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1章 空間龍帝(18-11-13)      第3440章 青石的身份(18-11-13)      第3439章 吳中天(18-11-13)     

第1250章 提親

  對於洪天柱所說的話,李七夜看著他一會兒,最後淡淡地說道:“也罷,如果你真有這一份誠心,那最好不過,我就再給你們洞庭湖一個機會,如果這一次機會你們都沒有把握好,那以後你們洞庭湖是死是活,那就隨你們自己去吧。雜∪誌∪蟲”
  洪天柱不由為之一喜,他忙拜道:“多謝公子。”雖然他不知道李七夜有怎麼樣的手段,他也不知道祖先的英靈是怎麼樣的,但是,直覺告訴他這是他們洞庭湖千百萬年難逢的機會,如果錯過了這個機會,隻怕他們洞庭湖就真正的走向沒落了。
  洞玉嬌坐在一旁坐著,她也不知道這是怎麼樣的一種感覺,他們甚至搞不清楚李七夜的深淺,眼前這個男人,給她一種深不可測的感覺,而且,此時他坐在那的時候,宛如他就是一切的主宰一樣。
  他坐在那,不管是她,還是她父親,都覺得自己的輩份是矮了很多很多,似乎他就是亙古不變的存在一樣。
  “這次你來龍井城,也是為簡家祝壽的吧。”此時,李七夜對洪天柱說道。
  洪天柱忙是說道:“回公子話,正是如此,簡家老祖宗八千歲大壽,邀請了洞庭湖,我此次趕來,正是為他老人家賀壽。”
  “也罷,那就一同去吧,認識一下簡家的老祖也好。”李七夜輕輕點了點頭,說道:“至於未來與簡家的關係如何,就看你們自己的造化了。”
  “拜見老祖宗?”聽到李七夜的話,洪天柱又驚又喜。雖然說,今天他們的洞庭湖與簡家有往來,但是,已經是屬於關係很淺的那一種了。
  簡家老祖宗八千歲大壽,邀請了他們洞庭湖,隻怕在某一種程度上是念在了是同在人族的份上吧。
  雖然他們洞庭湖出席簡家老祖宗大壽,但是,隻怕他們洞庭湖是沒有資格單獨拜見簡家老祖宗。有資格拜見簡家老祖宗的人,隻怕也是七武閣、海螺號等等諸如此類的強大無比傳承。
  現在能單獨拜家簡家老祖宗,這又怎麼能不讓洪天柱驚喜呢,這對於他們洞庭湖來說,的確是一個難得的好機會。
  “殿下,請你止步,我們當家正在會客。”就在這個時候,外麵響起了洞庭湖弟子的聲音。
  但是,洞庭湖弟子的話還沒有落下,外麵已經闖進一個人來了,這位闖進來的人,正是螭國的太子上官飛龍。
  洞庭湖的弟子拉也拉不住上官飛龍,他們都不知道怎麼辦才好。
  突然見上官飛龍闖了進來,洪天柱和洪玉嬌都不由為之意外,同時,洪天柱也不由為之皺了一下眉頭。
  上官飛龍闖進來之後,他看到了李七夜也在,心麵不爽,冷哼了一聲,不過,也沒有怎麼樣。
  上官飛龍不理會李七夜在場,對洪天柱和洪玉嬌抱拳地說道:“世伯,世妹,是我一時心急,失禮至極,請恕罪。”
  洪天柱雖然心麵頗為不滿,但是,不發生也發生了,也隻好說道:“不知道上官賢侄有何要事呢?”?上官飛龍此時是喜悅露於顏臉上,他抱拳,鞠身,認真說道:“我姐姐欲邀世伯去簡家,共商我與世妹的婚事。”
  “婚事,什麼婚事?”一聽到這話,洪玉嬌都不由臉色一變。
  就是洪天柱也是不由臉色一變,皺了一下眉頭,說道:“賢侄,這玩笑開得太大了,現在就談婚事,未免太早了吧。”
  “世伯,不早,不早。”上官飛龍喜滋滋地說道:“我姐姐已經是向洞庭湖的諸位老祖發出了照會,為我向洞庭湖提親。洞庭湖的諸位老祖也同意了此事,而且,在我與世妹成親那一天,遮海天子將會是我們婚禮的主婚人。”
  上官飛龍這樣的話一說出來,不止是洪玉嬌臉色劇變,就是洪天柱也是臉色大變,這樣的事情來得太快了,他們都難於反應過來。
  “洞庭湖的諸位老祖對於這一樁婚事寄予厚望,也希望我與世妹早日成親。”上官飛龍喜滋滋地說道:“我姐姐聽聞世伯在龍井城,所以,特地派我邀請世伯入簡家,共商婚姻之事。”
  “老祖是什麼時候同意的?”洪天柱回過神來,不由皺了一下眉頭,沉聲地說道。
  “就在前不久。”上官飛龍眉開眼笑,說道:“我與世妹,乃是珠聯璧合,兩家聯姻,乃是天合之作……”
