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霸》全文閱讀

作者:厭筆蕭生  帝霸最新章節  帝霸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帝霸最新章節第3447章 針鋒相對(18-11-17)      第3446章 天朗公主(18-11-17)      第3445章 神石嶺(18-11-17)     

第1237章 洪玉嬌

  李七夜隻是點了點頭,依然是看著遙遠而朦朧的巨龍山脈,久久沉默不語。●雜/誌/蟲●
  巨龍山脈,如同一條巨龍盤踞在大海上,綿延千萬,但是,整條巨龍山脈被迷霧所籠罩著,就像是雲霧的巨龍一樣,見首不見尾,這更使得整條巨龍山脈充滿了神秘。
  看著遠處的巨龍山脈,看著那被迷霧所籠罩的朦朧巨龍山脈,不知不覺,李七夜的目光都變得朦朧。
  這不知道是李七夜的目光朦朧了巨龍山脈,還是巨龍山脈朦朧了李七夜的雙眼。
  在朦朧之間,李七夜看得失神,久久難於回過神來。看著巨龍山脈,有一些塵封的事情浮現,有一些李七夜不願意去回憶的往事。
  看著朦朧的迷霧,李七夜的心髒不由跳了一下,就像是有什麼東西揪了一下他的心髒一樣。
  張百徒靜靜地陪著他坐在那,見李七夜看著巨龍山脈久久失神,他也不敢吭聲。
  “公子”過了很久,張百徒見到李七夜的神態變得十分奇怪,他都不由擔心,輕輕地叫了一聲,低聲地說道:“公子,你沒事吧。”
  李七夜被驚動,回過神來,在心麵輕輕地歎息一聲,淡淡地說道:“沒事,隻是巨龍山脈實在是太迷人了,有些東西,讓人永遠難於忘懷。”
  聽到李七夜這樣的話,張百徒會錯意,他不由搔了搔頭,說道:“巨龍山脈一直都是那樣的吸引人,它太神秘了,神秘到讓任何人都對它充滿了好奇,讓任何人都想一探究竟,讓很多人都想知道巨龍山脈之中是不是真的有巨龍國……”
  “……隻不過,一直以來都沒有人能進去。傳說,除非是巨龍國的人允許,否則,外人一律無法進入巨龍山脈。聽人家說,一直以來都有人嚐試進入巨龍山脈,但沒聽到有人成功過。公子不會是也想進巨龍山脈看看吧?”
  張百徒誤認為李七夜是想進巨龍山脈看看,當然,李七夜所說,那是另外一回事。
  “或者吧。”李七夜隻是淡淡地一笑,然後他隨口問道:“簡家現在如何了?”
  “公子說的是彩虹城的簡家嗎?”張百徒雖然是一個小人物,但是,百聖堂終是靠近巨龍山脈,對於彩虹城的事情知道不少。
  “是的。”李七夜輕輕地點了點頭,心思有點散漫,有點心不在焉。
  “彩虹城的簡家,他們一直都很好,大家都說簡家是彩虹城第一世家。”張百徒如實地把自己所知道的事情一一告訴李七夜,說道:“聽說,簡家跟我們人族關係很親近,也有人說,簡家與巨龍國有著很親近的關係。一直以來,大家都說簡家比較低調,大家隻知道簡家很強大,簡家的現任家主都已經好幾千歲了,但是依然龍馬精神。”
  聽到這樣的話,李七夜漫不經心地應了一聲,他心麵輕輕地歎息一聲,簡家小子應該還活著吧,可惜,文心卻選擇了坦然麵對……
  李七夜陷入了久久的沉思之中,有些東西,他不願意回憶,事實上,對於他自己而言,他並不是十分願意回天靈界,在天靈界,有些東西,他不願意去回憶,他希望一切都留在記憶之中,讓它塵封而去。
  就在李七夜久久沉默之中的時候,客棧之外走入了一個女子,這個女子穿著一身緊束的湖色衣裳,身材凹凸有致,神采冷毅利索,這個女子正是曾與李七夜在洞庭湖有一麵之緣的洪玉嬌。
  一看到洪玉嬌,張百徒都不由臉色一變,而洪玉嬌見到張百徒,徑自走了過來,來到了張百徒身邊,洪玉嬌鞠首,抱拳,說道:“張師兄,有些時日未見了。”
  雖然說張百徒不是洞庭湖的弟子,但是,按他們祖上的輩份而言,洪玉嬌依然是要叫張百徒一聲師兄。
  “,,,洪師妹,許久未見,你道行又精進了。”張百徒幹笑一聲,轉過身去,頗有擋住李七夜的意思,不希望洪玉嬌看到李七夜。
  張百徒他倒不是擔心李七夜,而是擔心洪玉嬌的安危,因為洪玉嬌來這,張百徒已經隱隱猜到她是為何而來了。
  此時,就算張百徒想擋住李七夜也沒有用,洪玉嬌已經看到了李七夜,驚訝地說道:“是你?”
