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51章 獨吞(18-11-20)      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20)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20)     

第1238章 冷斥

  李七夜說出這樣的話,洪玉嬌也不生氣,她隻是沉聲地說道:“此事非同小可,我洞庭湖定要追得水落石出。∪雜Ψ誌Ψ蟲∪”
  “追得水落石出?”李七夜不由笑了起來,笑著說道:“鐵鱗宗欺淩張百徒的時候,強買強賣百聖堂的時候,你們洞庭湖在哪?現在出了事情了,你們洞庭湖卻一心想撇清關係,實在是有點意思。”
  “這,這,這個……”張百徒低聲地說道:“公子,這,這事也不能怪洞庭湖,是,是我未跟洞庭湖說。”
  李七夜笑了一下,輕輕地擺手,說道:“你也用不著為洞庭湖說好話,怎麼樣的事情,我心如明鏡。就像洞庭湖把屍體處理了,你不也沒說。”
  “我,我,我……”張百徒被嚇得一跳,他也沒有想到李七夜竟然能看得出來,他一時之間都回答不上話來。
  洪玉嬌接上話,沉聲地說道:“此事不能怪張師兄,這是我們洞庭湖所作的決定,與張師兄無關。”
  聽到了這樣的話,李七夜這才慢吞吞地看了洪玉嬌一眼,笑了一下,說道:“這才像話,這才有點像一家人。”
  洪玉嬌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氣,認真地看著李七夜,緩緩地說道:“尊駕,此事非同小可,希望尊駕能把此事說明,否則,這隻怕將會讓龍妖海的海妖仇視我們洞庭湖,這將會把我洞庭湖推到與世人相對立的一麵。”
  “與世人相對立的一麵?”李七夜不由笑了起來,說道:“這種事情,從來沒有過。你殺他三五十個人,或者為不共戴天之仇,你屠他億萬,該夾著尾巴的就夾著尾巴,不服的人,就是地上的枯骨!”
  說到這,李七夜雙目一寒,緩緩地說道:“我這個人,並不是十分讚同以武力淩欺弱小,也並不是說縱容身邊的人去為非作歹。但是,要記住,誰敢對你動刀,誰敢對你身邊的人動刀,不管他是弱小還是強大,都給我殺過去,先屠了對方,再談公理!隻有你以鮮血去悍衛,別人才知道你的底線在哪,否則,委屈求全,這隻會讓別人以為你可欺,讓別人認為天靈界的人族隻不過是一群蟻螻!”
  “可惜,你們沒有稟承你們祖先的熱血,沒稟承你們祖先的殺伐!”說到這,李七夜隻是冷冷地看了洪玉嬌而己,淡淡地說道:“或者,對於你們來說,為了撇清關係,可以牲犧一個張百徒,或者可以不要百聖堂,隻要你們湖洞庭的利益永存,對於你們來說,洞庭湖來說,一切都可以談判。”
  聽到李七夜這樣的話,張百徒心麵不由為之一震,“要記住,誰敢對你動刀,誰敢對你身邊的人動刀,不管他是弱小還是強大,都給我殺過去,先屠了對方,再談公理!隻有你以鮮血去悍衛,別人才知道你的底線在哪”,這樣的一句話,一下子撼動著張百徒的心靈!
  “我們並不是這個意思。”洪玉嬌被李七夜這席話說得有些答不上來,但,又忍不住說道:“我們並非是要拿張師兄去當擋箭牌,我們隻希望搞清楚來龍去脈,以免大家有所誤解。”
  “誤解?”李七夜不由笑了一下,有點自嘲,淡淡地說道:“誤解又如何?鐵鱗宗算什麼東西,外人算什麼東西?誰需要他們去理解?他們誤解又如何,理解又如何?連自己祖宗的英靈都不能守護,連自己祖先的熱血都忘卻,去跟外人去談誤解!你們洞庭湖這一代代的老東西腦袋是被燒壞了吧!”
  “尊駕,我希望你能注意言辭,我們洞庭湖有我們湖庭湖的原則,我們該做的事情,我們必定會去做。”洪玉嬌也頗為不甘示弱地說道:“尊駕救了張師兄,我們洞庭湖感激,但是,如果尊駕再出言汙辱我們洞庭湖,那就莫怪我不客氣!”
  “師妹”此時,張百徒被嚇得一大跳,急忙去拉了拉洪玉嬌,忙是說道:“師妹,你也明白來龍去脈了,該向掌門匯報一下情況了。”說著,他拚命向洪玉嬌使眼色。
  張百徒可不希望洪玉嬌跟李七夜打起來,如果洪玉嬌對李七夜動手的話,隻怕下場跟鐵鱗宗主一樣,一下子就被李七夜碾死!