  “我的終身大事,我自己會作主,不是需要老祖來為我作主。”此時洪玉嬌冷冷地打斷了上官飛龍的話,說道。
  此時洪玉嬌心麵特別的不滿,洞庭湖的諸位老祖突然為她作主,決定了她的婚姻大事,這怎麼能讓她高興呢。
  就是洪天柱也不滿,皺了一下眉頭。他明白老祖們如此快答應下來的原因,洞庭湖的諸位老祖答應這一樁婚事,很大的原因是因為上官飛龍的姐姐上官飛燕。
  上官飛燕現在是海螺號最傑出天才之一,而且,早有傳言說,上官飛燕有可能嫁給他師兄遮海天子,成為海螺號的未來女主人。
  如果是洞庭湖與螭國聯姻,這就將會讓洞庭湖攀上了海螺號這種強大無比的靠山,這對於洞庭湖的未來大有益處。
  但是,洪天柱對於這一樁婚事並不是十分樂意,他女兒的血統在洞庭湖年輕一輩可以說是最好的,他當然不願意讓他們張家最好血統傳給外族了。
  對於洪玉嬌的話,上官飛龍忙是說道:“世妹,你們青梅竹馬,你擁有著最好的血統,我傳承了螭國的道統,你我結為夫妻,這將會讓我們的後代成為人中龍鳳,甚至是傳承我們古祖的真龍血統……”
  “螭國哪來真龍血統。”就在這個時候,一個不客氣的聲音打斷了上官飛龍的話,李七夜坐在那,冷冷地說道:“一條從海底爬上來的小蛇,也敢稱真龍!”
  李七夜毫不給上官飛龍情麵,冷冷地說道:“螭國算什麼東西,也夠資格配洪氏!在洪氏祖先威懾九天十地之時,你們家的祖宗還隻是訇伏在海底的一條小蛇而己!”
  “你”被李七夜如此斥喝,上官飛龍臉色難看到了極點,他指著李七夜怒喝道:“姓李的,別以為你拜孔雀樹為師就了不起,孔雀樹隻能在孔雀地無敵,他永遠離不開孔雀地!沒有孔雀樹給你護道,你算什麼東西,隨時都會喪命……”
  李七夜都懶得多看上官飛龍一眼,站了起來,對洪玉嬌說道:“自己的終身大事,由你自己來決定。你們洞庭湖的那群老東西已經是蠢得無可救藥了,為了攀高枝,把自己最好的血統給外族當爐鼎!一群蠢貨。”
  “你想嫁,就嫁,如果你不想嫁,不管誰給你作主,都不要去理會!誰敢強迫你,你就告訴我。一群外族,算什麼東西,也想配洪氏的優秀血統!”李七夜對洪玉嬌說完,就離開大堂了。
  “姓李的,你把話說清楚……”被李七夜如此一攪和,上官飛龍氣得哆嗦,厲聲大叫道。
  李七夜理都不理上官飛龍,離開了大堂。
  洪天柱忙是穩住上官飛龍,忙是說道:“賢侄,若是兩派聯姻,這也是喜事一樁。但,婚姻之事,乃是事關重大,且待我回去與諸老商量一二,等事情明了,我再見上官姑娘。過幾天簡家老祖宗大壽,我也一定會去拜會上官姑娘。”
  “世伯,簡家老祖大壽之後,我姐姐隻怕是要趕著回海螺號,她的意思是希望在她離開之前把這樁婚事訂下來。”此時,上官飛龍隻好把李七夜的事拋到一邊,忙是對洪天柱說道:“若是我姐姐離開之前,這一樁婚事訂下來了,她才能請遮海天子為我與世妹主持婚禮……”
  “賢侄的熱切我是能理解,上官姑娘的想法,我也是能理解。”洪天柱心麵是抵觸,畢竟這件事諸位老祖都沒有跟他商量就決定了,更何況,這是他女兒的終身大事。
  洪天柱穩住上官飛龍說道:“關於這一樁婚事,還請賢侄放心,在上官姑娘離開之前,我一定會給她一個答複的。”
  好不容易,洪天柱穩住了上官飛龍,安撫了上官飛龍一番之後,最終才把不樂意的上官飛龍送走。
  “諸位老祖太離譜了,我的終身大事,他們怎麼能就這樣擅自作決定呢!”上官飛龍離開之後,洪玉嬌十分不滿。
  洪天柱輕輕地歎息一聲,淡淡地說道:“在這麼短的時間之內,我們洪、許幾個姓的老祖能一下子達成共識,難道你還看不出來嗎?”?“雖然說,現在洞庭湖是我當家,我們洪氏在洞庭湖掌握了不小的權勢。但,你也能看得到,我們的幾位老祖情況不妙了,他們壽元幹枯得厲害。如果我們老祖坐化了,那麼,許氏他們幾個姓氏就有機會奪權。老祖他們無非是想續壽,海螺號是當今最強大的傳承,他們擁有大量的神藥,如果沒猜錯的話,他們肯定與上官飛燕達成了某種協議,想借這一樁婚姻換來神藥!”說到這,洪天柱他自己不由歎息一聲。
  

Snap Time:2018-11-14 12:35:43  ExecTime:0.2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