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1章 空間龍帝(18-11-14)      第3440章 青石的身份(18-11-14)      第3439章 吳中天(18-11-14)     

第1243章 龍吟

  “啊”一時之間,樹林中乃是慘叫起伏,在慘叫起伏的聲音中響起了一陣陣的“喀嚓、喀嚓”的骨碎之聲。雜誌蟲
  此時李七夜乃是一腳一腳地踩碎了這幾個修士的雙腿,這幾個修士的雙腿被踩得粉碎,慘叫聲就像殺豬聲一樣,響徹了整個樹林。
  “是誰這麼狠呀。”這樣的一陣陣慘叫聲驚動了附近的一些修士,這讓附近的一些修士都好奇地往這邊看來,當看到李七夜一個人就一一踩碎這幾個修士的雙腿之時,很多人都麵麵相覷,都不知道這個人族小子是何來曆,竟然敢如此狠。
  最後,“砰”的一聲,李七夜一腳踩在那個貴氣公子模樣的修士身上,隻是冷冷地看著他。
  “你,你,你別亂來,我,我,我可是螭國的弟子,我,我,我螭國可是龍妖海一大教,你,你若殺了我,我,我,螭國可不是鬧著玩的。”這個貴氣公子模樣的修士被嚇得臉色發白,忙是大聲叫道。
  “啊”這具螭國弟子話還沒有說完就是一聲慘叫,聽到“啊”的一聲,他的手腕被李七夜踩碎。
  一時之間,嚇得這個螭國弟子和其他的人都閉口,不敢說話,他們也明白這一次自己是踢到鐵板上了,遇到了狠人了。
  李七夜隻不過是給他們一點教訓而己,如果他要殺他們的話,那簡直就比碾死一隻蟻螻還要容易。
  “砰”的一聲,李七夜一腳就把螭國弟子踢飛,踢得他重重撞在大樹上,冷冷地說道:“滾,別讓我再看到你們。”
  這幾個修士此時被嚇得屁滾尿流,聽到李七夜這樣的話,那是如蓬大赦一樣,連滾帶爬,急忙逃走。
  那個螭國弟子爬得足夠遠之後,出身於大教的他有些咽不下這口氣,他忍不住說道:“小子,你,你,你有本事就留下姓名。”
  對於螭國弟子這樣聲名厲內荏的話,李七夜隻是看了他一眼,淡淡地說道:“李七夜!”
  一聽到這話,這位螭國弟子頓時嚇得“咚、咚、咚”連退了好幾步,因為他也在剛不久聽過這個名字。
  “李七夜”一些在林樹外看熱鬧的修士聽到這話不由大吃一驚,特別是聽過從碧洋海傳回來消息的修士,更是臉色發白,臉色大變,說道:“他就是孔雀樹的徒弟,孔雀地的傳人。他,他就是幫助孔雀樹血煉億萬廣海魚的那個家夥,難怪這麼心狠手辣!”
  孔雀樹血煉億萬廣海魚以續壽,這件事已經傳到了龍妖海,當然,很多人是認為血煉廣海魚這是孔雀樹的傑作,而李七夜作為控樹者,作為孔雀樹的弟子,也是因為孔雀樹的威名,一夜之間廣為人知。
  “媽的呀,他就是幫孔雀樹血煉億萬廣海魚,滅了整個廣海族的家夥呀,孔雀樹祖絕對是大凶人,這家夥成為控樹者,成為孔雀樹的徒弟,他也不是什麼信男善女,那也絕對是一個小凶人。”有修士不由駭然地說道。
  血煉億萬廣海魚,把天靈界一個最大的種族在一夜之間屠滅,這樣驚天的大事不知道震撼著多少人。就算很多人認為這一次血煉億萬廣海魚幕後是由孔雀樹主持,而李七夜作為幫凶,那也是一夜之間變得凶名赫赫。
  試想一下,億萬生命,一夜之間被煉化掉,這樣的事情,不論是誰聽到了都會雙腿發軟。
  至於螭國弟子和他的同伴們那就更不用說了,他們轉身就逃,能逃多遠就逃多遠,至於報仇之事不敢去想了,李七夜的凶名都已經把他們的膽子嚇破了。
  一時間,樹林外的不少修士也是臉色不好看,甚至有很多修士退得遠遠得,不敢上前來,他們可不想惹這樣的凶人。
  李七夜不理會他們,倚靠在樹上,看著張百徒。
  雖然這麼長時間過去了,張百徒依然沒有什麼動靜,但是,李七夜對於他還是有信心的,因為他們張氏祖先與這塊地方,或者說,他們張氏祖先與彩虹城有點淵源,隻不過這麵的東西,他們這些子孫早就不知道了而己。
  時間一刻又一刻過去,張百徒依然沒有動靜,似乎他一無所獲。
  在此之前,隻怕沒有幾個人會來看張百徒悟道,畢竟,聽過他名字的人都知道張百徒資質完全不行,他拜了那麼多師門都是一無所獲,他在此悟道那也是白白浪費時間而己。
  不過,現在聽到李七夜的大名,有一些修士也就為之好奇,雖然他們不知道這個凶人為什麼會跟張百徒混在一起,但,他們也想看一看張百徒有沒有收獲。
