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51章 獨吞(18-11-19)      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9)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9)     

第1273章 先祖英靈

  “逆徒,束手就擒吧。じ雜誌蟲じ”這位老祖走上去,對洪天柱厲喝道。
  下意識地洪天柱不由後退了好幾步,大叫道:“李公子,快走吧!”當這四位賢祖出現的時候,他都有些絕望,手頭上沒有反擊四位賢祖的籌碼。
  “滾下去”李七夜雙目一張,口吐真言,聲懾八方。
  “砰”的一聲,這位欲出手抓洪天柱的老祖身不由己,被李七夜的真言碾過,他整個人被擊得咚咚咚連退了好幾步。
  李七夜開口便是真言,頓時讓四位賢祖目光一厲,瞬間,這四位賢祖站了起來,他們眼睛完全睜開,當他們的眼睛完全睜開的時候,一下子變得極為銳利,刮得人皮膚作痛。
  “小輩,你的確是足夠強大。”此時,四位賢祖的一位賢祖冷冷地說道:“但是,你來錯地方了,我洞庭湖願與其他人議和,並不代表我洞庭湖弱小!”
  “我知道。”李七夜淡淡一笑,說道:“你們隻不過是想借螭國巴結上海螺號的哈巴狗而已,為了能從海螺號手中換得延年益壽的丹藥,你們心甘情願去做別人的走狗,丟光了你們祖先的顏臉,也是讓你們的子孫唾棄。”
  “小畜生,你就繼續逞唇舌之利吧。”另一位賢祖森然一笑,冷冷地說道:“今天我們會打斷你的手腳,抽去你的筋骨,再把你交給上官姑娘處置。”
  說完,他們四個人相視了一眼,他們同時取出了一件兵器,他們各持一件兵器,神態變得冷厲。
  這四件兵器,古痕斑瀾,甚至有兵器是有著槍眼劍痕,這樣的兵器一看就知道是經曆了千百萬次的戰爭。
  雖然這四件兵器古痕斑瀾,十分的古舊,但是,當這四件兵器一取出來的時候,頓時戰意高昂,就像是號角吹響了一樣,就像是千萬無敵鐵騎整裝待發一樣。
  一時之間,高昂凶猛的戰意彌漫著整個議事大堂,可怕的戰意就像是真龍出海、血虎下山、餓狼出柙,凶猛殺伐,在這樣的戰意之下,似乎是沒有什麼可以抵擋這四件兵器的步伐,它們可能摧毀一切擋住它們的障礙!
  “先祖戰兵”看到這四件古老的兵器,在場的諸位長老護法都不由為之駭然,都不由紛紛後退,敬畏地看著眼前這四件古老兵器。
  “小輩,束手就擒吧。”這四位賢祖森然一笑,他們同時齊喝一聲,祭出了自己的戰兵,鎮壓向李七夜,四件戰兵一出,就是一個絕世戰陣!
  這四位賢祖十分有信心,隻要他們的四件戰兵形成了絕世戰陣,就算是一般神皇,他們也能擋得住,更別說是一個晚輩了。
  “嗡”的一聲,然而,這四件戰兵還沒有鎮壓到李七夜的頭上,李七夜雙目一張,雙手在大椅上拍了一下,一道赦令飛出,掛在牆上的戰旗亮了起來,那一隻狐狸好像是一下子活了過來一樣。
  就在這“嗡”的一聲之中,四件戰兵突然止步,接著,一下子飛向李七夜,這一次不是攻擊,而是撲向李七夜,就好像是見到了親人一樣。
  一時之間,不可思議的事情發生了,四件戰兵盤旋在李七夜的頭頂上,是那麼的歡快,就像百靈鳥一樣在要七夜頭頂上飛旋歌唱。
  突然的變異,這頓時讓四位賢祖大驚,這四件戰兵一直在他們手中,特別是當年他們廢棄了傳承鐵律之後,他們就一直掌控著這四件兵器,今天這四件兵器竟然不受控製。
  “回來”四位賢祖都同時召喚自己的四件戰兵,但是,四件戰兵都沒有任何反應,依然是在李七夜頭頂之上盤旋。
  “起”四位賢祖甚至不甘心,不惜祭出自己的壽血,然而,四件戰兵依然不受他們的召喚,依然是在李七夜頭頂上盤旋,就像是歡快的百靈鳥一樣。
  “不可能”看到這樣的一幕,不止是所有的長老護法傻眼了,就是所有的老祖都傻眼了,他們洞庭湖的四件先祖戰兵竟然被一個外人控製,這太不可思議了。
  然而,他們又怎麼可能知道,這四件戰兵曾經是李七夜親手打造,最後親手賜於了林、許、洪、張他們四位祖先,這四件戰兵乃是李七夜的心血,作為這四件戰兵的締造者,世間還有誰比他更了解這四件戰兵呢?