  李七夜依然漫漫而思,目光隻是落在遙遠而朦朧的巨龍山上,也沒有聽到洪玉嬌的話。
  洪玉嬌對於李七夜這樣的態度十分不舒服,不過,這不是洞庭湖,她也沒有去幹涉李七夜,更何況,她是為張百徒而來的。
  至於張百徒,他心麵輕輕地歎息一聲,知道該來的還是要來了,現在他隻希望洪玉嬌說話是要小心一點了。
  “師兄,我受家父所托,想向師兄請教一些事情。”洪玉嬌坐定之後,認真地對張百徒說道。
  洪玉嬌的父親就是洞庭湖現任的湖主洪天柱。
  “不知道是何事?”張百徒忙是問道,事實上,他心麵已經知道洪玉嬌要問什麼事了,不過,他最不希望洪玉嬌問這件事。
  “我是聽到一些消息,聽說鐵鱗宗的人找師兄的麻煩。”洪玉嬌看著張百徒說道。
  張百徒已經料到了,他打哈哈地說道:“,,,師妹說的這件事呀,都已經過去了,鐵鱗宗的人想向我購買百聖堂,祖宗基業,這怎麼可能賣呢?所以我一口回拒了。”
  “那島上究竟是發生什麼事呢?師兄,這可不是小事呀。”洪玉嬌輕聲地說道。她並沒有責怪或者審問張百徒的意思,但是,發生這樣大的事情,她必須知道來龍去脈。
  突然間,一股神威鎮壓妖龍海,接著鐵鱗宗被滅的消息傳出,沒多久,洞庭湖得知鐵鱗宗主他們的上百具屍體被掛在百聖堂,這怎麼不把洞庭湖嚇了一大跳呢。
  當然,洞庭湖還沒能把神威鎮壓龍妖海、滅掉鐵鱗宗的事情與百聖堂聯係起來,但是,鐵鱗宗主他們的屍體卻掛在百聖堂,這件事情就一下子變得不一樣了。
  洪玉嬌沒有把話挑明,但也說得很清楚了,畢竟,鐵鱗宗主他們一百多位強者慘死在百聖堂,一旦傳出去,他們洞庭湖都脫不了嫌疑。
  事實上,洞庭湖知道這件事之後,已經把鐵鱗宗主他們的屍體全部處理了,張百徒沒敢把這事情告訴李七夜,他是怕李七夜一怒之下殺入洞庭湖,把洞庭湖也都滅了。
  “這事”對於洪玉嬌的話,張百徒一時之間都想不到更好的措辭,他本身就不是擅長撒謊的人,他隻好幹笑了一聲,說道:“這,這事責任隻怕是不在我們的身上,是鐵鱗宗他們想強買強賣而己。”
  “滅了一個鐵鱗宗而己,用得著這樣緊張嗎?”此時,李七夜已經收回了目光,慢悠悠地說道。
  李七夜這話冒出來,把張百徒嚇了一跳,他一時間都不由提心吊膽,他倒不擔心自己,他是怕洪玉嬌衝撞了李七夜。
  張百徒他自己的道行雖然淺,但是還有點眼力的,他也知道洪玉嬌得到了她父親的真傳,但,在李七夜麵前,隻怕他一根手指就能把洪玉嬌碾死,所以,他不免為洪玉嬌擔心。
  洪玉嬌不由臉色一變,望著李七夜,她秀目一凝,緩緩地說道:“不知道尊駕如何稱呼?”
  張百徒欲言,但,最終他還是閉上了嘴巴。而李七夜隻是看了洪玉嬌一眼,笑了笑,說道:“我如何稱呼並不重要,我想說的是,洞庭湖是一代不如一代了,權利之爭,蠅頭小利,磨光了你們的血性。”
  說到這,李七夜笑了一下,說道:“看一下你們洞庭湖,現在像什麼?一群躲在堡壘之內的縮頭烏龜而已,你們祖先那種庇護世人、鎮守人族的血氣,傳到了你們後代,已經丟得精光了。”
  “走到今天,連你們祖上的英靈都忘記了,連你們的精神圖騰都丟到一邊了,我倒好奇,你們洞庭湖有多少年代沒有拜祭過百聖堂了?一百代人,還是五十代人?隻怕,你們連百聖堂供奉的是什麼人,都已經忘記了吧。”說到這,李七夜輕輕地歎息一聲,懶得再去看洪玉嬌。
  對於這樣的話,洪玉嬌也無法回答上來,因為她本身對於這些事情了解得少之又少,甚至他們洞庭湖有老祖曾經猜測百聖堂有可能是存放著寶物。
  “祖上之事,我們作為子孫無法評價,也難於去討論。”最後,洪玉嬌緩緩地說道:“我想問尊駕的是,鐵鱗宗主他們可是死在你的手上?”
  這是洪玉嬌最關心的事情,畢竟,海妖的一個傳承的宗主和長老慘死在他們洞庭湖門口,而現在鐵鱗宗又被滅了,發生這樣的事情,一旦傳出去,隻怕他們洞庭湖洗不掉嫌疑。
  當然,洪玉嬌明白張百徒根本就無能力殺害鐵鱗宗主他們,唯一可能的就是眼前的李七夜。
  “我明白洞庭湖的意思。”李七夜笑了一下,說道:“你們需要找出一個殺人凶手而已,為洞庭湖洗脫嫌疑。”
  這個月最後一天,還有月票的同學投一下月票,沒有月票的投一下推薦票,謝謝大家。
  

Snap Time:2018-11-18 03:17:07  ExecTime:0.126