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51章 獨吞(18-11-19)      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9)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9)     

第1257章 墓地

  這一幕,太震撼了,太血腥了,不論是洪玉嬌還是洞庭湖的弟子,都不由有著一股想嘔吐的衝動。±雜誌蟲±
  他們能常常聽到“粉身碎骨”這個詞,但是,真正的粉身碎骨他們還真的沒見過。然而,就在今天,就在這個時候,他們終於見到了粉身碎身了,他們今天才真正明白什麼叫做粉身碎骨。
  洪玉嬌他們這些洞庭湖弟子看到如此血腥的一幕,都不由打了一個冷顫,唯有簡小鐵雙手抱胸,冷冷地站在那,在他看來,這樣的結局是意料之中。
  此時,李七夜抬頭,冷冷地看著還沒有出手的上官飛龍。
  上官飛龍站在那,雙腿直打哆嗦,他比血鯊少莊主強不到哪去,甚至可以說,血鯊少莊主比他還要強,但是,血鯊少莊主在一招之下就被砸得粉身碎骨,這樣的結局,這已經把上官飛龍嚇得屁滾尿流了。
  “你,你,你別過來,你,你,你別過來。”此時看到李七夜往自己這邊走來,上官飛龍不由後退了好幾步,他臉色煞白,這一次他真的是被嚇得魂飛魄散。
  然而,李七夜隻是冷冷地看著他,一步一步地走向上官飛龍。
  “你,你,你別,你別亂來。”上官飛龍臉色煞白,一邊後退,一邊直打哆嗦,聲厲內荏地大叫道:“我,我,我可是螭國的太子,我,我,我姐姐是海螺號的女主人,我姐夫是遮海天子,你,你,你敢傷我一根毫毛,我,我,我姐姐是不會放過你的,我,我螭國會滅你九族!”
  李七夜沒有說話,隻是冷冷地看著上官飛龍,一步步向上官飛龍走去。
  “簡公子,快救我”見李七夜沒有停手的意思,上官飛龍不由對簡小鐵大叫一聲,欲抓住簡小鐵這根救命稻草。
  簡小鐵張口欲開口說話,但是,看到李七夜那冷冷的神態,那堅定的步伐,他就知道,自己開口也是徒勞。
  “上官兄,這是你們個人恩怨,隻怕我不好插手。”簡小鐵輕輕地搖頭,他看得出來,今天誰敢擋李七夜的路,誰都會自找滅亡,他可不想做別人的炮灰。
  “站,站,站住”看到李七夜越來越近,上官飛龍不由大叫一聲,大叫道:“我,我,我不娶洪玉嬌就是了,我,我,我把她嫁給你,這,這總算行了吧。”
  在生死關頭,上官飛龍可謂是病急亂投醫,隻要能活下來,讓他做什麼他都願意。
  上官飛龍一說出這樣的話,洪玉嬌頓時不屑地看著他,就是洞庭湖的弟子都向上官飛龍投去鄙夷的目光。
  “我給你出手的機會。”李七夜此時停下了腳步,冷冷地對上官飛龍說道。
  上官飛龍看到李七夜站住了,他不由吞了一口口水,說道:“你,你,你,如果你站著不動,我,我,我就出手。”
  “好,我給你一次機會,我站著不動。”李七夜看著被嚇得雙腿都發軟的上官飛龍,淡淡地說道。
  上官飛龍咽了一口口水,說道:“你,你,你說話要算話,絕對不能動一下,否則,否則就是我贏了。”
  李七夜冷淡地說道:“快出手吧,我不動一下就是……”?然而,李七夜話一落下,上官飛龍撒腿就逃,拚命地往外麵跑去,他跑得極快,可以說是使盡了吃奶的力氣,此時此刻,他恨不得他媽給他多生兩條腿,立即逃離這。
  看著上官飛龍拚命逃走,李七夜不由搖了搖頭,雙目一寒,目光一閃,目光如神箭一樣極速射出。
  “不”圍牆就在眼前了,上官飛龍突然感到一陣劇痛,他不甘心地慘叫一聲,接著“砰”的一聲,屍體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這樣的道心,也敢來修道。”李七夜以目光射殺了上官飛龍,風輕雲淡地說道。
  就是洞庭湖的弟子對於上官飛龍也是頗為不屑,雖然說血鯊少莊主更讓人厭惡,但是,血鯊少莊主至少還是一個狠角色,上官飛龍為了活下去,連自己的婚約都可以不要,甚至可以把自己未婚妻嫁給別人。
  “小鐵,他們就交給你了。”李七夜殺了血鯊少莊主和上官飛龍之後,風輕雲淡,好像什麼事都沒有發生一樣,然後吩咐了簡小鐵一聲,就一步跨入了古院。
  “吱”的一聲,當李七夜踏入古院之後,古院的木門一下子關上,一下子被鎖住了。