  “鐵血狐營的四件戰兵,是屬於整個鐵血狐營,不屬於你們四個蠢貨的私產。”李七夜冷漠地看了他們一眼,冷冷地說道:“你們四個蠢貨玷汙了你們祖先的英名,玷汙了你們祖先的榮耀,今天,我代表你們祖先,判你們為死刑,立即執行!”
  話一落下,“轟”的一聲響起,李七夜頭上盤旋著的四件戰兵瞬間轟向了四位賢祖,四位賢祖大驚,“轟”的一聲,祭出了自己最強大的兵器,欲擋住轟來的四件戰兵。
  “砰”的一聲巨響,在四件戰兵之下,四位賢祖被轟得咚咚咚連退了好幾步,他們也的確是夠強大,竟然能擋住了四件戰兵的一擊。
  “鐵血狐營四將何在!”李七夜冷冷一喝,在這個時候,本是站立在大椅靠背上的那隻烏鴉竟然活了過來,雙翅一張,一下子遮住了李七夜,它懸浮在了李七夜的頭頂上。
  這一隻本來是以木頭雕成的烏鴉,此時此刻竟然是活了過來,它垂落了一條條的法則,每一條法則是神聖尊嚴,不可侵犯。
  “嘩啦”的一聲響起,就在這個時候,議事大堂所麵對的洞庭湖中突然翻起了浪花,四個魁梧的身影從湖中爬了起來。
  眨眼之間,四個人從湖中踏入了議事大堂,這四個人全身由湖水所化,晶瑩透明,看起來就是水人。
  看到這四個人的麵貌之時,在場的很多人駭然,不知道誰人不由看了一眼掛在牆上的畫像,駭然尖叫道:“祖先”
  在牆上雖然掛有一張張的畫像,但其中有四幅畫像是比其他的畫像更大,毫無疑問,這四個人的身份地位比其他畫像的人更高。
  此時,不少長老護法一看,發現這從湖中爬出來的水人竟然與這四幅畫像中的人是一模一樣,這四個人就是他們林、張、許、洪的祖先!
  “祖先的英靈”在這一刻,洪天柱想到了李七夜曾經說過的話,不由駭然地大叫一聲。
  “祖先英靈”洪天柱回過神來,跪了下來,拜倒在地上。
  這一幕實在是太震撼人心了,突然之間祖先顯靈,這把在場的諸位老祖和所有護法長老都嚇了大跳,他們從來沒有想過祖先顯靈的那麼一天。
  “祖先”見到洪天柱跪拜在地上,其他的長老護法都不由紛紛地跟著跪拜在地上。
  “逆畜”此時,四尊水人沉喝一聲,撼動山河,他們曾經是橫掃九天十地的存在,一聲沉喝之下,威懾所有老祖,所有老祖都哆嗦了一下。
  四位賢祖臉色駭白,不敢停留,轉身就逃走,他們四個人曾經拋棄傳承鐵律,打破鐵盟,是他們違背了祖訓,他們心麵有鬼,今天祖先顯靈,一下子把他們嚇破了膽,想逃離這。
  但是,四尊水人哪會讓他們逃走,隨手一招,四件戰兵手,當四件戰兵在他們手中的時候,宛如是四尊戰將臨世,橫掃九天十地,鎮壓諸天神魔,“轟”的一聲,四件戰兵毫不留情地鎮壓而下,掀起了滔天戰威。
  “不”本就是沒有鬥誌的四位祖賢反抗不及,大叫一聲,瞬間被鎮壓在了四件戰兵之下。
  眨眼之間,四尊水人把被鎮壓的四尊賢祖抓了過來,扔在了李七夜腳下。
  “今天的洞庭湖,就是昨日的鐵血狐營,鐵律何在?”李七夜冷漠地看著腳下的四位賢祖,冷冷地說道。
  “殺”四尊水人冷冷地說了這樣的一句,而在這個時候,牆上所掛著的所有畫像都亮了起來,每一幅的畫像都彌漫著無敵的戰威,每一幅畫像都浮現了鐵血無情的條律,一條條鐵律浮現,鐵麵無私,就像是軍營中的無上軍規一樣!
  “跪下!”李七夜目光一寒,頭上的烏鴉瞬間爆發了無上神威,宛如是一尊亙古存在複活一樣,冷冷地盯著在場的所有人,此時此刻,李七夜的話就是代表著無上意誌。
  “砰”的一聲,四尊水人一腳踩了過去,強迫四尊賢祖跪在了地上。
  “跪下。”李七夜冷冷地看著在場的其他幾大姓氏的老祖,在這個時候,所有長老護法都跪在地上了,幾大姓氏的老祖都在打哆嗦。
  當李七夜目光一冷之時,這幾大姓氏的老祖都不敢反抗,在畫像中浮現的一條條鐵律之下,他們都為之膽寒,都一下子跪在了地上。
  “拋棄傳承鐵律,打破鐵盟,違背祖訓,該當何罪。”李七夜冷冷地說道。
  “錚、錚、錚”的一陣陣金屬交織聲響起,那一幅幅畫像所浮現的鐵律瞬間交織出了無上的虎符,虎符之上浮現一個大字殺。
  這個大字鮮血淋漓,讓人看了都不由為之毛骨悚然。
  

Snap Time:2018-11-20 08:36:10  ExecTime:0.0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