  “百徒”李七夜輕輕地擺了擺手,說道:“不要在我麵前搞那些小動作。如果我要殺她,還輪不到她在我麵前說話。如果我要為難洞庭湖,也不會坐在這了。”
  被李七夜一口道破,張百徒隻好訕訕鬆手,他隻好幹笑地說道:“公子,師妹她並沒有惡心,她隻是維護洞庭湖心切而己。”
  “如果我對她不爽,還會讓她站在我麵前說話嗎?”李七夜隻是瞥了張百徒一眼,張百徒幹笑一聲,不敢再說話。
  李七夜看了洪玉嬌一眼,淡淡地說道:“人是我殺的,你們洞庭湖愛撇清關係,就去撇清吧。回去告訴你們洞庭湖的一群腦袋被燒壞的老東西,別整天鼠目寸光,把目光留在那一畝三分地上!為了那點蠅頭小利,連自己祖宗是誰,連自己姓氏是什麼都給忘記了!”
  “你”洪玉嬌不由怒視李七夜,畢竟被人指著鼻子罵自己長輩,這樣的事情誰都咽不下這口氣。
  “師妹,快去吧,掌門他們還等著師妹你的消息呢。”張百徒忙是拉住了不服氣的洪玉嬌,忙是示意她快走。
  洪玉嬌好不容易咽下了這口氣,她也是冷冷地看了李七夜一眼,說道:“你撒不撒野我不幹涉,但是,如果你再羞辱我洞庭湖,我會跟你算帳的!”
  李七夜根本就不再去理洪玉嬌,垂下目光,緩緩地喝著美酒。
  最終,洪玉嬌忿忿不平離開了,如果不是張百徒攔著她,她一定會教領一下這個自大狂的高招!
  洪玉嬌離開之後,張百徒都有些尷尬,他隻是搓了搓手,幹笑一聲,說道:“公子,洪師妹她為人是很好了,隻不過是心直口快而已。”
  雖然說,他們祖上彼此有怨氣,不過,到了他們這一代,晚輩之間相處還可以,特別是洪玉嬌,他們師兄妹一向都有往來,他總不能看著洪玉嬌去送死。
  對於張百徒的話,李七夜隻是笑了一下,也沒有多說什麼。
  過了許久之後,李七夜最後看了朦朧的巨龍山脈一眼,付了酒錢,對張百徒說道:“走吧,我們上彩虹城去。”
  李七夜和張百徒離開了客棧,往渡口而去。上彩虹城,那必須是從渡口上去,否則,不論是誰,想上彩虹城,那都必須從渡口乘彩虹魚上去,否則,你永遠無法抵達彩虹城。
  在李七夜和張百徒往渡口而去的時候,天空突然一黑,天穹上突然降下了一艘巨大無比的巨艨,這隻巨艨之大,難於形容,整艘巨艨有大半船體是藏在了雲朵之中,讓人無法看清楚它的真麵目。
  如此的一隻巨艨突然出現在彩虹島上,這突然之間出現在彩虹島上,的確是引起了不少人的注目。
  當很多人看到巨艨之上掛著一隻海螺號角,很多人都不由在心麵一震,有人吃驚地說道:“是海螺號嗎?”
  “不是海螺號,這隻怕有可能是海螺號某但大人物的座駕。”有一位老者見識廣,緩緩地說道。
  “難道是遮海天子駕臨?”看到這樣的巨艨,有人忍不住猜測地說道。
  看到這艘巨艨掛著海螺號的徽標,很多人心麵都為之一震,海螺號,在龍妖海乃至整個天靈界都是赫赫有名,他們乃是雙神傳承,他們傳承曾出過兩位海神,把持了三叉戟很長時間,傳言說,海螺號一響,可以號令天下海妖。
  此時,巨艨之上飄下了一艘大船,事實上這艘大船很大,隻不過與這巨艨相比起來,那就顯得是小不點了。
  這艘大船飄下來之後,巨艨沒有繼續在彩虹島的上空停留,它緩緩升上天穹,最後消失在天空最深處,駛向別人不知道的地方。
  巨艨離開之後,大船往渡口駛去。此時很多人看到,在大船的船頭上站著一個女子,這個女子迎風而立,秀發飛舞。
  這個女子十分的美麗,星目瑤鼻,皮膚雪白,凝胭賽雪,如此一個美女,不論是走到哪都吸引人的目光。
  特別是這女子那纖細的柳腰,宛如一陣風吹過,能把她吹起來翩翩而舞一般。
  雖然這女子看起來是纖秀,但,她身上散發出可怕的氣息,神王氣息!一道道的神王光環在她周身舒展,每一道神王之環就像是一方天地的道環一樣,承載著無窮的力量。
  看到這樣的力量,讓很多人都不由為之敬畏,畢竟,如此年輕就是一尊神王,這是何等的可怕。
  “神王呀”看到這個女子周身撐開了神王光環,張百徒既是敬畏,又是羨慕。
  他修練了一生,道行淺到可以忽略,然而,眼前這個女子如此年輕就是一尊可怕的神王,這怎麼不讓人為之羨慕,為之驚豔呢。
  

Snap Time:2018-11-21 10:29:28  ExecTime:0.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