  盡管血鯊神尊最後被三叉戟拋棄,但是,最終血鯊神尊還是登臨巔峰,成為他那個時代最為強大的海妖之一。
  今天,血鯊神尊親臨,這讓所有人都抽了一口冷氣,很多人在這一刻意識到或者螭國他們根本就沒有打算與洞庭湖他們談和,隻怕他們一開始就想滅掉洞庭湖。
  “血鯊神尊,他一出手,隻怕洞庭湖灰飛煙滅。”有不少海妖看到血鯊神尊出現了,不由為之興奮,喃喃地說道。
  “上官飛燕好大的情麵,竟然連血鯊神尊都能說得動。”看到血鯊神尊親臨,不少人也明白為什麼上官飛燕有這樣的底氣了,有血鯊神尊這樣的一張底牌,那是勝券在握。
  一時之間,整個戰場的所氣氛壓抑到極點,洞庭湖的弟子臉色發白,就算他們沒見過血鯊神尊,也都聽過血鯊神尊的威名。
  此時,不少洞庭湖的弟子心麵都不由為之絕望,遇到如此可怕的強敵,他們洞庭湖隻怕是難於逃過這一劫了。
  在這樣的戰場之外,在很遙遠的海域天空上,有強大的魅靈老祖遠遠觀看,在這龍妖海,很多魅靈不願意與海妖走在一起,特別是老祖級別的人物。
  “血鯊老鬼要出手了,就不知道洞庭湖的底蘊還能不能起作用。”這位出身於魅靈古老傳承的老祖不由雙目一亮,喃喃地說道。
  “洞庭湖有怎麼樣的底蘊?”跟隨在這位出身古老門派老祖身邊的弟子都不由好奇地說道。
  在當代的很多年輕一輩或者中老一輩修士看來,雖然洞庭湖稱得上是大門派,但是已經無法與真正的一流門派相比了。
  “這是一個古老的傳說,老祖也隻是耳聞而己,從來沒見過。”這位出身古老傳承的老祖不由說道:“傳說洞庭湖的祖先來曆驚天,曾經效忠過一支無敵軍團。我們的宗門曾經有祖先說過,洞庭湖的祖先曾經留下了一個可怕無比的後手,可以庇護洞庭湖子孫。”
  “真的假的?”作為晚輩第一次聽到這樣的傳說,不由將信將疑地說道。
  “隻怕是真的。”這位老祖說道:“洞庭湖這一塊寶地早就讓人垂涎三尺了,如果他們沒有足夠強大的底蘊,隻怕早就被人滅了,還等到今天幹什麼。”
  在戰場之中,整個氣氛凝重,很多洞庭湖的弟子心麵發寒,他們都覺得難於逃過此劫。
  “嘿,老夫一個時代未出世,年輕一輩也囂張起來了。”血鯊神尊站起來,冷冷地俯視李七夜,冷冷地說道:“有我血鯊神尊在世,竟然有人敢口出狂言滅了我血鯊莊,這實在是活得不耐煩了。”
  血鯊神尊說這樣的話,沒有人認為他是口出狂言,大家都認為他有這樣的資格說這樣的話
  

Snap Time:2018-11-18 05:20:41  ExecTime:0.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