  簡小鐵張口欲說,李七夜都已經被鎖在了古院之中,他連話都還沒有說出口,最後,他隻好輕輕地歎息一聲。
  “李公子好強大呀。”看到李七作消失在古院之中後,有洞庭湖弟子不由崇拜地說道。
  也有弟子不由說道:“李公子可是祖樹的傳人,能不強大嗎?”
  洪玉嬌看著李七夜消失在古院的背影,她心麵不由輕輕地歎息一聲,他就像是雲霧的真龍,永遠都讓人看不清楚。
  林姑娘看著李七夜消失的背影,她一時之間不由看呆了,想到李七夜那無敵的神態,想到李七夜為自己說話的風姿,她一時之間不由想癡了,久久之後,她回過神來,不由粉臉一紅,臉龐兒不爭氣地發燙起來。
  李七夜重回古院,坐在棋局之前,看著眼前的雕像,也不由一時間失神。過了許久,他不由輕輕地歎息一聲,說道:“一直以來,我並不想回到這,這給了我不少的負擔。這一世,我也該走了,也罷,就讓我再見你一次吧。”
  說完,李七夜舉起一顆棋子,落在棋局之上,當棋子落定之時,棋局瞬間改變,宛如一棋定乾坤,一棋變大世。
  “嗡”的一聲響起,棋局如星海,無比的瀚浩,無窮無盡,這片星海慢慢地漩轉,如同是漩渦一樣。
  李七夜舉步,踏入了這片星海漩渦之中,眨眼之間消失。
  當李七夜眼前一亮之時,他已經出現在一個山河明媚的地方,在這,風和日麗,在這,春風酥暖,頭頂上的陽光十分的溫柔,就像是女人的懷抱一樣。
  這是一個小山坡,整個小山坡就像是張開的手臂,把人攬入懷中。山坡乃是草地綠油油的,躺在這草地上,能讓人聞到草地的芳香。
  山坡之上和左右兩側,種著一排排寶竹,這寶竹紫翠流光,這是一種十分珍貴的寶竹,一株就是價值連城。
  同時,在山坡的一側,竟然有一口古井,古井乃是霧氣氳氤,這霧氣乃是紫色,一縷縷的霧氣冒出來之後,它是彌漫於山坡中間的一個凹地。這塊凹地在紫霧彌漫之下,宛如是一塊仙土,整塊凹地寶光晶瑩,似乎這地下埋有絕世仙物一樣。
  當仔細看的時候,就能看到在紫霧繚繞的凹地之中,竟然有一塊石碑,這塊石碑古色古香,以傳說中的紫星仙石製成。
  這是何等的奢侈,一塊紫星仙石竟然用來作為墓碑,這樣的待遇,絕對是舉世少之又少,隻怕連神皇都沒有這樣的待遇。
  “簡文心之墓”,在墓碑之上,有著這麼寥寥的五個字,這樣的寥寥五個字,卻如亙古一般,歲月無法打磨。
  站在墓碑之前,李七夜就像是凝固在了那一樣,過了很久,他緩緩地坐下了,靜靜地躺在草地上。
  李七夜緩緩地閉上眼睛,靜靜地躺著,他好像是沉睡在了那一樣。
  一切都是那樣安靜,一切都是那樣的安祥,一切都是那樣的溫柔,一切都在不言之中。
  過了很久之後,李七夜這才緩緩地張開了雙眼,看了一眼旁邊的古井,他露出淡淡的笑容,說道:“你知道嗎,當年我把那口龍井的靈氣引一脈來這,巨龍山的老頭是十分的不樂意。多少年了,這老頭還是那樣的摳門,貪財的本性一點都沒變。”
  天地,一片寂靜,世間,一片安寧,沒有人能跟李七夜說話,沒有人能回答李七夜的問題。
  “時間過了很久了,該過去的,我已經讓它過去了,當年的事情,我已經是釋懷了。”李七夜看著碧藍的天空,淡淡地一笑,說道:“但,鴻天那丫頭,卻一直沒釋懷,她就是不承認當年的錯,一直不肯低頭。我活了這麼久,對與錯,對於我來說,都不重要了,再說,你也好,她也好,當年也是為了我。”
  天地,依然是寂靜,天地,依然是無聲,沒有人能陪著李七夜說話。
  “歲月,太遙遠了,能真正懂我的人,知道我心所想的人,知道我想要什麼的人,寥寥無幾。”過了很久之後,李七夜不由悵然歎息一聲,淡淡地說道:“可惜,你卻希望一個平凡的人生。
  “或者,你無盡的智慧讓你看盡了世間的繁華,或者,對於你來說,平凡才是最珍貴的,經曆了人生最痛的事情,這或者才是你要追求的平凡幸福吧,希望擁有一個平凡溫暖的家。”李七夜淡淡地笑著說道。
  “可惜,我注定是一個遠行的人,你留不住我,我也不能勉強你,讓你追隨著我的步伐,一直無休止的征戰,無休止的重複,無休止的殺伐!”說到這,李七夜不由輕輕地歎息地說道。
  

Snap Time:2018-11-20 08:28:09  ExecTime:0.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