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1章 空間龍帝(18-11-14)      第3440章 青石的身份(18-11-14)      第3439章 吳中天(18-11-14)     

第1255章 林姑娘

  簡小鐵為李七夜他們準備好了客房,當安頓好了李七夜他們之後,簡小鐵這才告辭離去。∪雜Ψ誌Ψ蟲∪
  簡小鐵可謂是熱情周到,他如此的熱情周到,這不止是因為李七夜的壽禮貴重,同時也是有因為大家同為人族的原因,所以對李七夜他們更加照顧。
  至於洪天柱和洞庭湖的弟子,就更是沾了李七夜的光了。這一次簡府招待他們,可以說是規格很高,貴賓級別的規格,這樣的規格在簡府來說,一般是招待海神傳承、仙帝道統的客人。
  若是洪天柱他們前來賀壽,隻怕沒有這樣的招待規格。
  洪天柱他們隨著李七夜住下來之後,他們之中有人喜有人憂,其他的弟子多數是歡喜,能入簡府,對於他們來說都是不錯的事情了,若是能與簡府弟子相交,那就是更是一樁好事,畢竟大家都是人族,相互排斥是比較少。在這一點上,洞庭湖年輕一輩還是比較團結,不像老一輩那樣勾心鬥角。
  像洪天柱、洪玉嬌、林姑娘他們有心事的人就是長夜漫漫了,洪玉嬌和林姑娘都為自己的婚事而擔憂,洪玉嬌根本就不想嫁上官飛龍,林姑娘也不願意嫁,她本就是與血鯊少莊主不認識,更何況,血鯊莊一直聲名不好,她嫁過去隻怕是做爐鼎,血鯊莊隻怕更多是為了她的聖妙血統。
  但是,她們兩個人又無法改變自己的命運,她們都有些絕望,此時,她們都不由同時想到一個人李七夜!
  事實上,對於她們而言,李七夜也是一個陌生人,她們對於李七夜是一無所知,她們也隻是知道李七夜來自於孔雀地而己,盡管是如此,李七夜卻給了她們好感。
  特別是李七夜站在她們這一邊,阻斷她們的這一樁婚事,這更是給了她們希望,在不知覺間,這讓她們心麵暗暗祈禱,她們希望李七夜這樣的一個陌生人能逆改她們的命運。
  至於洪天柱,那就更加不用說了,對於他而言,更是長夜漫漫,他所想的,不止是自己女兒的婚姻,不止是門下弟子的命運,他想得更多的是洞庭湖的命運!
  雖然說,他是洞庭湖的當家,但是,他自身的權力有限,特別是幾大姓氏的老祖們各自為政,讓他難於統籌整個洞庭湖,在這樣的局麵之下,想讓洞庭湖強大起來,那簡直就是一紙空談。
  更讓洪天柱擔憂的是,為了自身的利益,洞庭湖的老祖甚至是不惜讓自己族內的優秀血統嫁給外族,與外族聯手,這是引狼入室。
  在他們之中最平靜最安寧的隻怕是張百徒了,對於張百徒而言,現在他已經是很滿足了,在他的心目中他所要的東西不多,他隻想孜孜求道而己,所以,在他們之中,今夜睡得最安穩的就是非張百徒莫屬了。
  第二天早早起來,洪天柱去拜會在簡府賀壽的其他賓客,留下了洪玉嬌他們這些晚輩。
  洪天柱離開之後,洪玉嬌他們也沒有主心骨,他們就去找李七夜,想去問問李七夜有什麼安排,但是,當他們去到李七夜起居的小院的時候,李七夜已經不在了。
  “張師兄,李公子呢?”沒見到李七夜,洪玉嬌不由問道。
  張百徒搖了搖頭,說道:“我也不知道,很早的時候李公子就離開了,他沒說要去哪?”
  沒見到李七夜,洪玉嬌她們不由有些失望,他們這些洞庭湖的弟子不由相視了一眼,最後洪玉嬌作決定說道:“我們出去走走吧,認識一下簡家子弟也好。”
  林姑娘他們這些洞庭湖的弟子也點頭同意,對於他們來說這是一個好機會,與簡家子弟走近一點這對於他們洞庭湖而言也是一件好事。
  “張師兄,我們一同去吧。”盡管張百徒與洞庭湖的弟子沒走得那麼近,但是洪玉嬌也未落下他。
  洪玉嬌他們這些洪庭湖弟子結伴離開了小院,欲去簡家各處走走。
  “世妹,你們也出來走走呀。”然而,洪玉嬌他們沒走多遠,就遇到了上官飛龍和血鯊少莊主了。
  血鯊少莊主看到林姑娘,更是雙目一亮,就像餓狼一樣盯著林姑娘,他笑著說道:“我與上官兄更熟悉簡家,我們結伴同行吧。”
  洪玉嬌他們不喜歡與上官飛龍他們兩個人結伴,但是,又不好立即開口拒絕。
  幸好的是,就在這個時候簡小鐵來了,這才讓氣氛緩和下來。
