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5)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5)      第3445章 神石嶺(18-11-15)     

第1262章 棺中之人

  看著公孫美玉的真命被碾碎,化作光粒子慢慢消散而去,整個場麵靜到可怕,靜到能聽到彼此的呼吸聲。雜誌蟲
  在整個場麵,除了呼吸聲之外,再也沒有其他的聲音了,甚至是很多人震撼得難於回過神來。
  至於上官飛燕,被擊穿胸膛的她,一看到情況不妙,就逃之夭夭了,連片刻都不敢停留,在這一刻,她已經是顧不上什麼神王尊嚴了。
  片刻,一些人才回過神來,看到一片狼籍的翠園,不由打了一個激靈,他們都不由為之駭然,這太讓人無法想象了。
  公孫美玉的道行之強眾所周知,她的神照媚眼更是讓人談之色變,至於上官飛燕,那就更加不用說了,她本身就是一尊中神王,但她依然不是李七夜的對手,依然被一招擊穿了胸膛!
  雖然說,上官飛燕有大意的成分,未有絕世之兵出手,但,她的實力依然強大,就算是赤手空拳,依然可以斬殺普通的大賢,但是,現在她反而在李七夜手中吃了大虧,被逼得轉身逃走。
  張百徒和洪玉嬌他們兩個人都不由嘴巴張得大大的,久久無法反應過來,他們知道李七夜很強,但是,他們沒有想過李七夜會強大到這樣的地步,碾殺公孫美玉如同碾殺蟻螻一樣。
  在剛才,他們都在擔心李七夜被公孫美玉的神照媚照所控製,現在看來,他們的擔心是多餘的,李七夜剛才隻不過是裝出來的而己。
  “嗡”的一聲,就在所有人為之失神的時候,虛空打開,老者走了出來。這位老者正是剛才被李七夜放逐的老者,他從被放逐的深層次空間走出來,絲毫不損,從容不迫,這足夠說明他本身的強大了。
  這個老者雖然已經是白發蒼蒼,但是,氣色很好,神態奕奕,顏童鶴發。雖然他未爆發可怕的氣勢,但是,看到他雙眼星辰明滅,大道衍生,就足夠讓人打了一個冷顫,足夠讓人全身發寒。
  “簡家的老祖宗。”有在場的老一輩大賢認識這位老者,不由打了一個激靈,喃喃地說道。
  眼前的老者正是簡家的家主,也是這一次壽宴的老壽星簡龍衛。
  “尊駕,此舉太過矣。”簡龍衛看著李七夜,不由搖了搖頭,說道:“你這是闖了大禍,捅了馬蜂窩,真到了這地步,隻怕人族沒有人能庇護你。”
  簡龍衛並非是對李七夜有敵意,甚至對於李七夜有惜才之心,可惜,李七夜卻一口氣殺了公孫美玉,重傷了上官飛燕,這是把天靈界的兩大巨無霸給得罪了,這樣的大事,就算簡龍衛想庇護李七夜都難。
  “區區海螺號而己,談不上闖了大禍。”李七夜直著眼前的簡龍衛,隻是淡淡地笑著說道。
  看到李七夜這談笑風雲的神態,簡龍衛都不知道該說什麼好,這是初生牛犢不怕虎,他不由搖了搖頭,說道:“海螺號乃是可號令百族,與之為敵,是自尋滅亡……”
  “龍衛,你退下吧。”簡龍衛的話還沒有說完,一個有氣無力的聲音響起,這個聲音並不響亮,也隻有簡龍衛能聽得一清二楚。
  一聽到這個有氣無力的聲音,簡龍衛如同雷殛一樣,他都有些懷疑是自己聽錯了,他都不由覺得這太不可思議了,這樣都能驚動他們的始祖。
  李七夜露出了淡淡的笑容,此時,他隻是隨手一指,“嗡”的一聲,道門打開,他眨眼之間就消失了。
  看著消失的道門,很多人一時間都反應不過來,很多人都不由傻傻地站在那。
  “好強的人。”過了好一會兒之後,有人回過神來,不由打了一個激靈,喃喃地說道:“難怪是敢助孔雀樹血煉億萬廣海魚,這樣的人簡直就是殺人不眨眼嘛,這簡直是一尊殺神,不,應該說是一個凶人,第一凶人!”
  “凶人”有人不由細細地體味著這個稱呼,細細體味之下,都覺得這個稱呼再適合不過了。公孫美玉乃是沉海神王最寵愛的小妾呀,現在李七夜說殺就殺,這是何等的殺伐果斷,這是何等的凶狠冷厲,這樣的人的確是夠資格被稱為“凶人”。
  “小鐵,好好招待客人。”此時,失神的簡龍衛回過神來,對簡小鐵吩咐說道。
  在簡家的幽深之地,一個秘密的禁地之中,在這有一個被封印的水池,這說它是水池,不如說它為水棺更準確。