  時間一刻一刻過去,張百徒依然沒有動靜,不過幸好的是,張百徒已經入定,他完全是平靜下來。
  “張師兄能行嗎?”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李七夜身邊響起了一個清脆的聲音。
  不知道什麼時候,洪玉嬌已經站在了李七夜身旁,她也是頗為關心地看著坐在樹下的張百徒。
  李七夜連動都沒動,隻是淡淡地說道:“你們根本不知道自己的祖先是怎麼樣的人物,根本不知道自己祖先經曆過什麼。或者,你們根本對於自己祖先不願興趣。”
  洪玉嬌張口欲言,但,她又不知道該怎麼說好,事實上,她也一樣對於自己祖先是一無所知。
  “你是孔雀地的傳人,也是控樹者。”過了片刻之後,洪玉嬌開口說道。這一次洪玉嬌回去之後,也算是摸清楚了李七夜的底細,知道李七夜的來曆。
  李七夜沒有回答洪玉嬌的話,隻是靜靜地看著張百徒而己。
  “在此之前,我是對你有所誤會。”洪玉嬌沉默了一會兒之後,她緩緩地說道:“孔雀樹祖一直庇護人族,受人族的尊敬和愛戴。你是孔雀樹的弟子,又是孔雀地的傳人,對我洞庭湖沒有所圖。”
  洪玉嬌的話,讓李七夜隻是笑了一下,外界有很多人是誤認為他是孔雀樹的徒弟,認為他是孔雀地的傳人。
  對於這樣的誤會,李七夜也懶得去解釋,最多他也隻是置之一笑而己。
  “我父親想見見你。”洪玉嬌沉默了一下,最後,她緩聲地說道。
  李七夜不由露出笑容,說道:“他想談什麼呢?談百聖堂嗎?或者是想談一談鐵鱗宗發生的事情。”
  “或者,也可以談談人族。”洪玉嬌說道:“孔雀地是錦秀穀之後的最大人族庇護地,我們洞庭湖雖然不如孔雀地廣,但,孔雀地和洞庭湖也有很多事情可以相扶相持。”
  “無所謂了,他想談的話,就讓他來見我。”李七夜隻是笑了一下,完全是無所謂的態度。
  洪玉嬌張口欲言,但,還是止住了,這話讓她都不知道該如何說,李七夜這話完全就像是在命令她父親一樣,這種話她最終還是沒有說出口。
  “該來了。”一直看著張百徒的李七夜此時目光一閃,緩緩地說道。
  聽到這話,洪玉嬌忙是向坐在樹下的張百徒望去。此時,聽到“嗡”的一聲響起,接著,張百徒全身亮了起來,散發出了光芒。
  就在這個時候,張百徒背後所靠著的老樹竟然輕輕地搖晃起來,而張百徒的身體也隨之震了一下,好像是觸摸到了什麼一樣。
  就在這個時候,張百徒的身體越來越亮,慢慢地這光芒形成了一道道的光芒,與此同時,那棵老樹竟然不再搖晃,隱隱地響起了一陣陣的若有若無的聲音。
  仔細認真地聽這聲音,隱隱間,好像是有一條龍在吟唱一樣,似乎,又是在說著什麼話,不過,這聲音一般讓人聽不懂。
  “真的是龍吟聲嗎?”在樹林之外的一些修士看到這樣的一幕,不由雙眼睜得大大的。
  “這,這,這不可能吧,張百徒竟然能得到奇遇了?”看到這樣一幕的修士都不由為之傻眼,喃喃地說道。
  這在很多修士看來是不可能的事情,雖然一直有人說聽龍穀有龍吟之時,但是,好像隻有極少數的強者才能聽到這樣的龍吟聲,其他人似乎都好像是沒有這樣的奇遇。
  至於張百徒,那就更加不可能了。知道張百徒的人都覺得張百徒的天賦絕對是垃圾,他拜了無數的師門,都是無所獲,這樣的一個人,在很多人眼中看來,那是蠢得無可救藥了。
  這樣的人,在別人看來,根本就不可能悟道,想在這聽龍穀聽得到奇遇,那簡直就是癡人說夢。
  但是,此時張百徒卻發生了異象,最不可能的事情卻發生在眼前。
  “龍吟聲嗎?”此時洪玉嬌都不由為之失神,她對張百徒也不抱希望,這並不是她看不起張百徒,因為張百徒的確是在修練上有所缺陷。
  “龍吟聲”聽到那老樹隱隱傳來的若有若無的聲音,樹木之外的修士不由打了一個激靈,忙是坐了下來,聚精匯神去傾聽,他們也想聽懂這龍吟之聲,他們也想能得到這樣的奇遇。
  就是站在李七夜身旁的洪玉嬌也不由凝神去傾聽,她也想嚐試著去聽懂這若有若無的龍吟之聲。
  

Snap Time:2018-11-15 12:33:53  ExecTime:0.4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