  “諸位這麼早就出來了,李兄呢?”簡小鐵今日本來打算再帶李七夜他們多走走,更多地了解一下簡家的。
  簡小鐵對於李七夜還是有著莫明的好感的,更何況李七夜代表著孔雀地,未來代表著更多的人族利益,所以,簡小鐵也樂意與他交好。
  “我們也不知道。”洪玉嬌他們隻好搖了搖頭,說道:“李公子早早就離開了,他不知道去了哪。”
  “原來如此呀,今日老祖宗出關,我正打算給李兄引見引見呢。”簡小鐵不由略為失望地說道。
  “老壽星今天出關了,我姐姐和公孫娘娘也去拜見老壽星了。”上官飛龍聽到這樣的話也不由湊上話來。
  上官飛龍說這樣的話也是有幾分喜色,畢竟簡家的老祖宗不是誰都能見的,現在他一出關他姐姐就有資格去拜見,這也足夠說明她姐姐的地位了。
  “既然諸位要走走,我就給諸位引路吧,等李兄回來了,再作打算。”簡小鐵看了看洪玉嬌他們這些洞庭湖弟子笑著說道。
  簡小鐵這樣說,洪玉嬌他們當然是喜歡不得了了,他們正愁在簡家人生地不熟呢。
  簡小鐵親自帶領洪玉嬌他們在簡府逛了起來,以盡地主之誼,而上官飛龍和血鯊少莊主卻厚著臉湊上來,要跟他們走在一起,特別是上官飛龍和血鯊少莊主,他們是有意親近洪玉嬌和林姑娘。
  對於上官飛龍和血鯊少莊主不止是洪玉嬌和林姑娘不喜,就是其他的洞庭湖弟子也不喜,但是,他們又不是主人,不可能趕官,他們無可奈何,隻好任由上官飛龍和血鯊少莊主跟著了。
  簡小鐵雖然是簡家傳人,他為人卻沒有什麼架子,他為眾人一邊引路一邊解說簡家的一些趣事,這也引得眾人不少歡笑。
  而趁著如此難得的機會,上官飛龍和血鯊少莊主是借機會與洪玉嬌、林姑娘親近,不過洪玉嬌對上官飛龍客氣而疏遠,至於林姑娘,那就更不用說了,更是遠離血鯊少莊主。
  這讓血鯊少莊主心麵惱火,甚至是雙目中寒光一閃,他一身自視甚高,在他看來娶林姑娘,那是林姑娘的福份,現在林姑娘竟然是躲著他,所以讓他心麵惱火,雙目寒光一閃,以後有機會一定會好好教訓教訓她!讓她知道自己是什麼身份!
  簡小鐵帶著他們逛了簡家的不少地方,除了一些外人不能去的地方之外,簡府的很多地方簡小鐵都帶他們去逛遍了,這可以說是簡小鐵特別的照顧洞庭湖弟子了。
  此時,他們經過一座古院,這座古院看起十分古樸,整座古院乃是高牆聳起,讓人看不到麵的情況。
  “簡公子,這是什麼地方?”看到這樣一座高牆聳起的古院有點像堡壘,連張百徒都不由好奇問道。
  “這是我們簡家的一處老地方,平日它都是封閉緊鎖,我都沒怎麼進去過。”簡小鐵看著這座古院,都不由停下腳步來。
  對於這座古院,他知道得很少,他隻知道這座古院極為古老,傳言是建於他們始祖時代,至於這座古院有什麼用,他們這些簡家弟子根本就不知道。
  平時,這座古院都是緊鎖住的,不對外人開放,他作為簡家的傳人也隻是進來過幾次而己。
  簡小鐵他雖然進過這一座古院,但,從來沒能從這古院中看出什麼玄機了,在他看來這座古院十分的普通。
  “簡公子,門是開著的。”此時就是前麵的洞庭湖弟子不由叫了一聲,好奇地望麵張望。
  一聽到這話,簡小鐵頓時吃驚,立即快步走上去,果然,隻見平時緊鎖著的木門此時此刻竟然是打開的。
  “是誰打開這木門的?”簡小鐵也奇怪,立即走了進去。
  洪玉嬌他們這些洞庭湖的弟子也是十分好奇,也跟著簡小鐵走了進去。
  這一座古院並不大,在這種了很多的綠竹,隻見是竹影搖晃,當一陣風吹拂而來的時候,竹葉翩翩飛舞,如此的一個小院十分的清雅,是一個靜思的好地方。
  在古院中央有一個涼庭,涼庭排有石桌石椅,而石桌上擺著一個棋局,在這棋局的一旁坐著一個石人,而另一旁則是坐著一個人。
  “李兄,你怎麼在這?”走進了古院,看到坐在棋局另一旁的人,簡小鐵不由為之吃驚,也是為之意外。
  坐在棋局另一旁的人正是李七夜,此時的李七夜靜靜地坐在那,宛如是沒有聽到簡小鐵的話一樣。
  洪玉嬌他們跟了進來,看到李七夜坐在那,也不由驚訝,李七夜一大早就離開了,沒有想到竟然是在這。
  

Snap Time:2018-11-15 08:27:44  ExecTime:0.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