  這樣的水棺抬擺放在封禁的中央台上,水棺之中閃動著琥珀的光芒,每一縷的光芒都猶如實質一樣。
  水棺中的水看起來像琥珀一樣凝固,但是,它卻給人一種流光逸彩的感覺,好像這水有生命一樣,它在蘊養著水棺中的這個人。
  水棺中如琥珀一般的水雖然被封印了,但是,再強大的封印都無法完全把它封印住,依然能讓人聞到一股淡淡的龍涎之香,這龍涎之香入鼻,讓人感覺自己全身的血統一下子壯大了無數倍,讓人感覺自己要化作真龍一樣,自己體內的血脈像是有著一條條巨大的真龍在奔走一樣。
  在水棺之中,沉睡著一個老者,一個穿著簡單布衣的老者。這個老者雖然穿著簡單布衣,但,卻有帝王之相,他那樸實的容顏給人一種不怒而威的氣勢,似乎,他曾經淩駕九天,曾經稱霸八方,似乎,他天生就是帝王。
  “嗡”的一聲,道門打開,李七夜坐道門中走了出來,他走到了水棺之前,看著水棺中的老者,然後是緩緩坐了下來,過了一會兒,他不由輕輕地歎息一聲。
  此時,“嘩啦”的水聲響起,沉在水棺下的老者慢慢浮出水麵,他睜開了雙眼,當他一雙眼睛睜開的時候,給人一種天地明滅的感覺。
  這個浮出水麵的老者本是欲起來,安穩坐在那的李七夜輕輕地擺了手,淡淡地說道:“簡文,免你禮數了,你爬出來,再封印也麻煩,就躺著吧。”
  浮出水棺的老者把頭枕在棺邊,看著李七夜,不由動容地說道:“大人,果真是你,你果真是搶回了真身。”
  李七夜穩坐在那,看著老者,輕輕地點了點頭,說道:“這都是小黑子的功勞,他付出了很大的代價。”
  棺中老者聽到這話,輕輕地歎息一聲,說道:“小黑的一切都是由大人所賜,大人給了他生命,給了他無敵,他能這樣做,也是報答大人。”
  李七夜穩坐在那,沉默著不語,看著故人老去,他也唯有沉默,這樣的事情他也見多了。
  “時光無情,就算是老頭子的龍涎也一樣封不住。”李七夜最後輕輕地歎息說道:“你老了,不複年輕時的崢嶸。”
  老者不由笑了一下,說道:“活了這麼久,我也滿足了,這都是大人與師尊的恩賜,沒有大人與師尊,也沒有我的今天。”
  李七夜也不由輕輕地點了點頭,說道:“老頭子的確是視你如己出,當年我把你姐弟兩個托付給他,也是有了交待。”
  老者露出笑容,那怕是他如此強大的存在,他此時在李七夜麵前,也依然像是一個小孩子那樣的純真笑了,宛如間,又回到了當年。
  在那遙遠的歲月,他們顛沛流離,居無定所,整日心驚膽顫,每日都在逃亡中渡過,一直到遇見了一隻陰鴉,直到那天,他們才安穩下來,才知道什麼叫做安全,什麼叫做幸福。
  “大人見過姐姐了。”最終,老者露出了純真的笑容,依然是像當年的那個小男孩。
  李七夜沉默了許久,最後輕輕地點頭,說道:“是的,多少年了,我一直不願意回來,但,終究是要作最後一次的道別。”
  老者也不由沉默了一下,最後他微笑地說道:“姐姐她一直都不後悔,她隻後悔自己未能邁過心麵的那一道坎,未能陪著大人走到最後。她曾說過,她對不起大人,是她為大人在漫長的道路上造就了障礙。”
  李七夜輕輕地歎息一聲,說道:“過去的,就讓它過去了,我也不怪她。過去的事情,我都已經忘記了,歲月太遙遠,如果什麼事都往心麵去,那何時才能了結。”
  老者也沉默了一下,過了好一會兒,他露出那純真的笑容,說道:“我一直認為,大人是不會再回來了,再也不可能見到大人了,今天能再一次見到大人,我這一生也沒有什麼好遺憾了。”
  李七夜隻是輕輕地點了點頭,沒有多說什麼。
  老者沉默著,過了一會兒,他輕輕地問道:“大人這一次來是告別嗎?”
  “也算是吧。”李七夜輕輕地點了點頭,說道:“這次別過之後,或者將會成為永別,這將會成為你我最後一次相見,這也算是了卻了我的一樁心事。”
  “大人要上去了嗎?”過了好一會兒,老者輕輕地問道,他問出這話的時候,他有些失神,神態很複雜,也很古怪。
  “那是一個眾帝諸神並存的世界呀。”老者不由昵喃地說道,說到這,他都失神起來。
  

Snap Time:2018-11-16 19:39:20  ExecTime:0.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